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四十九章入侵


    火焰浮動,周圍溫度拔高不少,林暮額頭漸漸滲出細密汗珠。

    林暮左手握住青銅圓柄,小心控製著靈力,火焰一直穩定如初;右手拿著銅棒槌在符模中緩緩攪動,符模中的漿『液』漸漸變得粘稠。

    用文火細細熬了一個時辰後,符模中的紙漿已熬成均勻透明狀態,青『色』的『液』態紙漿散發著淡淡光芒。

    林暮嘴角略帶笑意,靈力一催,符模底部頓時出現一個細小孔洞,一團青『色』紙漿從孔中緩緩落下,滴在下麵光滑的青銅版麵上。

    紙漿剛一落在青銅版麵上,便如同流水一般,迅速向四麵散開,覆蓋住整個青銅版麵。

    紙漿很快冷卻,一張淡青『色』符紙已然成形。

    林暮輕輕一揭,一張淡青『色』,厚度適中的紙箋便出現林暮手中。

    這就是七星紙箋!

    紙麵光滑,質地略微堅硬,入手溫涼,『摸』上去手感極好!

    林暮麵帶笑意,神識一動,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張方桌,將這張七星紙箋放在桌上。

    如法炮製,林暮繼續將符模中的紙漿製成七星紙箋,一模紙漿製作完畢,一共得到五十張。

    五十張七星紙箋放在桌上,有厚厚的一遝,淡青『色』紙箋碼得整整齊齊,看上去賞心悅目。

    林暮望著七星紙箋,麵帶微笑,暗自點頭,心中極為滿意。

    一百多株七星草,可以製作出五十張左右七星紙箋。

    若是這樣算來,他有一萬多株七星草,差至少能製作出五六千張七星紙箋!

    即便他無法保證每一次都能順利製造出來,但製出五千張七星紙箋,他還是很有把握。

    五千張!

    林暮想想就一陣興奮,這意味著不要多久,他就能數量大極其龐大的符篆!

    他製作中階《爆炎符》的成功率雖然僅有四成,但若真狠下心來,苦苦鑽研一番,想必也能提高不少。

    即便不能提高太多,這五千張七星紙箋,至少也能製作出兩千張以上的《爆炎符》!

    兩千張《爆炎符》!

    當初靈符門和藍海劍門血拚,用出的《爆炎符》也不過就這麼多。

    那一場戰鬥,林暮記憶猶新,懷春和寧葉慘死,至今想來仍是心中隱隱作痛。

    但人『性』如此,善惡由心,千符子以三人為誘餌,一舉覆滅藍海劍門,符篆在其中功不可沒。

    林暮當時若是擁有大量符篆,或許懷春和寧葉都不會死。

    當然,以千符子的心『性』,既然決定放棄三人,在三人沒死之前,也絕不會出來攻打藍海劍門。那場戰鬥,三人注定要死亡。

    所幸擁有旋月佩,林暮僥幸逃過一劫。

    正是那次經曆,讓林暮下定決心,不論任何時候,都要準備好大量的底牌,不論是保命也好,是奪寶也好,多一分實力,『性』命就多一層屏障。

    更重要的是,強大的實力,可以讓他掌握主動,將命運攥在自己手,不致於眼睜睜看著慘劇發生,而無能為力。

    若想做到這點,修為是一方麵,法器和符篆同樣無比重要。

    相對來說,符篆更為速成,威力更猛更強,但作為一次『性』消耗品,代價同樣巨大,一般人根本承受不起。

    林暮如今坐擁靈田,種植七星草不是難事,擁有符模,可以大量製作出七星紙箋,符筆和紫砂他也同樣不缺,製作符篆所花費的代價,和其他人相比,無疑要少很多倍。

    林暮站在木屋外麵,一連十幾天未曾合眼,一萬多株七星草被他消耗殆盡。

    這半月時間,他時刻不停,一直在製作七星紙箋。

    奔忙多日,他滴水未進,麵『色』蠟黃,眼中早已布滿血絲,身體疲憊至極。

    但是當他看到占滿整張桌子的厚厚幾摞七星紙箋,這些疲憊頓時一掃而空,麵上浮起一個虛弱地微笑。

    這些七星草就是努力半月的成果,他顧不得休息,忙清點一遍數目,數完之後,他精神大震。

    一共五十六打,每打一百張,共是五千六百張!

    這絕對是他有史以來擁有紙箋最多的時候!

    林暮一股腦將這些紙箋全都收入儲物袋中,向右麵一間木屋走去。

    來到屋中,林暮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張草席,鋪在地上,和衣睡去。

    連續的『操』勞,中間很少休息,他覺得極為疲憊,剛一躺下,便鼾聲如雷。

    三天後,他方悠悠醒轉。

    起身洗漱一番,渾身幹淨衣服,頓時神清氣爽,精神百倍。

    林暮來到靈田中,十六畝二品靈草已經一片青翠,林暮施展《碧水訣》,又為靈草施雨一次。這十六畝靈田,是他的心血所在,他照料得極為細心。

    林父林母的小屋安靜如初,兩人皆在默默靜修,林暮並未上前打擾。

    將外麵的靈田施雨一次之後,林暮又進入旋月空間,也為旋月空間的靈草施雨一次。

    旋月空間中的靈草,已經翠綠一片,長勢要比外麵的靈草好上許多。

    施雨完畢,林暮麵帶笑意,和石頭招呼一聲,便閃身退出旋月空間。

    來到屋中,林暮取出方桌,拿出一打紙箋放在桌上,開始準備製作符篆。

    這五千六百張七星紙箋,林暮打算全部製成《爆炎符》!

