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三十六章藍海覆滅

  
  千符子意氣風發,不可一世。
  寧葉在臨死之時,將最棘手的夏無風除去。
  如今藍海劍門群龍無首,隻剩下八位靈寂期修者和一百多位築基期弟子。
  這些人和寧葉三人對敵良久,體內靈力早已不足。甚至有許多人,身受重傷,無法再戰。
  靈符門之人卻以逸待勞,門中三位長老的慘死,更是讓門下弟子義憤填膺,殺氣騰騰,要為長老們報仇。
  天時地利人和,全都被靈符門占去。
  千符子帶領著門下弟子,一下從霧中飛竄而出。一百多位築基期修者在長老的帶領下,立即四散開來,將藍海劍門之人團團圍住。
  藍海劍門之人正處在寧葉所製造的驚駭中,又突然被靈符門之人包圍住,心中更是驚恐。
  一百多位弟子『騷』『亂』一團,有人憂心忡忡,就要禦劍逃走。
  一位年長的長老立即飛上半空,喊道:“不能讓掌門白死,我們要為掌門報仇。所有弟子,一個都不準逃跑,我們實力強大,不必怕他。剛剛那個自爆,隻是一個意外。我們現在尚有九位靈寂期修者,他們隻有七位,我們依然處在上風。”
  這位長老一說,門下弟子立即安靜下來,準備逃跑之人,也留下觀望。
  千符子麵『色』平靜,看不出喜怒,望一眼圍在四周的弟子,冷喝道:“動手。”
  話音剛落,便是一張《天雷符》扔出。
  一道威力龐大的雷電,直接從空中砸下,落在藍海劍門的人群中。
  轟!
  塵煙散去,地上一片焦黑。
  這次藍海劍門之人有所防備,隻死去七八人。
  但未等藍海劍門鬆口氣,又是三道《天雷符》從千符子手中飛出。
  唰!唰!唰!
  符篆如同長眼一般,專往築基期弟子最多的地方砸去。
  轟!轟!轟!
  三道雷電又帶走藍海劍門三十多位弟子的『性』命。
  一連四道《天雷符》,幾乎要讓藍海劍門崩潰。
  在千符子發出符篆之時,藍海劍門的長老也沒閑著,九位長老和門下弟子齊齊祭出飛劍,向靈符門之人『射』來。
  飛劍不長眼,『射』在誰身上誰死。
  靈符門弟子忙齊齊丟出手中的《火彈符》和《冰彈符》,身家豐厚的甚至丟出《爆炎符》,去阻擋飛劍的攻勢。
  衡樂幾位長老也是不甘下風,每人對上一位長老,手中《爆炎符》如同流水般,嘩嘩丟出去。
  漫天火光四『射』,整個天空一片通紅。
  符篆『亂』飛,飛劍『亂』舞,場麵一時混『亂』無比。
  林暮躲在旋月空間中,麵『色』已經變得平靜,悲傷和憤怒全都斂去。
  這時候,他並沒有跳出去加入千符子的戰團,一起打擊藍海劍門。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父母和石頭還在霧隱峰靜修,這是林暮無法安心的事。
  林暮取出一張《遁地符》,身形一下從旋月空間退出,從地下向靈符門山門走去。
  來到山門處,林暮突然從地下出來,施展《禦風術》,迅速從白霧通道飛入靈符門中。
  進入門中,林暮稍鬆一口氣,幸好剛剛沒被發現。
  心思一動,踏雲靴出現在腳上,林暮身影如同驚鴻,迅速向霧隱峰掠去。
  來到洞府處,林暮向禁製中打入幾道法訣,白霧自動分開,『露』出一條小道,直通洞府。
  林暮不做停留,一下進入洞中。
  洞中,林父林母和石頭正在打坐穩固修為,林暮突然進來,三人都被驚動,一下從入定中醒來。
  三人都看出林暮的慌張,林父忙問道:“發生了什麼,是不是靈符門覆滅了?”
  林暮麵『色』稍稍緩和:“不是,靈符門安然無恙。我們要盡快離開此地,千符子根本不是什麼好人,若不是我有旋月佩,差點要死在外麵。”
  林母驚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他為何要害你?”
