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九十六章盡滅


    正文]第一百九十六章 盡滅

    情勢逆轉,急轉直下。請使用本站的拚音域名訪問我們.

    謝鞏和孔貴餘光一瞥,頓時滿臉驚駭。

    危凡和耿安二人,撲到在地,竟已斃命身亡!

    兩位靈寂後期修者,死在兩位築後基修者手中!

    兩人同樣滿臉難以置信,氣勢萎頓,攻勢頓時變弱。

    白衣少年得理不饒人,見林暮和石頭來援,呼嘯一聲,瘋狂催動靈力。

    封元劍流光熠熠,攻勢如潮,直奔孔貴而去。

    孔貴忙禦劍相迎,藍澈劍光芒一閃,兩劍在半空相遇。

    叮!

    兩劍對擊,封元劍光芒不減,流光溢彩。

    藍澈劍卻是一陣搖晃,光芒黯淡許多。

    封元劍乃是極品飛劍,若不是孔貴靈力深厚,這一擊,便bsp;   一擊湊效,白衣少年氣勢更盛。

    s眸中恨意難平,這幾人竟然妄圖斬殺自己,實在可恨。

    封元劍光芒一閃,再度向孔貴襲去。

    叮!

    藍澈劍藍光一閃,旋即倒退飛回。

    淡藍色劍身,和封元劍對擊處,一個缺口悄然出現。

    封元劍頂級極品法器威力,開始慢慢展現出來。

    剛剛白衣少年被幾人夾擊,隻能被動防禦,無法揮出全部實力。

    如今單對單,隻管放手攻擊即可,d實力可以揮出十成!

    對麵這個靈寂後期修者,s根本不放在眼中。

    若論攻擊力,天霄界中靈寂期修者,能和s媲美之人絕不過三人!

    麵前這人雖是靈寂後期巔峰,距離金丹期僅有一步之遙,也是無濟於事。

    s不在那三人中!

    白衣少年催動靈力,封元劍光芒閃爍,再度狠狠擊向藍澈劍。

    孔貴咬牙拚命催動靈力,藍澈劍複又光芒大盛,直直迎上封元劍。

    林暮和石頭二人,也未閑著。

    兩人默契十足,一齊攻向謝鞏。

    林暮和石頭剛剛連續斬殺兩位靈寂後期修者,攻擊力強悍無匹。

    但是林暮和石頭也皆因此付出代價。

    兩人體內靈力全都耗去大半,如今想c再度斬殺謝鞏,恐不是那麼容易。

    尤其是林暮,剛剛連續用五行環困住危凡和耿安飛劍,靈力消耗甚巨。

    如今以s體內不到四成靈力,想c如法炮製,再度困住謝鞏飛劍,更是難上加難。

    但時間緊迫,兩人根本沒有時間調息恢複靈力,隻能迎頭趕上。

    若是讓這兩位靈寂後期修者逃掉,隻怕後患無窮。

    林暮眸中閃過一絲冷意,全力催動靈力。

    五行環出輕輕清鳴,猛然漲大數倍,五色光芒大盛,襲向謝鞏飛劍。

    石頭金吾劍犀利無匹,迅捷如流星,度更甚五行環。

    金吾劍和謝鞏金色飛劍在半空相遇,兩柄飛劍皆是犀利無匹。

    金對金!

    兩人飛劍皆是金係上品,謝鞏錠金劍品質完全不下於石頭金吾劍。

    兩柄飛劍勢均力敵,針尖對麥芒。

    叮!

    兩劍相擊,一陣清鳴。

    金光四射,灼人眼目。

    石頭麵色一陣潮紅,金吾劍倒退飛回。

    謝鞏麵色如常,錠金劍停在半空。

    林暮五行環緊隨石頭金吾劍,狠狠向錠金劍襲去!

    叮!叮!叮!

