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六十三章上榜


    藍衣青年在前帶路,兩人向後殿行去。請使用本站的拚音域名訪問我們.

    一路上殿宇樓閣無數,奢華無比。

    林暮暗暗心驚,在這寸土都顯珍貴臨霧坊,拍賣行卻占地廣闊,殿宇無數,不論是財力,還是實力,在整個臨霧坊都首屈一指。

    天霄界中,絕大多數『門』派都雲集於此,這拍賣行不愧是幾大『門』派聯合創建,實力遠非一般店鋪可比。

    千寶閣和這拍賣行一比,都顯得小氣許多。

    林暮一言不發,跟在藍衣青年後麵,穿過九曲回廊,往幽深出走去。

    一路上,不時有幾道神識從兩人身上飄過,稍觸即逝。

    林暮心中卻是一陣凜然,一連幾道神識,全都無比強大。

    皆在之上!

    自己神識如何,林暮是心知肚明。

    和無又劍『門』一戰,神識差點崩潰,醒來之後,因禍得福,神識得以進階,達到神如帶境界。如今神識修為至少是靈寂中期巔峰,甚至已經邁入靈寂後期。

    但是剛才幾道神識,威壓莫名,個個皆在之上。

    全都是靈寂後期!

    這些人,不過是查崗放哨之人,就已是靈寂後期。

    拍賣行實力,實在是深不可測。

    一般人若想前來搗『亂』,定然會羽而歸。

    林暮心中一陣暗讚,這樣實力,在此拍賣,才能放心。

    幾大『門』派聯合創建,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也不知千羽劍『門』是否參與。林暮心中暗自猜測。

    藍衣青年在一座閣樓前停下,林暮也立即止步。

    就是這。藍衣青年笑道。

    閣樓隻是一座三層小樓,看上去古樸許多,和其樓閣奢華全然不同。

    兩人剛在閣樓前出現,就是十幾道神識探查過來。

    每一道神識都在林暮之上,全都是靈寂後期。

    十幾位靈寂後期!

    這座閣樓中到底放著什麼,竟然十幾位靈寂期修者看守。

    林暮麵『色』平靜,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似是見藍衣青年在此,神識立即如同『潮』水般退卻。

    藍衣青年神『色』恭敬,上前輕輕叩『門』。

    悠長敲『門』聲,在這幽靜後殿中回響。

    三聲過後,紫『色』木『門』無風自開。

    藍衣青年回頭笑道:請跟我來。向殿中走去。

    林暮麵『色』平靜,默默跟上。

    殿中早有人在此等候,三位老者並排坐在殿中。

    林暮望三人一眼,發現三人皆是靈寂後期。

    藍衣青年躬身行禮,拜倒在地。

    林暮也對三人微笑點頭,三人亦微笑回禮。

    藍衣青年忙起身上前,將五柄上品飛劍遞於三人,讓三人鑒定真偽。

    這三人皆是煉器大師!

    三人接過飛劍,望一眼林暮,隨即施展《鑒物訣》,眼中閃過一道清光,向手中飛劍望去。

    飛劍一陣光芒閃爍,劍中所刻陣法不停流轉,劍身材質纖毫畢現。

    三人鑒定完畢,麵上皆是浮現喜『色』。

    這五柄飛劍,全是真品,皆為上品飛劍。

    拍賣會日益臨近,參加競拍寶物卻並沒有多少,三人都是一陣憂慮。

    雖然幾件極品法器可以用來撐『門』麵,但畢竟數量稀少,很少有人能夠得到。

    大多數人,還是奔著上品法器而來。

    這五柄飛劍,來得正巧,可解燃眉之急。

    一位白須老者,手中拿著一柄飛劍,麵帶笑意道:經我們三人共同鑒定,這五柄飛劍皆是上品飛劍,品質亦是上佳。尤其這柄青渺劍,材質珍稀,乃是用罕見材料渺雲金鑄造而成,麵所刻陣法也是繁複,威力不可小覷。在上品飛劍中,都是難得一見『精』品,可進奇珍榜!

    奇珍榜!

    林暮剛剛看過第四期,麵法器皆是不凡,價值不菲。

    沒想到,這柄青渺劍,竟然能夠進入奇珍榜。

    這實在出乎意料之外。

    對於這次拍賣,林暮可是給予厚望。

    這五柄上品飛劍不過是試探之物,更重寶物,還未曾拿出。

    僅僅是試探之物,就能進入奇珍榜,林暮對自己手中寶物,更加充滿期待。

    林暮忙笑道:三位大師,慧眼如炬,不讓明珠『蒙』塵,在下佩服。

    老者笑道:無需多禮,這是我三人份內之事,不敢大意。

    老者語畢,一下從儲物袋中取出五枚『玉』簡,分別記錄下五柄飛劍,並在每枚『玉』簡中留下一道神識印記。

    隨後將『玉』簡遞給另外兩人,兩人也如法炮製,在『玉』簡中留下各自神識印記。

    老者將五枚『玉』簡一齊遞給林暮,笑道:這是信物,你且拿著。我們三人已在這『玉』簡中留下神識印記,競拍成功之後,你可憑『玉』簡前來領取競拍所得。

    林暮忙上前接過,同時不忘問出自己疑『惑』:我既然選擇拍賣,也是想賣出高價。若是五人競拍,或者僅有一人競拍,是否會有人以極低價格買到這些飛劍,那我豈不是很吃虧?

