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五十八章青牛


    林暮離開霧之湖,四顧茫然。

    天霄界浩瀚廣博,門派眾多,坊市多不勝數。

    他如今雖知道自己所在是霧之湖,但霧之湖周圍都是什麼,有什麼門派,附近是否有坊市,一概不知。

    在這,他完全就是一個新手。

    林暮暗歎一聲,胡亂選個方向向前飛去。

    唯今之計,隻能看運氣如何了。

    若是在路上能碰到其他修者,或許可以詢問一番。

    林暮身影如虹,從天空掠過,一晃而沒。

    半晌之後,林暮麵上疑色愈來愈重。

    他一連飛行三百,別說是修者,就是凡人也沒遇見一個。

    這三百之內,沒有任何人煙,一片荒蕪。

    許多地方,都是無盡石礫,寸草未生,不毛之地。

    林暮一陣訝異,壓下疑惑,繼續向前飛去。

    又飛行三百,身上靈力耗去小半,入目仍是一片荒涼。

    林暮心中這下按捺不住,腦中各種想法閃過。

    是自己運氣太背,還是此地太過偏僻?

    方圓六百都無人煙,這實在說不過去。

    林暮帶著疑慮,複又向前飛去。

    他相信,沿著這條直線飛下去,絕對能夠碰到他人。

    隻是時間早晚v問題。

    又是一連飛行三百,眼前景象終有變化。

    前方白茫茫一片,大霧彌漫,一切都隱在霧中,看不真切。

    又是白霧!

    林暮心中疑惑更甚,猛然催動靈力,踏雲靴光芒一閃,他迅速向白霧飛去。

    身形如電,他一頭紮進霧中。

    這是一片樹林,大小不知,隻知愈是往深入,白霧愈濃。

    初始還能看清前方十丈之物,但往飛行五之後,隻能看清眼前三丈之物。

    這白霧,比霧之湖還要濃鬱十倍!

    這是哪?林暮心中一陣驚訝。

    倏然!

    前方白霧一陣湧動,劇烈變幻。

    陣陣呼喝聲傳來,偶爾一道劍光閃過,轉瞬即逝。

    別讓它跑了,抓住它!

    你們從左麵包抄上去!

    喊聲陣陣,劍氣縱橫,離林暮所在之地愈來愈近。

    有人!

    林暮麵上一喜,旋即一驚。

    有人在打鬥!

    林暮心中一陣猶豫,不知是暫時躲避好,還是主動迎上好。對方實力如何,他並不知曉。但見這劍光閃爍,殺意無匹,不難猜出,對方實力不下於他。而且,不止一人!

    林暮正舉棋不定之時,前方白霧劇烈湧動,一隻青牛忽然從霧中跑出。

    青牛渾身是汗,嘴角不斷向外噴著熱氣,背部一道傷口深可見骨,鮮血橫流。

    後麵喊殺聲愈發臨近,呼喝不止。

    這些人定是在追殺這頭青牛!林暮心下恍然。

    他忙向青牛望去。

    青牛正埋頭奔跑,慌不擇路。

    但它猛一抬頭,卻看見飛在半空v林暮。

    哧!

    它四蹄頓時止住,硬生生停在原地,忽然靜止不動。

    白霧翻湧,殺聲陣陣。

    林暮和青牛對視一眼,心中忽然莫名一痛。

    這頭青牛在流淚!

    它靜靜立在原地,望著林暮,兩行淚水順著它v眼角緩緩流下,牛臉上已幹v兩條印痕複又濕潤。

    它定定望著林暮,目光中充滿乞求。

    牛也會流淚?

    林暮很詫異,他發現自己竟然能夠讀懂這頭青牛v眼神。

    他萬分確認,青牛目光中透露v絕對是乞求無疑。

    還有渴望!

    這樣v渴望,他也有過。

    殺聲更近,情況萬分危急,根本容不得林暮多想。

    林暮一咬牙,做出一個自己也詫異地決定。

    他神識一動,頓時將青牛收進旋月空間。

    青牛突然消失,地上隻剩下一灘血跡。

    一道劍光刷然飛來,擦著林暮v衣角而過。

    林暮頓時一驚,穩妥起見,他心思一動,同樣從原地消失。

    一連幾道人影從霧中飛出,劍光閃爍,幾株參天古樹一分為二,向兩旁倒去。

    咦,那頭牛呢?一個人驚訝道。

    後麵一下飛出三道人影,在青牛剛剛消失之處停下。

    這有一灘血跡!一個人眼尖,對另外三人道。

    應該不會跑遠,它已身受重傷,身上流血不止。這灘血跡甚濃,剛剛它定是在此短暫停留過。一人看出端倪,所猜和事實相差無幾。

    那們快追,四下看看,它跑不遠。另一人道。

    四人身影迅捷,迅疾消失。

    白霧湧動,翻滾片刻,便又恢複寧靜。

    原地隻剩下一灘墨黑血跡,此外再也沒剩下什麼。

    旋月空間中。

    青牛靜靜立在小屋之前,望著林暮,眼中充滿感激。

    好有靈性v一頭青牛!

    林暮笑望青牛,眼中盡是和善。

    一人一牛,立在原地,似是在無聲交流。

    啪!

