《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二十四章勝券在握


    人影徐徐,林暮卻覺壓力陣陣.

    兩人齊上!

    這完全出乎他的預料之外。

    冷山和萬誌兩人,皆是靈寂後期修者。

    若是僅僅對付一人,林暮至少有七成把握可以取勝。

    但如今兩人齊上,形勢頓時逆轉,對他極為不利。

    兩人已是全然放下臉麵,要當著數千弟子的麵,圍攻自己。

    車輪戰已經夠狠,如今兩人圍攻,卻是比車輪戰還要狠戾十倍。

    要知道,修者在打鬥時,一點點優勢就足以取勝。

    兩人相加,絕對要勝過林暮許多。

    這場比試,凶多吉少!

    兩人望向自己目光,冰寒無比,透露出堅決之意。

    林暮心下一凜,這場比試,稍有不慎,甚至會因此喪命。

    時未寒真是夠狠,夠堅決,虛偽至極。

    之前已然答應,現在卻來反悔。

    石頭連敗四人,自己也輕鬆擊敗一位靈寂後期修者。

    如此實力,已是足以服眾。

    但他卻並不開口叫停,仍舊如同看戲般,麵色平靜無比,端坐位上。

    林暮眸中閃過一絲狠意,一拍儲物袋,踏雲靴、土臨盾、絕命無影針通通祭出。

    此次比試,他絲毫不敢大意,決定全力一搏。

    冷山和萬誌麵色沉著似水,兩人心有默契,靈力一催,一金一青兩柄飛劍直奔林暮而來。

    金色飛劍金光璀璨,是萬誌所用,品質已達上品,威力不凡。

    青色飛劍看似平靜,不如金色飛劍犀利,林暮心中卻寒意頓生。

    這柄青色飛劍,竟然也是極品飛劍!

    極品飛劍威力如何,林暮最清楚不過。

    不論是孤雲還是石頭,體內靈力都不如靈寂後期修者,但兩人靠著極品飛劍,皆是能夠擊敗、甚至斬殺靈寂後期修者,強悍無比。

    冷山修為已是靈寂後期巔峰,準備凝結金丹,如今又祭出極品水係飛劍,實力真是強橫無匹,甚至要遠超石頭數倍!

    兩柄飛劍如虹,轉瞬即至。

    林暮猛然催動靈力,土臨盾光芒一閃,撐起一個灰色護罩,將林暮護在其中。

    沒有後顧之憂,林暮操縱五行環開始全力攻擊。

    叮!

    五行環閃爍著五色光芒,迎頭撞上萬誌金色飛劍。

    一陣光芒閃爍,金光四射。

    這一擊,林暮全力出手,沒隱藏任何實力。

    效果顯著!

    五行環品質已是能和一般極品法器媲美,對上萬誌金色飛劍,優勢巨大。

    金色飛劍猛然倒退飛回,劍身出現一個細小缺口。

    萬誌心神一震,麵色潮紅,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僅僅一擊,他便落在下風!

    林暮卻顧不得去觀察萬誌如何,冷山青色飛劍緊隨其後,已是再度擊中五行環。

    叮!

    劍環相撞,發出一陣清鳴。

    五行環五色光芒搖曳,動蕩不止。

    青色飛劍光芒也是一黯,並未占到便宜。

    林暮見此,心中略鬆口氣。

    他之前還擔心五行環無法對抗冷山極品飛劍,如今看來,冷山極品飛劍,品質也是一般。

    和石頭金影劍,都有一定差距。

    林暮心中略安,卻一點也不敢大意。

    冷山和萬誌兩人,修為皆是靈寂後期,體內靈力深厚無比,遠勝於他!

    如今兩人圍攻林暮自己,時間拖得越久,形勢對林暮越不利。

    林暮當機立斷,決定速戰速決。

    靈力一催,五行環光芒閃爍,直奔萬誌而去。

    林暮早已看出,萬誌實力要比冷山遜色不少。

    他決定各個擊破,先從萬誌下手。

    萬誌神色一冷,凜然不懼,金色飛劍猛然迎上五行環。

    劍修最重要的就是一往無前氣勢,舍我其誰,以犀利攻擊打倒一切敵人。

    若是稍有猶豫,實力便會大打折扣,十成實力都無法發揮出五成,落敗也就在所難免。

    萬誌自然不會犯此錯誤,他雖自知不是林暮敵手,卻沒有任何退縮。

    因為他相信,冷山絕對會接應他。

    但前提是,他要能擋下林暮這一擊。

    這點自信,他還是有的。

    叮!叮!叮!

    三聲清鳴,齊齊響起,恍如一聲。

    金色飛劍連頂五行環三次,隨後倒飛而回。

    萬誌麵上血色皆無,一片蒼白。

    金色飛劍上,三個細密缺口緊密相連,如出一轍。

    林暮體內靈力翻湧,麵色也是一陣潮紅。

    但他情形要比萬誌好上很多,萬誌心神俱震,已是受到不輕重創。

    林暮顧不得平息體內翻湧靈力,猛然催動靈力,五行環再度向萬誌飛去。

    冷山麵色冰寒,青色飛劍早已迎上。

    叮!叮!叮!

