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零七章戲耍


    五十萬塊!

    喧囂人群頓時沉寂,靜謐無聲。.

    數萬人呆呆望著林暮,久久無語。

    十幾位金丹期修者,眼中也是一陣驚詫。

    五十萬塊下品靈石,對金丹期修者來說,也不是一個小數目。

    一件普通極品法器,也不過價值七萬塊下品靈石左右。

    五十萬塊下品靈石,足以購買七件極品法器!

    融靈丹雖然珍貴無比,但它隻不過是能增加靈寂期修者衝擊金丹期成功地把握而已。

    並不能確保,一定能夠衝擊金丹成功。

    若是融靈丹有十成把握,能讓靈寂期修者衝擊金丹成功。

    別說是五十萬塊下品靈石,就是一百萬塊下品靈石,都有人搶著要,而且為數不少。

    但是現在,花費五十萬塊下品靈石,實在是太不劃算了!

    剛開始林暮和杜瀾鬥價,許多人都覺得解恨。

    眾人都希望林暮狠狠打壓一下杜瀾囂張氣焰,替自己出口氣。

    但是當林暮喊出五十萬塊下品靈石的時候,眾人都察覺到了不對勁。

    這下玩大了!

    這可是五十萬塊下品靈石啊。

    再有錢也不是這樣玩的!

    實在太敗家了!

    許多人都感到一陣心痛,宛如林暮所花靈石是自己的一樣。

    駱言也是驚訝莫名,他實在沒有想到,林暮身家竟然豐厚到這等地步。

    他這次從門中出來,身上也不過就帶了二百萬塊下品靈石。

    這可是整個千羽劍門的財力!

    杜瀾內心也是一陣無力,他所帶靈石也不過和駱言差不多,後麵還要競爭幾件重要寶物,這枚融靈丹就要花費五十萬塊下品靈石,後麵幾件寶物恐怕就沒多少希望了。

    他想要放棄了!

    林暮安然坐在位子上,望著前排杜瀾,嘴角露出一抹輕蔑笑容。

    完全不把杜瀾放在眼!

    這是赤-裸裸地挑釁!

    一位築基期修者竟然如此自大,膽敢挑釁一位金丹期修者。

    太犀利了!

    場上築基期修者一萬餘人,個個心中暢快無比,笑容滿麵。

    笑過後之後,眾人隨後又開始為林暮擔心。

    花費五十萬塊下品靈石,買一枚自己現在根本用不到的丹藥。

    這樣做真的太不劃算了!

    一個築基期修者,花費五十萬塊下品靈石,恐怕要一貧如洗了。

    眾人紛紛回頭望著杜瀾,看他會不會再加價。

    “杜瀾慫了!”一位築基期修者,悍不畏死道。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議論,在旁附和。

    “他要是連一位築基期弟子都爭不過,還不如一頭撞死在柱子上算了!”

    “真丟人啊!”

    “萬劍宗完了!”

    “蔡的臉被丟盡了!”

    “杜瀾這下臭名遠揚了!”

    如潮議論鑽入杜瀾耳中,杜瀾麵色醬紫,急怒攻心,就要發作。

    但全場數萬人,他再厲害,也堵不住眾人悠悠之口。

    他目光怨毒,狠狠望向林暮。

    這場鬥價,他要決戰到底!

    “五十一萬塊!”杜瀾咬牙切齒道。

    “五十三萬塊!”林暮冷笑一聲,再度加價。

    “五十五萬塊!”杜瀾額頭青筋畢露,怒火難抑。

    “五十八萬塊!”林暮望著杜瀾,露出一個莫名微笑。

    杜瀾幾要崩潰落淚:“六十萬塊!”

    六十萬塊!

    林暮麵露微笑,心道,差不多了!

    林暮微笑望著眾人,隨後便閉口不語。

    他放棄了!

    眾人望著林暮,麵上皆是一陣喜色。

    “放棄了好啊!”一位築基後期修者慶幸道。

    “這一下就省了六十萬塊啊!”

    “花費六十萬塊下品靈石,買一枚丹藥,隻有蠢貨才會這麼幹!”

    “實在太蠢了!”有人在旁添油加醋。

    林暮放棄競價,杜瀾心中本是一鬆,內心一陣喜悅。

    但他聽到場中轟鳴議論聲,隨後變得更加憤怒。

    自己被耍了!

    一位築基期修者,為何要花費六十萬塊下品靈石來買一枚融靈丹?

    他又用不到!

    這人明明是耍自己,讓自己多花錢。

    一枚三十萬塊下品靈石便能買到的融靈丹,硬生生被往上抬了一倍!

    杜瀾想到花去的六十萬塊下品靈石,心痛無比。

    隨之而來的是憤怒,是恥辱,他狠狠望向林暮。

    這個梁子,他記下了!

    徐景站在台上,笑容滿麵。

    這一下,拍賣行賺得實在太多了!

    見林暮不再加價,徐景開始報價。

    “六十萬塊第一次!”

    “六十萬塊第二次!”

    “六十萬塊第三次!”

    鐺!

    銅鑼震動,鑼聲清脆。

    “成交!”

