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一十三章分道揚鑣


    衡春在店中忙活半晌後,滿頭大汗,笑著走來。

    “三十餘種靈藥種子,全都在這麵,一樣不少。”衡春遞過一個青色布袋,滿麵笑容:“你再檢查一遍,是否有錯漏。”

    林暮接過青色布袋,取出五張丹方,對照檢查一遍,確認無誤。

    “並無差錯,勞你費心了。”林暮笑道,隨手將青色布袋裝入儲物袋中。

    丹方和靈藥種子全都到手了!

    林暮隨即和衡春告辭,三人一同走出回春閣。

    回春閣外。

    六位萬劍宗弟子在街道上徘徊,見林暮三人出來,六人皆是一喜。

    六人對視一眼,全都麵帶笑容走上來,將林暮三人團團圍在中間。

    一位青衫修者笑道:“之前見你在拍賣會上,獨領風騷,我們師兄弟六人極為仰慕,特來拜會。”

    林暮打量六人一眼,平靜笑道:“你太過抬舉在下了。在下不過是一介散修,自給自足罷了。”

    林暮說話語氣平淡如水,不帶一絲煙火氣。

    青衫修者神色一凜,此人涵養超出他預料之外,和在拍賣會上的表現完全不同,現在更為內斂,也更可怕。他之前還想故意挑釁,想引發林暮怒火,伺機出手,眼下看來,這個想法怕是要擱淺了。

    “在下陶明。”青衫修者笑道:“還未請教閣下尊姓大名?”

    這六位萬劍宗弟子,純粹是來找茬,林暮根本不想與之廢話。

    在這臨霧坊中,他相信這六人絕對不敢出手。

    林暮悠悠笑道:“在下一介無名之輩,不說也罷。若你沒什麼事,咱們就此別過。”

    說罷,帶著石頭和孤雲就要離去。

    陶明一下愣在原地,呆呆望著林暮背影,沒有反應過來。

    自己被忽視了?

    的確是被忽視了!

    人家連名字都不願向自己透露。

    自己真是太失敗了!

    陶明麵色驚愕,默然無語。

    林暮三人穿過六人包圍,向前行去。

    走出重圍,林暮心中暗鬆口氣。

    “站住!”

    一聲冷喝猛然從背後傳來,寒氣逼人,直入三人心扉。

    三人麵色一變,倏然轉身。

    一位瘦高青年,麵色冷峻:“你以為自己是誰,竟然如此自大。我師兄問你話呢,報上名來。”

    林暮麵色平靜,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我是誰不要緊,跟你沒有半分錢關係。”

    瘦高青年冷笑一聲:“給臉不要臉了,有種咱們出去單挑,你有膽麼?”

    單挑?

    林暮麵帶笑意,望向他身後五人。

    五人忙齊聲道:“對,單挑。”

    單挑,騙小孩子吧!

    林暮露出一個燦爛笑容:“杜瀾是個大蠢蛋,你們也跟著一起蠢啊?”

    六人軟硬兼施,有和氣說話的,也有冷麵挑釁的,無非是想將林暮引出臨霧坊。

    在臨霧坊外,主動權就在六人手中了。

    是單挑還是群毆,還不是他們說了算。

    六個打一個也算是單挑麼?

    林暮才不會上這個當!

    再說,他為什麼要與他們單挑?

    閑著無聊麼?

    真是太逗了!

    “你們自己玩吧,在下不奉陪,走了。”林暮招呼孤雲和石頭一聲,三人轉身就走。

    六人站在原地,麵麵相覷。

    陶明最先反應過來,麵色一陣憤怒。

    六人都被耍了!

    瘦高青年滿臉憤怒,一拍儲物袋,一柄青色飛劍飛出,寒意逼人,就要攻向林暮。

    孤雲神識一動,立即轉身,冷喝道:“有我孤雲在此,誰敢動手?”

    瘦高青年飛劍停在半空,劍芒吞吐不定,不敢上前。

    陶明忙製止住瘦高青年:“儲寧,莫要放肆。孤雲少主在此,也豈是你能得罪的。”隨即轉身對孤雲陪笑道:“在下有眼不識泰山,竟未看出孤雲少主在此,實在見諒,還望多多包涵。”

    “你們太放肆了,在這臨霧坊中,也敢動手。”孤雲冷哼一聲,望著儲寧:“信不信我現在就將你斬於劍下?”

    儲寧心下一寒,忙收回飛劍:“信!信!。”

    孤雲是無雙真人唯一親孫,無雙劍門少主,無雙劍門又是臨霧坊半個主人,在這臨霧坊中,可謂是隻手遮天。別說是自己六人,就是杜瀾長老親至,也要讓他三分。

    陶明忙賠禮笑道:“孤雲少主寬宏大量,就放過儲寧師弟這回吧。”

    孤雲冷冷道:“這回姑且饒你不死,若要再犯,休怪我翻臉無情。你六人給我記住,這人是我孤雲兄弟,你們若幹動他半根毫毛,我必滅殺你們。別說是區區一個杜瀾,就是蔡本人,也護不住你們。醜話我可說在前頭,到時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六人心中一凜,忙不迭點頭答應。

    陶明和儲寧心中更是直歎晦氣。

    他們本以為孤雲和林暮不過是普通朋友,不會為這事出頭,更不會與萬劍宗為敵。

    是以六人才肆無忌憚,裝作不認識孤雲,故意挑釁林暮,卻沒想到,情況和想象完全相反。

    孤雲不僅公然與萬劍宗翻臉,還警告六人,順帶警告杜瀾長老。

    這是無雙劍門的態度麼?這是無雙真人的意思麼?

