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一十八章重返門派


    ?  兩抹流光從天空劃過,一閃即逝。《綠色小說網》 

    踏雲靴流光溢彩,金影劍金光璀璨。

    兩人身影如驚虹,那數之外。

    靈力光芒閃爍,林暮和石頭皆是不留餘力。

    石頭禦劍飛行,金影劍又是極品法器,遁速甚至比林暮還要快上半分。

    沿途數十個王朝,風光盡不相同。

    兩人專心趕路,並未駐足觀賞。

    隻在靈力耗盡時,方停下小憩片刻。

    九天後。

    千羽劍門山門前。

    兩道人影極速飛來,倏忽而至。

    千羽峰浩瀚雄偉,如一柄利劍,直衝天際。

    旁邊數座山峰,也是如同平地拔起,直衝雲霄。

    雲霧繚繞,群峰在白茫茫雲海中,影影綽綽,別有一番風味。

    踏雲靴光芒一閃,林暮身影倏然停下。

    石頭跟在一旁,金影劍同樣戛然而止。

    林暮麵帶微笑道:“此處便是千羽劍門!”

    石頭望著雲海群峰,一臉沉醉:“果然不愧是五品洞天福地,比咱們湖心島要大氣磅數倍!若是有朝一日能在此苦修,修成元嬰也是大有希望!”

    林暮麵上帶著淡淡笑意,轉頭卻是交待石頭道:“此話隻能在此說說,進入門中之後,要少說多看,莫要胡言亂語,免得招人嫉恨。”

    石頭心下明了,點頭答應。

    他一低頭,卻是見到山門下,黑壓壓跪著一片人群。

    人群姿態迥異,千奇百怪。

    有少年,有老人,有男子,有女孩,有人穿著光鮮華麗,有人衣衫襤褸,有人形容枯槁,有人昏昏欲睡,有人一臉堅毅,有人眸中精光閃爍。有人沉默不言,有人不住哀求,亦有人大聲痛罵,有王公貴族,也有平民乞丐。

    有人大徹大悟,亦有人懵懵懂懂,有惡人,也有善人。

    這些全然平日在凡塵中,全然不相幹之人,如今竟然齊聚一起,跪在同一片土地上。

    如今,這些人再也沒有地位高下之分,全都處在相同位置上。

    許多人雙膝跪破,血流不止,流在青石上。

    青石在成千上萬人鮮血的浸染下,已然發生質變,青中帶紅,紅中滲青。

    石頭一臉茫然,轉頭望向林暮:“師傅,這些都是何人?”

    林暮麵色平靜從容,淡淡道:“皆是凡塵之人,有人享盡榮華富貴,早已膩味,有人走入窮途末路,無路可走。有人看破紅塵,有人隨波逐流。這些平日身份迥異之人,如今全都跪在山門之前,不過是想求得一份仙緣,拜入門中,希望借此修煉成仙,長生不死。”

    “隻是他們雖在凡塵各有不同,既然跪在此處,卻都是同樣命運。”林暮停頓下,麵色平靜道:“皆是因為資質太差,要麼沒有靈根,要麼隻是五行靈根或者四係靈根,無緣拜入門中。”

    石頭心下恍然,望著人群道:“這樣跪在此處,會有可能進入門中麼?”

    林暮神思恍惚,似是陷入回憶,悠悠道:“數十年前,我見這些人如此可憐,心下不忍,求掌門答應,隻要在此跪滿一年,便能進入門中。但如今看來,當初是我單純了。這些人資質不行,踏入修真界,也注定是底層之人,任人踐踏奴役,反倒不如在凡塵中享受數十年風光。”

    石頭點頭道:“我也有些同情他們。看著這些人,我就想起自己的過去。但修真豈是那般簡單,我已苦修數十年,但金丹仍舊遙遙無期,大仇不能得報。更別說修煉成仙,那更加虛無縹緲。”

    林暮麵色平和,望一眼人群:“各人皆有自己機緣,咱們如今自顧不暇,不必多管閑事。他們資質本就不行,若再連這點考驗都經受不住,根本不配修仙。”

    隨即身影一閃,向山門飛去。

    站在霧海之前,林暮吐氣凝神,朗聲道:“千羽劍門弟子林暮求見!”

    聲音浩浩蕩蕩,層層疊疊,向霧海中傳去。

    山下跪著人群,皆是猛然抬頭,望著飛在半空兩人,如同望著仙人,皆是一臉羨慕。

    人群齊刷刷俯首磕頭,一臉神往。

    霧海翻湧,如同浪潮,經久不息。

    盞茶功夫過後,雲霧複又變幻不休。

    白霧翻騰,自動向兩旁散去。

    一條十丈寬通天大道倏然出現,直通天際。

    陣陣仙樂從九天飄來,清音回蕩。

    霞光萬道,五人乘著祥雲緩緩飄來,如同仙人臨世。

    時未寒麵帶笑意,站在最前,駱言一臉微笑,站在時未寒身側,梁正和慧文麵色從容,站在兩邊,寒冰仙子美若天仙麵容,卻是冷若寒霜,靜靜吹奏一支青笛,仙音陣陣。

    掌門和四大長老齊至!

    林暮麵色從容,心下也是一驚。

    他沒想到自己這次回來,竟然如此轟動。

    門中五大金丹巨頭,齊齊出來相迎!

