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三十五章半步金丹


    林暮淚眼模糊,懷春的慘死,讓他心中一陣悲痛。

    懷春可謂是為門派貢獻所有,卻落得一個咬舌自盡的下場。

    一切罪魁禍首,皆是千符子。

    千符子過河拆橋,和當初的時未寒,別無二致。

    這兩人皆是心如磐石,不帶有一絲感情,眼中隻剩下利益。

    林暮極其痛恨時未寒所作所為,他寧願在外麵漂泊,也不願回到門派。

    這樣的人,林暮隻想離他遠遠地。

    因為誰也不知道,他下一刻會算計誰,為了勝利,為了利益,他們可以不擇手段。

    林暮曾經作為時未寒的一枚棋子,為他謀取過暴利,換來的卻是出賣。

    那次以後,林暮就下定決心,要將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沒想到來到這,又再一次成為別人的棋子。

    他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小心,足夠成熟,但和這些老家夥們比起來,他還是太嫩!

    歸根結底,還是實力太弱。

    如果自己有超強的實力,能一人幹掉藍海劍門一個門派,哪會有這些事?

    隻是話說回來,如果他有這個實力,又何必與千符子做交易。

    兔死狐悲,林暮望著懷春臨死前的慘狀,留下一陣淚水。

    和懷春相比,林暮隻不過是擁有一點運氣。若不是擁有旋月佩,他早已和懷春一樣,要麼『自殺』,要麼在受盡別人折辱後,被人用『亂』劍砍死。

    正如同此刻的寧葉一樣,在眾人的圍攻下,遲早要敗亡。

    寧葉『操』縱著金吾劍,陣陣金光閃過,向夏無風劈去。

    劍氣縱橫,陣陣轟鳴聲過後,地上塵煙彌漫。

    金吾劍和夏無風的飛劍在半空相撞,一陣金鐵交鳴聲過後,夏無風的飛劍被劈出兩個細小缺口。

    金吾劍犀利無比,遠非夏無風的飛劍可比。

    但是下一瞬間,金吾劍威風不再,一下五柄一齊攻上,團團將金吾劍纏住。

    金吾劍光芒一閃,發出兩聲清鳴,光芒變得愈發黯淡。

    林暮不忍再看,寧葉的命運和懷春一樣,也早已注定,在千符子將他們送出時,就已經注定。

    寧葉此刻的掙紮,讓林暮覺得更加淒涼。

    如果命運早已注定,是順從的死去,還是做無謂地反抗?

    懷春選擇了前者,他臨死前,帶著無盡的恨意。

    那恨意,令林暮心慌。

    寧葉選擇了後者,他要拚死抗爭。

    隻是這種抗爭,落在林暮眼中,卻是多了一絲悲涼。

    五位靈寂期修者的實力,加起來,要勝過寧葉許多。他攻擊力雖強,但奈何架不住藍海劍門人多,五位靈寂期修者,一同圍攻,他根本無力承受。

    金吾劍光芒愈發黯淡,五柄上品飛劍死死將它纏住。

    這時,又有一位長老放棄搜索林暮,轉而加入圍攻寧葉的行列。

    這位長老的飛劍是一柄水係飛劍,淡青『色』飛劍飄忽不定,從背後向寧葉刺去。寧葉雖然有所防備,但終究沒有飛劍靈活,一下被青『色』飛劍從背後刺中。

    劍氣在他體內爆發,冰涼的水係靈力在他體內蔓延,寧葉卻覺得五內俱焚,火辣辣地疼痛,仿佛一下將他吞沒。

    寧葉身形一個不穩,直直從空中掉落下來,金吾劍也同樣被人打落。

    夏無風一下走到寧葉麵前,麵『色』陰冷:“你掙紮這麼久,還不是要死在我的劍下,何必呢?”

    寧葉一言不發,暗中運轉靈力,他仍在想著反抗。

    夏無風冷笑道:“你就別再白費力氣了,你殺了我門中這麼多弟子,我是不會再讓你活著的。”

    旁邊有長老譏笑道:“你為千符子賣命,最終卻換來這個結果,千符子真是造孽啊。”

    夏無風陰陰一笑:“不過你放心,你死後,我會為你報仇的。我要親手殺死千符子,殺光靈符門所有弟子,這座洞天福地以後將歸藍海劍門所有。”

    寧葉雙目噴火,怒瞪著夏無風,身下的土地已被鮮血滲透。

    旁邊一位長老惋惜道:“可惜千符子太過心狠,少了一個敲詐他的機會,寧葉長老隻能白白死去了。”

    夏無風恨恨道:“殺了我門下近百位弟子,他也不算白死。隻是可惜跑掉了一位,沒能將三人全都殺死。”

    “但是殺死你和懷春兩位長老,我也知足。”夏無風笑道:“我不信靈符門剩下七位靈寂期修者,還能繼續與我藍海劍門抗衡。”

    夏無風語畢,手一招,一柄赤紅『色』飛劍直直向寧葉心**去。

    寧葉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身形在飛劍即將『射』中心口時,拔地而起,飄在半空,金吾劍也立即從地上飛起,停在他的身側。

    飛劍落空,夏無風猛然一驚。

    “果然是有毅力,這時還不肯甘心就死。”夏無風道:“那我將親手送你上路。”

    赤紅『色』飛劍光芒一閃,再度向寧葉『射』去。

    寧葉麵容沉靜,眼中閃過一抹瘋狂,他拚命運轉體內靈力,周圍天地靈氣迅速向他匯聚。

    靈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他匯聚,狂風刮過,他身前形成一個巨大的靈力漩渦。

    靈力越聚越多,金吾劍越來越亮。

    一陣清鳴聲從金吾劍上傳來,金吾劍發出一抹亮光,直直迎上夏無風的飛劍。

    叮!

