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七十七章布陣


    正文

    [

    林父林母聽聞外麵動靜從入定中悠悠醒來.

    兩人來到屋外見是林暮回來麵上皆是一喜

    隨即望向雲夢和金固麵上又是一陣疑惑

    林暮忙笑著對父母介紹二人:“這位是雲夢師妹與我是故交多年未見這次偶然重逢聽聞咱們在此清修心生向往跟隨前來”

    林父林母打量著雲夢大為滿意滿麵笑容林母笑道:“你就把此處當做自己家莫要拘束便是”

    雲夢羞得滿麵通紅忙低頭行禮拜過

    林暮麵色一紅忙岔開父母注意力指著金固道:“這位是金固我請來的陣法師專為布置護山大陣而來”

    林父笑道:“歡迎之至還請多多幫忙”

    金固笑道:“前輩莫要客氣我自當竭盡全力”

    林父修為隻是築基中期金固已是築基後期卻以晚輩自居給足林暮麵子

    林母熱情招呼道:“都別在外麵站著到屋說話”

    幾人一同進屋坐下林父林母忙著張羅茶水忙得不亦樂乎

    林暮和金固石頭雲夢坐下說話

    寒暄客套一番後林暮輕啜一口清茶笑問金固:“不知這座《金石陣》多久能夠布成?”

    金固放下茶杯笑道:“若是順利三天便能布成”

    林暮麵上一喜笑道:“如此甚好一路奔波想必你也已勞累不堪今晚暫且休息待明天精力充沛再行布陣”

