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一十五章相商


    ? 駱言目光平和,看不出一絲波動。

    林暮心下一陣緊張,忙問道:“不知掌門是如何決定?”

    駱言望著林暮,平靜道:“依掌門之言,這座三品洞天福地定是要收回門派的。”

    果不其然!

    和林暮所料,完全一樣。

    三品洞天福地,利益頗大,時未寒定然不會放棄。

    林暮神色一頹,麵如土色。

    時未寒竟然無恥到這種地步。

    之前種種不提,如今竟還要再次奪走他的湖心島。

    實在是欺人太甚!

    林暮心下怨怒交加,一陣無力。

    駱言靜靜望著林暮,麵色平靜,一言不發。

    石頭坐在下首,卻是雙拳緊握,手指發白。

    半晌之後,林暮麵色重又恢複平靜,抬頭望著駱言,滿臉希冀:“湖心島對我無比重要,長老熟悉門中情況,不知是否還有轉機?”

    駱言麵色平靜如水:“凡事無絕對。我再替你想想。”

    林暮忙拜謝道:“還望長老明示。”

    隻要有一線轉機,他都不願放棄。

    駱言目光清澈,悠悠開口:“掌門如今正全力發展門派實力,門中緊缺靈石和丹藥。這座三品洞天福地,猶如雪中送炭,掌門欣喜莫名。你若是想獨吞這座湖心島,怕是沒有任何可能。”

    駱言望一眼林暮,續道:“門中現在目標,就是大力培養出一批築基期弟子。如今門中煉氣期弟子數目猛增一倍有餘,一品聚靈丹已是遠遠不夠,門中靈田也是不足,即便將其他山峰也開墾出靈田,也是無法滿足如此龐大的需求。這座湖心島,能減輕不少壓力。”

    “你也知道,若是門中以後靈寂期弟子增加一倍,這些弟子晉升金丹期的可能也大一分。”駱言略微停頓一下,又道:“金丹期修者才是一個門派的核心戰力。”

    林暮在旁靜靜聽著,這些東西,他之前亦有思考,但都是零碎片段。

    如今駱言長老娓娓道來,他對門派發展有更清晰把握。

    駱言又道:“掌門收回湖心島,無非是想要再次種植靈藥,滿足所需。依然會派出弟子在湖心島上駐守,種植靈藥。這便是你機會,你如今實力不下靈寂期修者,又擅長種植,若是努力爭取一下,這座湖心島依然會由你掌控。”

    原來如此!

    林暮心下恍然,明白駱言話中意思。

    和之前相比,自己在努力種植靈藥,煉丹修煉之餘,還要為門派提供大量靈藥。

    時未寒最重利益,隻要自己能提供足夠靈藥,這湖心島依然歸自己所有。

    這勢必又要開墾大量靈田。

    這一點,倒是不需太過擔心。

    湖心島麵積廣闊,足夠開墾出三百畝靈田有餘!

    若真如此,自己雖能保住湖心島,但也要成為時未寒傀儡。

    終日忙於種植靈藥,無暇修煉。

    這顯然違背林暮初衷。

    他之所以想要保住這座湖心島,無非是想更快修煉,早日進階金丹期。

    隻要自己和父母,石頭四人,能夠結成金丹,別說區區一座三品洞天福地,即便是四品洞天福地,到時也能尋到一座。

    要再次成為時未寒傀儡麼?

    林暮迅速在心中衡量得失,立即否決此種想法。

    時未寒欲望如溝壑,根本無法填滿。

    自己早已不欠時未寒什麼!

    為何還要為他賣命?

    不值得!

    林暮腦中想法如天上星辰,不斷閃爍,半晌之後,他麵色一喜。

    林暮麵色恢複平靜,抬頭望向駱言:“種植靈藥,我自然可以勝任。但如此一來,也是麻煩甚多,我也不想浪費太多時間,耽誤修煉。我倒是有個想法,不知是否可行。”

    駱言點頭道:“不妨說來聽聽。”

    林暮麵色平靜道:“掌門想要大量靈藥,無非是想培養出一批築基期弟子。既然如此,不若直接將此任務交給我,從門中選出一批煉氣期弟子出來,送到湖心島,由我來培養。”

    “由你來培養?”駱言望著林暮,麵帶疑色:“這豈不是更麻煩?”

    種植靈藥,和培養弟子,完全是天壤之別。

    即便時未寒真的答應他,此事也不簡單。

    林暮笑道:“與單單種植靈藥相比,的確麻煩許多。但若真由我來培養,也能有許多自己時間。隻需給我十年時間,我便能為門中培養出五十位築基期弟子,不知掌門是否會答應?”

    駱言聽林暮如此說,心下頓時一驚。

    十年,五十位!

    這個數目實在太驚人!

    以他定性,也要喜笑顏開。

    千羽劍門每年突破成為築基期弟子之人,不過兩三人。

    整個門派,十年下來,也不過有三十人左右築基成功。

    林暮現在卻說,他能在十年之內,培養出五十位築基期弟子!

