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零六章鬥價


    全場喧嘩,沸騰如水。請使用本站的拚音域名訪問我們

    眾人議論紛紛,讚歎不已。

    “二十八萬塊!太他娘的有錢了!”

    “是誰啊?”

    “不知道,是一個金丹期老怪。”

    “我認識他,似乎是萬劍宗長老,叫做杜瀾!”一位築基中期修者道。

    “肚爛?”旁邊一個人鄙夷道:“你就胡扯吧,我還穿腸呢!”

    “他真的叫杜瀾!”另一人極力辯解。

    兩個頓時吵鬧起來,你來我往,爭論不休,麵紅耳赤。

    場中一片混亂,出言議論附和吵鬧,喧嘩如沸水。

    徐景站在台上,望著台下一片喧囂,麵色平靜,默然不語。

    這個時刻,他出言說話,也隻會淹沒在人潮中。

    隻能等場麵稍稍平息,他再出言。

    但場上聲浪一波接著一波,沒有停止跡象,鑽進眾人耳朵。

    林暮隻覺耳中轟鳴不止,如同有上千萬隻玄蜂不停在耳中鳴叫,每一隻玄蜂都嗡嗡叫個不停。

    他一陣頭暈,整個腦海都陷入震動之中。

    林暮無奈,索性撐起一個靈力護罩,對外界之事不聞不問。

    石頭卻是一臉興奮,這個高價,他從未見過。

    他隨著眾人目光,向前排一個金丹期修者望去。

    神識蔓延過去,那人模樣頓時清晰出現在腦海。

    一位中年修者,一身藍袍,麵色堅毅。

    眾人探查神識如同細絲一般,不斷在杜瀾身上掃過,杜瀾不由眉頭一皺。

    他冷哼一聲,神識威壓猛然放出。

    轟!

    石頭隻覺識海一陣動蕩,頓時頭暈目眩,坐在位子上,搖搖欲墜。

    許多築基期修者, 更是不堪,頭痛欲裂,坐在位子上慘嚎不已。

    場麵混亂不堪,還有不少人不停在地上打滾,滿臉痛苦。

    杜瀾冷笑一聲,錯綜複雜纏繞在身周的神識,一下消失殆盡,重又恢複清明。

    不自量力!杜瀾口中輕輕吐出幾個字。

    他是什麼人,什麼身份,什麼地位。

    這些靈寂期修者,甚至築基期修者,竟然敢肆無忌憚放出神識查探他。

    實在是活膩了!

    一個神識威壓放出,瞬間清靜!

    徐景站在台上,望著台下慘嚎人群,麵色一變。

    回頭望一眼杜瀾,卻是無法說什麼。

    半晌過後,人群方慢慢恢複安靜。

    一個個噤若寒蟬,不敢出聲,議論半句也無。

    眾人望向杜瀾,目光中皆是一陣畏懼。

    不少人眸中,甚至還露出一絲怨恨。

    但沒人敢有怨言,更別提咒罵。

    整個場中,大多數人,盡皆被一位金丹期修者震住!

    杜瀾一個神識威壓,雖未讓人受傷,但卻讓許多人識海動蕩不堪,心中狂躁不安。

    半個月內,休想入定靜修。

    若是強行入定,極有可能因為心神不穩,導致靈力運轉錯亂,走火入魔。

    林暮發現石頭異常,忙撤去靈力護罩。

    “你怎麼了?”林暮見石頭一臉痛苦,忙問道。

    “識海動蕩,頭腦疼痛欲裂,昏昏沉沉。”石頭萎靡道。

    林暮忙轉向孤雲,想要問個究竟。

    孤雲麵色平靜道:“石頭和其他人一樣,用神識去探查杜瀾,惹惱杜瀾,被他一個神識威壓轟回來,動蕩了識海。所幸並無大礙,隻需安心靜養半月,便能安然無恙。”

    杜瀾?

    林暮扭頭向杜瀾望去,眸中閃過一抹精光。

    全場重又恢複平靜,氣氛極度壓抑。

    徐景經驗老道,這個場麵他還能應付。

    眼下不能在這事上糾纏太久,需將眾人注意力引到拍賣上。

    徐景開始報價:“還有沒人出更高價?二十八萬塊第一次!”

    “二十八萬塊第……”

    “三十萬塊!”林暮打斷徐景,再度叫價。

    眾人紛紛轉頭向林暮望來,麵帶驚色。

    一位築基期弟子,竟然也敢叫出如此天價。

    實在是身家豐厚到極點!

    封厚和麻宏也都看到林暮,兩人皆是麵帶喜色。

    麻宏運氣不錯,以區區六萬塊下品靈石也買到一柄不錯極品飛劍,兩人滿載而歸。

    幾位金丹期修者,也都回過頭來,眸中一陣訝色。

    見到林暮身旁孤雲,又皆是釋然。

    杜瀾眸中閃過一抹怨恨,竟然還有人跟他爭。

    若是金丹期修者也便罷了,但偏偏還是一位築基期修者。

    他剛剛當著全場數萬人,放出神識威壓,已是在宣告:對這枚融靈丹,非他莫屬。

    這位築基期弟子,竟然如此不給他麵子。

    實在可恨!