    六人心中惴惴,擔憂莫名。

    無雙真人的威懾力,在天霄界無人能及。

    若孤雲真鐵心要保林暮,六人根本不敢出手。

    杜瀾的命令可以違抗,最多受點懲罰。

    但若被孤雲嫉恨上,還真如他所說,掌門蔡都護不住六人。

    六人心下一寒,望向三人目光,一陣畏懼。

    林暮此刻麵帶笑意,淡然自若。

    這淡淡笑容,落在六人眼中,卻又多了一層莫名意味。

    一位築基期修者,麵對六位靈寂期修者的威壓,竟然還能坦然麵對,麵帶笑容。

    實在是不可思議!

    這人究竟是誰?

    為何孤雲都要拚力保他?

    難道真是昆侖界來人?

    六人想起拍賣行中傳言,皆是心中一震。

    昆侖界之人!

    若真是這樣,那他身份地位怕要比孤雲還要駭人。

    天霄界中,也不過就一位元嬰期修者。

    天霄界不過是昆侖界的一個附庸小界,昆侖界隨便來一位高手,都能蕩平天霄界!

    六人充滿畏懼望著林暮,再也沒有動手念頭。

    寶物是好,但也要有命享受才行。

    這賠本的買賣,誰也不願做。

    哪怕是杜瀾長老的命令也不行!

    儲寧臉色發白,顫聲道:“我們再也不敢了,還望三位少主見諒!”

    其餘五人也連忙認錯道歉。

    孤雲微微點頭,對自己這番話造成的效果非常滿意,揮《綠色小說網》,以後莫要讓我再看到你們。回去告訴杜瀾,莫要招惹我,他給予我的,我一定會十倍奉還。”

    陶明心中凜然,忙道:“我一定會如實向杜瀾長老稟告。”

    話剛說完,便帶著五位師弟落荒而逃。

    林暮望著五人狼狽身影,麵帶微笑。

    石頭站在一旁,滿臉困惑。

    孤雲隻是說幾句話而已,這六人至於嚇成這樣麼?

    這幾句話,他也會說,又沒什麼稀奇。

    一群膽小鬼!石頭心中一陣鄙視。

    靈寂期高手在他心中威武形象,徹底坍塌。

    什麼高手,什麼實力,在強大的靈石和強大的背景麵前,不值一提。

    孤雲回身對林暮笑道:“剛剛獻醜,讓林兄見笑了。”

    林暮忙笑道:“你替我解圍,我道謝還來不及,又怎會笑你。倒是萬劍宗六人,還算識相,沒有死纏爛打。”

    孤雲笑道:“在這臨霧坊中,我說話還算有些分量,這些人不敢胡來。若是在外麵,怕是要大打折扣了。再次出現被人圍堵截殺的情形,也不是沒有可能。”

    林暮麵帶微笑道:“吉人自有天相,定能逢凶化吉。”

    孤雲點頭笑道:“承你吉言,但願如此吧。”

    他話音剛落,倏然,天邊一道劍光迅疾飛來。

    青色劍芒灼目,林暮和石頭忙眯眼望去。

    一柄三寸長青色飛劍,立即停在孤雲麵前。

    青色飛劍上貼著一張淡紫色符紙,是張《傳音符》。

    這紫色符紙,光滑細膩,脈絡清晰可見,品質還要遠遠勝過七星紙箋。

    飛劍傳音?

    林暮對此也算熟悉,是誰如此有錢?

    傳個消息也用如此貴重紙箋,實在是暴殄天物。

    孤雲麵色一凜,忙接過飛劍,取下紫色符篆。

    他略微向符篆中輸入靈力,一道威嚴聲音從符篆中傳來。

    “速回門派!”

    聲音簡單,幹脆利落,不容置喙。

    如此威嚴,如此氣勢,林暮和石頭皆是一驚。

    一句話,竟讓兩人心中感到莫名壓力,快要喘不過氣來。

    孤雲首當其衝,麵色陡然一變。

    話音剛落,紫色符篆便無風自燃,化作一團灰燼,緩緩飄落。

    孤雲擦去額頭冷汗,心有餘悸道:“壞了,我爺爺召我回去了。”

    林暮暗鬆一口氣,原來是無雙真人。

    也隻有無雙真人,一句話才能達到如此氣勢。

    林暮忙笑問:“發生什麼了?”

    孤雲搖頭道:“我也不知。難道是他發現我偷了他的蘊神丹了?按理說不會如此快啊,他這次閉關至少要五十年,怎麼提前出關了,難道突破瓶頸了?希望如此,不然我就慘了。”

    林暮忙從儲物袋中取出蘊神丹,笑道:“既然如此,你便把這蘊神丹拿回去吧,物歸原主。”

    孤雲忙道:“你這是哪話。這是你拍賣所得,此丹已經和我無關。你不必擔心,我爺爺最是寵愛我,這次肯定沒事,他頂多罵我兩句也就過去了。”

    林暮正要開口,孤雲一下打斷他:“你莫要推辭了,這枚蘊神丹你且收好,算是你幫我存著六十萬塊下品靈石。若是拿回去還給我爺爺,我豈不是吃力不討好,一樣要挨罵,一點便宜也沒賺到。我也不與你多說,現在便要趕回去,咱們後會有期。”

    孤雲口中說得輕鬆,卻行色匆忙,不敢耽誤片刻,立即就要動身。

    林暮不好挽留,隻好麵帶微笑,拱手告別:“後會有期。”

    孤雲麵帶笑容,也不廢話,立即祭出封元劍。

    臨霧坊中,不能飛行,這條規矩顯然對他無用。

    孤雲靈力一催,封元劍光芒一閃,人便騰空而起,迅疾向天外飛去。~

    

Snap Time:2018-07-22 13:12:38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