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一十一章離場


    林暮兩眼微眯,眸中一道精芒閃過。

    又是杜瀾!

    杜瀾若不加價,這枚蘊神丹極有可能被林暮以五十萬塊下品靈石買下。

    現在杜瀾加入爭奪,兩人之前又有過節,隻怕又要多花不少靈石。

    林暮望著杜瀾猙獰麵容,不屑一顧。

    這枚蘊神丹,他勢在必得!

    “五十六萬塊!”林暮麵色從容。

    既然蘊神丹是孤雲之物,無論拍出多麼離譜價格,所得都將歸孤雲所有。

    唯一有點不如意的是,要額外交給拍賣行十分之一所得。

    這點靈石,林暮自問還付得起。

    “五十七萬塊!”杜瀾不依不饒。

    “五十八萬塊!”林暮沒有任何猶豫。

    “五十九萬塊!”杜瀾跟林暮耗上了!

    林暮意味深長望一眼杜瀾,眼中全是戲謔。

    “六十萬塊!”林暮輕輕開口。

    六十萬塊!

    全場一下沉寂,無人出聲。

    如果融靈丹拍賣到六十萬塊的高價,是因為林暮戲耍了杜瀾。

    這枚蘊神丹能拍到六十萬塊的價格,絕對是物有所值。

    五品丹藥,貨真價實。

    杜瀾望向林暮,麵色掙紮猶豫。

    他對這枚蘊神丹極其渴望,但是這位築基期修者太過可恨,處處與他過不去。

    拍賣會之後,他絕不會放過這人。

    既然如此,這枚蘊神丹也就暫時讓他保管著吧。

    杜瀾如此想著,索性閉口不語,不再爭奪。

    他一想到這些東西不久後就歸自己所有,心中鬱悶一掃而空,麵上重又掛著淡淡笑意。

    杜瀾如此轉變,落在眾人眼,許多人皆是莫名其妙。

    幾位金丹期修者卻是若有所思,似是猜到他的想法。

    駱言眸中湧出一股冷意,麵色頓時一寒。

    他已是金丹後期,杜瀾隻是金丹中期,高下立判。

    若杜瀾真不識抬舉,到時他說不得要出手替蔡教訓一番。

    場上一片靜寂,無人出聲。

    徐景麵帶微笑,開始報價。

    “六十萬塊第一次!”

    “六十萬塊第二次!”

    “六十萬塊第三次!”

    鐺!

    “成交!”徐景笑著宣布。

    林暮麵色舒緩,心中頓時一鬆。

    六十萬塊!

    他隻需付六萬塊給拍賣行即可。

    至於欠孤雲這六十萬,一年之內,也會還清。

    徐景笑道:“拍賣漸入佳境,下麵開始拍賣奇珍榜排名第九的風行舟,風行舟是大型極品法器,可同時容納一千人乘坐,是門派遷徙,群體出動,或者群體逃亡的最佳飛行利器,遁速奇快,隻要靈石充足,速度不下於一般金丹期修者禦劍飛行,唯一一點弊端就是,所耗靈石甚巨,一般人根本無法承受。不過這對各大門派來說,顯然不是問題……”

    徐景在上麵滔滔不絕,細心介紹。

    下麵一眾金丹期修者,個個目光熱切。

    真正的爭奪,就要開始了!

    林暮卻覺索然無味,如此貴重的物品,顯然與他無緣。

    想到拍賣會之後,定然會有麻煩,林暮索性決定提前離場。

    “咱們走吧!”林暮回身對孤雲和石頭道。

    石頭連忙起身,孤雲望一眼杜瀾方向,笑著點頭。

    三人起身,一同向幕後走去。

    許多人見林暮起身離去,個個麵色驚訝。

    最精彩的拍賣即將開始,這場拍賣會最璀璨的一人,卻提前離場了!

    隻有少數人,不住點頭,讚歎林暮的明智。

    駱言也微不可察點頭,麵帶笑意。

    杜瀾見林暮起身離去,麵色頓時一驚,就要跟著出去。

    但屁股尚未離座,他就冷靜下來。

    不能打草驚蛇!

    若他現在就明目張膽跟過去,那人定然會尋求庇佑。

    隻要林暮龜縮在這臨霧坊中,他就無法動手。

    雖然他是金丹期,但在這臨霧坊中,仍舊不敢放肆。

    這的規矩,他一樣要遵守!

    再說,眼下拍賣會進行到最緊要關頭,掌門曾吩咐,這最貴重的幾件寶物,一定要買下一件。

    他根本無暇脫身。

    杜瀾狼狽一場呢因,便回頭對身後幾位靈寂期修者道:“跟上去,切莫打草驚蛇。若他不離開臨霧坊便罷了,若是離開,你幾人努力引開孤雲,隨後將那二人斬殺,將蘊神丹給我帶回來,其餘寶物,你們六人平分。”

    杜瀾說話聲音不疾不徐,不大不小,但除去身後六位靈寂期修者外,旁人皆未聽到。

    六位萬劍宗弟子,聽聞長老吩咐,齊齊點頭,眸中皆是一陣喜悅。

    在六人看來,六位靈寂期修者,滅殺兩位築基期修者,還不是手到擒來。

    杜瀾長老隻要那枚蘊神丹,其餘寶物,自己六人平分。

    林暮身家豐厚無比,六人早就垂涎無比。

    這必將是一次豐收!

    如此好事,誰能不喜?

    六人皆是笑眯眯答應,眸中難掩喜色。

    六人目光隨著林暮身形向前移動,直到林暮身影消失在幕後,六人方戀戀不舍收回目光。

    隻待林暮從幕後出來,六人便要動手。

    林暮和石頭、孤雲三人麵色平靜,走入幕後。

    一位紫衣青年迎上前來,笑問:“三位所為何事?”

