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五十章臨危


    雲煙筆通體晶瑩潔白,紫砂閃爍著淡淡紫光,筆尖在淡青『色』的七星紙箋上浮動遊離。

    林暮運筆如飛,靈力在雲煙筆中流轉,一陣白芒輕輕在筆中流動。

    筆尖在紙箋上沙沙移動,勾勒出一幅『精』美的圖案。

    又是一張《爆炎符》繪製完成,林暮輕輕放下雲煙筆,拿起符篆來到屋外,準備向輸入神識。

    這是最關鍵的一步,必須要找到符心,才能將牽引神識留在符篆之中。

    中階符篆和低階符篆的區別正是在此,沒有牽引神識,一個《爆炎符》的威力頂多是《火彈符》的二倍,和低階符篆無異。但若是擁有牽引神識,這張《爆炎符》所能發揮出的威力,至少是《火彈符》的十倍!

    隻是,令林暮無奈的是,符心的位置並不好找,哪怕他已經製作不下千張《爆炎符》,因為每一張符篆,由於紙箋的構造不同,勾勒出的圖案也有細微差異,正是這些原因,讓每一張符篆的符心也位置迥異。

    許多時候,林暮製作《爆炎符》失敗的原因,有多半正是栽在這上麵。

    經過大量的練手之後,他如今製作《爆炎符》的成功率差不多已有五成!

    他勾勒圖案的水平已經日益長進,十張符篆至少能成功八張。但是這成功的八成符篆中,最多隻能有五張成為完整的《爆炎符》。其餘三張,全都因為將牽引神識放錯位置,從而引起《爆炎符》爆炸,功虧一簣。

    林暮站在屋外,小心翼翼,玄龜盾早已祭出,緊緊護在他的『胸』前,隻要《爆炎符》稍有異常,他就立即撐起護罩。這樣的事情,他已做過不下千次,早已輕車熟路,安全方麵倒也無虞。

    神識在符篆之中不停變換位置,小心試探,眉頭緊緊皺成一團,尋找符心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每次他都要累得神識疲乏。

    半晌之後,林暮眉頭緩緩舒開,麵『色』一喜。

    找到了!

    林暮忙留下一縷牽引神識,附在符心之上。

    隨後他迅速將符篆丟出去,淡青『色』符篆緩緩飄落在地,沒有任何異動。

    大功告成!

    林暮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忙將玄龜盾收起,上前撿起飄落在地的《爆炎符》,順手收入儲物袋中。

    這是第六百張!

    他在屋中連續製符四月,加上這張,才總共製出六百張《爆炎符》。

    剛開始他的成功率隻有三成,每天不過製出三張《爆炎符》,隨著練手次數越來越多,他的製符水平也增進不少,不僅在繪製圖案上,節省出不少時間,在尋找符心上,也有很大進步。

    如今他每天可以製出六張符篆左右,和四月之前相比,足足提高了一倍!

    這四月時間,不過是彈指一揮,島上的十六畝二品靈草才剛剛長到一半,離成熟還早,至少還需要四月時間方能收獲。

    旋月空間的靈草倒是早已成熟,已被林暮和石頭兩人采集好,又配製出一千八百多份材料,『交』給石頭繼續煉製。

    石頭在旋月空間煉丹八月,水平長進許多,如今煉丹成功率已有五成!

    之前的兩千餘份材料,全都被他消耗完畢,一共煉製出九百多瓶歸靈丹。

    林暮將這些歸靈丹全都『交』給父母,讓兩人服用丹『藥』靜修,努力提升修為。

    四月時間,林父林母在大量歸靈丹的堆積下,雙雙突破築基初期的瓶頸,一舉進入築基中期!

    林暮打算將這五千張七星紙箋全都製成《爆炎符》後,就開始煉丹修煉。

    他的青銅爐已經送給石頭,若再想煉丹,還需購買一個丹爐。

    他如今身上已經沒有一塊靈石,若去購買丹爐,隻能靠符篆去賺取靈石。

    以他五成的製符成功率,五千多張七星紙箋,差不多能夠製出兩千五百張《爆炎符》。

    兩千五百張!

    林暮想想就一陣興奮,中階符篆的價格他略有了解,一般的中階符篆都至少要二十塊下品靈石以上,《爆炎符》的價格絕對隻高不低。

    每張《爆炎符》二十塊下品靈石,兩千五百張就是五萬塊!

    五萬塊下品靈石!

    這絕對是一個巨額數目,到時別說區區一個青銅爐,就是購買一件極品丹爐,也是不在話下。

    林暮想象一番,心中頓時熱血沸騰,走進屋中,再次投身到枯燥的製符中去。

    雲煙筆在七星紙箋上流暢劃動,勾勒出的線條纖細而又圓潤,一張《爆炎符》又將繪製成功。

    倏然!

