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三十八章約見長老


    林暮來到坊市前,身影倏然落下。

    在坊市外,林暮伸手一抹,麵貌頓時一變,和之前完全不同。

    一身青衣,容貌清逸脫凡,端的是一位翩翩公子。

    林暮麵上帶著淡淡笑意,舉步向坊市中走去。

    途經靈符門的千符店,林暮向望了一眼,店中是一位築基期弟子在經營。

    千符子不在!

    林暮麵上浮起一抹笑意,千符子此刻恐怕正焦頭爛額,處理門中諸多雜物呢。

    林暮突然想起自己的朱砂和紫砂已經用去很多,若是以後靜修,免不了還要繼續製作符篆。符篆方麵,林暮擁有符模和符筆,符紙也能自製,唯一緊缺的就是朱砂和紫砂。

    這店中的築基期弟子修為隻比林暮略高,別說是沒學過《天眼術》,就是學過,以林暮如今在《縮骨術》上的造詣,他也不一定能看出林暮的真實麵目。林暮稍一猶豫,便向千符店走去。

    林暮還未走進店中,這位身穿白衣的弟子便慌忙迎出,熱情無比:“您需要點什麼,本店出售各種低階符篆,《火彈符》《冰彈符》《遁地符》,應有盡有。”

    林暮麵上帶著淡淡笑意:“我想買一張《天雷符》!”

    白衣弟子一驚,差點坐倒在地,麵上帶著尷尬笑容道:“您不是在說笑吧?一般的高階符篆都需要三五百塊下品靈石,《天雷符》在高階符篆中算得上極品,價值是一般高階符篆的幾倍。而且高階符篆製作複雜,即便是靈寂期修者,也要一年時間才能製作出一張。小店小本生意,不對外出售高階符篆。由於一些不方便透『露』的原因,就連中階符篆,最近也都全部停售。”

    一些不方便透『露』的原因?

    林暮一陣疑『惑』,旋即明白過來,麵上笑意依然。

    靈符門要與藍海劍門決戰,自然是將所有中階符篆都拿去備用了。

    林暮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買符篆了,給我拿些朱砂和紫砂吧。”

    白衣弟子鬆口氣,這人倒是好說話,不像之前的幾人,極難打發,他忙笑問:“您需要幾瓶?”

    林暮反問道:“你這朱砂和紫砂的價格如何?”

    白衣弟子心下一喜,暗道,原來是個外地人,我要好好宰他一筆。他心下歡喜,麵上卻平靜依舊,耐心介紹道:“朱砂三十塊下品靈石一瓶,紫砂五百塊下品靈石一瓶。”

    朱砂三十?紫砂五百?這麼貴?

    林暮一陣疑『惑』,在他的印象,雖然沒問過這兩樣物品的具體價格,但大致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

    這人一定以為自己是門外漢,好騙。

    林暮心中暗罵,千符子不是好人,教出來的弟子也是狡猾得很。

    心中腹誹不已,林暮麵上卻笑道:“你開玩笑吧。我雖是遠道而來,但卻對朱砂和紫砂價格還是略知一二。在千羽劍門地界,一瓶朱砂也不過十五塊靈石,一瓶紫砂不過二百五十塊。我本以為來到靈符門地界,這盛行製符,朱砂和紫砂的價格會便宜許多,你倒好,足足將價格抬高了一倍,想宰我是吧?”林暮的笑容立即由微笑變成冷笑。

    白衣弟子一驚,林暮身上的氣勢令他心驚,根本不像一般的築基期修者,他這才知自己剛才莽撞,忙道:“我剛剛接手千符店,許是我記錯價格,你且稍等,容我再去查看一番價目。”說罷,背後冒著冷汗向店中走去。

    片刻後,他便走回來,麵上笑容燦爛:“實在抱歉,是我記錯了價格,還請您見諒。朱砂十五,紫砂二百五,您需要幾瓶?”

    林暮心中暗道,若不是我機警,差點就被你宰了,麵上卻笑道:“記錯了不要緊,下次注意就是。既然這樣,那就給我拿二十瓶朱砂,二十瓶紫砂。”

    白衣弟子笑道:“好,您稍等。”轉身便從身後的貨架上,取出二十瓶朱砂和二十瓶紫砂,用布袋裝好,遞給林暮,笑道:“一共是五千三百塊下品靈石。”

    五千三百塊!

    僅僅是朱砂和紫砂,便要如此高的價格,林暮實在無法想象,一般的製符師,是如何積攢如此數目的靈石。要知道,符紙的價格可是要遠遠高於朱砂,和紫砂相差無幾。一打七星紙箋一百張,至少要一百多塊下品靈石。

    製符師果然是個燒錢的行業。

    林暮從儲物袋中取出靈石,但將所有下品靈石取出,卻隻湊夠三千六百塊,仍差一千七百塊。

    此前在千符店中,他已將所有靈石掏給千符子。

    後來去火龍穀的路途中,殺死烏新,在烏新和姚遠的儲物袋中,林暮一共得到三千六百塊下品靈石。

    除此之外,林暮身上再無一塊下品靈石。

    白衣弟子看出林暮的尷尬,出言提醒道:“您若是下品靈石不夠,可以用中品靈石支付,一塊中品靈石算一百塊下品靈石。”

    中品靈石!