    這位修者隻是在幕後看守,都已是靈寂後期巔峰修為!

    林暮麵帶微笑:“我想領取拍賣所得。”

    紫衣青年早已見識林暮身家,神色恭敬道:“您跟我來。”

    三人跟在紫衣青年身後,向小屋走去。

    小屋跟前,密密麻麻站著上百位靈寂期修者。

    這些人來回走動,巡邏不休。

    稍有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們探察。

    見紫衣青年帶著三人前來,上百位靈寂期修者立即齊刷刷讓開一條道路。

    石頭從未見過如此大陣仗,走在靈寂期修者圍成的三尺寬長長通道中,石頭麵色複雜。

    周圍全都是靈寂期修者,莫大壓力一齊襲來,讓他膽顫心驚。

    轉念一想,石頭忽又覺得趾高氣昂,洋洋不可一世。

    這些靈寂期修者,實力再如何強大,不照樣排成一排,恭敬歡送我,怕個鳥!

    林暮和孤雲麵色平靜,跟在紫衣青年身後。

    四人來到小屋跟前,緊閉屋門無風自開。

    林暮向屋中望去,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屋中整整坐著八位金丹期修者!

    這八人林暮全不認識,上次在此出現的四位金丹期修者,竟然都未露麵。

    這就是說,拍賣行至少擁有十二位金丹期修者!

    十二位!

    林暮心中震撼莫名,好強大的實力!

    千羽劍門如今也不過才五位金丹期修者,竟然還比不上拍賣行的一半!

    難怪沒有人敢在此鬧事,如此強大的實力,誰若鬧事,純粹是找死!

    林暮心中一凜,神色愈發平靜。

    紫衣青年上前對一位金袍老者耳語幾句,老者轉過頭來,望著林暮。

    “你來領取拍賣所得寶物?”老者麵帶笑意。

    林暮笑著點頭:“正是。”說罷遞上兩枚信物。

    老者接過兩枚玉簡查看一番,隨即又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簡,查看一番,心下了然。

    “這兩枚信物,可換得五十一萬塊下品靈石,拍賣行收去十分之一,姑且算是五萬塊,你還剩下四十六萬塊。”老者笑望林暮:“不知我說的是否為實?”

    林暮笑道:“絲毫不差。”

    老者麵帶笑意,續道:“你一共拍下六件寶物,兩枚禦火佩,一枚四萬塊,一枚六萬塊,共是十萬塊。兩件極品防禦法器,一麵土臨盾,花費八萬塊,一麵金光盾,花去十萬塊。一張煌劍符符寶花去十六萬塊,一枚蘊神丹花去六十萬塊。如此算來,一共是一百零四萬塊。”

    一百零四萬塊!

    林暮雖然心知肚明,但還是為這個數目心驚。

    這次拍賣會,花費實在太多!

    林現在身上僅有靈石二十五萬塊,加上拍賣所得四十六萬塊,也是遠遠不夠。

    孤雲適時替林暮解圍,麵帶笑容遞給老者一枚信物:“我們兩個在一塊算。”

    老者接過孤雲信物,查看一番,確認無疑後,笑道:“這枚蘊神丹拍出六十萬,拍賣行收取六萬,還餘五十四萬塊,加上之前兩枚信物四十六萬塊,一共是一百萬塊,你再給我四萬塊即可。”

    林暮身上還剩二十五萬塊,忙道:“這四萬塊我給!”

    他忙從儲物袋中取出四萬塊下品靈石,遞給老者。

    孤雲也不推辭,他不是拘小節之人。

    付上這四萬塊欠賬,林暮身上還剩下二十一萬塊下品靈石。

    若是用來購買丹方,還是綽綽有餘。

    老者笑著接過靈石,隨即從屋中找出幾個木匣,將禦火佩,土臨盾,煌劍符,蘊神丹,全都交給林暮。

    林暮小心翼翼接過幾個木匣,全都打開仔細查看一遍,確認無誤後,方又小心裝回匣中,收入儲物袋。

    老者笑道:“咱們這便算是兩清了。”

    林暮笑著點頭:“理當如此,勞前輩費心了。”

    老者笑道:“莫要如此客氣,這皆是我份內之事。”

    林暮麵帶笑意,就要告辭離去。

    老者忙笑道:“且慢,我這有枚信物要送給你。”

    說罷,從懷中取出一枚淡金色玉佩,交給林暮。

    林暮接過玉佩,一臉茫然。

    老者麵帶微笑道:“你在拍賣行花費已經超過百萬,這枚信物便是給你的獎勵。若你下次再來拍賣寶物,拿著這枚信物,拍賣行隻會從中取出百分之一拍賣所得,與之前相比,要優惠不少。”

    林暮大喜,忙行禮謝過。

    這次拍賣會,林暮一萬七千瓶歸靈丹,賣出五十一萬塊,孤雲蘊神丹賣出六十萬塊,若是隻收取百分之一,一萬塊靈石就足矣。但他這次卻是足足付給拍賣行十萬塊!

    若是之前就有這枚信物,能一下省去九萬塊!

    足夠買一件不錯極品法器了。

    林暮麵帶喜色,將玉佩收起,隨即和老者行禮告辭。

    三人走出小屋,直奔拍賣大廳。

    拍賣大廳中,喧囂異常,吵鬧不堪,叫價聲此起彼伏。

    金丹期修者,淡定不再,爭奪愈發慘烈,個個麵紅耳赤。

    林暮並未在此停留,望一眼駱言長老和杜瀾,忙帶著石頭和孤雲匆匆離去。~

    

Snap Time:2018-01-23 09:48:06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