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四十五章廝殺


    水箭穿透白霧,殺氣凜然。

    嗤!嗤!哧!

    數百支水箭一下沒入火球之中,一陣白霧飄過,便立即化為烏有。

    火球餘勢不減,呼嘯著向獸群飛去。

    與此同時,也有更多的水箭,分別向林暮和石頭襲來。

    林暮『操』縱五行環,《庚金訣》施展而出,一柄三丈餘長的金『色』巨劍從五行環中飛出。

    噗!噗!噗!

    登時有上百支水箭被攔腰斬斷,化為一團水漬從空中墜落。

    金『色』巨劍犀利無匹,這些水箭在金『色』巨劍麵前,脆弱無比,不堪一擊。

    身周的水箭皆被金『色』巨劍斬斷,沒有一支水箭能夠來到林暮身邊。

    偶爾有一支斷為兩截的水箭,雖然繼續向前襲來,但來勢已弱,打在玄龜盾撐起的護罩上,連一絲漣漪都未曾激起。

    石頭雖是第一次戰鬥,但一點也不畏懼。

    金元盾撐起一個金『色』護罩,將他護在麵,震金劍在身前上下翻飛,金係上品飛劍,攻擊力強悍無比,水箭剛一碰到震金劍,便立即斷為兩截,但水箭數量實在太多,震金劍不能將所有水箭斬為兩截,總會有幾支水箭被遺漏,遺漏的水箭全都『射』在金元盾形成的金『色』護罩上,泛起層層漣漪。

    石頭畢竟從未與人打鬥過,對飛劍的控製還無法做到得心應手,飛劍在翻轉之間,還略帶生澀。隨著劍招的漏洞越來越大,漏掉的水箭越來越多,金『色』護罩漣漪不斷,光芒一下比一下黯淡。

    噗!

    金『色』護罩一下破碎,頓時有四五十支飛劍向石頭身上襲去。

    白『色』巨大火球一下衝進獸群中,火球如虎入羊群,一下將十幾隻碧雲獸吞沒。

    這十幾隻碧雲獸連慘叫都未發出一聲,便立即消弭無形,被鍾筍火焚燒殆盡,連灰燼都未留下半點。

    火球散去,那一片地方隻剩下一片虛無,十幾隻碧雲獸已經沒有蹤影。

    金『色』大劍的威勢雖然沒有火球那麼威猛,但攻擊力同樣非同小可,金『色』巨劍上下翻飛,靈巧如蝶,水箭如同下雨般,被金『色』巨劍擊落,地上早已濕漉漉一片。

    林暮一邊用五行環抵擋著水箭,心思也在時刻關注著石頭這邊。

    數十支水箭躲過震金劍,穿過金『色』護罩,向石頭身上『射』去。

    金元盾一下擋住胸前十幾支飛劍,但仍有二十幾支分別向石頭的頭部、咽喉、腹部『射』去。

    石頭努力控製著著震金劍,想要回防自救,但震金劍剛一掉頭,立即有更多的水箭越過震金劍,向石頭『射』去。

    情況萬分危急,若真被這麼多水箭『射』中,石頭定然死無葬身之地。

    水箭的攻擊力雖然無法和上品飛劍相比,但對石頭造成致命殺傷卻是毫不費力。

    林暮心中一緊,踏雲靴光芒一閃,立即向石頭奔去,絕命無影針在林暮的控製下,如同閃電一般,迅疾擋掉一支『射』向石頭咽喉的水箭。

    石頭心中雖然驚慌,但在此危急存亡關頭,也知努力自救,他早已顧不得震金劍,拚命向金元盾中輸入靈力,金元盾光芒一閃,立即又是一個金『色』護罩撐起,隻是這個護罩撐起得太過匆忙,光芒黯淡,防護力極弱。

    二十幾支水箭一下打在護罩上,以這個護罩的防護力,完全無法抵擋這些水箭。

    叮!

    震金劍由於沒有石頭的『操』縱,被一支水箭從空中擊落。

    林暮這時終於趕到,石頭剛撐起的這個護罩,雖然防護力不強,但總算為他贏得一息喘息之機。

    五行環打落十幾支水箭,林暮來到石頭身邊,神識一動,石頭立即從原地消失,被林暮收入旋月空間之中。

    這一切都在一息之間完成,獸群在一陣驚慌之後,立即發起反擊,頓時又是一波水箭襲來。

    這一波水箭數量和剛才相差無幾,同樣是兩千支左右,但威力更要比剛才強盛三分。

    林暮心神一凜,如此威力如此數量的水箭,即便是擁有玄龜盾,他也不敢硬擋。沒有任何猶豫,林暮立即閃身進入旋月空間。

    這一波水箭『射』到林暮剛才所立之處,但卻完全撲空。

    獸群頓時一陣『騷』動,數百隻碧雲獸來回飛動。

    有兩隻小獸驚嚇過度,不住發出哀鳴,但被一直較大碧雲獸止住。

    這隻較大碧雲獸輕鳴一聲,獸群頓時安靜下來。

    這隻碧雲獸是二級妖獸,修為和築基初期相當,靈智要比許多一級碧雲獸強上許多。

    剛剛林暮和石頭所立之處,早已空空如也,隻在地上留下一柄金『色』飛劍,正是石頭的上品飛劍震金劍。

    林暮進入旋月空間,石頭站在靈田中,麵『色』慘白,額頭冷汗直流,雙腿不住打顫。剛剛那一瞬間,數十支水箭差點就要『射』中他,若不是林暮及時救援,他幾乎以為自己就要身亡。

