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三十七章木係法器


    幾張《爆炎符》在半空炸裂,火光四『射』,千符子幾人心中卻是一陣寒冷。

    林暮的速度太快,《爆炎符》根本無法追上他的身影。

    在眾人噴火的目光中,林暮撿起幾件上品飛劍,悠然離去。

    令千符子憤怒的是,林暮取走的那幾柄飛劍,品質超好,每一柄飛劍,都不下於一萬塊下品靈石。

    寧葉的那把金吾劍,當初更是花費一萬六千塊下品靈石,貴重無比。

    夏無風的火係上品飛劍火麟劍,品質同樣很高,完全可以和金吾劍媲美。

    僅僅這兩件法器,便價值三萬塊下品靈石。

    林暮一共取走五柄飛劍,至少價值六萬塊靈石左右。

    千符子麵『色』陰沉到極點,他本想靠這些法器,彌補一下符篆的損失,林暮此舉,讓他打算完全落空。

    這一次勝利,徹底變成名副其實的慘勝。

    門中弟子和長老都有傷亡,積存數十年的符篆,也用去大半。

    雖然除掉寧葉這個隱患,但門派的未來,卻是變得更加灰暗。門中實力驟降,在這片地界,連煉器宗這樣的小門派,以後都能在自己頭上作威作福。

    沙行問道:“要不要去追?”這話和沒說一樣,因為林暮的身影早已看不見。

    千符子無奈道:“由他去吧。禦靈宗無法奈何他,我們又能有什麼辦法?他如今是一個散修,無牽無掛,若是惹惱了他,對門下築基期弟子下手,咱們就不好收拾了。”

    衡樂點頭道:“也對,他修為雖然剛剛在築基初期,但實力絕不比我們遜『色』,築基期弟子在他手下,難以走過兩個回合。他的五行環雖是中品法器,但比一般的上品法器還要厲害。既然不能奈何他,還是不要招惹了。”

    衡樂看了掌門一眼,道:“這次也是我們負他在先,怨不得他。”

    衡樂如此說,其他幾位長老全都點頭讚同。

    但自始至終,都沒人提起懷春和寧葉的慘死,仿佛這兩個人從來沒有在靈符門存在過一樣。

    一道驚鴻從天空飄過。

    林暮身形如電,迅速遠遁。

    直到來到一處曠野,確信身後沒人追蹤,林暮才停下來。

    這處曠野,到處都是野草,荒無人煙。

    林暮落在草叢中,身形一閃,進入旋月空間之中。

    林父林母和石頭早已在旋月空間等候多時,三人見林暮進來,全都心中一鬆。

    林父忙問道:“離開靈符門了麼?”

    林暮麵上浮起一抹笑意:“已經離開靈符門百之地,現在已經安全了。”

    林母喜道:“如此甚好,那個地方太過危險,多呆一天,我和你爹心中便擔憂一天。你以後與人打交道,少和這樣沒有良知的人來往,不然我和你爹實在難以放心。”

    林暮點點頭,笑道:“我也希望如此。希望碰到的都是好人,但這修真界中,修者眾多,資源有限,爭搶無數,勾心鬥角,不勝枚舉。別人如何想,我有如何能夠猜出?隻能說盡量避免,關鍵還是要有強大的實力,不然實在危險得緊。”

    林父同意林暮的看法:“的確如此。實力才是最重要的,但小心行事總沒有錯,你娘說得也有道理,以後要多加小心,切莫再中別人圈套。”

    林暮點點頭:“我盡量避免就是。”

    林暮麵上帶著笑意,從儲物袋中取出幾柄法器,放在桌上,笑道:“這次雖然被千符子算計,驚險萬分,但收獲同樣不小。這幾柄上品飛劍品質優良,都是一等一的上好法器。”

    五柄飛劍並排放在桌上,劍光閃爍,令人目不能直視。

    林父林母雖然見過的法器不多,但也能一下看出,這五柄飛劍的不同尋常,麵上都『露』出一抹喜『色』。

    石頭更是麵帶笑意,上前不停撫『摸』著幾柄飛劍,笑道:“恭喜師傅,這幾柄飛劍都是上品法器,品質和我的震金劍都不相上下。這柄金係飛劍和這柄火係飛劍,品質更是要超過我的震金劍。”石頭平日修煉之餘,經常查看林暮留下的玉簡,如今對修真界之事是了如指掌,辨認法器品階也是遊刃有餘。

    林暮麵上增添兩分笑意:“那是自然。你的法器從一位煉氣期弟子手中奪來,這柄金吾劍和這柄火麟劍,全都是靈寂期高手所有,自然要比你的震金劍強上少許。”

    金吾劍是寧葉所用,殺氣凜然,最是犀利不過。火麟劍是藍海劍門掌門夏無風所用,品階已經達到上品法器的巔峰,直『逼』極品法器。

    其餘三柄飛劍,也都是藍海劍門長老所用,品質也是不凡。

    林父問道:“這幾柄飛劍,恐怕價值不菲,千符子怎會讓你輕易取走?”