    老者笑道:你多慮了,這樣情況幾乎不會出現。我們會在拍賣時,根據寶物價值,製定一個底價,確保寶物主人利益。若真是無人競拍,我們會原物奉還,不收取任何費用。

    林暮笑著點頭,心中較為滿意。

    沒有後顧之憂,決定將自己寶物拿出。

    林暮一拍儲物袋,從中取出一柄飛劍,遞給老者。

    你看這柄飛劍如何?林暮笑問。

    飛劍血光四『射』,殺氣凜然。

    正是血劍無疑!

    血光刺目,老者頓時一驚,麵上閃過一絲訝『色』,雙手接過。

    《鑒物訣》施展而出,老者眼中冒出一陣清光,落到血劍之上。

    血劍頓時光芒大作,清鳴不斷,整個大殿都變得一片血紅。

    半晌之後,老者放下血劍,喃喃自語道:好劍,絕世好劍!

    其餘兩人也拿過血劍,鑒定一番,皆是麵帶喜『色』。

    老者回過神來,對林暮道:這是一柄極品飛劍!在奇珍榜中,可排進前三!

    其餘兩人,也在一旁不住點頭,對老者話表示讚同。

    藍衣青年望著血劍,又望著林暮,心中一陣懊悔,也有一絲慶幸。

    之前對林暮傲慢無禮,林暮卻寬宏大量,並未與計較。

    這讓對林暮一陣佩服,同時也無比後悔。

    以後不能小看任何人!暗暗發誓。

    前三!

    林暮心中一喜,紫香爐正是排在第三位。

    血劍價值和紫香爐相當。

    這意味著,有極大把握得到紫香爐。

    血劍雖是極品法器,但用不到。

    紫香爐才是最重之物。

    對紫香爐勢在必得,為保萬無一失,決定繼續拍賣。

    林暮麵帶笑意,既然來拍賣,就賣個徹底。

    林暮手一伸,隨即又從儲物袋中取出符篆,整整十打。

    每打一百張,共是一千張。

    一千張《爆炎符》!

    一千張符篆,皆是中品符篆!

    三位老者接過符篆,細細查看。

    林暮麵帶笑意,既然來拍賣,就賣個徹底。

    手下不停,再度從儲物袋中取出符篆。

    一連取出五十打,方才罷手。

    整整五千張!

    全是《火彈符》!

    三位煉器大師和藍衣青年全都呆愣原地,望著林暮,半晌無語。

    五柄上品飛劍,一柄極品飛劍,一千張《爆炎符》,五千張《火彈符》。

    四人並不是沒有見過上品法器和極品法器,也同樣見過《爆炎符》和《火彈符》。

    但那都是偶爾見到一次,非常難得。

    但是今天,們卻一下看到五件上品法器,一件極品法器,一千張《爆炎符》,五千張《火彈符》。

    這些奇珍皆出自一人之手,正是眼前這位年輕人。

    剛剛築基初期年輕人。

    這些奇珍,價值不下十萬塊下品靈石!

    一個築基初期年輕人,竟然也有這樣身家。

    是何來曆?

    四人心中,同時冒出這個念頭。

    但很快,四人皆將這個念頭壓下,也並未開口詢問。

    拍賣行有規矩,不得詢問寶主來曆,違者驅逐。

    四人謹記規矩,不敢詢問。三位煉器大師迅速回過神來,忙從儲物袋中取出三枚『玉』簡,將血劍和兩種符篆記錄在內,分別留下神識印記。

    老者將三枚『玉』簡遞給林暮,提醒道:這兩種符篆,分開拍賣,效果更好。即使分開拍賣,兩種符篆數量龐大,也全都能夠進入奇珍榜。

    林暮麵『色』一喜,笑道:但憑安排,在下並無怨言。

    三種寶物,全都進入奇珍榜。

    林暮始料未及。

    加上青渺劍,共有四種寶物進入奇珍榜。

    四種!

    這樣事情,出現在一人身上,三位煉器大師和藍衣青年也是非常意外。

    幾人在拍賣行這麼多年,這樣事情,還是第一次遇到。

    老者笑容斂去,麵『色』忽然變得凝重,鄭重對林暮道:這三枚信物,你妥善保管。拍賣行隻認信物不認人,任何人都能憑借信物領取拍賣所得,千萬小心,不丟失。

    林暮心中一凜,將老者話暗暗記在心中,小心將三枚『玉』簡收入儲物袋中。

    前前後後,林暮一共得到八枚『玉』簡,也就是老者所說信物。

    林暮行禮謝道:多謝出言提醒,在下不勝感『激』。

    老者笑道:三月之後,拍賣會將如期舉行,不錯過即可。

    林暮笑道:定會準時前來。

    隨即向四人告辭,向殿外走去。

    四人望著林暮背影,又望著手中奇珍,心中皆是明白。

    三月之後,定會有一番『激』烈爭奪。

    

Snap Time:2018-01-22 18:25:28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