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二十三章林暮出手

  
  ? 劍氣如虹,轉瞬無蹤。
  光芒斂去,天空恢複清明,一片虛寂。
  狄新身形微晃,淩立虛空,麵色蒼白如紙。
  望著如同雪花般飄落的藍色飛劍碎片,他眸中全是難以置信。
  這個結果,實在出乎他的預料。
  之前三位師弟連番出手,已是耗去石頭大半靈力。
  如今他再出手,至少有八成希望取勝。
  但現實卻是如此殘酷,完全超出他的想象。
  一擊!
  僅僅一擊,他便落敗。
  他的實力,他的飛劍,他的自尊,他的高傲,在這一劍之下,全都變得粉碎,無地自容。
  心中陣陣劇痛,識海動蕩不安,狄新麵色頹然,幾要昏迷。
  他努力維持自己身形,但平日溫順靈力,如今也變得狂躁不安,超出他的控製。
  靈力驟然紊亂,他身上青光一閃,隨即如同一枚秋風中的枯黃落葉,掙紮著翻轉著飄落在地。
  一陣鮮血從他口中噴灑而出,染紅半片天空,殷紅如墨。
  身後三位真傳弟子,望著狄新飄落身影,心中皆是一陣頹然。
  石頭實力,實在太強!
  即便是他們,也沒有什麼勝算。
  這場比試,或許就不應該開始!
  下麵數千弟子,皆是仰望石頭,一臉狂熱,崇拜無比。
  在他們眼中,石頭實力已經強得超乎想象。
  四位靈寂期修者,在石頭麵前,不堪一擊!
  連勝四人!
  狂風掃落葉!
  這才是劍修風采,一劍決勝負,鋒銳無比,犀利無匹,無法阻擋!
  許多人眼神狂熱,神情激動,眸中熊熊火焰燃燒,不能自已。
  一定要成為林暮弟子!
  幾乎都有靈根普通者,都在心中暗暗發誓。
  石頭作為林暮徒弟,如今僅是築基後期,就能橫掃四位靈寂期修者。
  其中還有一人,修為已是靈寂後期!
  如此實力,實在令人折服!
  要知道,這四人可都是真傳弟子,個個得到掌門時未寒真傳。
  但他們在石頭麵前,卻如紙糊一般,孱弱無比。
  許多人心中都有如此念頭,林暮徒弟都已勝過靈寂後期修者,那他真正實力如何?
  定然更強!
  雖然無法和金丹期長老媲美,但絕對能夠橫掃靈寂後期!
  所有人都對此深信不疑。
  之前對林暮還有怨言弟子,此刻全都乖乖閉嘴。
  以林暮如今實力,足以有資格收徒!
  掌門親傳弟子,都無法和林暮徒弟相比,下麵數千弟子皆是心服口服。
  之前一直叫囂林暮不能服眾的封行,早已沒有人影。
  被送去療傷了!
  林暮麵上帶著淡淡笑意,欣喜莫名。
  石頭如此表現,實在令他解氣。
  剛剛出言不遜之人,全都乖乖閉嘴,無一人再敢亂吠。
  和林暮欣喜不同,時未寒心中卻陰沉似水,麵無表情。
  石頭這一戰,讓他顏麵掃地。
  他所收四位真傳弟子,利用車輪戰,竟然也全都落敗。
  實在無用,廢物!
  他之前想要打壓林暮,現在看來,怕是要弄巧成拙。
  林暮作為石頭師傅,如今在數千弟子心目中,偉岸無比,直追四位長老!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若是就此罷手,自己反倒成全林暮,還成為他上位的一個推手。
  以石頭如今表現,林暮在門中風頭、地位,將和四位長老沒有太大區別。
  這如何使得?
  時未寒麵色平靜,靜靜望著空中三位真傳弟子,冷山、萬誌、烏德,眸中閃過一絲堅決。
  三位真傳弟子會意,烏德身形一閃,當先飛出。
  石頭擊敗狄新後,體內靈力已是所剩無幾,見無人再上來,以為一切都已結束。
  他收去金光盾,召回金影劍,轉身麵帶笑意向林暮飛來。
  此時,烏德卻是操縱飛劍,猛然向石頭後心襲來。
  完全是無聲無息,招呼也未打一個!
  若是真被擊中陪你過,石頭不死也要重傷!
  林暮心中一緊,忙提醒石頭:“小心背後!”
  石頭麵上笑容頓收,倏然轉身,金影劍早已飛出,主動迎上。
  烏德青色飛劍一下劈在金影劍上,頓時光芒閃爍,清鳴陣陣。
  石頭拚命催動體內所剩不多靈力,與之僵持。
  烏德麵帶冷笑,再度加大靈力。
  青光一閃,飛劍連斬金影劍九十九次!
  石頭體內靈力已被耗盡,金影劍雖是極品飛劍,但在靈力耗盡之下,光芒也是變得無比黯淡。
  青色飛劍每一下斬擊,都如同敲打在石頭心田。
  連續九十九次!
  石頭心神俱震,口吐鮮血。
  烏德見攻擊湊效,得理不饒人,青色飛劍光芒閃耀,一下蕩開金影劍,直奔石頭心口而來。
  他眸中一陣發狠,石頭連敗他四位師弟,讓他也是麵上無光。
  這一擊,他沒有任何留手,飛劍直襲石頭心口。
  他準備讓石頭斃命!