    林暮猛然想起,在霧隱峰時,千符子曾送給自己五十塊中品靈石,雖然催動《聚靈陣》用去二十七塊,但還剩下二十三塊。這二十三塊中品靈石就相當於兩千三百塊下品靈石,已經足夠支付這次購買所需。

    林暮麵帶笑意,從儲物袋中找到那些中品靈石,取出十七塊,放在櫃台上。

    白衣弟子收起靈石,笑道:“您還需要點什麼?”

    林暮將布袋收進儲物袋中,笑道:“不需要了,你且忙吧。”直接向店外走去。

    白衣弟子忙起身相送。

    林暮離開千符店,便直奔萬器閣而去。

    尚未走進店中,萬器閣小二慌忙迎出:“客官麵請,您需要點什麼?”麵上掛著呆板的笑容,八顆雪白的牙『裸』『露』在外。

    林暮這次不再羅嗦,單刀直入:“給我拿一件上品木係法器。”他的麵容變幻,『性』格也故意變得與之前不同。

    小二麵『色』一怔,笑容斂去,小心道:“實在見諒,本店沒有木係上品法器,請問您需要金係法器麼?小店的金係法器,做工精良,人人稱讚,攻擊力也是非同凡響……”

    林暮打斷他,麵上一陣不悅:“我要買木係上品法器,木係,沒聽懂麼,蠢貨!”

    小二連連賠笑,一臉無奈道:“小店真的沒有木係上品法器,木係法器本就稀少,更何況是上品法器。”

    林暮大怒:“這連一件木係上品法器都沒有,還敢叫萬器閣,你是在糊弄我,還是不想要這塊招牌了?”

    小二額頭冒出一陣冷汗,點頭哈腰道:“小店也不是沒有,隻是木係法器煉製不易,隻要出來一件,便是奇貨可居,被人搶購一空。不是小的要糊弄您,實在是最近缺貨啊。如果你願意等的話,我會稟明門中長老,讓他特意為你煉製一件。你看這樣可好?”小二看林暮氣度非凡,猜不透他的來曆,不敢輕易得罪,隻能賠笑穩住。

    林暮麵『色』一緩:“需要多久才能煉製出來?”

    小二內心一陣叫苦,這人也太會胡攪蠻纏了吧,連這樣淺顯推辭都看不出來麼,他竟然還當真了!

    心中叫苦不迭,小二麵上卻陪著笑容:“這個小的不敢保證。煉製法器是長老自行決定,若是運氣好,說不定十天八天後,就能送來一件,若是運氣不好,等個一兩年也不是沒有可能。”

    林暮怒意稍減,轉而問道:“你門中煉器長老是誰,可否讓我見上一麵?”

    小二內心腹誹不已,這人怎麼如此窮追不舍,還讓不讓人活了!

    “這個,恐怕不能答應您。”小二小心道:“三長老主要負責煉製對外出售的法器,但他平日很忙,很少到店中來。”

    林暮麵上『露』出淡淡笑意:“沒事。碰巧我最近閑暇時間頗多,可以慢慢等。你隻需幫我通告一聲,這幾塊靈石就算是你的跑路費了。”林暮從儲物袋中取出四塊靈石,遞給小二。

    小二擺擺手,正要拒絕,眼光一閃,落在林暮手中的靈石上。四塊靈石,晶瑩剔透,光芒閃爍,和下品靈石的黯淡駁雜相比,看起來要美麗許多。

    這分明是中品靈石!

    小二內心一陣激動,驚訝萬分,竟然是中品靈石!

    他在此看守一個月也不過才八十塊下品靈石,這四塊中品靈石可是相當於四百塊下品靈石,甚至更高,足足抵得上他五個月的酬勞。

    他原以為這人不過是賞給他四塊下品靈石,所以想也沒想,就直接拒絕。

    四塊下品靈石也想拿來賄賂哥?真以為哥很單純麼?!

    隻是當他看到這是四塊中品靈石時,一下呆立原地,看向林暮的目光又有不同,變得更加仰視。

    他之前認為林暮不過是一個一般有錢的貴公子,現在看來,這哪是一般有錢,這是非常有錢!

    一出手就是四塊中品靈石的跑腿費,他長這麼大都沒聽說過。

    “怎麼,不願意麼?”林暮見小二目光呆滯,半天沒有反應,晃晃手中的靈石,笑著問道。

    “願意!願意!”小二雙手接過靈石,忙不迭點頭答應。

    林暮笑道:“那我什麼時候能見到那位三長老?”

    小二臉上綻放出燦爛笑容:“您請放心,十日內,我保管讓你見到三長老。”

    林暮笑道:“那在下可要多謝你了,若你真能達成此事,事後我必有重謝。”

    小二麵上笑意更濃,笑問:“那我該如何與你聯係?”

    林暮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張《傳音符》,在上麵留下一絲自己的印記,遞給小二道:“到時你隻需放出這張《傳音符》即可,我會即刻趕來。”

    小二接過《傳音符》,點頭笑道:“行,您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

    林暮點點頭,麵上帶著淡淡笑意,轉身走出萬器閣。

    

Snap Time:2018-04-20 01:29:46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