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一十六章實力飆升

  
  ? 人影如虹,白霧茫茫。
  霧之湖上,煙波浩渺,雲霧繚繞。
  林暮在前引路,踏雲靴光芒一閃,一頭紮入霧中。
  駱言和石頭腳踩飛劍,緊隨其後。
  白霧翻湧,三人身影電射湖心島。
  駱言氣定神閑,慧眼如炬,隔著層層白霧,清晰望見湖心島。
  島上一片迷蒙,《金石陣》威力全開,白霧層層疊疊,白茫茫一片。
  即便以駱言修為,也無法一下看清陣中情形。
  湖心島上,林父林母和雲夢站在屋前,一臉緊張,嚴陣以待。
  林父雙手法訣不停打出,土霄轉盤和金鱗梭倏然從地下飛出,光芒璀璨。
  白霧翻湧愈發劇烈,如同江河,翻騰不休。
  整座大陣周密運轉,有條不紊,陣陣駭人靈力威壓從島上傳來,奪人心魄。
  駱言雙眼微眯,望著翻騰白霧,麵帶微笑:“若我猜測無誤,此陣定是《金石陣》無疑!”
  林暮嘴角帶笑:“長老慧眼如炬,正是此陣。”
  駱言微微點頭,讚道:“此陣威力不錯,攻防兼備,雖是三品陣法,即便是我出手,也要花費一番力氣方能破去。用它做護山大陣,自是綽綽有餘。”
  林暮謙遜道:“長老謬讚了。此陣威力再強,在你這樣的金丹期高手麵前,也如紙糊一般。”
  駱言笑道:“此陣威力不可小覷,尋常靈寂期修者,十餘人也難攻破。依我之見,根本無需再多派靈寂期高手前來駐守,以你實力,再加上這座大陣,守護一座三品洞天福地足矣。不知你意下如何?”
  林暮沒有猶豫,立即笑道:“長老所言,弟子自然遵從。”
  駱言麵帶微笑,林暮如此通情達理,他心中甚是安慰。
  門中如今緊缺靈石,靈寂期高手多被派出賺取靈石,與其令派幾位靈寂期弟子在此吃閑飯,倒不如將一切事宜交給林暮打理。林暮做事穩妥,他也放心。
  林暮心中亦是暗自喜悅,長老所言,皆大歡喜。
  若是門中令派靈寂期弟子前來,林暮也不知對方脾氣心性如何,是否好相處。
  若是心胸狹窄,處處找茬,與自己過去,也是平白添堵,不如自己一人逍遙自在。
  兩人說話間,白霧又是一陣翻湧。
  林暮麵帶笑意,催動靈力,一連向《金石陣》中打入十幾道法訣。
  駱言和石頭腳踏飛劍,淩立虛空,靜靜在旁觀看。
  盞茶功夫,白霧便又再度劇烈湧動。
  林父在島上已是看清外麵情形,見是林暮和石頭回來,心下大喜。
  他忙催動大陣,配合林暮。
  白霧便自動向兩旁分開,敞露一條容納一人小徑。
  林暮回身招呼一聲,當先向霧中飛去,駱言和石頭緊隨其後,三人魚貫飛入霧中。
  三人身影剛一沒入霧中,白霧便又自動合攏,恢複原樣。
  林父林母和雲夢笑臉相迎,三人皆是喜悅異常。
  他們一直提心吊膽,如今見林暮和石頭平安歸來,心下皆是一鬆。
  隻是三人望向駱言,麵色又皆一驚。
  林暮早已笑著上前介紹,林父林母連忙行禮,幾人寒暄一番,賓主盡歡。
  駱言見到林父林母二人,麵色如常,心下也是微微一驚。
  築基後期!
  他一眼看出,林父林母所修也是《五行心法》,修為達到築基後期,距離金丹僅一步之遙。
  令他詫異地是,雲夢修為竟也突飛猛進,短短數年,便從築基初期邁入靈寂期。
  駱言麵帶微笑,心中僅存一絲疑惑,也徹底煙消雲散。
  林暮離開門派不過二三十年,林父林母皆是凡人,資質差到無可救藥,卻能突破關卡,修為節節高升,短短幾十年時間,便已進入築基後期。
  千羽劍門弟子,雖不能說個個天資非凡,但也都是精挑細選。
  修煉速度和林父林母相比,自是絕不會差。
  十年之內,晉升築基期,絕對大有希望!
  駱言麵上喜色難掩,顧不得休息,立即禦劍繞湖心島一周,心下大石落地。
  湖心島上,靈力充沛,叢林密布,占地廣闊,細心開墾,三五百畝靈田,還是不在話下。
  駱言身影迅疾飛回,落下身形,麵帶微笑道:“這座三品洞天福地,極為不錯。你福緣不淺,竟能尋到此處上佳所在。島上若全部開墾出靈田,別說供應五十位煉氣期弟子修煉,就是你五人,丹藥絕對能供應充足。”
  林暮忙道:“弟子也是如此想,是以之前所言,絕非誇口。”
  駱言點頭笑道:“門中若真能在十年內增添五十位築基期弟子,實在是幸事一件。五十位築基期修者,絕對是一股不可忽視戰力,掌門也會欣喜莫名。你且放心,回去之後,我定會全力勸說掌門同意你之前提議。”
  林暮麵帶喜色,忙行禮謝過。
  駱言揮揮手,笑望林暮和雲夢二人:“既然如此,雲夢也無需回到門派,便在此幫你打理一切。”
  雲夢忙不迭點頭,欣喜莫名,笑靨如花。
  她一直擔心門派不知哪天會突然召她回去,如今駱言長老如此說,她心中大定。
  駱言笑道:“你要和林暮師兄一起努力苦修,爭取早日結成金丹。門中自從寒冰長老之後,再也沒有女修晉升金丹,實在是憾事一件。望你能打破禁錮,成就佳話。”
  雲夢忙重重點頭,芳心鹿撞,麵色緋紅。
  駱言轉過身來,望著林暮,麵色一正:“我現在便要回轉門派,你也莫要耽擱太久,今早返回門派,選出五十位煉氣期弟子方是正事。”
  “若你真能完成如此壯舉,到時我會全力薦你做預備長老。”駱言麵帶笑容望著林暮,又道:“到時門中資源會對你敞開,你衝擊金丹,也是輕鬆不少。”
  預備長老!