    徐景話音落下,林暮麵上笑容斂去。

    這一場爭鬥,雖是鬥價,實則為戲耍。

    每一步,都要耗費無數心力。

    要在杜瀾的壓迫下,不停叫價,本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更何況,他還要一直鬥心鬥智,讓杜瀾不停加價。

    杜瀾中途想要放棄,林暮不是沒看出。

    是以他不惜故意蔑視杜瀾,挑釁他的底線。

    周圍人群的嘲笑,更是煽風點火,讓杜瀾拚命去加價。

    這中間每一步驟,都看似簡單,實則蘊含玄機。

    一位金丹期修者,活了兩三百年,豈是那麼容易上當受騙。

    林暮隻把握了最重要的一點,就立於不敗之地,將杜瀾戲耍於股掌之間。

    那就是,麵子!

    達到杜瀾這種級別,在天霄界都已是聞名遐邇。

    這種人可以不在乎靈石之類,但必然在乎麵子。

    一般寶物之類,雖會爭奪,但和臉麵相比,還是不值一提。

    這些金丹期修者,自詡前輩高人,一派高手風範。

    平日麵色古井無波,看似對一切毫不在意。

    林暮今日,就是要當著數萬低階修者的麵,狠狠撕開金丹期修者的虛偽麵孔。

    杜瀾高傲無比,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林暮這番戲耍他,徹底讓他顏麵掃地。

    之前高手形象毀於一旦,眾人心中對他皆是鄙夷。

    孤雲雖見過無數大場麵,金丹期修者更是見過許多。

    盡管他爺爺是無雙真人,但他還未從如此對待過一位金丹期修者。

    林暮此舉,讓他心中酣暢淋漓。

    “你可真夠膽大。”孤雲撐起一個靈力護罩,將林暮和石頭兩人罩入其中,外麵噪雜聲頓時消失,孤雲笑道:“我都沒有如此戲耍過金丹期修者。”

    這樣的事情,若是換做他孤雲來做,都算得上驚心動魄。

    林暮僅僅築基期,就敢如此,孤雲心中欽佩無比。

    林暮笑道:“如此折辱杜瀾,我心中也是大為舒暢。”

    石頭也是滿臉笑容:“我也是。現在神清氣爽,頭腦一片清明。”

    石頭心中暖流陣陣,林暮這番為他出頭,可是得罪了一位金丹期修者。

    他不知道這樣值不值得。

    林暮收起笑容:“隻是如此做,也得罪了杜瀾,怕是以後要麻煩不斷了,說不好還會因此殞命。”

    孤雲在旁道:“怕啥,有我在,他不敢動你!”

    “我這次被人聯手襲擊,那幾人所用劍訣便和萬劍宗劍訣很像,隻是我對萬劍宗劍訣不甚熟悉,不敢確定。這次回去,定讓我爺爺好好查查萬劍宗底細,若真是他萬劍宗所為,別說是一個杜瀾,就是蔡,我也不會讓他好過。”孤雲眸中閃過一絲狠色,狠狠道。

    林暮麵帶微笑,放心不少。

    若是換做以前,林暮絕不會如此按捺不住,得罪金丹期修者。

    但今時不同往日,孤雲和他同行,杜瀾絕對不敢亂來。

    這隻是一層把握。

    林暮的另一個倚仗,便是駱言。

    駱言長老這番前來參加拍賣會,之後多半會和他聯係。

    千羽劍門是讓自己回到門派,還是放任自己在外麵苦修,這下便會有個結果了。

    林暮對千羽劍門早已沒有留戀,時未寒的利益至上更是讓他極度厭惡。

    他不惜得罪杜瀾,就是想看看千羽劍門是何態度。

    若是怕事,怕被萬劍宗嫉恨,依然對自己不聞不問,林暮便要徹底與千羽劍門決裂。

    這樣的門派,他絕對不會再回去了。

    若是駱言敢接下這個梁子,與杜瀾對著幹。

    那便又是另外一回事。

    說不定他會隨著駱言回去。

    時未寒雖對他不好,但駱言長老對他實在沒話說。

    到現在為止,駱言一直對他有恩。

    從收林暮進千羽劍門,到贈送五行環,每一件事,都對林暮重要無比。

    五行環現在更是成為林暮最重要法器。

    即便是隱心送自己《五行心法》,多半也和駱言長老有關。

    隱心整日呆在藏經閣中,怎會知曉時未寒出賣自己?

    定是駱言向他透漏!

    再聯想到,駱言和隱心都是天鑄真人徒弟,兩人是同一師傅所教,走得自然更近。

    林暮抽絲剝繭,細細想來,駱言長老對自己實在恩愛有加。

    若是駱言長老執掌千羽劍門,也不知會是什麼景象。

    林暮暗暗想道,定然要比時未寒強上許多。

    也不知這一次,駱言長老是否還會庇護自己。

    不管如何,駱言長老如今代表千羽劍門,他要看到千羽劍門的態度!

    若時未寒隻是想讓自己回去,幫他狩妖煉丹,當做免費賺取靈石的苦力。

    林暮無論如何,也是不會回去的。

    或許得罪杜瀾,能讓時未寒放棄自己。

    那也不失為好事一件。~

    

Snap Time:2018-01-22 18:23:46  ExecTime: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