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四十章烏龍


    天『色』漸晚,床頭的青『色』桐油燈自動點亮。

    房中頓時沐浴在一片橘黃『色』的光芒中,光芒極度柔和,看上去令人覺著一陣溫暖。

    林暮覺得一陣愜意,三十塊靈石一晚上,雖然略微有點貴,但這待遇的確不錯。

    其實修為到了築基以後,修者可以隨時從天地中吸納靈氣補充體內所需,神識也有了長足增長。吃飯和睡覺對築基以後的修者來說,已是可有可無。

    這難得的安逸,對林暮來說,是一種享受。

    林暮半躺在床上,心思一動,從儲物袋中取出剛買的幾枚玉簡,這玉簡中記載的術法全都是中階術法,那枚記載《高階五行術法》的玉簡,更是被林暮視若珍寶。

    這枚玉簡林暮也未曾細看,麵內容是否缺失,他也不得而知。

    林暮向玉簡中輸入靈力,開始查看起來。

    半晌之後,林暮麵上便浮起淡淡笑意。

    這玉簡中的內容,出乎他的預料,竟然少有缺失。

    隻有《碧水訣》和《厚土訣》的前三層部分,缺失大半。

    林暮如今的《碧水訣》和《厚土訣》,早已練到第四層,這缺失的內容,對他來說,並無大礙。

    讀完玉簡之後,林暮對術法的理解也比之前要透徹許多,心中的一些疑『惑』也被解開。

    按照這枚玉簡中所說,術法一般分為低階,中階和高階,每一階術法的威力都絕不相同。

    中階術法的威力足足是低階術法的十倍不止,高階術法更是中階術法的十倍以上。

    林暮的五行術法,僅僅練到第四層,第四層的術法,按照這玉簡中所說,隻是剛剛步入中階術法的門檻。

    五行種植術法和一般術法不同,為方便種植者學習,它的層級更多,從低到高,循序漸進,共分為九層。

    前三層屬於低階術法範疇,四到六層是中階術法範疇,七到九層屬於高階術法範疇。

    林暮的五行術法已經練到第四層,剛剛步入中階術法的門檻。

    林暮現在終於肯定,自己當初的猜測無誤,這第四層的《庚金訣》,的確是中階術法。

    雖然第四層《庚金訣》的威力,僅僅比低階術法《金剛琢》強上少許,但在控製上,已經和中階術法無異。

    隻是在威力上,第四層的《庚金訣》,和其他中階術法相比,要遜『色』不少。

    這點林暮倒不是很擔心,他相信,隻要將《庚金訣》練到第六層,攻擊力仍然要比大多數中階術法強悍。

    雖然現在術法的威力不是很強,但這點可以靠五行環彌補。

    五行環對五行術法有增幅作用,林暮通過五行環施展出的《庚金訣》,威力已能和普通中階術法相媲美。

    若是再運轉出五行環中的《小五行陣》,威力更是要超過中階術法不少。

    五行環如今隻是中品法器級別,若是將它提升到上品法器級別,對五行術法的增幅定然更大。若林暮再努力一點,將五行術法全都練到第六層,甚至第七層,通過五行環施展出來,和高階術法抗衡也不是沒有可能。

    一連幾天,林暮都閉門不出,苦讀玉簡中的內容。

    其他四枚玉簡,經過他的鑒定,全都是廢簡,麵的內容根本無法學習。

    林暮對此也不苛求,他已心滿意足,花費一塊中品靈石,就能買到《高階五行術法》,這樁買賣,他已賺到許多。

    第六日,林暮仍在房中研習五行術法,一張符篆卻突然從窗外飛來,落在林暮麵前。

    林暮望著那張符篆,麵上『露』出一抹笑意,輕輕向符篆中輸入一道靈力,一陣聲音從麵傳出。

    “幸不辱命。”小二聲音略帶興奮:“三長老已經來到店中,還請您速速趕來。”

    話音剛落,紙符無風自燃,化為一堆灰燼,從半空簌簌落下。

    林暮麵帶笑意,暗歎,靈石的作用果然巨大,這小二的辦事效率的確可觀。

    林暮將玉簡收入儲物袋中,起身收拾一番,推開門,直接向萬器閣飛去。

    來到萬器閣,剛一進入店中,林暮便看到一個黑衣老者。

    小二忙迎上來:“客官,你總算來了,三長老等你多時了。”

    林暮忙上前行禮道:“見過前輩,鬥膽請教前輩名諱?”

    黑衣老者淡淡道:“不必多禮,我是烏龍。”

    烏龍?林暮心中猛然一緊,他想起曾被自己殺死的烏新。

    這人該不會就是烏新的爺爺吧?!林暮心中一陣忐忑,但並未表現出來,麵上仍舊平靜如波。

    林暮壓下心中的想法,問道:“不知前輩是否已將木係法器煉製出來?”

    烏龍平靜道:“木係法器極其稀少,我煉製不易,不能輕易給你。”

    煉製出來了!

    林暮一陣激動,隻要有還怕你不賣麼?