    駱言古井無波的麵上,也是興致盎然。

    “若你真能如此,我便能做主,替掌門答應下來。”駱言望著林暮,笑道。

    林暮麵帶微笑道:“我既如此說,定然是有把握。但我有三個要求,門派一定要答應。”

    駱言冷靜下來,道:“你且說來聽聽。”

    林暮也不客氣:“一是這五十人必須由我挑選!”

    駱言望著林暮,心下恍然。

    若是挑選五十位天才弟子,十年之內自然可以將他們培養成築基期弟子。

    這倒是有些投機取巧了。

    林暮看出駱言麵色猶豫,在後補充道:“這五十位弟子,資質全都不會超過三係靈根,兩係靈根,乃至單靈根修者,我一概不要!”

    駱言立即麵帶微笑點頭:“這個,我可以做主答應。”

    別說是他,就是時未寒,也不會拒絕。

    能讓一位資質普通弟子,在十年之內晉升築基期,實在是不容易。

    更何況,一下還是五十位!

    駱言麵帶喜色問道:“第二個要求是什麼?”

    林暮早已想好說辭,開口道:“二是門派在這十年之內,不得幹涉我的自由。不論我在湖心島上種植什麼,都不得有異議。”

    駱言略一沉吟,笑道:“隻要能如你所說,能在十年之內培養出五十位築基期弟子,隨你種什麼,門派絕對不會幹涉。哪怕靈田荒蕪,也不會問。”

    林暮麵帶笑容道:“第三個要求則是,湖心島畢竟是三品洞天福地,會有不少人垂涎三尺,門派要確保湖心島安危。”

    駱言立即笑著答應:“這是自然。我不日便會對外宣告,湖心島歸親禦劍門所有,說若想染指,便是與千羽劍門為敵。以千羽劍門威望,小派根本不敢前去,大派犯不著為一座三品洞天福地與千羽劍門為敵。湖心島安危大有保障。”

    林暮麵帶喜色,他這三個要求,駱言長老竟然全都答應。

    他之所以突然作此決定,自然是有原因。

    不管他如何怨恨時未寒,他都已被打上千羽劍門烙印,掙脫不得。

    即便以後與禦靈宗為敵,怕也要靠著千羽劍門力量,方能達成所願。

    既然如此,他為何要白白出力,為時未寒做嫁衣?

    自己卻一無所獲,撈不到半點好處。

    不如趁此機會,大肆培養自己勢力。

    以後在門派中,也能掌握主動。

    到時自己四人晉升金丹,扳倒時未寒也不是沒有可能!

    與其到時費力拉攏別人,不如現在提早謀劃。

    駱言長老連番答應下來,更是讓他信心大增。

    “若真能如此,為門派出力,我也心甘情願。”林暮笑道。

    駱言雖心中疑惑,但如此好事,想必時未寒也不會拒絕。

    “你且放心,我既然答應下來,掌門也不會不給我麵子。”駱言笑道:“隻是此事要盡快謀劃,不要拖得太久,否則掌門那邊我也不好交待。”

    林暮麵帶笑容:“一月之內,我便會重返門派,挑選五十位煉氣期弟子回來。”

    駱言亦是笑道:“你距離金丹期也僅有一步之遙,這五十位弟子,你皆可收為弟子。”

    駱言雖不知林暮心中如何想,但也不想讓他一無所獲。

    若是擁有五十位築基期徒弟,林暮在門中地位,將遠超所有靈寂期弟子,直追四位金丹期長老!

    林暮忙謝道:“多謝長老提攜。”

    駱言微笑望著林暮:“我之前有意收你為徒,傳授我煉器心得與你。但如今看來,你在煉丹方麵,倒是天資不凡。你也快修成金丹,到時便能和我平起平坐,此事不提也罷。”

    林暮忙道:“弟子今日一切,皆是長老恩德,沒齒難忘。”

    駱言笑道:“你我有緣,現在是,以後也是。”

    兩人相視而笑。

    石頭在旁,不明所以,亦是麵帶微笑。

    駱言收住笑容,道:“你那座洞天福地,我也並未去過。我現在便要返回門派,順道去湖心島看看,回去之後,也能和掌門交待。”

    林暮笑道:“既然如此,咱們現在便可動身。”

    駱言微笑點頭,三人推門而出。

    羅辰幾人早在樓下等候多時,見駱言長老和林暮、石頭三人走下樓,忙迎上前來。

    駱言交代道:“我現在便要回轉門派,你繼續帶領門下弟子在此狩妖,十年之後,自會有人前來接替你,到時門中會全力供應丹藥,助你衝擊金丹。”

    羅辰忙謝道:“多謝長老。”

    他是時未寒弟子,有此待遇,早在預料之中。

    駱言回身對林暮道:“咱們走吧。”

    幾人走出悅來客棧,來到臨霧坊外。

    羅辰一行人將三人送到臨霧坊外,幾人一一行禮告別。

    駱言祭出飛劍,光芒一閃,便騰空而起。

    林暮和石頭忙祭出法器,從後跟上。

    三道遁光迅疾如流星,直奔湖心島而

    

Snap Time:2018-07-16 18:52:36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