    一陣連續清鳴,劍環相撞不下九次。

    兩人旗鼓相當,不分勝負。

    林暮卻沒有半分喜悅,他體內靈力完全無法和冷山媲美,已是消耗許多。

    拖得越久,他落敗可能也就越大。

    冷山也已看出端倪,和萬誌一起,兩人輪流上前攻擊,一人趁隙休息。

    林暮一人對抗兩人,五行環光芒閃爍不止,體內靈力急速消耗。

    和萬誌對攻時,優勢也不如最初時那麼明顯。

    他在兩人夾攻下,愈發捉襟見肘,眼見就要落敗。

    冷山和萬誌麵色一喜,忙催動靈力,飛劍光芒再度閃耀,兩柄飛劍如同穿花蝴蝶般,一下下狠狠劈在五行環上,五行環光芒一下黯淡許多。

    林暮麵色蒼白如紙,嘴角溢出陣陣鮮血。

    這還是他強忍之故,若不是如此,早已口吐鮮血,血灑滿天。

    下麵數千弟子,見林暮嘴角鮮血溢出不止,心驚肉跳,驚呼陣陣。

    林暮剛剛輕鬆自如擊敗烏德,在數千弟子心目中,地位直線攀升,和四位長老也是不遑多讓。

    但現在卻在冷山萬誌圍攻下,被動挨打,毫無還手之力。

    和剛剛閑庭信步,瀟灑自如,判若雲泥,仿佛是另外一人。

    許多人都暗暗心驚冷山和萬誌實力,這才是真正的真傳弟子!

    掌門親傳弟子,實力自然很強。

    林暮打不過,也屬正常。

    但許多資質普通者,卻是心中一陣難受。

    他們都早已下定決心,要成為林暮弟子。

    現在看到林暮被人打得落花流水,口吐鮮血,心下皆是一悲。

    林暮如此驚采絕豔,以五行靈根資質,築基期修為,力壓靈寂期修者,讓數千弟子折服。

    隻是現在,在冷山和萬誌手下,也是難逃一敗。

    資質重要無比,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但資質差,就一定無法打敗那些天資卓絕者麼?

    之前,他們都以為林暮可以,心中倍受鼓舞,對未來充滿希望。

    但看到現在景象,所有人心中皆是一陣悲哀。

    不僅是為林暮,也為自己。

    資質果然是最重要的,無法逆轉!

    所有人心中,都回蕩著這個念頭,久久不去。

    時未寒靜靜坐在位上,望著半空情形,麵色平靜無波。

    冷山和萬誌是他得意高徒,實力自然遠非一般真傳弟子可比。

    對此結果,他並不感到意外。

    這也是他為何派出冷山原因。

    如今在千羽劍門中,羅通已是閉關衝擊金丹,羅辰外出狩妖,徐海前去駐守靈礦,寧舒去外招收弟子,餘下弟子中,除去冷山外,再也沒有一人,能夠壓製住林暮。

    駱言在場,他也已答應駱言,不好出言反悔。

    隻能讓門下弟子擊敗林暮,阻止林暮收徒。

    林暮展現出如此實力,他也暗暗心驚。

    但這同樣讓他打壓林暮決心愈發堅決。

    如今千羽劍門,並不如想象中那般平靜。

    暗潮洶湧,需防患於未然。

    若林暮是他弟子,他根本不會打壓,反而會大力栽培。

    但這隻是如果,實際情形卻是,林暮和駱言相交莫逆。

    曾經一度,林暮差點成為駱言徒弟。

    駱言是改變一切的推手!

    即便是他,也是對駱言忌憚不已。

    雖然表麵上,駱言和他站在一邊。

    但暗中,卻是和隱心勾連甚密。

    這一切,自然逃不過他的法眼。

    隱心一直是他心中一根刺,如鯁在喉,寢食難安。

    如今雖然實力大打折扣,傷勢嚴重,命不久矣。

    但他更明白,隱心當年曾創造過多少奇跡,是如何風光。

    如此驚采絕豔之人,若不是他用陰謀詭計,掌門這個位子定然是屬於隱心。

    他一直想下手除去隱心,隻是礙於駱言,無法動手。

    門派如今正在迅猛發展,實力飆升,正是需要駱言時候。

    眼下根本不能與駱言翻臉,更是不能動手將他除去。

    否則,門中必然會動蕩不安,實力大損。

    禦靈宗,萬劍宗,天劍門在旁虎視眈眈,早已蠢蠢欲動。

    若是現在門中內訌,這幾大門派到時發動突襲,千羽劍門必然會遭遇浩劫,因此覆滅都是大有可能。

    實在不能為此冒險!

    唯今之計,隻有穩住局麵。

    駱言和隱心雖然圖謀不軌,但僅憑他二人,也難成大事。

    千羽劍門,如今畢竟是掌握在自己手,他二人無法撼動。

    現下,隻需打壓住林暮,他便能掌握主動。

    隻需數十年時間,他親傳弟子,羅通,羅辰,冷山,徐海,甚至羅雲,都有希望凝結金丹成功。

    到時我為刀俎,人為魚肉,隱心和駱言,是去是留,全都在他一念之間。

    現在,隱心和駱言全力扶植林暮,目的不言而喻。

    他自然不能坐視不理,任憑事態發展下去。

    一定要阻止此事,將一切扼殺在搖籃中。

    千羽劍門,是他一人說了算!

    半空劍氣縱橫,打鬥已是要分出勝負。

    冷山和萬誌氣勢如虹,一金一青兩柄飛劍,上下翻飛,一下下狠狠劈中五行環。

    林暮麵色蒼白如紙,再也無法忍住,張口吐出鮮血。

    鮮血如墨,從半空灑下,下麵圍觀弟子,心中皆是一痛。

    冷山和萬誌眸中皆是閃過一絲喜意,兩人已是勝券在握。[連載中,敬請關注...本書由lvsexs(wap.)正版提供,請支持正版]

    【快速評論】

    確定

    ..

    

Snap Time:2018-04-21 23:13:44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