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零八章符寶

  
  ? 徐景微笑站在台上,拍賣仍在繼續。
  孤雲撤去靈力護罩,靜謐消失,周圍又是一片喧嘩。
  眾人都還沉浸在剛剛的鬥價中,興奮不已。
  許多築基期修者口若懸河,不停誇讚著林暮。
  不少女修也是頻頻回頭,迷醉望著林暮,眸中盡是喜意。
  林暮早已恢複平靜,麵色古井無波。
  這一場鬥價,是林暮故意為之。
  一是打杜瀾的臉,讓他顏麵掃地。這個林暮已經做到。
  另外一個目的,就是看千羽劍門的態度。
  這要等拍賣會結束才能知道。
  不少金丹期修者也回頭多看林暮兩眼,眼神中也都是讚賞之意。
  這些金丹期修者,自認門下弟子沒有人敢像林暮這樣,公然挑釁金丹期修者。
  更讓人哭笑不得的是,林暮還大獲全勝。
  杜瀾不僅顏麵掃地,更是花去超過一倍靈石方才買到融靈丹。
  若他門中弟子能夠衝擊金丹成功,也便罷了,六十萬塊靈石也沒算白花。
  但若是不能,這六十萬塊下品靈石可就是白白打水漂了。
  徐景輕咳一聲,全場喧嘩頓時變弱。
  “下麵一件是奇珍榜排名第十二的符寶,煌劍符!”徐景笑道。
  兩位女修捧著一個木匣上來,徐景從匣中取出一張三寸來長劍型符篆。
  符篆也不知使用什麼紙箋製作,翠綠鮮豔。
  隻是現在並未激發,表麵光澤黯淡。
  徐景笑道:“這是一張極為珍貴符寶,威力巨大,底價四萬塊下品靈石,開始競價!”
  符寶?
  林暮聽聞徐景所言,頓時一愣。
  他在製符上也有一定造詣,對這符寶也是略有所聞。
  符篆一般分為低階符篆,中階符篆,高階符篆。
  低階符篆威力和低階術法相差無幾,比如《火彈符》之類。
  中階符篆威力已是和築基期修者所施術法相當,比如林暮最常製作的《爆炎符》。
  高階符篆威力巨大無比,每一枚符篆,殺傷力都極其驚人。
  比如當初靈符門的《天雷符》。
  一張《天雷符》下去,便是十來個築基期修者身死斃命。
  威力當真是強悍無匹!
  一般的高階術法,也是無法和《天雷符》相比。
  林暮製符已有一定年月,但至今尚未學會如何製作高階符篆。
  即便是他最擅長的術法,如今也僅有《赤火訣》練到第七層,勉強邁入高階術法門檻。
  這符寶,也算是高階符篆的一種,威力甚至《天雷符》還強!
  而且,符寶和一般符篆不同。
  一般符篆全都是一次消耗品,使用過後便會報廢。
  符寶卻不同,可以反複多次使用。
  這點,和法寶極為相似。
  但和法寶相比,符寶的使用門檻又低許多。
  不管修者修為多低,哪怕是煉氣期修者,隻要向符寶中輸入靈力,將其威能激發出來,符寶便能和一般符篆一樣,前去攻擊敵人。
  一位煉氣期修者,若是擁有符寶,都很有可能幹掉一位靈寂期修者!
  符寶威力巨大又使用方便,按理說應該盛行才是。
  但林暮至今,也隻見過一張符寶,煌劍符。
  原因就是,符寶的製作條件太過苛刻,造成符寶現在珍稀無比。
  符寶,顧名思義,和法寶要有關係。
  事實也的確如此。
  通常來說,符寶便是將法寶的威能封印在符篆中,製作成符寶。
  法寶使用條件苛刻,不到金丹期,根本無法成功祭煉出一件法寶。
  不少門派或者修仙家族金丹期老祖臨終前,隻能留下一身法寶,但後代弟子又無法使用。
  這時,便有不少製符大師想出絕妙點子。
  將法寶威能封印在符篆中!
  通常一件法寶,可以製作出兩三張左右符寶。
  每一張符寶威力都有法寶十之一二,後代弟子實力也能因此增強不少。
  法寶威能被符寶分去不少,本身威能也會降低許多。
  若是後代弟子有人修到金丹期,祭煉法寶成功後,威力完全無法和之前老祖所用相比。
  當然,若是後代弟子將法寶在體內溫養數百年,法寶威力也會慢慢恢複,甚至會變得更強。
  製作符寶對法寶主人來說,有利有弊。
  但對旁人來說,隻要買下這張符寶,絕不不虧。
  也不知是誰竟然如此敗家,將如此珍稀的符寶拿出來拍賣。
  要知道符寶的製作極為不易,而且數量稀少。
  一件法寶也不過才能製作出兩三張左右。
  而且製作條件相當苛刻。
  其一,法寶主人必須是一位高階製符師,能製作出高階符篆才行。
  其二,製作符寶花費時間太久,一般要想製作出三張符寶,至少要花費五年以上時間。
  金丹期修者時間寶貴,如非必要,根本不會去浪費時間去製作符寶。
  符寶會分去法寶威能,造成自身實力下降,一般金丹期修者,隻要不傻,都不會如此做。
  許多金丹期修者,都是在臨終前,方才會製作符寶。
  期望符寶能增強一些後代弟子實力,不至於家族沒落。
  這兩個條件,更是大大限製符寶的大量製作可能。
  一般修者,擁有符寶,根本不會去亂說,也很少會拿去拍賣。
  這可是家族存亡根本,說不定哪次大戰就能派上用場。
  林暮對這張煌劍符也是大感興趣,如果有可能,他希望將之買下來。
  這一張符寶,威力可以和一位靈寂期高手實力相媲美。
  許多時候,一點點優勢就足以決定勝負。
  買下這張符寶,以後戰鬥,絕對優勢巨大。
  雖然有次數限製,但隻要小心利用,在金丹期前,也還湊乎夠用。
  林暮做好這番打算,便準備叫價。
  早有識貨之人,在林暮之前就已提前出價。
  “五萬塊!”
