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五十四章醒轉


    單行身死,三人心中皆是一鬆。

    啪!

    青霜劍從半空墜落,塵土微揚。

    林母顧不得其他,忙向林暮奔去,林父和石頭亦緊隨其後。

    林暮躺在地上,仰麵向天,早已昏迷過去。雙手緊緊抱住頭部,麵部扭曲,顯然是痛苦至極。一身青袍也被鮮血浸透,他身上並未受到損傷,這鮮血全是無又劍門弟子所流。

    地上鮮血如河,殷紅刺目,空氣中彌漫著濃烈血腥味,令人作嘔。

    林母來到林暮跟前,抓住林暮手,用靈力試探一番,麵色稍緩。

    林父在旁問道:如何?

    林母麵帶憂色:體內並無大礙,靈力尚還平穩,隻是神識很是微弱,已是受到重創。

    石頭問道:也不知師傅何時才能醒來,眼下該如何辦?

    林父道:別不管,人命最是要緊。一把抱起林暮,向最左右麵一間木屋走去,回頭對林母道:你去打些清水。

    這場戰鬥極其慘烈,地上深坑密布,焦黑一片。鮮血和黑土,混雜交織,看上去觸目驚心。

    十六畝靈田,早已看不出本來麵目,靈田中靈草全都被焚燒殆盡,一切都毀於一旦。四間木屋也受到波及,右麵三間全都坍塌,隻有左麵一間房屋,隻是屋角受損一點,並無大礙。

    林父將林暮被鮮血浸透青袍脫了下來,換身幹淨月白長衫,放在草席之上。

    林母已將清水打來,將手帕浸濕之後擰幹,敷在林暮額頭。

    林暮額頭一片滾燙,手帕上水分很快被蒸幹。

    林母隨即再次將手帕浸濕,擰幹之後敷在林暮額頭。

    一天之後。

    林暮仍是昏迷不醒,躺在草席上,渾身滾燙,林母眼角通紅,一遍遍不停換著手帕。

    林父和石頭蹲在一旁,默然不語。

    天明時分,林暮仍舊沒有醒來。

    林父雙眼布滿血絲,再也蹲不住,走向屋外,石頭也默默跟隨而出。

    林母仍舊在一遍遍為林暮換著手帕,眼角微淚。

    來到外麵,林父一言不發,將地上飛劍一件件撿起,石頭跟在一旁,將一個個儲物袋收起。

    兩人將所有飛劍和儲物袋收集到一處,望著這片充斥著血腥戰場,眼中皆是閃過一抹悲色。

    殺人對兩人來說,皆是頭一遭。

    兩人在打鬥之時,也並未多想。人要殺,必會殺人。

    但在打鬥之後,兩人望著這血腥殘酷場麵,心中都是一陣悲戚。

    自己是好人還是壞人?兩人都在內心拷問自己。

    如果是好人,兩人殺死這麼多人,早已兩手布滿血腥,算不得好人!

    如果是壞人,這群人想要殺死自己,難道就不反抗,任憑他們胡作非為麼?亦算不得壞人!

    兩人皆在世俗中生活,平日也甚少和其他修真者打交道,此刻驟然麵對修真界殘酷,內心皆是一陣悸動。

    這殘酷,由不得人,是最本質爭奪,無法避免,亦無法逃避。

    沉默半晌,林父轉身望著林暮昏睡小屋,似是若有所悟。

    靈力一催,一個淡白色火球從手中飛出,向那些屍首飛去。

    三品鍾筍火!

    鍾筍火威力,強大無匹。地上之物,遇之則焚,一具屍首很快變成虛無,連灰燼也不曾留下半點。

    林父手上不停,不停向外拋出火球,火球飛向某處,某處就化成虛無。

    石頭也加入林父行列,《火球術》施展而出,一個個碩大淡白色火球飛出,威力比之林父火球還要強上不少。

    他心中並未想那麼多,雖然也有淡淡悲傷,但這一切他並未太過放在心上。

    他最在意,是何時才能報仇。

    這些人,阻住了自己報仇去路,都該死!