    林暮上前平拍拍石頭的肩膀,安慰道:“莫怕,這就是戰鬥,血腥而又殘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講不得半點情分。這隻是和妖獸之間的戰鬥,妖獸靈智未曾大開,攻擊相對單一,即便是這樣,也是危險異常。若是和修者之間打鬥,不論是心機還是劍訣,都犀利無匹,那更要血腥,更要殘酷。這樣的事情,你遲早都要經曆,我不想你到時無辜慘死,便讓你先體驗一番。”

    石頭慢慢平靜下來,擦去額頭冷汗,目光變得堅定,他尚有深仇大恨未報,這小小地一級妖獸如何能夠阻擋他。

    “我還要去戰鬥。”石頭冷靜無比,一字一頓道。

    林暮心中暗讚,麵上卻平靜道:“你飛劍都已遺落在外麵,還如何戰鬥?今日隻是想讓你體驗一番,這群妖獸實力強大,一般的靈寂期修者,都無法對付他們。我若不是擁有旋月佩,也不敢輕易招惹它們。即便如此,想要除去這些妖獸,也不是容易之事。你且在此等候,等我出去將你飛劍尋回,再出去戰鬥不遲。”

    石頭默默點頭,神『色』中閃過一絲黯然。

    林暮麵『色』平靜,卻並未再出言安慰。

    這樣的事情,石頭總歸要經曆。在林暮的庇佑下,石頭一直順風順水,年紀十餘歲,便築基成功,身上又擁有上品飛劍和上品護盾,難免心生傲氣,驟然受到如此打擊,別說是石頭,換做旁人,心中也會有落差,心境再好,也會有些微沮喪。

    這個,林暮無法改變,也不能改變。

    石頭的成長太過順利,以後的路,他不能替石頭去走,隻能現在就開始慢慢引導,讓他自己慢慢成長。

    林暮拍拍石頭肩膀,鼓舞道:“莫悲,我去將你飛劍取來,等下和我一起去殺個痛快。”說罷身影突然消失不見。

    光芒一閃,林暮在外麵出現,踏雲靴速度極快,林暮迅速向地上的震金劍飛去。

    數百隻碧雲獸發現林暮再度出現,未等那隻較大碧雲獸下令,便齊齊噴出水箭。

    林暮迅速將震金劍撿起,五行環光芒一閃,又是一個巨大的白『色』火球飛出,向獸群飛去。

    這隻火球消滅掉數百支水箭之後,又再度帶走十幾隻妖獸的『性』命。

    林暮剛將飛劍拿在手中,便立即從原地消失。

    嗤!嗤!哧!

    林暮原先所立之處,立即被『射』得千瘡百孔。

    閃身進入旋月空間,林暮將震金劍遞給石頭:“現在妖獸數量太多,即便是我也無法力敵,如今隻能智取。你且再等片刻,到時我定讓你出去戰鬥,會留下幾隻妖獸,供你練手。”

    石頭接過飛劍,眼神變得堅定,緩緩點頭。

    林暮在原地調息片刻,靈力便恢複如初,身形一閃,再度退出旋月空間。

    剛一來到外麵,林暮二話不說,便是一個巨大火球放出。

    眼看著火球吞沒十餘隻碧雲獸後,林暮在水箭『射』到自己之前,立即遁入旋月空間。

    如此反複數十次,幾十個火球輪番打擊下來,碧雲獸的數量在急驟減少,從原先的四五百隻變成三百多隻,兩百多隻,一百多隻,八十多隻,六十多隻。

    林暮再度偷襲一遍,火球又一次帶走十餘隻碧雲獸的『性』命,碧雲獸僅僅剩下五十餘隻。

    林暮這次並未再次躲進旋月空間,神識一動,將石頭從旋月空間移出,道:“打!拿出你最大的實力,和它們血拚到底。”

    石頭點點頭,立即祭出震金劍,向獸群襲去。

    林暮靈力一催,又是一個巨大火球飛過去,吞沒五隻碧雲獸。

    五行環飛在身前,一連擋掉數十支飛來的水箭。

    一柄金『色』巨劍也從五行環中飛出,和那隻較大碧雲獸發出的水劍相撞。

    叮!

    兩劍相遇,水劍破碎成數十塊,金『色』巨劍卻安然無恙,繼續向獸群飛去。一連斬去五隻碧雲獸,金『色』巨劍方消散無形。

    石頭也未閑著,他這次不再被動防禦,隻是撐起一個金『色』護罩,震金劍卻直直飛入獸群,劍身每轉動一下,便立即殺死一隻碧雲獸,鮮血飛濺,慘烈異常。

    石頭卻越戰越猛,震金劍光芒愈發耀眼,片刻功夫,便殺死十餘隻碧雲獸。

    林暮再度放出一個火球,又連續殺死三隻。

    空中隻剩下最後那隻較大碧雲獸,這隻碧雲獸哀鳴一聲,望一眼滿地的同類屍體,眼中流出幾滴血淚,嘴一張,猛然吐出一柄水劍,水劍並未向林暮和石頭襲來,卻突然調轉方向,深深刺進自己心口。

    一片鮮血灑過,這隻碧雲獸緩緩墜落在地。

    林暮和石頭對望一眼,齊齊愣在原地,望著滿地的鮮血,半晌無語。

    

Snap Time:2018-01-19 11:56:44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