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四十六章安居


    白霧複又彌漫,血腥濃鬱,林暮和石頭的麵龐在白霧中變得一陣模糊。

    這隻碧雲獸的死,給這場廝殺畫上一個句點。

    兩人利用本身的實力加上旋月佩的優勢,以少勝多,成功占領這座湖心島。

    林暮眼神中的猶豫消失不見,麵『色』變得更為堅定。

    靈力一催,五行環光芒一閃,林暮法訣連施,一個個拳頭大的火球從環中飛出。

    火球紛紛落在碧雲獸的屍身上,片刻功夫,所有碧雲獸皆被焚燒殆盡。

    地上連灰燼都未曾留下,唯有空氣中還充斥著著濃濃的血腥味。

    林暮催動靈力,五行環光芒再度閃爍,《碧水訣》施展而出,《小五行陣》全力催動,空中一個巨大的白『色』雲團飄起,林暮伸手一招,瓢潑似的雨水便傾瀉而下,雨水綿綿不絕,地上的血跡全都被雨水衝刷帶走,向湖中流去。

    一個時辰後,雲團散去,暴雨堪堪止住,島上煥然一新,打鬥的痕跡早已被衝刷殆盡,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大雨過後泥土的芬香。

    一切都是嶄新的!

    今後這座湖心島,將歸林暮所有。

    這座湖心島靈氣濃鬱,在三品洞天中,也是上佳。

    林暮望一眼石頭,麵『色』變得平靜無波。

    剛剛的戰鬥,對石頭的震撼很大,對他同樣如此。

    這群碧雲獸因他而死,林暮初始還有些許內疚,但他轉念一想,這些內疚便被他放下。

    弱肉強食,修真界的生存法則本就如此。

    若不是他擁有旋月佩,換成一般築基期修者,貿然闖入此地,恐怕早已被上千水箭『射』成肉泥。

    若他死亡,這群妖獸絕不會難過半分。

    妖獸和修者之間,沒有情分可講。兩者相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這座三品洞天福地,如果林暮不來占領,遲早會有人來占領。

    或許早在林暮之前,就已有人發現這座洞天福地,隻是運氣不佳,死在這群碧雲獸的水箭之下也未可知。

    林暮之前見過的每一座洞天福地,無一不是拚搶得來。

    富饒之物,能者居之。

    這話雖然殘酷,但卻是無法辯駁的事實。

    天地之間的洞天福地畢竟有限,修者數量眾多,資源不足之下,勢必會有搶奪。

    這樣的搶奪,不僅發生在修者和修者之間,修者和妖獸之間同樣會有。

    隻要有爭鬥,就必然會有傷亡。

    林暮和這群碧雲獸的戰鬥,在萬千戰鬥中,是再稀鬆不過的一件小事。

    但林暮畢竟第一次經曆此事,心『性』一時難以轉變,心中殘留的一絲善念,讓他生起些許愧疚和不安。

    他想起這些年自己所做之事,殺人奪寶雖未做過,但殺人做過,奪寶也做過。

    這樣的事情,以後自然還會發生,他又何必為此暗自傷神?

    對他來說,自己和父母還有石頭,能夠更好地活下去,這才是最重要之事。

    林暮轉過身來,對石頭道:“這座洞天福地今後將歸我們所有,對修煉必定是大有裨益。”

    石頭心思單純,笑道:“苦等良久,終於尋得這處洞天福地,此地靈氣充沛,用來靜修是再合適不過。”

    林暮點點頭道:“不僅如此,這座湖心島方圓不下十,叢林密布,我們若是有心,可以開墾出不少靈田出來,種植出大量靈草之後,你以後煉丹,便無需再為材料不足發愁了。”

    石頭麵上一喜,『露』出淡淡笑意。煉丹一直是他的心病,總是浪費材料他心中早已過意不去,若真能開墾出不少靈田,對他來說,的確是個福音。

    “那我們快點動手吧。”石頭迫不及待道:“這占地廣闊,隨隨便便也能開墾出一二十畝靈田。”

    林暮麵上『露』出笑容:“莫急,我先去將地靈鋤取出來。”說罷閃身進入旋月空間。

    林父林母正好從小屋中走出,整日服用歸靈丹,苦修一年,兩人如今修為已經超過林暮,達到築基初期巔峰,已快要步入築基中期。

    林父見林暮麵帶笑意,道:“啥事這麼欣喜,石頭呢?”

    林母疑問道:“莫不是找到洞天福地了吧?”

    林暮點點頭,笑道:“正是如此。上天庇佑,苦尋良久之後,終讓我發現一處洞天福地,高達三品。以後我們修煉就不用愁了!”

    林父林母皆是大喜,齊問道:“如何尋到的?”