  青色飛劍來襲,石頭頓時麵帶驚色,忙召回金影劍自救。
  奈何他體內靈力已是枯竭,金影劍在青色飛劍後麵,慢如蝸牛。
  情勢危急,青色飛劍離石頭心口已是不足三丈,眼見無法抵擋。
  這時,猛然從斜刺飛出一隻五色圓環。
  正是五行環!
  林暮出手了!
  五行環光芒閃爍,光華流轉,一下緊緊捆住青色飛劍。
  任憑烏德如何努力,青色飛劍也是無法挪動分毫。
  林暮離開座位,身形飛上半空,來到石頭身前。
  “去駱言長老身邊恢複靈力!”林暮在石頭耳旁低聲道。
  石頭立即召回金影劍,落下身形,直奔駱言而去。
  林暮這時方轉過身來,眸中寒芒隱現,望著烏德,麵色冰寒。
  “真是威風,五位靈寂期修者,圍攻一位築基期晚輩,說出去,也不怕別人恥笑!”林暮嘲諷道,不留任何情麵。
  剛剛若不是他出手,石頭恐怕都會命喪烏德手中。
  烏德麵色不變,冷冷道:“打鬥而已,管他圍攻不圍攻,是他自己一直在這上麵不願下去。若他早點下去,換你上來,也不會落得那步田地。”
  這是什麼強盜邏輯?
  圍攻別人,還說得如此冠冕堂皇!
  林暮怒極反笑:“很好!既然你如此盼我上來,我便好好招待你一番。”
  林暮隨即不再廢話,開始攻擊。
  他控製五行環牢牢困住烏德青色飛劍,任憑烏德如何努力,也是無法掙開。
  劍修所有實力,都在於一柄飛劍。
  若是沒有飛劍,也便如同沒牙的老虎,實力發揮不出一成。
  如今烏德飛劍被困,主動權全都在林暮手。
  烏德麵色通紅,仍舊在不停努力。
  林暮麵帶冷笑,雙手掐訣,開始施展術法。
  《庚金訣》!
  《赤火訣》!
  《庚金訣》五連發!
  《赤火訣》七連發!
  一柄柄金色小劍,一個個赤紅火球,一齊向烏德襲去。
  林暮所施展的,全都是第三層術法,屬於低階術法範疇。
  這樣的術法,靈力消耗微不足道,瞬間便能恢複。
  但所發揮威力,卻一點不小!
  數十柄金色小劍,數十個紅色火球,在林暮精心控製下,有條不紊,井然有序,從四麵襲去,將烏德團團圍在中間,沒有一絲縫隙。
  烏德大驚,一邊繼續努力控製飛劍,一邊忙撐起一個靈力護罩,抵擋林暮攻擊。
  金色小劍和火球一下落在青色護罩上,護罩頓時泛起陣陣漣漪,震蕩不休。
  盞茶功夫,整個護罩就變得黯淡無比,隨時都要破裂。
  林暮卻猶如閑庭信步般,手中幻影叢叢,一個個火球,一柄金色小劍,潮水般向烏德襲去。
  烏德頓感壓力陣陣,幾乎難以承受。
  若是在平時,有人敢用這樣的攻擊對付他,純粹是找抽!
  他一劍就能劈死對方!
  但是如今,在這低階術法下,他卻幾乎承受不住,後心冷汗陣陣。
  噗!
  一聲清響,青色靈力護罩終究不如防禦法器,在林暮密集攻擊下,一柄金色小劍率先攻破防禦,一劍刺入青色護罩中。
  以點帶麵!
  青色護罩破開一個小洞,整個護罩一下破碎開來,化成片片青色靈力碎片。
  四周密密麻麻火球和金色小劍,頓時蜂擁而上,將烏德淹沒。
  火光閃爍,劍光閃閃,陣陣慘叫從中傳出,令人毛骨悚然。
  一道人影,慘叫著從半空落下,地麵青石都砸出一個深坑,火光仍舊不止。
  盞茶功夫,火光隱去,烏德身形從中現出。
  烏德麵目全非,嘴唇哆嗦,渾身上下焦黑一片,衣衫全都被焚盡,不著寸縷。
  金色小劍犀利無匹,他渾身上下皆是傷口,不時有陣陣鮮血流出,整個人被摧殘得不似人形。
  下麵圍觀數千弟子,皆是早早避開烏德所落位置。
  眾人眸中全是鄙夷,一臉不屑。
  這人枉稱靈寂後期,實力強橫無比,竟然連區區低階術法,都抵擋不住。
  許多煉氣九層、十層修者,都哈哈大笑。
  林暮所用術法,最平常不過。
  許多煉氣期弟子,都能施展出。
  但就是如此平常低階術法,卻打得一位靈寂後期修者,慘叫連連,不似人形。
  這些靈寂期修者,平日對煉氣期弟子不理不睬,即便理睬,也多是辱罵鄙夷。
  如今卻在數千人圍觀下,敗在煉氣期修者所用低階術法中。
  所有煉氣期弟子,皆是感到痛快無比,酣暢淋漓!
  仿佛打倒烏德之人,不是林暮,是他們自己。
  林暮如此輕鬆自如,不費吹灰之力打敗烏德,冷山和萬誌兩人,皆是一驚。
  雖說他們兩人實力,都要勝過烏德太多。
  但即便是冷山,想要打敗烏德,怕也要費一番力氣。
  林暮僅用低階術法,實力都未發揮出兩成,便輕易取勝。
  冷山和萬誌心中,皆是感到壓力重重。
  兩人不約而同,一齊飛上前來。
  他們想要二打一!~
  

Snap Time:2018-12-13 16:25:20  ExecTime:0.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