    林暮笑道:“他原先以為我已經死去,大勝之後,根本沒有防備,隻是派遣一位築基期弟子前去撿取法器。我趁他不備,施展《隱身術》,搶在築基期弟子之前,將這幾柄飛劍收入儲物袋中。等他反應過來,我早已踩著踏雲靴遠去。”

    石頭聽得熱血沸騰:“千符子這樣的人,就應該給他一個打擊。不然真以為我們是他手中的棋子,任他擺布。”石頭年紀漸長,血氣方剛,不再如之前一般,沉默寡言,反倒經常在林暮和父母說話之時,談上兩句自己的看法。

    林暮笑道:“真是如你所願。這個打擊,對千符子的確不小。千符子這次雖然勝利,但隻是慘勝,門中元氣大傷。這些法器之類,或許能給他帶來一些收益,彌補一些損失。我一下取走這最好的五柄飛劍,讓他的打算完全落空。他的這次勝利,也並不如表麵那麼風光。”

    林父林母早已沒有石頭的熱血,林母勸道:“這次借用靈符門洞天福地築基,是迫不得已。既然我們已經築基,還是尋個清靜所在,安心修煉吧,這些危險之事,還是少惹為妙。

    林暮心頭一暖,點頭道:“我正有這個打算,總是以身犯險,難免會有意外的時候,一旦出現意外,便是萬劫不複。我以後自會小心,不讓你們二老擔心便是。”

    林父林母點點頭,麵『露』喜意。

    一直以來,四人中,無論做什麼事,都是林暮做決定。雖然林暮回和他們商量,但最終還是他自己拿主意。林父林母隻能在背後默默支持,他的所有決定,都無法反對。

    幸好林暮行事還算小心謹慎,兩人雖然擔心,總算是平安度過。

    如今林母拿定主意,要安靜靜修,林暮想也沒想,便答應下來,兩人心中都是一喜。

    “不過,在靜修之前,我還有點事要做。”林暮笑望著父母道。

    林母忙道:“你又要去做什麼?”神『色』間一陣擔憂。

    林暮笑道:“我如今已經築基,五行環卻仍停留在中品法器級別。與築基期修者打鬥,自然沒有問題。但若和靈寂期修者相比,還是略微遜『色』。我想將五行環提升到上品法器級別。”

    林父點點頭:“你在外麵,法器自然要用最好的,我和你娘才能放心。提升五行環,需要五係法器,你的上品法器數目夠麼,不夠的話,就把我和你娘的兩柄法器拿去用吧。反正我們在這旋月空間之中,幾乎用不到上品法器。”

    林暮搖搖頭,笑道:“我原先還剩兩件上品法器,一件火係,一件水係,這新得來的五柄飛劍,兩件金係,一件火係,一件水係,一件土係,如今已經湊夠四係,還差一件木係法器。我先去坊市看看,若能買到,自然最好。不能的話,我們再另想辦法。”

    林父林母皆是點頭同意,林暮麵帶笑意,正要退出旋月空間,林父卻突然道:“靈田中的靈草快要成熟了,不出半月,就能收獲了。”

    林暮頓時大喜,最近幾個月,林暮一直將靈田交給父親打理,自己已經很少過問。

    這十二畝靈田,全都種上煉製歸靈丹的二品靈草。

    二品靈草和一品靈草相比,要嬌貴許多,種植需要悉心打理。成熟期也要比一品靈草長一些,一般都是四到八個月方能成熟。

    林暮一直在等著這批靈草成熟,隻要靈草成熟,他便立即動手煉製歸靈丹。

    自從四人築基之後,修煉完全靠自己苦修,歸靈丹一直沒有著落。

    四人的資質都算不上優異,林父林母更是沒有靈根的凡人,沒有丹『藥』,修行上速度奇慢無比。

    百年靈『乳』雖然對修煉大有幫助,但終究數量有限。

    尤其是四人全都築基,再也無法進入火龍穀,百年靈『乳』是用一點少一點,如非必要,林暮根本不想動用百年靈『乳』。

    靈草快要成熟,這個消息,讓林暮心中一喜。

    “等靈草成熟,我便開始煉製歸靈丹。”林暮笑道:“到時我們的修煉速度,便能快上許多,再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如同龜爬了。”

    林父林母和石頭三人,麵上皆是一喜。

    三人已經習慣修為突飛猛進,如今修為提升驟然變得緩慢,實在有些不適應。

    林暮笑道:“我先去購買木係法器,回來之後,便準備煉丹。”

    說罷,林暮身形一閃,出現在曠野中,四周草叢搖曳。

    林暮心思一動,踏雲靴出現在腳上,猛然催動靈力,他身影如虹,向坊市飛去。

    

Snap Time:2018-06-24 20:32:43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