    一聲撞擊過後,夏無風的飛劍被一下打退回來,赤紅『色』的劍身出現一個半寸餘長的缺口。

    寧葉仍舊在努力吸納著天地靈氣,靈力波動愈發劇烈,風起雲湧,整片靈符山的靈氣都迅速向寧葉匯集。

    寧葉成為這片天地的中心,身上氣勢越來越強,幾要無法匹敵。

    夏無風這才反應過來,驚道:“不好,他要突破金丹!”

    “快點阻止他!”夏無風大叫道:“否則,我們就完了。”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寧葉身上閃著道道金『色』光芒,麵容平靜,他目光冰冷,望著夏無風。

    寧葉深知自己此刻的情況,他的五髒六腑都已被震碎,此刻不過是苟延殘喘,回光返照。

    突破金丹已經完全不可能,他此刻不過是達到半步金丹狀態。

    半步金丹!

    必須是靈寂期巔峰,衝擊金丹期時才能擁有的狀態。

    這個時候的修者,已經有一腳踏入金丹期,隻要有大量的靈力供應,就能一舉結丹成功。

    寧葉生命垂危,結丹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

    寧葉的目的也不是結成金丹,隻要達到半步金丹的狀態,他的實力,便能在短時間內,和金丹期修者媲美。

    在臨死之前,寧葉要給夏無風和藍海劍門一個重創。

    多殺一位藍海劍門之人,靈符門繼續存在下去的希望便越大。

    雖然千符子算計他,要將他置於死地。

    他本該痛恨千符子,但是他更不願門派和自己一樣,滅絕在藍海劍門手中。

    夏無風話音剛落,十二位靈寂期長老和一百多位築基期弟子,全都祭出飛劍,向寧葉『射』來。

    寧葉冷笑一聲,一言不發,金吾劍光芒一閃,便是一劍劈下。

    一道無匹的金力從天空劃過,劍光所過之處,一柄柄飛劍被斬為兩截,下雨般嘩嘩掉落。

    轟!

    地上被劈出一道十幾丈長的深溝,塵煙四起。

    一二百柄飛劍,金吾劍不過劈落三十柄,剩下的一百七十柄飛劍,仍舊向寧葉襲去。

    寧葉眼中『露』出一抹寒芒,他已抱著必死之心。

    金吾劍剛剛劈下,便又再次回轉。

    轟!

    又是一道劍光落下。

    一陣飛劍嘩嘩掉落之後,還剩下一百並左右飛劍。這一百柄飛劍,已經快要來到寧葉的身前。

    寧葉麵上『露』出淡淡笑意,伸手一招,金吾劍迅速飛來,出現在他的腳下。

    他猛然運轉靈力,身上一道金光閃過,禦劍飛行,迅速向夏無風襲去。

    一道道飛劍『射』中他的身體,深深刺入到他體內,他身上『插』滿飛劍,早已成為一個血人。

    寧葉一下飛到夏無風身邊,緊緊抱住夏無風,下一瞬間,一道耀眼金『色』光芒閃過。

    轟!

    金光四『射』,如同蓮花綻放,整片天空都變得一片金燦燦。

    無數碎裂的劍屑,四濺飛出,地上形成一個巨大的深坑。

    自爆!

    寧葉選擇了自爆,拉著夏無風一起,在金光中走向了死亡。

    塵煙散去。

    寧葉的身形早已沒有蹤跡,夏無風也不見了人影。

    和夏無風站在一起的三位長老,也被炸得四肢崩碎,早已看不出人形。

    那一片的二三十位築基期弟子,也和夏無風一同死去。

    一個自爆,帶走四位靈寂期修者和三十位築基期修者的『性』命。

    地上隻留下五件上品法器,至於築基期修者的下品法器和中品法器,都在金丹自爆中,被炸得粉碎。

    剩餘的八位靈寂期長老和一百來位築基期修者,呆呆地望著那個深坑,眼中全是驚駭,半天說不話來。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

    寧葉選擇自爆,他們根本措手不及。

    林暮躲在旋月空間中,內心所受的震動,比藍海劍門之人還要強烈三分。

    他是眼睜睜看著寧葉死亡,無法前去救援。

    寧葉到臨死,還在為門派著想。

    林暮想不通,這樣的人,千符子為何還要置他於死地。

    但是未等林暮多想,原先一直平靜的白霧,開始產生一陣劇烈波動。

    白霧向兩旁散開,一個寬敞的通道直通外麵。

    千符子帶著門下六位長老和一百多位築基期修者,氣勢洶洶殺出。

    

Snap Time:2018-07-22 13:05:14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