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五十三章團滅


    林暮心中一驚,身影驀然消失。

    兩柄飛劍齊齊落空,單行和魚峰兩人,齊齊愣在原地。

    又是這招!

    每次在必死之局時,這人總能突然消失,險之又險地避過,實在令人惱怒。

    兩人顧不得林暮,忙轉頭向門下弟子所在之處望去,兩人隻希望,門中弟子能撐過那兩波鋪天蓋地v襲擊。

    但是,兩人目光所過之處,盡是血腥場麵,斷臂殘肢比比皆是。

    地上飛劍灑落一地,弟子幾要蕩然無存,兩人肝膽欲裂,心寒徹骨。

    門下上百位弟子,短短幾個呼吸v時間,幾乎傷亡殆盡!

    如今隻剩下五六人在苦苦掙紮,但在那三人犀利v劍光下,恐怕也難逃一死。

    兩人眼中皆是閃過一抹悲色,單行心中更是悔恨交加。

    他根本沒有想到,一個築基初期v修者,竟然能夠發揮出如此恐怖v戰力,簡直駭人聽聞。

    自己整個門派,上百位弟子幾乎全部身亡,五位靈寂期修者死去三個。

    這一切,都發生在短短幾個瞬間,實在令人無法接受。

    這一切,全因為他v一個錯誤決定。

    他之前根本不相信,林暮一個人可以殺死島上數百隻一級妖獸,但是現在,他信了!

    單行雙眼通紅,猛然催動靈力,劍光大陣,發瘋般向石頭三人攻去。

    他恨,無比恨,恨自己,更恨這些人。

    林暮一連飲用三瓶百年靈乳,頓時渾身靈力充沛,戰意高昂。

    神識一探,他猛然一驚,那位藍袍劍修竟然禦劍向石頭後心攻去。

    林暮立即退出旋月空間,忙出聲提醒石頭,隨即向單行殺去。

    石頭正在禦劍殺敵,一劍殺死一位無又劍門弟子,正待尋找新v目標。

    這時卻猛然聽見一聲高呼:石頭,撐起護罩!

    是師傅v聲音!

    石頭根本沒有多想,立即催動靈力,向金元盾中輸入靈力,一個金光閃閃v護罩升起,將他緊緊護在其中。

    護罩剛剛撐起,單行v飛劍便襲到,一下狠狠刺在金色護罩上。

    單行靈寂中期v修為,全力一擊,這個金色護罩並未支撐多久,便被飛劍擊碎。

    林暮猛然一催靈力,五行環光芒大振,飛速向單行飛劍射去。

    叮!

    一聲清鳴過後,五行環一下將單行飛劍緊緊套住。

    任憑單行如何催動,飛劍都無法動彈分毫。

    五行環吞噬數十件法器,品質在上品法器中,絕對屬於頂尖層次,單行v這一柄飛劍,威能完全無法和五行環相比。

    這時,魚峰卻催動飛劍向林暮射來,火係飛劍閃耀著火光,灼熱逼人。

    該怎麼辦?

    是先和這位使用火係飛劍之人拚鬥,還是和石頭一起,努力擊殺藍袍劍修。

    若他選擇和這位火係修者戰鬥,石頭定然無法抵擋藍袍劍修v攻勢,甚至包括父母在內,都有可能因此喪命;若他選擇和石頭一起擊殺藍袍劍修,這位火係修者也不是易於之輩,他v玄龜盾無法支撐多久。

    若是玄龜盾被破,他離死亡也就不遠。

    一時間,林暮陷入兩難,進退維穀。

    林暮一咬牙,迅速作出決定。

    他決定雙管齊下!

    他對石頭高喊一聲:石頭,zbxu纏住他,你來攻擊。

    石頭在驚慌之後,迅速反應過來,操縱震金劍向單行攻去。

    單行飛劍被林暮用五行環困住,此刻麵對石頭v震金劍,竟然完全沒有辦法。

    更悲哀v是,他發現自己連件防禦法器都沒有!

    和所有劍修一樣,他隻相信自己v攻擊力,在自己劍下,所有人都要死!

    但是當他v劍被人困住之後,他才發現自己此刻竟然如此無力。

    魚峰v飛劍狠狠擊中林暮v護罩,護罩漣漪陣陣,晃蕩不止,似乎隨時都要破碎。

    林暮心思一動,絕命無影針向魚峰飛去。

    同時他裝作,驚慌失措v樣子,手忙腳亂向玄龜盾中輸入靈力。

    魚峰麵色一喜,以為自己飛劍建功,忙加大靈力輸入,飛劍再一次狠狠擊中護罩,護罩又是一陣搖晃,光芒黯淡許多。

    或許再來一擊,這個護罩便會破碎!

    魚峰猛然催動靈力,飛劍又一次向護罩襲去。

    護罩再也無法承受飛劍v攻擊,一下破碎。

    魚峰麵色微喜,正要禦使飛劍將林暮斬於劍下,笑容卻突然在臉上凝固。

    一道血光灑落,魚峰額頭鮮血橫流,身形從空中墜落在地,莫名身死。

    林父林母也順利殺死剩下v幾位築基期弟子,這幾人飛劍被毀,又身受重傷,完全不是兩人對手。幾人分頭逃跑,皆被林父林母追到,禦使飛劍殺死。

    無又劍門之人,上百位修者,除去單行之外,其餘之人幾乎皆是斃命身死。

    林暮看也未看魚峰屍體一眼,立即催動絕命無影針向單行攻去。

    單行在石頭飛劍攻擊之下,左支右絀,撐起v靈力護罩很快被石頭用震金劍攻破。

    林暮殺死魚峰之後,也迅速趕來,林父林母同樣向這飛來。

    四人圍攻之下,單行將死無葬身之地。

    單行望一眼四周門下弟子屍身,雙眼通紅,眼中閃過一抹狠色,似是下定決心,突然咬破舌尖,一口鮮血噴出。

    與此同時,一柄血淋淋v三寸小劍,從他口中飛出。

    血劍在空中迎風變大,瞬間變成三尺來長,血光更勝。

    林暮頓時一驚,強烈v血光,劍氣驚人,令他心中產生一陣驚懼。

    這是什麼?

