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九十四章白衣少年


    正文]第一百九十四章 白衣少年

    霧海朦朧,青草遍地。

    千丈崖之下,別有一番洞天。

    峽穀之中,靈草遍布,花香怡人。

    峽穀漫漫,四麵環山,皆被封住,隻在天空之上是個出口。

    麋鹿群和青牛在峽穀中漫步,不時停下低頭吃著青鳶草。

    林暮麵帶笑意:此處峽穀,僻靜無聲,青牛和鹿群在此生活,倒是不錯。隻是不知穀中是否有其他妖獸?

    石頭望著漫漫青草,道:這靈草遍地,最是適合妖獸生活,想來會有其他妖獸。

    林暮麵有顧慮:若是此處有其他厲害妖獸,青牛和麋鹿在此生活,必然大受其擾。

    石頭正色道:咱們去看看再txar。若真是有厲害妖獸,正好出手除掉。若隻是一般食草妖獸,便留著它們和青牛一起生活。

    林暮點頭道:\u2o1t正有此意。

    兩人各自祭出法器,分頭巡視。

    峽穀細長,曲折蔓延五六,兩人遁光如虹,迅在峽穀中遊蕩一遍。

    半晌之後,兩人在原處匯合。

    林暮和石頭對望一眼,兩人麵上皆是彌漫濃濃疑色。

    這座峽穀,青草漫漫,靈草密布,生機盎然,是妖獸生活絕佳之地。

    但是令兩人詫異地是,兩人探尋整座峽穀,卻未現其他任何妖獸。

    隻有青牛和麋鹿,在青草中漫步。

    其他妖獸絕跡,影子也沒見到一個。

    兩人一同斷定:這是一處荒穀!

    但這顯然不符合常理。

    林暮和石頭麵上皆是一陣納悶,疑色更濃。

    迷霧林中,妖獸橫行,愈是往深入,妖獸愈強大。

    此處深入迷霧林十有餘,又是靈氣濃鬱之地,不下於一座四品洞天福地。

    無論如何,也不至於一隻妖獸也無。

    此地究竟有何蹊蹺?

    林暮和石頭對望一眼,麵麵相覷。

    兩人皆是百思不得其解。

    身旁不遠處,青牛帶領著一群麋鹿,漫步在青草叢中。

    這群妖獸竟然迅融入這片峽穀中。

    林暮和石頭兩人的擔憂顧慮,它們完全不聞不問。

    林暮和石頭都是一陣苦笑。

    妖獸便是這樣,靈智未開,一切皆靠本能生活。

    隻要此處靈草充足,便能安然生活。

    渾不在意,四周是否有其他厲害妖獸。

    令林暮納悶的是,麋鹿渾不在意倒也罷了。

    青牛極富靈性,卻也渾不在意。

    林暮望著青牛,神色一動,似是想起什麼。

    這座峽穀在千丈懸崖之下,青牛是如何現?

    或許,青牛知道原委。林暮心中暗道。

    隻是青牛無法開口txar話,即便知道原委,也無法告知兩人。

    妖獸天資不一,txar話早晚也不一樣。

    有些聰明妖獸,達到七級便能口吐人言。

    有些妖獸太過愚笨,需到十級化形境界方能開口txar話。

    林暮雖有疑問,卻也隻能放在心中。

    七級妖獸,修為已是和金丹初期修者一樣。

    青牛如今隻是五級妖獸,若想進階到七級,還不知要到何年何月。

    林暮和石頭索性釋然,放下顧慮。

    既然此處僻靜安全,並無其他妖獸,倒是正適合青牛和麋鹿生活。

    林暮笑道:既然如此,咱們也無需自尋煩惱,隻管進入旋月空間修煉,一月之後,參加拍賣會方是正事。

    石頭笑著點頭,林暮心思一動,兩人身影倏然消失。

    兩人進入旋月空間中,便開始默默打坐修煉。

    兩人如今已是築基後期,體內五係靈力皆要慢慢增加,和其他修者相比,修煉度慢上三倍不止。

    林暮默運《五行心法》,不停吸納天地靈氣,煉化為己用,渾身頓時一輕。

    時光如水,匆匆流逝。

    一月時間,轉眼即過。

    林暮和石頭停下修煉,從入定中悠悠醒來。

    這一月苦修,兩人修為並未增加多少,體內靈力僅僅增加少許。

    修到築基後期,進階度慢下許多。

    單憑自己苦修,想要衝擊金丹,希望渺茫。

    這還是林暮和石頭二人,若是林父林母,沒有靈根,靠自己苦修,想要衝擊金丹,完全沒有希望。

    林暮深切感受到自己幾人對丹藥的依賴,心中更想早點得到那幾張丹方。

    一月已過,咱們需趕去參加拍賣會,莫要錯過了。林暮對石頭笑道。

    石頭麵帶笑容:\u2o1t還從未參加過拍賣會,這下倒要好好見識一番。

    林暮笑著點頭:若是遇到心怡之物,也可以叫價,參加一下競拍,體驗一番。

    石頭麵色欣喜:若真能如此,倒是不虛此行了。

    林暮麵上帶著淡淡笑意,神識一動,兩人出現在峽穀中。

    峽穀中,綠草青蔥,青牛和麋鹿散布各處,悠然自得。

    林暮笑道:咱們走吧。

    石頭望一眼青牛方向,道:不和青牛告別了麼?