    林暮三言兩語將過程對父母敘述一遍,許多地方都是一帶而過。

    林父林母聽後,麵上掩不住喜『色』。

    林父道:“這下好了,以後若真能開墾出靈田,我和你娘也不必如此愧疚了。”

    林暮忙道:“這說得哪話,以後莫要再如此說。如今我們坐擁這片三品洞天福地,以後丹『藥』不愁,你們二老盡管放心修煉便是,早日到達靈寂期方是正事。”

    林父林母齊齊笑著點頭,到達靈寂期之後,每人又能多出一百多年的壽元,可以活到三百餘歲。

    兩人在旋月空間修煉也不過十年左右時間,如今不過六十餘歲,還有一百多年時間,不出意外,突破到靈寂期是大有希望。

    林暮進入屋中,將地靈鋤取出,對父母道:“我帶你們去看看這座洞天福地。”話音剛落,他神識一動,三人便出現在旋月空間外。

    林父林母滿臉驚奇,望著周圍的一切,彌漫的白霧,茂盛的植物,充沛的靈氣,兩人都連連點頭,大為滿意。

    林暮笑道:“今後我們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就要在這靜修了。”

    石頭在旁點頭:“這景『色』很美,我剛剛查看一遍,竟然被我發現幾種二品靈草,顯然是適合靈草生長。”

    林暮笑道:“那是自然,此處是三品洞天福地,種植三品靈草都不在話下,何況區區二品靈草。”

    林父卻提議道:“既然此地如此清靜,我們以後不若在這島上居住吧。”

    林母也在一旁點頭,兩人在旋月空間中修煉,時間加倍之下,雖然修煉速度很快,但也從心底產生一種緊迫感,生怕哪天就會壽元耗盡,無奈而死。

    林暮笑著點點頭:“有何不可,此地靈氣濃鬱,並不比旋月空間遜『色』多少,以後丹『藥』充足,在這修煉,速度也不會慢到哪去。”

    石頭在旁道:“在這居住,我們就要建幾間房子了。”

    林暮笑道:“這有何難,此處參天大樹多不勝數,隨便砍下幾棵,足以建造出幾間木屋。”

    林父笑道:“那我們即刻動手,先將小屋建造出來。”

    林暮和石頭笑著答應,四人商議一番,隨即開始動手。

    四人看法一致,將房址選在島心位置。不僅是因為這片地方較為平整,不像其他地方高低不平,還因為在島心這片位置,靈氣要比其他地方更為濃鬱,在此修煉,可事半功倍。

    房址選好之後,四人開始分工。

    林父林母負責清理這片十丈見方的地方,一些碎石雜草藤蔓之類,全都要清理出去。

    林暮和石頭負責砍伐樹木。

    石頭祭出震金劍,選好幾棵枝幹挺拔的大樹,靈力一催,震金劍光芒一閃,便從大樹地步劃過。

    哧!

    震金劍如同切豆腐般,從大樹底部一劃而過。

    飛劍飛過之後,大樹仍然立在原地,紋絲不動。

    石頭麵帶微笑,上前輕輕一推。

    轟!

    這株三人合抱粗的大樹立即向後倒去,落在地上,砸出一道深深的印痕。大樹根部的切口平滑齊整,樹中的年輪清晰可數。

    林暮走上前去,《庚金訣》施展而出,一柄金『色』小劍上下翻飛,將無關枝幹全都削去,隻留下一根筆直挺拔的主幹。

    石頭『操』縱震金劍,一陣光芒閃過,又是一株參天大樹被砍倒。

    林暮施展《庚金訣》,迅速將枝幹削去。

    半柱香功夫,地上便齊整整躺下三十多根大樹主幹。

    林暮祭出五行環,《庚金訣》施展而出,一柄金『色』大劍從五行環中飛出。

    金『色』大劍靈活異常,對準樹幹,將樹幹從中齊齊斬斷,留下根部一丈來長的主幹。

    林暮選出四根相差不多的主幹,當做一間房屋的四根支柱。

    林父林母早已將島心這片地方清理平整,林父祭出火龍劍,在房屋的四角分別挖出四個深坑。

    林暮靈力一催,五行環立即漲大,將一截主幹套起,伸手一指,這截樹幹便緩緩飛起,隨後筆直地落在一個坑中,如法炮製,房屋的四角都被林暮放進一個粗壯主幹。這四根主幹,便是一間房屋的根骨。

    隨後,林暮和石頭還有父親一起,將地上的主幹削成一塊塊木板,木板厚達一尺,長約一丈有餘。

    三人一起,將這些木板全都嵌進四根主幹之中,前後左右圍得密密實實,隻在前麵留下一個小門,房屋頂部也用木板蓋住,一個四方小屋很快出現在四人麵前。

    這些木板隻是貼在主幹上麵,並不牢靠,風一吹,木板定會被刮走。

    但這並難不倒林暮,他猛然催動木係靈力,渡入木屋之中,木板和主幹之間的結合處立即化為木漿,木漿冷卻之後,整間房屋形成一個牢固的整體,密不可分。

    房屋之中的地麵,林暮和石頭也用木板鋪就,同樣用木係靈力一催,整個房屋的木質地麵都變得光滑平整。

    一番努力之後,一間四方精致的木屋呈現在四人麵前。

    這間房屋用來抵禦外敵自然不行,但用來遮風擋雨是綽綽有餘。

    三人如法炮製,又一連建造出三間。

    望著並排的四間木製房屋,四人皆是一臉喜『色』。

    這四間房屋,林暮一間,石頭一間,林父林母一間,還有一間建造地稍大一些,林暮準備用來貯存靈草。

    住處建好之後,林暮和父親還有石頭三人,開始準備開墾靈田。

    對四人來說,靈田才是重中之重。

    

Snap Time:2018-01-17 11:13:41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