    又是一大滴鮮血落在地上,鮮血散開,如同花朵綻放。

    林暮猛然清醒過來,望著青牛v傷口,目光閃動。

    這是一道劍傷,從青牛背部劃下,深達半尺,麵血肉翻滾,森森白骨裸露在外。

    好重v傷!

    林暮迅速從小屋中找出幾種一品靈草,拿出一隻碗來,搗碎之後,將靈草碎沫敷在青牛傷口上,隨即撕下一隻長袖,將傷口包住。

    這幾種靈草雖是一品,止血卻有奇效。

    青牛傷口血被止住,不再向外流淌。

    在林暮包紮過程中,青牛一動不動,靜靜立在原地。

    莫名救下這頭青牛,林暮自己也是一陣詫異。

    但他現在依然一頭霧水,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忙望一眼青牛,輕聲道:你安心在這養傷,他們尋不到此地,出去看看情況。

    也不管青牛是否聽懂,他神識一動,猛然從原地消失。

    出現在白霧之中,林暮凝神細聽,但卻再也聽不到一點什麼。

    周圍一片寂靜,白霧平靜。

    之前四人再也沒有出現,不知追向何處去了。

    此地既然已有人煙,想必定不止他們四人。

    林暮心思一動,祭出踏雲靴,向前飛去。

    飛行不到兩,他猛然止住身形。

    一陣談話聲從前方傳來。

    雖然隔著十幾丈,但他神識敏銳,仍是提前發覺。

    封厚,收獲如何?一個粗獷聲音傳來,豪氣頓生。

    別提了,半月時間,一隻妖獸也沒打到。中途遇到一隻三級碧睛豹,差點喪命。v飛劍也被那隻豹子弄毀,實在鬱悶。封厚唉聲歎氣道。

    粗獷聲音笑道:人活著就好。這迷霧林中,妖獸橫行,不是人殺妖,就是妖吃人。這是常事,你能活下來,應該感到高興。

    封厚歎道:可惜了v中品飛劍,殺妖半年,才湊夠靈石,買到那柄飛劍。本以為實力增強,能大獲豐收,卻沒想到,剛入林中不到七天,就碰到那隻碧睛豹,實在晦氣。他對自己v飛劍被毀一事仍舊耿耿於懷。

    林暮聽到這,心中恍然大悟。

    迷霧林!

    原來這就是迷霧林!

    他之前也曾聽說過迷霧林,對迷霧林也有一點了解。

    當初慕青和張若虛正是前來這迷霧林狩妖,張若虛在臨行前更是準備殺人奪寶,對自己出手。

    這些事情,林暮一點沒忘。

    他卻沒想到,自己誤打誤撞,竟然走進迷霧林中。

    更匪夷所思v是,他還救下一頭青牛。

    既然這有人,何不上前詢問一番?

    林暮打定主意,便從霧中走出,笑道:一件中品飛劍而已,何必如此掛懷。

    誰?

    談話v兩人頓時一驚。

    兩人都已是築基期修者,竟未發現有人在旁。

    這可是迷霧林,步步危機,殺機四伏,殺人奪寶,司空見慣。

    稍有不慎,不是命喪妖獸之腹,便是死於他人劍下。

    兩人全神戒備,忙向霧中望去。

    白霧翻湧,林暮從霧中走出,來到兩人跟前。

    兩人見到林暮,一眼看出林暮和他們一樣,修為同樣是築基初期,兩人心中皆是一鬆,但並未放下戒備。

    粗獷大漢,心直口快,問道:敢問你是何人,們二人在此說話,你為何要偷聽?

    林暮麵上帶著笑意:在下林暮。從此路過,無意聽到二位談話,冒犯之處,還望見諒。敢問二位高姓大名?

    見林暮謙遜有禮,兩人暗鬆口氣,這人能神不知鬼不覺在兩人身邊出現,修為定然不弱。

    至少比自己兩人都強!

    封厚回禮道:\u201y是封厚,這位是好友麻宏,不知你有何事?

    林暮笑道:\u201y初臨此地,許多事情都不甚明了,想同二位請教一番,不知是否方便?

    封厚和麻宏對視一眼,兩人心中皆是一陣疑惑。

    這人若真是對此地不甚了解,為何敢貿然闖入這迷霧林中。

    林暮見兩人麵上都帶有疑色,怕是不相信自己所說。

    他忙道:\u201y真是初次來此,還請二位相信。這有一柄碧雲劍,乃是一柄中品飛劍,若你能夠告訴詳情,這柄飛劍就送與你了。他怕封厚還不相信,一把將碧雲劍塞到封厚手中。

    封厚接過飛劍,一下愣在原地。

    碧雲劍?中品飛劍?送給?

    他猛掐自己大腿一下,一陣疼痛傳來,才知自己不是做夢。

    但他仍然無法相信,僅僅需要自己回答幾個問題,這柄中品碧雲劍就能歸自己所有。

    這可是中品飛劍,最差也要三五百塊下品靈石,他努力半年才能買到一件。

    這人卻毫不在乎送給自己,仿佛渾不在意一般。

    莫不是有假吧?!

    

Snap Time:2018-01-22 18:28:50  ExecTime: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