    林暮搖搖頭:青牛太通人性,和它告別,徒增傷感。反正知道它在此生活,以後有空,若想念它,咱們再來看它便是。

    石頭笑著點頭:如此也好。咱們走吧。

    林暮隨即祭出踏雲靴,石頭腳踩金吾劍,兩人點頭示意,同時衝天而起。

    白霧一陣翻湧,青牛驀然停下吃草,仰頭望天。

    林暮和石頭隻留下背影,迅離去。

    青牛佇立原地,望著天空,久久未曾動彈。

    林暮和石頭飛上千丈崖,認準方向,往迷霧林外飛去。

    兩人身影如同驚鴻,從白霧中一掠而過。

    離開千丈崖五,兩人突聞前方一陣打鬥之聲。

    石頭轉頭道:師傅,要不要去看看?

    林暮麵色平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們繞過去便是。

    石頭點頭,兩人掉轉方向,正要從旁繞過。

    一道驚人劍光卻猛然從霧中飛出,直奔兩人而來。

    赤紅色飛劍火光閃爍,如同奔雷,迅疾無比。

    石頭顧不得多想,靈力一催,金吾劍立即迎上。

    金燦燦光芒閃爍,金吾劍殺氣凜然,與對方飛劍針鋒相對。

    叮!

    兩劍相撞,出一聲清鳴。

    落在周圍之人耳中,清晰可聞。

    一陣火花四散,金光四射,兩劍倏又分開。

    石頭神色一震,麵色一陣潮紅。

    這一擊,竟讓他氣血翻湧,差點受傷。

    林暮麵色一冷,他本無意傷人,奈何人要故意傷他。

    真當自己好欺負麼?

    麵上寒霜密布,林暮一拍儲物袋,五行環閃爍五色光芒,從中飛出。

    玄龜盾護在胸前,撐起一個灰色護罩。

    石頭早已祭出金元盾,一個金色護罩將他緊緊護在其中。

    林暮向前飛去,對石頭道:莫要留手,全力擊殺。

    石頭點頭,緊隨其後。

    白霧翻湧,前方一片狼藉。

    深坑密布,大樹倒下一片,塵煙四起。

    地上已有三隻妖獸喪命,鮮血橫流。

    三隻紅色狐狸皆被一劍穿心,死於非命。

    這三隻狐狸,竟然全都是六級妖獸。

    焰火狐!

    焰火狐極為狡猾,又是六級妖獸,擅長吐火,極是難捉。

    這幾人竟然殺死三隻焰火狐!

    每一隻焰火狐,皆是價值不菲。

    僅僅一身皮毛,便是製作上品防火護具的絕佳材料。

    更何況,焰火狐的內丹,是六級妖獸內丹。

    每一顆內丹,都至少價值三萬塊下品靈石。

    三隻焰火狐,光是內丹,便是九萬塊!

    若是加上皮毛之類,不下十二萬!

    十二萬塊下品靈石!

    足以購買一件頂級極品法器!

    若是一般極品法器,甚至可以買到兩件。

    這幾人是誰?竟然如此厲害!

    六級妖獸也能輕易斬殺!

    場中打鬥正酣,三位青衣修者圍攻一位白衣少年。

    第四人卻是脫離戰團,直奔林暮和石頭而來。

    林暮望著白衣少年,麵色一怔。

    這正是上次拍賣會中,震撼全場的白衣少年。

    其餘四人,皆是靈寂後期,飛劍也都是上品。

    白衣少年卻僅僅隻是靈寂初期,但他一人獨抗另外三人,僅僅稍落下風。

    一柄流光溢彩飛劍在場中所向披靡,其餘三柄飛劍完全無法奈何。

    正是封元劍!

    極品飛劍!

    林暮迅明白過來,這四人定是見白衣少年身家豐厚,想要殺人奪寶。

    這地上三隻焰火狐,心口傷勢一模一樣,也定是白衣少年封元劍所為。

    正是林暮卻想不明白,他隻是想從此繞過,這四人竟然也不依不撓,想要斬殺自己二人。

    耿安操縱飛劍,迅向林暮二人襲來。

    這兩位築基後期修者,他完全沒有放在眼。

    也怪這兩人太倒黴,竟然撞見自己四人好事。

    四人這次行動,萬分隱秘。

    隻要斬殺白衣少年,四人便能大一筆,衝擊金丹也有本錢。

    隻是這件事,決不能再讓第五人知曉。

    白衣少年,身份地位非同一般。

    若是被人知曉,是自己四人殺死白衣少年。

    在這天霄界中,四人絕對無路可逃,定會被人碎屍萬段。

    整個門派都有可能因此沒落,甚至,覆滅消亡!

    石頭麵色潮紅,冷聲問道:\u2o1y為何要無故殺二人?

    耿安麵色冷峻,猙獰笑道:隻因二人看見了不該看見的人和事。

    唯今之計,們隻有死路一條。們是自殺,還是要動手?耿安劍指林暮和石頭二人,冷笑問道。

    在他眼,這兩位築基期修者,已是和死人無異。

    他要戰決,解決掉這兩人,隨後再和另外三位師兄一起,殺死白衣少年。

    這次行動,便算大功告成。

    一想到數不清靈石便要歸自己所有,耿安眼中便是一陣興奮。

    林暮飛在半空,麵色更冷,全是冰意。

    對麵這人言語,已經讓他出離憤怒。

    林暮眸中寒意如芒,冷冷道:\u2o1y太猖狂了!~

    

Snap Time:2018-07-18 15:06:23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