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五十一章不懼


    林暮麵色冰冷,寒聲道:你們所為何事,為何無故闖入修煉之所?

    上百人將林暮團團圍住,單行拱手笑道:冒昧叨擾,還請恕罪。在下初臨此地,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

    單行不退反進,不但沒有回答林暮所問,反而主動問起林暮。

    一瞬間主客易位,形勢開始向單行傾斜。

    林暮麵色一變,隨即道:你這人好生無禮,明明是先問你,你反倒問起來。

    單行麵帶微笑道:你問題說起來很好回答,也很不好回答。不若你先回答三個問題,若你如實訴說,就回答你問題。

    林暮掃視一眼四周修者,心中一凜,麵上卻裝作無奈道:那你問吧,隻有三個問題,超出之外,絕不回答。他語氣一下變得堅硬。

    單行笑道:隻有三個,絕不多問。第一,這之前妖獸都去往何處了?

    都已被殺死。林暮冷聲道。

    單行麵色一滯,上下打量一番林暮,他之前以為自己看走眼,但他再三打量之後,仍舊確信,林暮不過是築基初期修為,倒是一身法器,看起來都不差,有兩件都似乎是上品法器,那件五色圓環看似是中品法器,又似上品法器,他也無法確定。

    你既然答應回答三個問題,就不要說謊。單行譏諷道。

    他神色間滿是鄙夷,意思是,你一個築基初期修者,能殺死數百隻一級妖獸?開玩笑吧。

    林暮一陣氣憤,滿麵怒火道:\u201為何要騙你,言盡於此,愛信不信。

    單行看林暮一臉憤怒,不像作假,神色猛然凝重三分,隨即笑道:姑且算是吧,第二個問題,此地共有幾人居住?

    僅一人。林暮回答更為簡潔。

    單行回身望著並排而立四間木屋,笑問道:那為何此處共有四間房屋?

    林暮反問道:這就是你第三個問題麼?

    單行麵色一變,笑道:當然不算。回頭對身邊一位靈寂期長老遞個眼色,這位長老立即心領神會,飛到四間木屋之前,挨個推門查看一番,旋即飛回,在單行耳邊輕聲道:\u201確沒人。

    單行神色一喜,看來這年輕人並未說謊,若真是如此,那他豈不是可以\u2026\u2026

    第三個問題。單行麵上笑容猛然消失,厲聲問道:你之前是否殺過門中兩位弟子?

    林暮麵色不變,冷冰冰道:沒有。

    麵上雖陰沉似水,林暮心思卻迅速轉動,對麵這人既然如此說,顯然是想無故挑釁。

    來者不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果不其然,單行冷笑一聲:你還敢狡辯,前幾月,門下共有三位弟子到你這,結果兩人命喪你手,如何能輕易饒你?從良何在?

    從良雙腿一軟,忙走上前來,恭聲道:掌門有何吩咐?

    單行冷聲道:你且仔細看看,上次殺死方雲和史騰之人,是否就是眼前這人?

    從良望一眼單行,見掌門麵上一臉怒色,神威難擋,忙轉過身來,胡亂看一眼林暮,恨聲道:\u201確是此人無疑,方雲師弟和史騰師兄,正是命喪他手,化成灰都認得他。

    單行點點頭,讚許地看一眼從良,這個回答令他非常滿意。

    他不過是想找一個理由,一個開戰理由而已。

    這處三品洞天福地,竟然被眼前這位築基初期修者占據,自己整個門派卻隻擁有一座二品洞天福地,這顯然說不過去。

    既然如此,他不介意將這位修者滅殺掉,搶過這座三品洞天福地。

    單行轉頭望向林暮,眼中似要噴出火來:血債血償,你一下殺死門中兩位弟子,今日就要取你性命,給門下弟子一個交代。

    林暮早已猜到這個結果,麵上閃過一絲鄙夷,譏諷道:\u201早知你不是善類,無非是想強行奪去znqs洞天福地,既然如此,你人數眾多,又何必要大費周章,哄回答你三個問題,然後又費盡心思,讓你門下弟子編出謊話,誣賴與,不就是想名正言順奪取znqs洞天福地而已。你這樣人,心機狠毒而又虛偽透頂,實在不配為人,更不配做一派掌門!

    林暮當著無又劍門上百位弟子麵,痛罵單行,心中酣暢淋漓。

    周圍弟子麵色皆是一陣通紅,也不知是因為羞愧,還是因為掌門受辱,氣憤所致。

    單行望著麵前淡定自若,譏笑與他林暮,麵上突然閃過一絲訝異。

    這個時刻,他竟然沒有逃跑,沒有驚慌,還能嬉笑怒罵,實在匪夷所思。

    難道他有什麼依仗不成?難道那數百隻妖獸真是他一人所殺?