    林暮手中的雲煙筆驀然一滯,畫出的線條戛然而止,一團濃濃的紫砂,將紙箋汙染一片,這張《爆炎符》已經報廢。

    林暮沒有時間心疼這張符篆,忙走出屋外。

    麵『色』凝重,林暮站在屋外,向湖中望去,白霧茫茫,一切都隱在霧中,看不真切。

    但林暮早已今非昔比,進階到築基期之後,他的神識已經和靈寂初期修者無異,雖然無法看清遠處的情況,但卻能用神識察覺到。

    劍氣!有劍氣!還不止一道!許多道!

    林暮神『色』一凜,迅速將所有東西收進儲物袋中,忙去推開父母屋中的房『門』,將兩人從入定中喚醒。

    “我察覺到有大量劍氣襲來,正在迅速『逼』近。”林暮語氣急迫道:“如今情況不明,和對方敵友不分,爹娘還是暫且進入旋月空間躲避片刻,待我打發走他們,你們再出來。”

    林父忙道:“莫不是也有旁人在打這座『洞』天福地的注意?”

    林暮道:“我也不知,但我察覺劍氣淩厲,來者不善,恐怕不是易於之輩。”

    林母擔憂道:“這可如何是好,若他們真是想來搶奪這處『洞』天福地,咱們該如何辦?”

    林暮麵『色』一變,旋即道:“或許不是。但若真像娘所說,我絕不會答應。我好不容易才尋找到這座『洞』天福地,絕不能拱手讓人。”

    林父鎮定道:“的確是這樣。若對方真來意不善,你且看看,若實力相當,咱們絕不妥協,若對方太過強大,不能力敵,說不得要暫避鋒芒,忍讓一番。”

    林暮道:“這十六畝靈田是我們辛苦開墾出來,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妥協。”

    林母忙勸道:“莫要固執,盡量不要與人發生打鬥……”

    “來了。”話未說完,林暮便突然打斷她:“你們先進入旋月空間躲避,我來會會他們。”林暮望著屋外,急聲道。

    隨後二話不說,立即將父母二人送入旋月空間之中,奔出屋外。

    來到屋外,林暮立即祭出五行環,踏雲靴出現在腳上,玄龜盾護在身前,絕命無影針也靜靜漂浮在身前三尺處。

    飄在半空,林暮默運靈力,望著遠處飛來的人影,神『色』凜然。

    霧之湖中,無又劍『門』之人,遁光奇快,迅速向湖心島襲來。

    在湖心島之外,單行猛然止住身形,向後一揮手,身後上百人立即齊刷刷停在半空,氣勢斐然。

    單行轉身問身後的從良道:“當日你們是在島心被襲擊,可知是從何方向?”

    從良忙道:“就是在島心,水箭鋪天蓋地,完全無法抵擋。”

    “島心!”單行沉『吟』一下,隨即高聲對身後上百位弟子道:“這島上隻是一群一級妖獸,擅長群攻,我們暫且散開,從四麵包抄上去,分散這群妖獸的攻擊。”

    上百位弟子齊聲應道:“是!”

    隨即四散開來,分別在單行和其他四位靈寂期長老的帶領下,從湖心島的四麵八方,齊齊向島心襲去。

    “來者何人?”林暮望著四散的修者,心中一寒,忙冷聲喝道。

    已經做好戰鬥準備的無又劍『門』之人,聽到這聲冷喝,齊齊止住身形,愣在原地。

    有人?!

    難道不是妖獸?

    眾人齊刷刷轉頭望向從良,目光中都帶有一絲疑問。

    從良心下一驚,忙道:“我也不知,當日我親眼看見,的確是一群一級妖獸,絕對不會出錯。”

    旁邊的魚峰長老冷哼一聲道:“莫不是你與人結怨,懷恨在心,故意騙『門』中上下來為你報仇吧?”

    他對從良所說早有懷疑,但掌『門』已經決定,他也不好反駁,如今來到此處,果然發現有假。

    這島上哪有什麼妖獸,一片祥和,靈田中靈草青翠一片,島心四座木屋並排而立,顯然是有人在此居住。

    魚峰上前一步,緊緊『逼』視著從良。

    從良心中直打冷顫,忙顫聲道:“弟子不敢妄言,所說句句屬實。隻是如今為何是這等情形,弟子也不知曉。”

    魚峰冷笑一聲,正待責罵,單行猛然打斷他:“別吵,既然來到此處,先去問問再說。”

    單行深深望一眼從良,當先禦劍向島心飛去。

    從良心中寒意陣陣,不敢言語,跟在數十位師兄弟之後,也向島心飛去。

    林暮靜靜立在半空,心中泛起陣陣驚濤駭『浪』,對方高達上百人,為首五人,竟然都是靈寂期,築基期修者也不下五十人!

    強!對方的實力實在太強,遠在他之上數十倍,他心中一點也沒有把握。

    林暮心中驚駭,麵上卻鎮定自若,立在虛空,靜靜望著飛來的上百位修者。

    在單行的帶領下,無又劍『門』之人迅速來到林暮跟前,上百位修者四散開來,立即將林暮團團圍在中心。

    。

    

Snap Time:2018-01-22 18:23:37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