    他在這方麵,反而要比林父豁達許多,更能看得開。

    火球翻飛,火勢如海,所有東西都在火焰之下化為虛無,包括肉體,包括鮮血,包括\u2026\u2026

    地上焦黑一片,再也沒有紅色,入目皆是一片黑土。

    兩人將飛劍和儲物袋收好,默默回到小屋。

    林暮昏迷在地,仍舊未曾醒來。

    林母從林暮額頭拿下手帕,放入盆中,才猛然發覺,盆中水已用幹。

    林母一陣恍然,整整一盆清水,全都用盡。

    林暮絲毫沒有好轉,額頭愈發滾燙。

    林父暗歎一聲,拿過木盆,又去打了一盆清水。

    林母忙將手帕再次浸濕,敷在林暮額頭。

    三人對神識皆無涉獵,麵對此種情形,無能為力,隻能在屋中默默等待,希望林暮可以早日醒來。

    三人又是枯等一夜,情況依舊,沒有任何好轉。

    林父在屋中呆不下去,又走出屋去。

    這樣等待,對他來說,是一種煎熬。

    望著成片焦土,林父似是下定決心,回來問石頭要過地靈鋤,開始埋頭默默開墾靈田。

    地靈鋤不停向地下挖去,地下沃土被翻出,焦土被埋在地下,灰色土地一點點增多,黑色焦土一點點減少。

    被火球灼燒土地,焦土並不算深,翻墾還算省力。那些被《爆炎符》炸出大坑,焦土深達三尺,翻墾起來極為費力。

    林父卻毫不在乎這些,鋤頭一下下翻去,隻要不閑著就好。

    之前被破壞靈田,一點點恢複,全都被林父慢慢翻墾過來。

    石頭跟在後麵,小心撒下靈草種子。

    一連五天,林父都沒有休息,晝夜不停,揮舞著鋤頭,早已麻木。

    靈田已由原來十六畝,變成現在二十畝。

    焦土已經全都被翻墾過去,整個小島又煥然一新,之前打鬥痕跡徹底被抹去。

    白霧也在島上慢慢恢複,越發彌漫,白茫茫一片。

    一切都恢複到從前樣子,靈田中靈草,也長出了嫩黃幼苗。

    隻是,一切都變成從前那樣,林暮卻仍舊未曾醒來。

    他已昏迷整整七天!

    林母已悄悄哭過數回,雙目紅腫,一直守在林暮身邊,待手帕稍稍變幹之後,就立即潤濕,再次敷在林暮額頭。

    七天時間,不知用去多少清水。

    若不是林母在旁一直照料,林暮隻怕再無醒來機會,要被活活烤死。

    三人無法做什麼,如今隻剩下等待。

    第九日。

    林父蹲在門口,石頭坐在一旁,兩人i昂對無言,眼中皆是布滿血絲。

    整整九天,三人皆是未曾合眼。

    尤其是林母,更是寸步不離,一直守在林暮身邊,不停換著手帕。

    手帕又一次變幹,林母拿過手帕,轉身再去潤濕。

    水\u2026\u2026水\u2026\u2026一聲虛弱呼喚突然從身後傳來。

    林母忙回過身來,見林暮正張開發白雙唇,虛弱道:水\u2026\u2026

    林母喜極而泣:醒了,醒了。

    林父和石頭聽到呼喚,早已過來。

    林父忙去打了一些清水過來,喂林暮喝下。

    林暮飲下一大碗水,神智方慢慢恢複清明。

    還活著!這是林暮醒來之後第一個念頭。

    林暮仍舊覺得頭腦昏昏沉沉,像是做了一場大夢,久夢方醒。

    林暮忙問母親道:那人死了沒有?

    林母眼角含淚,望著林暮,一時忘記回答。

    林父在旁道:死了,都死了,一個也沒留下。

    石頭亦在一旁點頭:隻是可惜了們上品飛劍。

    林暮頭腦昏沉,神智卻已經正常,開口問道:\u201x昏迷了多久?

    林母這時方回過神來,擦去眼角淚水道:九天,整整睡了九天。

    九天!

    林暮心中一驚,隨即釋然,九天時間,對修者來說,也不過是轉眼一瞬。

    但他看到母親紅腫雙眼,憔悴麵容,父親眼中血絲密布,石頭亦是滿臉疲憊,知道三人在這九天中,擔憂甚巨,心下一陣歉然。

    世間親情,莫不如此。

    旁人隻會一味算計搶奪,隻有親人才會對自己真正關心在乎。

    林暮心中不由一暖,忙道:昏迷幾日,爹娘皆是麵容憔悴,定是未曾睡過,如今已醒來,你們且去睡吧。

    林母卻道:不忙,你先查看一番,是否已經無礙,莫要留下什麼禍根。

    林暮聞言,忙施展《內視術》查看體內。

    這一下,他頓時一驚。

    經脈之中景象,纖毫畢現,清晰無比。

    每一絲靈力運轉,他都能清晰感受到。

    這一切原因,皆在於神識。

    他忙進入識海,剛一進入,他便呆住。

    整個識海之中,一道銀橋橫貫虛空。

    這次是真銀橋!

    之前神識隻是一道銀亮細絲,纖細無比,如今卻已是變成一條二指寬銀帶。

    神如絲!

    神如帶!

    這就是神如帶!

    《星辰煉神訣》林暮修煉多年,之前一直在第一層徘徊,如今竟然在大難之後,突然進階,修到神如帶境界。

    這是第二層,《星辰煉神訣》僅僅有第一層神如絲修煉功法,之後全都缺失,這第二層神如帶並未過多提及。林暮本以為自己再無機會突破,卻沒想到機緣巧合,和那人神識對拚之後,不但幸運醒轉過來,神識還得以突破。

    這實在值得欣喜!

    但他卻不知道,在他昏迷時,是母親不停為他敷上潤濕手帕,他才得以醒來。

    否則,別說神識進階,就是能否醒轉,都是未知之數。

    

Snap Time:2018-01-21 20:51:05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