  “六萬塊!”
  “七萬塊!”
  不少靈寂期修者,甚至築基期修者,都大肆喊價。
  這張符寶,在關鍵時刻,能夠保命。
  一般的靈寂期修者,根本無法抵擋它的威力。
  若是金丹期修者,逃也逃不了,有這符篆也沒用。
  許多金丹期修者,對這張符篆,並無太大興趣。
  他們本身實力,都要比這張符寶強上許多。
  甚至比製作這張符寶主人還強。
  也有一些金丹期修者,為門下喜愛弟子著想,想要買下送給弟子。
  “八萬塊!”金丹期修者也開始叫價。
  “九萬塊!”另一位金丹期修者緊隨其後。
  這張符寶價格一路飆升,林暮也是一陣詫異。
  識貨之人,似乎有很多!
  殊不知,不少靈寂期修者,都已活了二百餘年,見聞廣博,這區區符寶,不少人還是聽說過。
  誰也不想錯過這張符寶。
  “十萬塊!”一位築基期修者,不懼金丹期修者,咬牙道。
  “十一萬塊!”一位靈寂期修者緊隨其後,悠悠道。
  “十二萬塊!”另一位靈寂期修者,不甘落後道。
  價格節節攀升,林暮尚未開口,叫價便已到了十二萬塊下品靈石。
  一般的極品法器,也不過六七萬塊下品靈石。
  稍好一點的要十來萬塊下品靈石。
  再好一點的要十幾萬塊下品靈石。
  頂級極品法器,約在二十萬塊下品靈石左右。
  這一張符寶,使用次數有限,轉眼間,竟也被人抬到了十二萬塊下品靈石!
  林暮知道再不出手,等下情況會更糟。
  “十六萬塊!”林暮喊道。
  十六萬塊!
  此價一出,全場頓時一滯。
  一下整整加價四萬塊!
  許多人都回過頭來,發現竟然是林暮。
  剛剛林暮戲耍杜瀾,大出風頭,整個拍賣大廳,沒有一人不認識他。
  誰都知道,這位的身家無比了得,根本不是一般巨富可比。
  金丹期修者,都被他玩得死去活來。
  眾人一陣沉默,都覺得還是不爭為妙。
  有兩位金丹期修者,望一眼林暮,又望一眼孤雲,思慮一番也都放棄。
  十六萬塊下品靈石!
  這張符寶也就值這個價。
  若是再往上加價,就有點得不償失了。
  兩位金丹期修者對剛才的事記憶猶新,誰也不想步入杜瀾後塵。
  全場沉寂,落針可聞。
  徐景見無人再度出價,便開始報價。
  “十六萬塊第一次!”
  “十六萬塊第二次!”
  “十六萬塊第三次!”
  鐺!
  “成交!”徐景笑著宣布。
  徐景話音落下,林暮心中略鬆口氣。
  花費十六萬塊下品靈石,便能買下這張符寶,林暮一陣慶幸。
  他如今身上並沒有多少靈石。
  買下兩枚禦火佩,花去十萬塊下品靈石。
  土臨盾花去八萬塊,金光盾花去十萬塊。
  一共是二十八萬塊下品靈石!
  林暮此前身上隻有二十五萬,一下欠了三萬塊!
  上一批七千瓶的歸靈丹,被駱言長老買去,收獲二十一萬塊下品靈石。
  還去三萬塊的欠賬,還剩下十八萬塊。
  如今買下這張煌劍符,又花去十六萬塊。
  現在,林暮身上隻剩下兩萬塊下品靈石了。
  買五張丹方,需要十五萬塊下品靈石。
  除去丹方之外,林暮還要購買靈藥種子。
  三品靈藥種子,價格可不便宜。
  尤其五張丹方的靈藥種子,他都要買一遍。
  這又是一筆不菲的花費。
  兩萬塊下品靈石,遠遠不夠!
  林暮把全部希望,都放在自己下一批一萬瓶歸靈丹的拍賣上。
  這批歸靈丹,可一定要賣個好價錢。
  正思慮間,徐景再度開始拍賣下一件寶物。
  “下麵開始拍賣奇珍榜第十一位的寶物,歸靈丹,一萬瓶!”徐景笑道。
  兩位美妙女修,飄然走上台來,遞上一個儲物袋。
  “這批歸靈丹的價值,想必不用我多說。”徐景從儲物袋中取出一瓶歸靈丹,向眾人展示:“底價五萬塊下品靈石,下麵開始競拍!”
  “八萬塊!”
  “十萬塊!”
  徐景話音剛落,立即有兩人出價。~
  

Snap Time:2018-10-21 05:29:35  ExecTime:0.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