    連續三聲清鳴,五行環如同一道幻影,和錠金劍連擊三次。

    五行環品質遠勝錠金劍,威能力壓錠金劍一頭。

    連續三擊,錠金劍在半空一陣搖晃,光芒黯淡許多。

    謝鞏麵色紅潤,立即召回錠金劍,暫避五行環鋒芒。

    石頭強行壓下翻湧氣血,靈力一催,金吾劍光芒一閃,再度攻上。

    車輪戰!

    兩人不給謝鞏任何喘息之機,輪流上前攻擊。

    謝鞏體內靈力翻湧如潮,震顫不已,幾bsp;   眼見石頭金吾劍攻來,隻得咬牙催動靈力,錠金劍迎頭趕上。

    叮!

    兩劍再度相撞,石頭麵色更加紅潤。

    謝鞏卻更加狼狽,嘴角溢出一絲血跡。

    林暮未等石頭金吾劍飛回,五行環光芒一閃,再度狠狠劈中錠金劍!

    叮!

    錠金劍光芒愈黯淡,幾bsp;   哇!

    謝鞏張口吐出一灘鮮血,麵色如紙。

    僅僅兩波攻擊,謝鞏便無法承受。

    s終於明白,危凡和耿安為何會死在這兩人手中。

    這兩人不僅飛劍絲毫不比s遜色,就連體內靈力,也是精純無比。

    s從沒見過,築基期修者體內靈力,竟可以精純到如此地步!

    林暮麵色潮紅,心下凜然。

    這對麵之人,實力已達靈寂後期巔峰,根本無法輕易斬殺。

    s和石頭兩人,連續攻擊兩輪,都沒有將之斬於劍下。

    林暮察覺體內靈力不多,想c飲下靈乳恢複靈力,但又怕謝鞏趁機逃跑。

    隻得咬牙,拚命攻擊!

    我來困住d飛劍,你去斬殺s。林暮對石頭喊道。

    隨即操縱五行環,直奔錠金劍。

    石頭體內靈力所餘也是不多,聞聽林暮此言,頓時精神大震。

    決戰來了!

    五行環光芒一閃,狠狠擊向錠金劍。

    謝鞏也幾c油盡燈枯,但大敵當前,危在旦夕,s也準備拚命。

    猛咬舌頭,一口鮮血噴出,s頓覺神智一陣清明。

    s忙瘋狂催動靈力,錠金劍金光大盛,光芒璀璨耀眼,凜然不懼迎上五行環。

    叮!

    如同林暮預料般,錠金劍一下刺入五行環中。

    在林暮控製下,錠金劍牢牢卡在五行環中,無法動彈。

    困住了!林暮心下一喜。

    石頭在旁忙抓住機會,金吾劍金光一閃,直奔謝鞏心口而去。

    謝鞏大驚,忙催動靈力,想召回錠金劍回身自救。

    但s拚命催動靈力,錠金劍隻是在五行環中不住掙紮,卻無法逃出。

    金吾劍愈臨近,情勢危急萬分。

    謝鞏忙催動靈力,倉促撐起一個靈力護罩。

    嗤!

    金吾劍擊在金色靈力護罩上,金色護罩光芒一閃,便黯淡下去。

    一個細小缺口出現在護罩上,金吾劍深入護罩半尺。

    劍尖犀利閃爍,距離謝鞏心口不到一尺!

    謝鞏心驚肉跳,忙一催動靈力,金色護罩猛一反彈,金吾劍便迅疾倒退彈回。

    石頭目光閃動,鍥而不舍,靈力一催,金吾劍再度攻上。

    謝鞏看出問題嚴重性,若是這樣,s早晚難逃一死。

    s恍然明白,兩位師弟之前定然皆是這樣被殺死。

    飛劍被困,又無防禦法器,隻能任人宰割。

    s再度咬舌,一口鮮血噴灑,殷紅如墨。

    體內靈力瘋狂運轉,s麵色紅潤如同寶石,渾身金光閃爍。

    困在五行環中錠金劍,劍光耀眼奪目,出陣陣清鳴,不住震顫。

    林暮大驚,錠金劍震動如雷,s快c堅持不住,體內靈力難以為繼。

    s忙對石頭喊道:快點攻擊!