    一連兩個疑問在單行腦中閃過,讓他心中一陣不安。

    這人到底實力如何?這是他最想知道一件事。

    若他真隱藏某種底牌,雖說自己有十成把握將他滅殺,但恐怕也要損失不少門下弟子。

    不如先試試他實力,單行心中暗道。隨即轉過身來,對從良道:這人殺死方雲鶴史騰兩位弟子,你又是在史騰掩護下,方才逃出,今日就給你一個機會,親手替他們二人報仇。你上前去將他殺了,和幾位長老為你壓陣。

    從良望一眼林暮幾件法器,心中一陣懼怕,但掌門話,他又不敢不聽,隻得恭聲道:是。

    從良祭出飛劍,便要向林暮攻去。

    周圍之人立即四散開來,為兩人留下一片打鬥空間,單行和四位靈寂期長老全都飛在半空,遠遠觀望。

    魚峰長老望著場中劍拔弩張兩人,對單行道:何必如此麻煩,們直接群起攻之,不出三個回合,那人必然身死斃命。

    單行麵色凝重,鄭重道:\u201忽然覺得這人很不簡單,小心起見,試探一番總是沒錯。若他真是一個草包,到時定然讓他死得難看。

    場中打鬥尚未開始,從良祭出飛劍,並未攻擊,他知道眼前這人已是必死之人,心中卻突然不忍下手。

    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好人,但是此刻真讓他當著這麼多人麵,做違心之事,實在是放不下麵子。

    但掌門在遠處緊盯著場中,一切都由不得他,他心中閃過一絲無奈,旋即對林暮喝道:你殺兩位同門,今日定要取你性命,為他們報仇。

    林暮一動未動,靜靜飄在半空,麵色冷峻望著從良,眼中閃過一絲憐憫,徐徐道:你真可憐,成為自己掌門手中一枚棋子而不自知,卻對大呼小叫。你可真知道,你現在已是一個死人。

    話音剛落,一縷血光突然從從良頭頂濺出,鮮血殷紅,灑落在地。

    從良捂著腦門,望著林暮,眼中全是難以置信,隨即不甘心地向後倒去。

    一切都毫無征兆,從良就已被林暮殺死,直挺挺倒下地上,死不瞑目。

    全場一片寂靜,周圍之人目瞪口呆,全都驚駭地望著林暮。

    剛剛一切發生得太快,隻是一眨眼功夫,從良就已斃命。

    到底發生了什麼?從良為何會突然死去?

    所有人心中都閃過一陣疑問,卻都百思不得其解。

    林暮麵上閃過一絲冷笑,望向同樣滿臉疑問單行幾人,目光與之相對,他絲毫不懼。

    剛剛一切,隻有林暮自己心知肚明。

    早在從良出來之時,他就悄悄讓絕命無影針飛到從良身後五尺之處。

    這麼近距離,他隻需神識一動,便能立即讓從良斃命倒地。

    一切都和他預想一樣,從良瞬間死去,周圍之人全都被他鎮住。

    單行站在遠處,後心冒出陣陣冷汗,剛剛一切,他也同樣未看出任何端倪。

    他慶幸自己沒有貿然動手,這人果然擁有底牌,剛剛若是自己上去,淬不及防之下,也很有可能瞬間被他殺死!

    他想想就覺得一陣後怕,身邊四位長老,眼中也全是駭然。

    林暮聲音這時突然在眾人耳邊想起:爾等速速離去,既往不咎,饒你們不死。如若不然,休怪翻臉無情,大開殺戒。

    聲音冷漠威嚴,在眾人耳中想起,如同一道驚雷。

    林暮說出這句話時,已經放出神識威壓,效果非凡。

    許多煉氣期弟子都是雙腿一軟,震顫不已,心中驚懼莫名。即便是築基期修者,心中也是一凜,不敢抬頭。

    單行和四位長老麵色頓時變得一陣難看,滿麵寒霜。

    欺人太甚!

    這人真以為自己是誰,竟然想用震駭這招,將自己一行趕走,實在異想天開。

    一位區區築基初期修者,雖然擁有某種莫名底牌,但想和自己整個門派作對,完全和找死無異。

    單行望著下麵滿臉驚駭弟子,寒聲道:此人殺門中弟子,還如此猖狂,實在欺人太甚,眾位弟子聽令,一齊動手,將這人拿下。誰先殺死這人,獎勵一萬塊下品靈石。

    一萬塊下品靈石!

    眾位弟子心中驚懼頓時消減不少,這個獎勵實在太豐厚。

    一萬塊下品靈石,足以購買兩件上品飛劍,無又劍門擁有上品飛劍之人,除去掌門和四位長老外,再無第二人,即便是許多築基後期修者,也不曾擁有。

    隻要殺死這人,就能得到夢寐以求上品飛劍,這樣好事,再也不會遇到第二次。

    這人雖然擁有某種底牌,可以輕易將人殺死,但自己門中這麼多人,齊齊攻擊之下,這人絕對無法抵擋,若是幸運,自己真可以殺死這人。雖然難免也會有兩人死在這人手中,但門中這麼多人,不一定就會攤上自己。

    大多數弟子心中都很快閃過這個想法,隨即不約而同祭出飛劍,齊齊向林暮射去。

    上百柄飛劍光芒閃爍,劍氣縱橫,晃得人睜不開眼睛。

    所有飛劍聚在一起,從四麵八方襲來,一下將林暮吞沒。

    

Snap Time:2018-08-21 04:09:26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