  父母和石頭平安無事,林暮麵『色』恢複平靜:“他不是要害我,他是要害寧葉長老,我隻不過是個陪襯。千符子和寧葉長老不和,他怕寧葉長老結成金丹之後,搶他掌門的位子,所以借著這次藍海劍門來襲的機會,一舉除掉寧葉。他將我和懷春還有寧葉三人送出《天岩陣》外,讓我們前去偷襲,給予藍海劍門重創。他向我們承諾,偷襲得手之後,立即打開大陣,讓我們三人進去。但是他出爾反爾,我們偷襲得手後,他根本沒有打開大陣,我們一下陷入藍海劍門的包圍。懷春和寧葉全都慘死,隻有我一人僥幸活下來。”
  三人聽後,皆是憤然。
  林父憤憤道:“我之前還以為這千符子是好人,沒想到如此不堪。”
  林母也道:“我們早先還相信他,實在是被蒙蔽了心智。”
  林暮道:“千符子一石二鳥,這次不僅除去寧葉這個內憂,連藍海劍門這個外患也要一下拔去了。”
  石頭在一旁沉默不語,雙拳緊握,心中也是怒火連連。
  “此地不宜久留,這個是非之地還是盡快離開為妙。”林暮對父母和石頭道。
  三人深有同感,皆是點頭同意。
  林暮一下將三人收入旋月空間中,從洞府中走出。
  認準方向,林暮向山門外飛去。
  來到護山大陣形成的白霧前,林暮觀察一番,施展《隱身術》,悄悄從通道中走出。
  山門外的空地上,打鬥已快要結束。
  靈符門的符篆流被發揮到極致,符篆不要錢般,不停從靈符門之人手中飛出。
  火彈密集,如同狂風暴雨,許多藍海劍門弟子都被火球吞沒,場上隻剩下五十多築基期弟子在苟延殘喘。
  藍海劍門的長老,已經死去五人,仍有四人在苦苦掙紮。
  靈符門這邊,損失倒是不大。隻有杜寧長老一人,被飛劍當胸穿過,生命垂危。其餘幾位長老隻是受到不同程度的輕傷,並不足以致命。
  靈符門門下弟子傷亡也是不大,隻死去三四十人,重傷二十幾人,其餘之人仍有戰力。
  千符子一人獨對三位藍海劍門長老,他手中符篆不停飛出,錯落有致,排布有序,恰恰將三位靈寂期修者都死死困住。
  三人飛劍『亂』舞,不時劈落撲麵而來的火球,金劍。
  但靈力也是劇烈消耗,眼看無法再堅持下去。
  千符子麵上『露』出一絲冷笑,手上速度猛然加快,頓時一百多張爆炎符傾瀉出去。
  轟!轟!轟!
  火球炸裂的聲音不絕於耳,火光散去之後,地上隻留下幾柄飛劍,三位藍海劍門的長老早已被炸成虛無,看不出痕跡。
  剩餘的一位藍海劍門長老,也在衡樂、安順、裴融幾人的圍攻下,斃命身亡。
  幾十位築基期弟子,更是被沙行帶領門下弟子用符篆活活燒死。
  最後一張符篆的火光也消失後,地上一片狼藉,隻剩下一地的法器,和藍海劍門之人的斷臂殘肢。
  這場血腥拚鬥,以靈符門的勝利落幕。
  千符子此刻卻沒有笑意,這次,他最多隻能算作慘勝。
  門下三位長老死去,一位長老重傷,築基期弟子更是死了四五十。
  實力一下損耗三分之一,如今甚至和煉器宗都無法相比。
  而且這場勝利,是以靈石拚出來的。
  一場戰鬥,扔出符篆無數,至少耗去二十萬塊下品靈石。
  門中因此元氣大傷,若是再來一個藍海劍門這樣的門派,靈符門將無力抵擋。
  當然,作為勝利者,損失巨大,收獲也同樣不小。
  望著一地的法器,千符子嘴角稍稍『露』出一點笑意。
  十幾件上品飛劍,個個品質優良,估計能賣個七八萬塊下品靈石,幾十柄中品飛劍也能賣個兩三萬塊,殘存的下品法器也能賣出不少,加起來也有十幾萬下品靈石了。
  這次的損失,也能因此補給大半。
  千符子吩咐旁邊的一位築基期弟子,去清掃戰場,將法器全都撿回來。
  築基期弟子領命,喜滋滋前去撿取法器。
  他身影還未來到法器旁邊,倏然,一陣風飄忽刮過,身前的一件上品法器莫名消失。
  他頓時大駭,差點驚倒在地。
  千符子也發現異常,他忙用《天眼術》查看,一道瘦長人影隱隱約約,如同流光一般,在戰場上飛竄一圈。
  《隱身術》!
  他忙取出符篆,向那人扔去。
  這人正是林暮,他施展了《隱身術》和《縮骨術》,麵貌身形大變。
  千符子將他當做誘餌,他自然不會再講什麼道義。
  地上法器眾多,他可不想讓千符子一人獨得。
  林暮身形如電,迅速抓起幾件上品飛劍,這些法器,品質都是遠超一般上品法器。寧葉的金吾劍和夏無風的火係上品飛劍,林暮是一個也沒落下,全都收進儲物袋中。
  在符篆打到自己之前,林暮猛然催動靈力,踏雲靴光芒一閃,立即遠遁而去。
  隻留下一個模糊的背影,至始至終,都沒人看清他的正麵。
  千符子麵『色』鐵青,他的符篆,速度不比飛劍,根本無法追上那人。
  其他幾位長老也發現異常,衡樂忙問道:“那人是誰,竟然如此膽大?”
  千符子臉『色』陰沉:“若我猜測沒錯,必定是林暮無疑。”
  衡樂驚道:“他不是死了麼?”
  千符子怒道:“禦靈宗實力是藍海劍門十倍不止,依然無法殺死他。他怎會輕易就死?”
  衡樂頓時沉默,千符子之前如此對待林暮,此刻出來搶奪法器,也在情理之中。但他還是很好奇,林暮是如何在重重包圍下,逃出生天的。
  “你去霧隱峰查看一下,看看林暮的父母和徒弟還在麼?”衡樂吩咐身邊一位築基期弟子道。
  那位弟子立即領命前去。
  半柱香後,弟子滿頭大汗飛來:“洞府空空如也,他們早已離去多時了。”
  衡樂點點頭,確定道:“果然是林暮!”
  

Snap Time:2018-10-23 06:48:05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