    金固自然不會拒絕笑著點頭答應

    林父去霧之湖捉了幾條大魚回來林母做了一鍋鮮美魚湯幾人飽餐一頓

    天色將晚林暮忽然想起如今多出兩人四間木屋已是不夠用

    忙叫上石頭和父親三人忙碌一番再度建出兩間木屋

    每間木屋中都放置有木桌木椅木床就地取材倒也儉省

    幾人互道晚安各自回屋休息

    一夜無話

    翌日清晨金固開始布陣

    林暮帶著金固在湖心島查看一番金固心中了然對布陣已有大致想法

    陣法之道博大精深勘察地勢隻是第一步

    這一步看似平常實則無比重要

    許多陣法師整日忙著提高布陣水平忙著購買高階布陣器具但布置出的陣法威力往往差強人意

    一些人苦心孤詣鑽研陣法數十年如一日但布陣水平並不見得多麼高明

    原因就在於大部分陣法師隻是忙著研究陣法的運轉靈力的平衡五行相生相克的變化甚少有人會研究地勢

    金固卻完全相反他在陣法運轉的鑽研上或許並不如其他三品陣法師

    但對於地勢金固卻有著獨到認知

    許多靈寂期修者苦心鑽研數十載都無法布出三品陣法

    金固修為僅僅築基期布置三品陣法卻是信手拈來

    陣法的本質實際上就是兩個字借勢

    借天地之勢為修者所用

    天地之勢的大小和洞天福地密切相關

    洞天福地的品級越高陣法發揮出的威力越強

    反之陣法的威力便越小

    金固之所以能達到如此地步就是因為他善於借勢

    許多陣法師對天地之勢了解太少布置出的陣法虛有其表根本無法發揮出陣法的真正威力

    金固在這方麵要比其他人強上太多

    勘察完地勢金固心中已有決策隨即開始忙著布陣

    護山大陣的布置和一般陣法不同要求更高

    一般的陣法多用陣符來布置簡單易成但威力差許多

    護山大陣則迥然不同多用陣盤陣旗

    采用陣盤陣旗可以充分發揮出陣法的威力隻不過布置麻煩耗時太久在臨場對敵方麵行不通

    林暮跟在金固身後一邊看他如何布陣一邊也是監督

    他對陣法了解不多若金固消極怠工草草了事事後拿著靈石走人他哭都沒地方哭

    親眼看著金固布陣林暮覺得安心些

    金固開始忙著將陣盤放在不同位置或高或低或上或下錯落有致

    陣旗也按照奇異的規律插在島上不同的方位

    陣盤陣旗的位置在一開始就已固定絲毫不能錯

    六百三十六枚陣盤一百二十八麵陣旗皆要放置在正確位置

    如此才能將天地之勢激發出來形成一個循環經久不息

    否則便會前功盡棄

    這是一個辛苦活別人都無法幫忙隻能金固自己動手

    每一麵陣盤陣旗的方位金固都已心中有數

    但將它們埋在地下卻很有講究

    有的陣盤需埋在地下三丈之處有的則隻需放在地表即可

    陣旗同樣如此高低不一錯落有致

    金固花去三天時間方將所有陣盤陣旗都放置在恰當位置

    完成這一步金固並未放鬆反而更加鄭重

    最重要的一步即將到來

    陣眼的布置對一個陣法來說重要無比

    之前所埋陣盤陣旗全都是為陣眼蓄勢

    陣盤陣旗借勢越多陣眼所能發揮出的威力越大

    《金石陣》是一個三品陣法自有其獨到之處

    雙陣眼便是它的特性

    金鱗梭主攻土霄轉盤主防攻防之間自有法度

    金固麵色凝重催動靈力之前埋下陣盤陣旗全都一陣搖晃陣法慢慢啟動一陣靈力波動從陣盤陣旗上發出

    每一道陣盤陣旗的波動都是微小的這些微小的波動一點點向陣法中心匯集

    白霧翻湧波動愈發劇烈陣陣靈力光芒閃爍

    金固操控著每一枚陣盤每一麵陣旗所有的靈力波動都在不斷向他匯集

    六百三十六枚陣盤一百二十八麵陣旗靈力波動越聚越多金固所在之處白霧已經形成一個巨大漩渦正在緩慢流動運轉

    金固額頭汗珠滾滾這一步啟陣對他來說異常吃力

    他畢竟隻是築基後期修為不如靈寂期修者在啟陣時做不到輕鬆自如

    一片片靈力波動如同潮水般不斷向金固所在之處湧去

    光芒閃爍白霧變幻

    轟

    金固猛然丟出兩件法器一件金色一件灰色

    正是金鱗梭和土霄轉盤

    所有靈力波動都轉向這兩件法器金鱗梭金光大盛耀目金光在白霧中穿行無阻向遠處擴散土霄轉盤灰光瑩瑩一片朦朧

    兩件法器在陣陣靈力波動的衝洗下光芒愈發明亮陣陣清鳴聲不斷從兩件法器中傳出

    陣眼形成

    這座大陣已然布成

    金固目光一動控製著金鱗梭一道耀目金光從金鱗梭中發出直直飛向霧之湖中

    轟

    水Lang迭起Lang花泛起幾丈高整座湖心島都幾要淹沒在水Lang中

    林暮望著金鱗梭的威力麵色一喜

    金固又對林暮道:“你且攻擊一下試試”

    林暮聞言立即祭出五行環雙手掐訣一個一丈大火球從五行環中飛出直奔金固而去

    火球熾熱無比周圍白霧皆被烘幹

    金固望著威力巨大火球卻是淡然一笑

    金固猛然催動靈力土霄轉盤布不斷漲大不停旋轉火球剛剛打中土霄轉盤便在巨大的轉力下猛然向外飛出

    火球一下落在湖中水麵白霧升騰火球在浩瀚的水中漸漸熄滅

    林暮望著熄滅的火球翻湧的白霧麵上喜色更濃

    這《金石陣》威力果然不凡

    不論是攻擊還是防禦都超出他實力太多

    靈寂期修者前來也和找死無異

    金固心思一動撤去靈力所有陣盤陣旗波動全都斂去一切都恢複平靜

    島上一陣白霧升起

    這白霧是《金石陣》幻化而出和島上本身白霧全然不同

    之前站在半空還能隱約看見島上情形

    如今《金石陣》護住整座湖心島外人隻能看到一陣白霧此外什麼也無法看出

    兩件法器金鱗梭和土霄轉盤全都沒入土中隱去形跡

    所有陣盤陣旗也都隱在空氣中看上去就是一片白霧再也看不到什麼

    金固笑道:“成了”

    林父林母和石頭、雲夢全都從屋中走出望著迷蒙大陣麵上皆是喜色

    此陣一成今後幾人在島上不必再擔心安全問題

    林暮麵帶微笑大為滿意笑道:“多謝了連續奔忙三日有勞了”

    金固擺擺手笑道:“答應幫你布陣自當竭盡全力此陣威力如何你可滿意?”

    林暮麵帶笑意並不答話伸手從儲物袋中取出八十塊中品靈石裝在一個青色布袋中遞給金固

    “這八千塊靈石便算作你的報酬”林暮笑道

    金固也不客氣接過青色布袋清點一遍收入儲物袋中

    “我也不與你客套了”金固笑道:“若你以後還有需要還可再去臨霧坊中尋我隻要在我能力範圍內有求必應”

    金固隨手又遞給林暮一枚玉簡:“這玉簡中記載有《金石陣》的操控之法你隻需照著練習不出三五日便能自如控製”

    林暮麵帶笑容接過玉簡收入儲物袋中

    金固笑道:“陣法已經布成就此離去後會有期”

    林暮也不挽留笑道:“後會有期”

    金固笑著對幾人點點頭隨即祭出飛劍向白霧外飛去

    

Snap Time:2018-07-22 13:12:43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