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九十八章贈寶


    正文]第一百九十八章 贈寶

    轉念一想,隨即釋然。

    這麵玄龜盾,在上品法器中,也隻是不錯,算不上頂尖。

    林暮如今與人打鬥,對手多是靈寂後期修者,動輒性命相拚。

    玄龜盾btxu防禦,已不再是固若金湯。

    即便這次不毀,以後仍然會毀在其修者手中。

    舊btxu不去,新btxu不來。

    是該換一件防禦法器了。

    在和頂尖高手打鬥時,一件上好防禦法器,可以免去後顧之憂,隻管全力攻擊便可。

    林暮如此想著,白衣少年btxu聲音在旁響起。

    我這次被人圍攻,實屬意料意外,多虧你二人仗義出手。這四人既已被殺死,們儲物袋我也用不到,便全都歸你們吧。白衣少年撿起地上三隻焰火狐,笑道。

    林暮推辭道:莫要如此mtrv。這四人都已是靈寂後期修者,個個身家不菲,既是我們三人合力殺死,公平起見,便均分吧。

    白衣少年將三隻焰火狐收入儲物袋中,麵帶笑容:\u2o1四人身家,我並未放在眼。你且收著便是了。

    林暮知白衣少年身家巨富,對此顯然是不屑一顧。

    也不與之廢話,讓石頭將四人飛劍和儲物袋撿起收好。

    四柄飛劍,每一柄都是上品飛劍中btxu極品。

    每一柄飛劍,都至少價值上萬塊下品靈石。

    四柄,就是四萬塊!

    四人都已是靈寂後期,四個儲物袋中,估計也有不少寶物。

    隻是白衣少年在旁,石頭沒有查看,直接將飛劍和儲物袋一起收好。

    望著地上孤零零四具死屍,石頭冷哼一聲,《火球術》施展而出,四個火球直奔四人身軀。

    火光一閃,熊熊燃燒,四人身軀迅被鍾筍火焚燒殆盡,化為一堆灰燼。

    地上一片狼藉,隻剩下幾灘血跡,此外什麼也未留下。

    白衣少年見石頭收好一切,轉身對林暮笑道:你身上有傷,也不便再呆在迷霧林中,不若和我一同去臨霧坊一趟。臨霧坊中最近一期拍賣會也要舉行,咱們莫要錯過了。你防禦法器已毀,我看看能否在拍賣會中再給你物色一件。

    林暮忙道:不必如此麻煩。這四人飛劍相加,便價值四萬塊下品靈石,足以購買一件極品法器。你對此事莫要如此掛心,你也救我一命,咱們便算互不相欠,在下雖然不算富有,但購買一件防禦法器,還不算太難。我若你不嫌棄,咱們便交個朋友。

    白衣少年麵帶笑意:既然你如此mtrv,我隻有點頭答應了。在下孤雲,還未請教兩位大名?

    孤雲?林暮一陣疑惑,沒聽過!

    孤雲身家如此豐厚,定然不是普通人。

    但林暮之前一直苦修,認識之人太少,並未聽mtrv過孤雲是哪派弟子。

    林暮心中雖有疑惑,麵上卻是滿麵笑容:久仰大名。在下林暮,這是小徒石頭。

    林暮?孤雲眼睛一亮,笑問:莫不是千羽劍門btxu林暮?

    林暮一陣納悶,孤雲身家是幾倍,大名遠揚,卻不知曉對方來曆。

    自己平日低調行事,孤雲卻知曉自己,實在是令汗顏。

    林暮麵上帶著淡淡笑意:莫非你之前聽mtrv過我?

    孤雲笑容滿麵道:正是。當年我還在煉氣期,便聽mtrv禦靈宗舉派追殺一位煉氣期弟子,心下大感好奇,特意打探一番。方知那人乃是千羽劍門弟子,名為林暮,一人躲過禦靈宗全派追殺不mtrv,還連斬數十位煉氣期弟子,並越階斬殺一位築基期弟子,彪悍無比。當時我心中無比佩服,直mtrv,做人便要像這樣,快意恩仇,天下。卻沒想到,多年之後,能見到你本人,還被你救下一命。人生實在難測,出人意料,有驚險,也有驚喜!

    林暮淡淡一笑道:陳年往事了,若非你再度提起,我都快淡忘了。

    孤雲笑道:不僅如此。你實力很強也便罷了,徒弟竟也和你一樣彪悍。石頭不過是築基後期,實力卻勝過許多靈寂期修者,實在令在下佩服不已。

    石頭忙對孤雲行禮,林暮和孤雲平輩論交,便比孤雲晚了一輩。

    當然,實際年齡,石頭也要比孤雲小。

    孤雲伸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柄金色飛劍,遞給石頭,笑道:初次見麵,我也沒啥準備,這柄金影劍,便送與你,權且算是見麵禮吧。望你不要嫌棄,一定要收下。

    金影劍!

    林暮驀然想起,這柄金影劍,當初在奇珍榜上,排名可是第四,還要勝過那柄血劍。

    極品飛劍!

    林暮記得孤雲花下九萬塊靈石,方才買下這柄金影劍。

    如今卻輕描淡寫送給石頭,當做見麵禮。

    實在是太有錢了!