    中階符篆,威力相差無幾,林暮不想再浪費時間去學習其他中階符篆,至少現在不會。

    《爆炎符》的威力在中階符篆中,並不算差,和威力強大的《金劍符》相比,製作又要省事不少。若他現在學習製作《金劍符》,勢必又要浪費大量的七星紙箋。

    這樣並不劃算,還不如安安穩穩製作《爆炎符》。以他現在四成的成功率,也能製作出不少《爆炎符》。

    取出雲煙筆和一瓶紫砂,林暮手握雲煙筆,輕輕蘸一些紫砂,向筆中輸入靈力,開始慢慢畫符。

    雲煙筆淡白『色』的筆尖在七星紙箋上流暢的滑動,勾勒出的線條纖細而又圓潤,看上去極具美感。紫砂在靈力的催發下,閃著淡淡的紫『色』光芒,和淡青『色』的七星紙箋相映成趣。

    三個時辰後,一張完整的《爆炎符》圖案,在林暮的細心勾勒下,已然成形。

    林暮神識一動,向《爆炎符》中輸入神識,迅速找到符心,將牽引神識留在符心上麵。

    這個工作林暮已經駕輕就熟,牽引神識很順利地保留在符心上麵,下次使用時,林暮隻需用神識一催,便能透過牽引神識,自如控製《爆炎符》的走向。

    將這張《爆炎符》放在桌上,林暮再次從桌上拿過一張七星紙箋,蘸上紫砂,手握雲煙筆,開始勾勒圖案。

    ……

    霧之湖外,白霧彌漫。

    一群人禦劍飛行,飛速向霧之湖飛來。

    來到湖邊,這群人停下遁光,齊刷刷站在湖邊,人數竟不下百人!

    站在前麵的五人,修為全都在靈寂期,身後築基期修者也有五六十位,煉氣期修者反而不多,僅有四十來人。

    一位藍袍劍修望著厚重白霧,麵『色』一臉凝重,轉身問道:“從良,是這麼?”

    一人忙上前畢恭畢敬答道:“正是這,絕不會錯。上次我和兩位師兄無意中闖入此地,發現這霧之湖中還有一座湖心島,這湖心島卻是一處洞天福地,品階高達三品。我們三人皆是欣喜異常,正要在島上細細察看一番,卻冷不防有上千支水箭猛然鋪天蓋地襲來,猝不及防之下,方雲師弟被一箭刺進心口,當場斃命身亡,我和史騰師兄雖然反應過來,及時祭出飛劍抵擋,但奈何水箭實在太多,密密麻麻,天上地下,無處不在,根本無從躲閃。史騰師兄身中數箭,渾身血流不止,他當機立斷,掩護我逃出,但他自己卻命喪在『亂』箭之下。”從良說到這,麵善悲『色』難抑,眼中淚花閃閃。

    藍袍劍修又問道:“那些妖獸真的僅僅隻是一級妖獸麼?”

    從良忙擦去眼角淚水,哽咽道:“弟子不敢欺瞞,千真萬確,在逃出之前,我看到了那群妖獸,全都聚攏在島心,皆是一級妖獸,約有四五百隻。”

    藍袍劍修點點頭,站在岸邊沉『吟』不語。

    作為無又劍門的掌門,單行壓力很大。

    門中那處二品洞天福地,早已無法養活門下數百位弟子,恰在這時,外出狩妖的從良驚慌歸來。細問之下,他才知道,這霧之湖中,竟然有一座三品洞天福地,方圓不下十。

    三品洞天福地!

    若真像從良所說,占據此地的僅僅隻是數百隻一級妖獸,他真想將這處湖心島攻打下來。

    無又劍門已經一年不如一年,雖然和無雙劍門僅有一字之差,但兩個門派在天霄界的地位,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這些年,門中人數增加,資源匱乏,門派已快要無法維持下去。

    這次出動門中所有高手,就是想將這座湖心島攻打下來。

    但聽從良所說,這島上的一級妖獸,竟有數百隻之多,還擅長群攻。

    無又劍門雖然有五位靈寂期修者,和數十位築基期修者,但若想消滅這些一級妖獸,隻怕會損失不少門下弟子。

    這對已經孱弱無比的門派來說,無異於雪上加霜。

    但若不盡力一試的話,不出十年,無又劍門定然要『蕩』然無存。

    兩相比較之下,從長遠來看,他寧願血拚一番。

    他咬咬牙,終於下定決心。

    鏘!

    一柄淡藍『色』飛劍從劍鞘中飛出,單行遙指湖心,對身後的一眾弟子和長老道:“無論如何,給我打下這座湖心島。”

    上百位弟子齊刷刷道:“是,定不辜負掌門所托。”

    “出發!”單行冷喝一聲,當先向湖心飛去。

    身後的四位靈寂期長老和上百位弟子,也都駕起劍光,跟在單行後麵,迅速向湖心島飛去。

    

Snap Time:2018-06-20 02:08:28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