    “三十一萬塊!”杜瀾不甘人後,冷冷道。

    駱言本想叫價,但如此價格,已是超過時未寒預想價格。

    他決定靜觀其變,若真是價格太高,他就放棄了。

    羅通本身修為已是靈寂期巔峰,衝擊金丹大有希望。

    這枚融靈丹,並非不可或缺。

    再說,羅通是時未寒弟子,他為何要拚盡全力幫他買下這枚融靈丹。

    既然林暮有此意,就讓他去爭吧。

    駱言做好打算,便閉口不言。

    眾人都望著林暮,希望他再次出價,壓過杜瀾。

    剛剛杜瀾那一記神識威壓,許多築基期修者都心有怨氣。

    此刻竟然有築基期弟子幫他們出頭,打壓杜瀾。

    眾人都感到一陣爽快!

    再次出價吧!

    眾人目光熱切,期待望著林暮。

    林暮沒讓他們失望,立即道:“三十二萬塊!”

    三十二萬塊!

    有不少築基期弟子麵露喜色。

    申仁和其他金丹期修者,麵色平靜,也都靜觀虎鬥。

    融靈丹頂多也就值三十萬塊下品靈石,這個價格已經太高。

    再往上加價,就太不劃算了!

    杜瀾麵色陰沉:“三十三萬塊!”

    眾位築基期修者又都轉過頭來,望向林暮。

    林暮沒有猶豫,平靜道:“三十四萬塊!”

    不少築基期弟子聞聽此價,都小聲發出歡呼。

    杜瀾眸中閃過一道陰狠之色,麵色愈發陰沉。

    這位築基期弟子,竟然敢當眾和他對著幹。

    實在膽大包天,肆意妄為。

    他望著林暮麵容,腦中忽然閃過一陣疑惑。

    這人,他似乎在哪見過。

    但他搜腸刮肚,還是未想起林暮來曆。

    他記不起林暮,林暮卻記得他。

    當年火龍穀之行,在火龍穀之前,正是杜瀾當著時未寒之麵,出言譏諷他。

    時未寒本就不重視他,杜瀾之言,更是讓時未寒大沒麵子。

    此後,盡管林暮從火龍穀中滿載而歸,時未寒依然不重視他。

    後來,更是將林暮賣給禦靈宗。

    這一切種種,杜瀾也難脫幹係。

    剛剛石頭隻是用神識探查一番,竟也遭到杜瀾反擊。

    真當自己任人揉捏麼?

    今日,林暮決定反擊!

    就是要當著數萬人的麵,打杜瀾的臉,狠狠打!

    杜瀾望著數萬歡呼築基期弟子,麵色烏雲密布。

    現在,他騎虎難下。

    他如此高調爭奪融靈丹,許多金丹期修者都給他麵子,退出爭奪。

    若是這樣,還無法拿下這枚融靈丹,實在說不過去。

    他代表的不僅是自己,還有整個萬劍宗。

    以一派之財力,若連一位築基期弟子都爭不過,不僅他將顏麵掃地,整個萬劍宗都將因此受辱。

    以後行走天霄界,也休想抬起頭來。

    “三十五萬塊!”杜瀾一字一頓道。

    “三十六萬塊!”林暮絲毫不露怯,立即反擊。

    “三十七萬塊!”杜瀾咬牙道,牙齒咯吱咯吱作響。

    “三十八萬塊!”林暮無比冷靜,再度加價。

    整個拍賣廳,都在看戲。

    看著杜瀾和林暮鬥價,一次比一次出價高。

    每一個價格,都令眾人心驚肉跳。

    三十八萬塊下品靈石!

    僅僅是為了買一枚丹藥,這兩人都太有錢了!

    杜瀾如此,眾人都覺正常,並不太過驚訝,畢竟他代表的是整個門派實力。

    但林暮不同,他隻是一個人。

    還僅僅隻是築基期修者!

    以一人之財力,來與一位金丹期修者鬥價!

    不論是財力還是膽力,在整個天霄界築基期修者中,林暮都是首屈一指,無人能比。

    至少,場上上萬築基期修者,無一人敢如此做。

    林暮這次鬥價,絕對是這場拍賣會最濃墨重彩的一筆。

    實在太漂亮了!

    全場數萬人都麵帶笑意,徐景也是如此。

    他樂意看兩人鬥價,鬥得越狠,拍賣行的收入就越高。

    杜瀾漲得通紅,氣怒交加,如此高價,他自己也感到心驚。

    但他不能後退,絕不能後退!

    他麵如豬肝,狠狠道:“三十九萬塊!”

    林暮麵上浮起一抹淡淡笑意,望著眾人,輕輕道:“四十萬塊!”

    杜瀾聞言,心中怒火更熾。

    這人到底是誰?

    為何要與我過不去!

    杜瀾望著周圍人的麵孔,每個人麵上都和林暮一樣,帶著淡淡笑意。

    這分明就是嘲笑!

    是恥辱!

    “四十一萬塊!”杜瀾絕不退縮。

    “四十二萬塊!”林暮看似平靜,但寸步不讓。

    每一次叫價,都是杜瀾話音剛落,他便開口。

    他就是要讓杜瀾當著數萬人的麵出醜!

    數萬修者盡皆配合他,全都發出哈哈笑聲。

    剛剛被杜瀾壓製出的怨氣,也全都隨著笑聲吐出。

    怨氣越大,笑得越燦爛。

    許多築基期修者,都是笑靨如花。

    這一刻,他們感同身受,舒爽無比。

    “四十五萬塊!”

    杜瀾幾要崩潰,索性一下加價三萬塊!

    “五十萬塊!”

    林暮麵色平靜如水,出價卻絕不平靜。

    他一下加價五萬塊!

    比杜瀾更猛!更狠!更絕!~

    

Snap Time:2018-04-19 19:54:22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