    林暮心中一陣疑問,但他很快反應過來。

    法寶!這絕對是法寶!

    法器不能收入體內,隻有法寶才能被修者收徒體內溫養,增強威能。

    這柄血劍從藍袍劍修口中噴出,自然是法寶無疑。

    不是隻有金丹期以上修為v修者才能祭煉法寶麼?林暮心中一陣詫異。

    而且,這柄血劍v威力,雖然犀利無匹,甚至要遠在石頭v震金劍之上五倍不止,但是絕對沒有法寶強。

    林暮見過門中長輩操縱法寶v情形,那威力可要比眼前這柄血劍強上太多。

    單行麵色一陣蒼白,祭出這柄飛劍之後,他心中閃過一絲悲哀。

    自己整個門派,全都栽在這。

    甚至連自己,都無法逃脫出去。

    如果不是被逼到絕境,他根本不會祭出這柄血劍。

    這柄飛劍和他性命相連,在飛劍沒有大成之前,絕對無法祭出。

    一旦祭出,之前一百多年v努力白費不說,自己也會因精血虧損太多,壽元大減,以後進階金丹期,也幾乎沒有任何希望。

    但若不祭出這柄飛劍,他立即就會身死。

    單行此前無意中得到一枚煉器宗師v玉簡,麵記載有一種溫養法寶v方法。玉簡中記載,修者隻需強行將一件上等法器吸入體內,和血肉交融,以自身為鼎爐,來鍛造這柄飛劍。等到修者結成金丹之後,便能立即擁有一件本命法寶。

    本命法寶和性命休戚相關,珍稀異常,許多金丹期修者,至死都無法擁有一件。

    采用這種方法,就能在結成金丹之後,得到一件本命法寶,單行自然樂意。

    於是他悄悄溫養了一柄上品水係飛劍,準備將這柄飛劍培養成自己v本命法寶。

    但是這種血煉之法,卻有一個很大v弊端。就是在飛劍尚未大成之前,絕對不能祭出。

    不然前功盡棄不說,還會對自身造成很大創傷,今後將再無進階金丹期v可能。

    這柄血劍本身是一柄青色水係飛劍,但此刻尚未大成,才變成一柄血劍。

    若不是遇到眼前必死之局,他根本不會祭出這柄飛劍。

    哪怕門中所有人都死光,他也不會。

    他目光充滿怨毒,望向林暮四人,正是這四人,將自己逼入絕境,萬劫不複,整整一個門派,全都覆滅在此。

    這柄血劍,雖然尚未進階到法寶級別,但威能絕對超過所有上品法器,即便是和頂尖v極品法器相比,也毫不遜色。

    此刻眼前四人,都要死!

    單行麵色慘白如紙,再度催動靈力,血劍頓時血光大盛,向石頭襲去。

    石頭心中一陣驚慌,忙禦使震金劍抵擋。

    叮!叮!叮!

    連續三聲撞擊清鳴過後,震金劍斷為兩截,掉落在地。

    血劍餘勢不減,繼續向石頭心口攻去。

    林暮大驚,忙操縱五行環向血劍攻去。

    林父林母也忙禦使火龍劍和青霜劍阻擋血劍,三件上品法器,一下將血劍纏住。

    單行再度噴出一口鮮血,麵色更加蒼白,血劍血光更盛,光芒大作,一下掙開五行環v束縛,仍舊攻向石頭。

    林父林母心中一緊,忙操縱火龍劍和青霜劍抵擋。

    叮!鐺!

    火龍劍在血劍麵前,仍然不堪一擊,一下斷為兩截掉落在地。青霜劍品質稍好,但撞擊之後,劍身已是布滿細密裂紋,再來一擊,同樣難逃被斬斷v命運。

    血劍一出,一連兩柄上品飛劍報廢,一柄受損。

    沒有飛劍,三人將毫無還手之力。

    林暮雖說可以躲回旋月空間,但他並不想放過這位藍袍劍修,真若被他逃走,以後將會後患無窮。

    不說他靈寂期v修為,就是這柄血劍,也是一場災難。

    若他以後埋伏在此,伺機偷襲,自己四人絕無還手之力。

    血劍攻勢更猛,速度更快,直向石頭心口飛去。

    林暮眼中閃過一抹精光,猛一咬牙,作出決定。

    識海一陣動蕩,《神識刺》猛然發動!

    單行一下愣在原地,他本就虛弱無比,識海猛然受到攻擊,頓時一陣眩暈。

    林暮更是頭痛欲裂,他v神識修為隻不過在靈寂初期,單行卻已是靈寂中期,神識反噬之後,他受到v攻擊甚至比單行還要強烈!

    雙手捂著腦袋,林暮感覺自己快要死去,他忙虛弱喊道:娘,動手,快!之後,直挺挺向後倒去。

    林母反應過來,立即催動滿是裂紋v青霜劍,向單行攻去。

    一陣鮮血噴灑,單行頓時身首異處,斃命倒地。

    

Snap Time:2018-04-20 09:05:15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