    話音剛落,錠金劍出一聲巨大清鳴,一圈圈靈力波紋蕩漾開來。

    五行環猛然漲大一圈,錠金劍倏然從五行環中穿過,直奔林暮而來。

    金光如虹,殺機凜然,襲向林暮心口。

    林暮麵色一驚,忙向玄龜盾注入靈力,撐起一個灰色護罩。

    灰色護罩剛一撐起,錠金劍便猛然擊在護罩上。

    哧!

    錠金劍犀利無匹,灰色護罩弱不禁風,一下被刺穿。

    錠金劍餘勢不減,直奔林暮心口而來。

    謝鞏麵露獰笑,林暮對s威脅最大,隻c殺死林暮,s至少有七成勝算。

    錠金劍一下刺破護罩,直向林暮心口襲來。

    石頭知曉情況危急,拚命催動靈力,金吾劍直射謝鞏。

    謝鞏心下大定,立即撐起一個金色靈力護罩。

    啵!

    金吾劍犀利無匹,一下捅破金色護罩。

    石頭眸中閃過一絲狠意,再度瘋狂催動靈力,經脈內疼痛陣陣,每一絲靈力運轉,都如同刀片,撕裂著d經脈。

    但s不管不顧,雙眸血紅,殺機驚天。

    金吾劍如同流星,一下刺向謝鞏心口。

    錠金劍也同樣向林暮心口襲來。

    林暮大驚,忙操縱玄龜盾,擋在胸前。

    鐺!

    一陣金鐵交鳴聲過後,錠金劍狠狠刺入玄龜盾中。

    玄龜盾作為上品防禦法器,竟然無法抵擋住錠金劍攻擊。

    錠金劍一下深深刺入玄龜盾中,隨後刺中林暮心口。

    一陣鮮血噴灑,林暮胸前血染如墨,口中鮮血四溢。

    砰!

    石頭雙目通紅,金吾劍一下狠狠刺入謝鞏心口,穿心而過。

    謝鞏滿臉不相信,望著心口鮮血橫流林暮,眼神中全是不甘,緩緩倒地。

    白衣少年和孔貴戰鬥也已到最激烈時刻。

    兩人以攻對攻,毫不相讓。

    兩柄飛劍幻影連連,不斷在半空相撞。

    叮!叮!叮!

    金鐵交鳴聲陣陣,劍氣無匹。

    白衣少年麵色緋紅,孔貴麵色蒼白如紙。

    兩人皆是不c命般,拚命催動靈力。

    封元劍光芒愈耀眼,藍澈劍卻愈黯淡。

    叮!

    兩劍再度相擊,清鳴如潮。

    藍澈劍光芒完全斂去,劍身裂紋密密麻麻,一下墜落在地。

    鐺!

    藍澈劍掉落在地,喪失靈性。

    孔貴眼中全是驚駭,口中不斷向外噴吐鮮血。

    白衣少年眸中恨意大盛,封元劍光芒一閃,如同驚虹,襲向孔貴心口。

    哧!

    一陣鮮血灑過,封元劍刺入孔貴心口,從背後飛出,透心而過。

    孔貴一頭栽地,斃命身亡。

    白衣少年召回封元劍,眸中閃過一抹喜意。

    四位靈寂後期修者,盡滅!

    石頭殺死謝鞏之後,轉身卻見,林暮心口鮮血橫流,麵色蒼白,整個人搖搖欲墜。

    石頭大驚,眼角通紅,忙向林暮奔去。

    白衣少年轉身見此情景,麵色同樣一變,迅向林暮奔來。~

    

Snap Time:2018-07-17 17:57:40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