  林暮神色一緊,眸中閃過一絲喜意。
  這等地位和待遇,可是僅僅次於掌門和四位長老。
  哪怕是門中首席大弟子,也是無法相比。
  千羽劍門底蘊深厚,門中數百年積累資源,都可隨意索取。
  林暮欣喜莫名,差點被幸福擊暈。
  駱言麵帶微笑,不等林暮道謝,人影微晃,劍光一閃,已是突然消失原地。
  《金石陣》形成白霧,卻是沒有任何翻湧,平靜如紙。
  五人頓時呆愣原地,麵麵相覷。
  駱言長老實力,竟然強悍若斯!
  林暮望著駱言長老背影,半晌之後回過神來,伸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青色布袋:“既然長老讓我盡早趕回門派,咱們也莫要耽擱,趕緊將這些三品靈藥種子種上再說。”
  林父笑問:“是否已經買到丹方?”
  林暮微笑點頭:“五張三品丹方,分屬五行,全都買到。三十餘種三品靈藥種子,也是一樣不差,購買齊全。除此之外,我和石頭參加拍賣會,也是買到兩件極品防禦法器,還有其他幾件寶貝,以後再慢慢細說。”
  林母麵帶笑容道:“如此說來,此行堪稱圓滿。”
  石頭笑道:“收獲與危險並重,此次之行,師傅差點……”
  “危險的確不小,但我們化險為夷,最終大獲全勝。”林暮一下打斷石頭,給他遞個眼色。
  這次在迷霧林中大戰,林暮被人一劍刺入心口,差點身亡。
  如此驚心動魄之事,既然已經過去,林暮並不想讓父母知道,免得二老平白擔心。
  石頭會意,麵色帶著淡淡笑意,附和道:“的確收獲很多。我們救下一人,竟是無雙真人親孫。此人身家極為豐厚,見麵便送我一柄極品飛劍金影劍。”
  用極品飛劍送人!
  林父林母和雲夢皆是一驚,感歎孤雲身家了得。
  林暮微笑道:“咱們先別忙著說話,等將靈藥種子撒下,再聊不遲。”
  林父笑道:“四十餘畝靈田,都早已被我翻墾一遍,種植也很簡單,隻需撒下種子即可。”
  林暮笑著點頭,解開青色布袋,取出三十餘個布包。
  每個布包中,都裝著一種靈藥種子,數量不多。
  六萬塊下品靈石,也不夠購買十餘斤靈藥種子。
  幾人分門別類將靈藥種子撒入靈田,也隻種植二十餘畝。
  若想弄到足夠五人修煉靈藥,隻怕還需要更多種子。
  這勢必要有一段漫長等待時間。
  三品靈藥,成熟期大都在三年以上,許多都在五年左右。
  煉製水雲丹主要,水凝草,便是如此,成熟期長達五年!
  五年!
  五年方能收獲一次靈藥!
  林暮頓感壓力陣陣,喘不過氣。
  所幸他《草木訣》已是修煉到第六層,倒是可以依靠草木精珠來催熟靈草。
  隻是湖心島上,參天古樹數量有限,此法太過霸道,強行掠奪,滅絕生機,終究不能長久。
  林暮略一沉吟,便做好打算。
  靈草已然種下,三五年方能成熟,急也沒用。
  他現在最想做之事,便是盡快將購買的幾件極品法器祭煉成功。
  駱言長老走前反複叮囑催促,林暮不敢耽擱太久。
  萬一時間太久,時未寒中途變卦,可是得不償失。
  林暮和父母、雲夢三人招呼一聲,便立即帶著石頭進入旋月空間。
  林暮取出金光盾和禦火佩,一股腦遞給石頭,讓他自行祭煉,自己則取出土臨盾和禦火佩,走入小屋中,也開始祭煉,兩人一下忙碌起來。
  祭煉法器是件辛苦活,絲毫取巧不得。
  小屋內外,靈力光芒璀璨,清鳴陣陣。
  金色光芒、灰色光芒、紅色光芒,交替閃爍,耀眼奪目。
  一月之後,小屋中光芒斂去,林暮麵色疲憊,眸中卻掩不住喜色。
  土臨盾和禦火佩,兩件極品法器,全都祭煉成功!
  石頭一下祭煉三件,金影劍,禦火佩,金光盾,所用時間更久。
  兩月之後,他方全部祭煉成功。
  林暮麵色欣喜,神識一動,兩人出現在湖心島上。
  如今兩人一身全都是極品法器!
  實力比之以往,至少飆升兩倍!
  ~
  

Snap Time:2018-12-10 17:21:42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