    除他之外,門中怕是再也沒有第二人能有此殊榮。

    祥雲落下,林暮和石頭忙迎上前去。

    五位金丹巨頭,除去寒冰仙子外,其餘四人麵上皆是帶著淡淡笑容。

    林暮忙帶著石頭躬身行禮:“弟子見過掌門和四位長老。”

    時未寒忙上前來,雙手虛托,將林暮和石頭托起,滿麵笑容道:“我和四位長老苦盼多日,終將你盼來。”他麵上笑容燦爛,熱情無比。

    林暮麵上亦是掛著笑容:“弟子來遲,還望掌門見諒。”

    石頭麵色平靜,心下卻覺師傅和時未寒都很虛偽。

    兩人早已沒有任何情分,卻表現得比誰都親近。

    反倒是之前對自己很好的駱言長老,卻是麵帶微笑站在一旁,一言不發。

    更令他覺得納悶的是,師傅和時未寒如此說話方式,他心底卻很讚同。

    真是奇怪!

    時未寒麵帶笑容道:“無妨。”

    他隨後望著石頭道:“這位就是你徒弟石頭吧。不錯,修為已是築基後期。第一次見麵,我也沒什麼準備,這枚小千羽令便送與你吧。”伸手取出一枚青色玉牌。

    青色玉牌巴掌大小,形如翡翠,一看就不是凡品。

    石頭忙再度行禮,麵帶笑容就要伸手接過。

    林暮心思一動,忙搶在石頭之前道:“這小千羽令卻是何物?”

    石頭聽出林暮語氣急促,知道自己又莽撞了,忙收回手。

    時未寒笑道:“小千羽令,也沒什麼,不過是能幫助修者更快聚集靈氣,增加修煉速度罷了。”

    時未寒輕描淡寫,淡淡道。

    就這麼簡單?林暮心下大為懷疑,忙向駱言望去。

    駱言笑道:“這小千羽令可不簡單。除了能增加修者修煉速度,它的另一個功用,卻是非同小可。持此令者,無論在何處,隻要遇到千羽劍門靈寂期以下修者,便能憑此令差遣他們。若有不從,罪同叛門,格殺勿論!”

    林暮心下頓時一驚。

    幸好他早有反應,問了一下。

    這小千羽令,竟如此厲害!

    時未寒明著是送給石頭,其實還是送給自己。

    如此重要令牌,可以差遣包括築基期在內的千羽劍門弟子。

    時未寒怎麼送給自己?難道他轉性了?

    林暮心中念頭迅速閃過。

    他早已不是從前的他,這個令牌雖然好處多多,但他已能看淡許多。

    時未寒如此轉變,實在令他措手不及。

    真以為自己如此好騙?

    區區一個小千羽令,就想買回自己的心?純屬做夢!

    之前恩怨,林暮深深記在心底,絕不會忘。

    但是這枚令牌,既然送給他了,不要白不要。

    他笑著開口推辭一番,虛情假意。

    時未寒卻是真心實意送他這枚小千羽令,他半推半就笑著讓石頭收下。

    時未寒送給石頭一枚小千羽令,梁正和慧文也都早有準備,分別送給石頭一個蒲團和一枚玉簡。

    這兩樣,也都不俗,蒲團對修煉大有裨益,玉簡中似乎是記載著一種功法,石頭也無暇細看。

    寒冰仙子也未空手,一下送給石頭十幾枚玉簡,皆是講解如何煉丹。

    石頭麵帶喜色,這才是他最需要之物!

    他忙滿麵笑容,將幾樣物品收起,行禮謝過。

    時未寒笑道:“你二人一路奔波,風塵仆仆,快隨我進入門中休息。”轉身向門中飛去。

    林暮笑著點頭,忙帶著石頭從後跟上。

    忽然,一陣嘈雜聲從山下傳來。

    喊聲陣陣,腳步聲噠噠響。

    林暮忙回頭望去,卻是見山門外,許多煩人發瘋般,向山上奔來。

    許多人發足狂奔,鞋子跑掉了也顧不得撿起,赤足飛奔。

    一位女子踉踉蹌蹌,跌倒在地。

    但根本沒人前去扶她,心地稍微善良之人,還能一躍而起,從她身上跳過。

    但更多的人卻是雙腿飛舞,從她身上踏過。

    腳步聲陣陣,如同雨點般,不停落在她的身上,頭上,臉上,手上。

    人群過去,她早已沒有人形。

    渾身淤青,麵部浮腫,身上皮膚全被踩破,鮮血不停向外滲出。

    卻沒人回頭去關心她,人們發瘋般向山上奔去。

    許多人在此都跪了三五年,從未見山門開過。

    隻是偶爾霧中露出一條細縫,有幾人從中飛出,細縫旋即合上。

    今日卻完全不同,山門打開,直通門中。

    這可是千載難逢機會!

    人群哭喊著,哀求著向山上奔去,企圖追上幾人,拜入門中。

    時未寒回轉身來,麵色一寒,冷哼一聲。

    這一聲冷哼,如同驚雷般,落在人群耳中。

    許多人皆是心神一震,渾身發麻。

    但沒人會顧得那麼多,仍舊發狂向山上奔來。

    時未寒麵帶寒霜,單手掐訣,隨手一揮,一個禁製布下。

    飛奔人群頓時止住,一麵無形之牆突然橫亙麵前。

    許多人一頭撞在無形之牆上,頓時頭破血流,反彈飛回。

    人群被攔在無形之牆外,沒有一人能夠闖過。

    剛剛那位被人群踩過女子,卻是跌跌撞撞爬起,踉踉蹌蹌,向山上走來。

    她不停跌倒,隨後又爬起,再度向山上走來。

    人群站在無形之牆外,哭喊著,但皆是無法進入,最後全都頹然放棄。

    但那女子卻是不管不顧,身受重傷,體力不支,已是站不起來。

    她目光堅定,染血手指扒著山壁,向上爬來。

    林暮和石頭怔怔站在半空,望著那位女子。

    女子努力良久,終於來到無形之牆前麵。

    她渾身浴血,一頭向無形之牆撞去。~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綠色小說網》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5-21 20:59:34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