    林暮笑道:“前輩有何需求,隻管開口,是要靈石還是要法器,我都會盡量滿足。”

    林暮如今身上已經沒有靈石,隻剩下一身上品法器,唯今之計,唯有用法器兌換。

    烏龍道:“靈石我已不缺,你且拿兩件法器來看看。”

    林暮忙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柄水係上品飛劍,正是青波劍。他身上如今共有六柄飛劍,一份火係材料。除去金木水火土四係飛劍外,還多出三柄,分別是金係,水係和火係。這柄青波劍正是多出來的水係飛劍。

    烏龍看了一眼青波劍,搖搖頭道:“這柄青波劍雖然也是上品飛劍,但和我的法器相比,還是略微遜『色』。”

    林暮心中一凜,心道,你的法器能有多好?

    隨後將青波劍收起,拿出夏無風的火麟劍,笑道:“那這柄如何?”

    烏龍麵『色』有了變化,接過火麟劍,端詳半晌之後,驚道:“你哪來的這柄飛劍?若我沒記錯,這柄飛劍應該是夏無風所用,他死了?你是靈符門的什麼人?”

    烏龍一連拋出三個問題,林暮卻麵帶微笑,隻道:“換不換?”

    “換。”烏龍咬咬牙:“不過,你要告訴我這柄飛劍的來龍去脈。”

    林暮點頭笑道:“可以,你先把木係法器給我。”

    烏龍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把青木杖,交給林暮道:“這柄青桐杖是我用千年桐木的木心煉製而成,施展木係術法威力頗大,若不是我用不到,說什麼也不會賣給你。”

    林暮欣喜地接過青桐杖,查看一下,確是上品法器無疑,心中大定。

    五行環進階上品法器已經是板上釘釘,再也沒有任何疑問了。

    林暮拜謝道:“多謝前輩成全。”

    烏龍道:“你休要謝我,隻需告訴我這柄飛劍的來龍去脈就行。”

    林暮道:“這柄火麟劍乃是朋友贈送與我,我也不知它的來曆,至於前輩所說的夏無風,我更是從未聽說過。”

    林暮麵『色』如常,撒謊信口說來,毫不費力。

    烏龍奇道:“你那朋友是誰?和靈符門有何關係?”

    林暮道:“我那朋友是靈符門的一位客卿長老,他的姓名我不方便透漏,還望見諒。交換完成,言盡於此,晚輩告辭。”

    林暮怕言多有失,忙轉身離去。

    小二和烏龍呆立原地,望著林暮遠去,半晌無語。

    烏龍望著林暮的身影,目光變得一陣陰沉。

    這人竟敢對他撒謊!

    林暮的話全都是敷衍,沒有一句是真的,他自然能夠聽出。

    但這又能怎樣?

    人家不願意說真話,他也無可奈何。

    烏龍似是想起什麼,忙起身奔到店外,腳下飛劍一亮,他身影瞬間騰空,忙向林暮追去。

    林暮離開坊市後,立即祭出踏雲靴,身形如電,迅速遠遁。

    追在後麵,想要殺人奪寶的烏龍,離開坊市五十地,終於將林暮跟丟。

    懊惱地跺跺腳,烏龍咬咬牙,轉身離去。

    林暮躲在旋月空間之中,見烏龍離去,麵上『露』出一個笑容。

    他早知烏龍不會善罷甘休,所以離開坊市之後,就全力飛行。

    但烏龍是煉器師,一身法器極其厲害,遁速竟然絲毫不比林暮慢。

    林暮飛行五十之後,覺得一陣疲憊,本想回頭與烏龍大戰一場,但他仔細想想,自己和烏龍相比,沒有任何優勢。

    不論是修為還是法器,他都定然比不過烏龍。

    回身戰鬥也是吃力不討好,最多弄個兩敗俱傷。

    既然這樣,那還玩個『毛』!

    林暮索『性』直接遁入旋月空間,徹底讓烏龍絕了念頭。

    烏龍查尋半天,沒有找到林暮的蹤跡,恨恨離去。

    林暮正想出去,似想起什麼,停下身形,站在旋月空間中,一動未動。

    過不片刻,烏龍果然又從遠處飛來,在此尋找片刻。

    林暮心一驚,暗歎自己小心,不然又是一場驚心動魄地奔波。

    烏龍罵罵咧咧道:“竟然被那小子逃了。我也回去吧。”

    林暮心道,你這話是說給我聽的吧!

    這話分明是想讓林暮放鬆警惕。

    果不其然,烏龍離去之後,不到半柱香,又飛了回來。

    一連三次,每次都撲空。

    最後一次更是隔了兩個時辰才飛過來,見真的無人,他這才真的離去。

    離去時,烏龍心中一直存著一個疑『惑』。

    他在追蹤時,和林暮相距不過兩之地,隻是一愣神間,林暮就突然消失。

    他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即便是一個靈寂期修者,也不能突然從他眼前消失。

    他認為林暮一定是利用某種方法隱藏起來了,並未真的離去。

    隻是他來回試探四五遍,都沒有找到林暮的蹤影,他這才確信,林暮是真的離去了。

    自己追蹤的人竟然消失不見,這樣的烏龍事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烏龍自己都覺得一陣可笑。

    他是如何做到的?烏龍百思不得其解。

    

Snap Time:2018-08-21 04:09:18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