    石頭愣在原地,呆呆望著孤雲手中金影劍。

    金影劍金光閃爍,犀利無匹,一看就不是凡品。

    若論真正威力,還要勝過金吾劍幾倍不止。

    這柄劍太好了!

    林暮一眼看出石頭對金影劍btxu喜愛,知心中喜歡,於是順水推舟,笑道:還不快謝過孤雲前輩。

    石頭忙行禮道謝:多謝前輩厚愛。

    孤雲將金影劍遞給石頭,笑道:這柄金影劍,我留著也是無用。既然你主修金係靈力,所用又是金係飛劍,這柄金影劍給你正是合適。

    石頭滿麵笑容接過金影劍,愛不釋手。

    金影劍是極品法器,攻擊力比之金吾劍還要強上多倍。

    若祭煉成功,遇上靈寂期高手,也敢硬拚。

    不必像現在這樣,每和靈寂期修者硬抗一次,便要氣血翻湧一陣。

    一個不慎,就會身受重傷。

    有了這柄金影劍,根本不懼其靈寂期修者。

    築基期修者,更是不值一提。

    林暮見石頭收下金鷹真,轉身笑問孤雲:你實力如此強橫,又是一身極品法器,這幾人怎敢貿然上前殺你,莫不是另有隱情?

    孤雲搖頭道:我也不知。我之前正孤身一人在迷霧林中狩妖,這三隻焰火狐足足讓我追了三天三夜,方在此處被我殺死。我剛殺死這三隻焰火狐,正待上前撿取,卻見白霧一陣翻湧,四人從霧中飛出,正之前被咱們殺死那四人。我正要問話,們四人卻不分青紅皂白,聯手圍攻我一人,想要殺人奪寶,真是膽大包天。

    孤雲想起當時情景,還是一陣後怕:這四人實力都在靈寂後期,聯手之下,攻擊力更是強悍無匹,我苦苦支撐片刻,眼看便要堅持不住,你和石頭二人及時出現,為我分去許多壓力,更是連斬三人,救我於水火之中。

    林暮聽孤雲如此mtrv,沉吟片刻,問道:若僅是這四人,也便罷了,我怕背後有人指使,怕要後患無窮。

    孤雲麵色一驚:你tobsp;   林暮點點頭:我也隻是擔心。

    孤雲麵色凝重道:我覺得們不敢,但也不好mtrv。隻要能夠殺人滅口,無人現,便能萬無一失。

    林暮mtrv道:正是如此。我和石頭二人隻是從此路過,其中一人便出手攻擊,想要置我們於死地,顯然是不想此事外泄,多半是有預謀。你今後行事還是小心為妙,莫要重蹈覆轍。

    孤雲鄭重點頭:我會注意btxu。若真有人膽敢蓄謀殺我,我定讓不會讓好過。

    林暮問道:這四人你之前是否見過?所在門派如何?你可知曉?

    林暮雖然殺死四人,但見識算不上廣博,並未看出四人來曆。

    孤雲細想片刻,方道:這四人我也從未見過。按理mtrv,靈力後期巔峰修者,在天霄界中,也不是無名之輩,我卻從未見過們,聽mtrv也未聽mtrv過。但觀們所用劍訣,又是駁雜不堪,既像是萬劍宗劍訣,又似雲劍門劍訣,我也不敢確定。

    林暮忙道:\u2o1們四人不是有儲物袋麼,麵應該會有劍訣心法之類玉簡。

    石頭在旁,忙取出四人儲物袋。

    三人各自查看一遍,卻都頹然放下。

    四個儲物袋中,全都是妖獸內丹、材料,修煉所需丹藥,靈石之類,除此之外,竟然沒有一枚玉簡!

    別mtrv是心法劍訣,就是普通玉簡,也都沒有一枚。

    實在太蹊蹺了!

    孤雲麵色愈凝重,緩緩道:這定然是有預謀!有人想要殺我!

    林暮問道:你之前是否得罪什麼人?

    孤雲搖頭道:這個實在不好mtrv。我無意傷人,但樹大招風,我身家赫,難免會招人嫉恨,以致引來殺身之禍。

    林暮擔憂道:這可如何是好?

    孤雲回過身來,笑道:你也不必太過擔心,一般人根本不敢殺我。我回去便將此事告知我爺爺,讓來探查。若真有人想要殺我,我爺爺一定能夠查出。我爺爺最是疼愛我,有人想要殺寶貝孫子,以心性,必然要查個水落石出,將對方斬盡殺絕,杜絕後患。

    林暮笑道:這樣便好。

    既然孤雲有個厲害爺爺,想必此事大有轉圜餘地。

    隻是心中還有疑惑,孤雲爺爺到底是誰,竟能有如此威懾力?

    時未寒身為千羽劍門掌門,怕也做不到這個地步吧?

    林暮忍不住問道:恕我冒昧問一句,你爺爺是誰?

    孤雲望著林暮,麵色一陣奇怪。

    旋即明白,林暮可能一直苦修,並不知曉自己來曆。

    孤雲麵上浮起一抹淡淡笑意:你一定聽mtrv過,甚至見過。

    自己見過?

    林暮大奇,問道:是誰?

    無雙真人!孤雲笑道。~

    

Snap Time:2018-01-22 18:28:43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