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三十四章心如磐石


    懷春望著平靜的白霧,焦急道:“師兄,快點將大陣打開。”

    白霧依然平靜,沒有任何反應。

    夏無風躲過這最後一波符篆,發現懷春早已不在遠處,心怒火更熾。

    一位門下弟子忙指著大陣邊緣處提醒道:“他們在那。”

    夏無風麵『色』陰沉,對身後的長老和一二百位築基期弟子道:“追,為死去的同門報仇。”

    說罷,帶頭向林暮三人飛來。

    林暮望著飛來的二百餘位修者,心中也是一陣發怵。

    “掌門師兄,快點讓我們進去,不然就來不及了。”林暮焦急喊道。

    白霧仍然平靜,沒有任何動靜。

    寧葉冷笑一聲:“別喊了,我們中計了。千符子不會放我們進去的,我早已猜出他的心思,但沒想到,他一點也不顧同門之情,真的要置我於死地。隻是可惜了你們兩個,將要和我一同死去。”

    林暮忙問道:“這是為何?”

    “我們一下殺死那麼多人,他應該快點將我們接進去,一同對抗藍海劍門啊。”林暮道。

    懷春恨恨道:“掌門為何要讓你死?”

    寧葉冷笑一聲,並未回答,望著越來越近的藍海劍門之人道:“我們分頭逃吧,能活一個是一個。”

    說罷,當先禦劍向前飛去。

    二百多位修者,圍成一個扇形,將三人圍在其中。

    林暮和懷春對望一眼,兩人眼中都閃過一抹淒涼。

    懷春破口大罵道:“幹他娘的,這世上就沒有好人,連老子也敢耍。”

    嘴上雖然罵罵咧咧,但他手上卻是不停,一伸手再次取出一張符篆,握在手中,靈力一催,身上一道土黃『色』光芒閃過。

    “我先走了,兄弟,你保重。”懷春對林暮急急說出這句,便一下鑽入土中,立即不見蹤影。

    林暮也如法炮製,取出一張《遁地符》,一下鑽入土中。

    夏無風麵『色』一陣陰寒,見三人中的兩人都施展土遁逃跑。剩下的一人,禦劍飛行,速度奇快,想要從側麵衝破重圍離去。

    夏無風冷哼一聲:“想跑?沒那麼容易!”

    “將他們給我從地下轟出來!”夏無風命令道。

    十幾位靈寂期修者和二百位築基期修者,早已嚴陣以待,聽到掌門號令,齊齊祭出飛劍,劍氣縱橫,華光閃爍。

    嗤!嗤!哧!

    數百柄飛劍一下深深刺入地底,塵煙漫起,一片狼藉。

    地上全是一個個劍洞,一些劍洞深達五丈有餘。

    懷春突然從地中鑽出,背上『插』著一柄下品飛劍,渾身鮮血淋漓。

    立即有五十多位築基期修者,上前將他圍住。

    夏無風帶領三位靈寂期長老,也攔住寧葉的去路,將他團團圍在中間。

    剩餘的九位靈寂期長老和一百多位築基期修者,仍舊在搜尋林暮的下落,飛劍在地上刺個不停,想要將他『逼』出。

    但令這些人覺得奇怪的是,他們每人都已刺下三劍有餘,卻並未刺到林暮,也未曾將他『逼』出。

    要知道,在地下閃轉騰挪畢竟不如空中,一個不注意,就會被頭頂飛劍,一劍穿心。

    幾位靈寂期長老,麵『色』都有些焦急。

    若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讓林暮逃掉,如何向掌門和死去的弟子交代?

    幾人忙放出神識,向地下探去。

    《天岩陣》中。

    六位長老齊齊望著千符子。

    剛剛林暮和懷春呼救時,他們本想立即打開大陣,讓三人進來。

    三人在外麵血拚,對藍海劍門造成了極大創傷,幾位長老和一百多位築基期弟子皆是興奮異常,歡欣鼓舞。

    就當幾人向陣中輸入靈力,想要讓三人進來時。

    他們卻猛然發現,控製主陣的千符子無動於衷。

    衡樂長老忙道:“師兄,快點啊。”

    千符子麵『色』如水,望著陣外的三人,一言不發。

    場麵一時有些靜謐,沉寂得可怕。

    衡樂長老心中一驚,千符子對他的話根本沒有理會。

    他這是想要幹嘛?難道要眼睜睜看著同門被人殺死?

    衡樂長老覺得大『惑』不解,千符子平日做事,合情合理,今天這是怎麼了?

    他再次叫道:“師兄,快點啊。”

    千符子這次終於有了回應,望了他一眼,給他的卻是一個冰寒徹骨的眼神。

    仍舊一句話都沒說,也沒有驅動陣法。隻是靜靜立在那,平靜地望著陣外景象。

    衡樂心中一寒,心中一陣驚懼,他覺得千符子突然變得如此可怕。

    衡樂害怕的不是那個冰冷的眼神,而是千符子的心機和算計。

    陣外的三人,懷春和林暮都未得罪過千符子,雖然懷春大大咧咧,但一向對門派忠心耿耿;林暮更是千符子花費大代價請來的客卿長老。

    這兩人,千符子沒有任何理由讓他們死。

    衡樂一下想到寧葉,這位門中的天才劍修。

    靈符門中,寧葉雖然不是符修。但論起資質,寧葉絕對是首屈一指。

    九位靈寂期修者中,寧葉是最有希望結成金丹的那一個。

    隻要寧葉結成金丹,靈符門離崛起也就不遠。

    衡樂以前一直為此感到興奮,但是他今日看到千符子的冰冷目光,心中頓時一寒。

    他一直忽略了一點,寧葉結成金丹,對門派是好事,但對千符子來說,卻並不如此。

    寧葉成為金丹之後,若想將靈符門發揚光大,必定會搶去千符子的掌門之位。

    一直以來,寧葉對千符子都是冷淡至極,兩人也是麵和心不合。

    隻是礙於同門,兩人的矛盾並未激發,各自隱忍下來。

    千符子此舉,定然是想借著這個機會,除去寧葉,以絕後患!

    衡樂想到這,心中更覺得寒冷。

    但是他望著千符子,卻是一句話也沒再說。

    和其他五位長老對視一眼,幾人皆是默不作聲,轉頭靜靜望著陣外。

    陣外,塵煙彌漫。

    一百多柄飛劍不停向地下刺去,一個個劍洞密密麻麻。

    但是令幾位長老惱怒的是,他們費盡全力,仍舊沒有『逼』出林暮。

    這讓他們難以接受。

    幾位長老二十丈遠處。

    五十位築基期修者團團將懷春圍在中間,數十柄飛劍齊齊向懷春『射』去。

    懷春此刻無暇說話,兩手不停向外扔著符篆。

    隻是他身上的中階和高階符篆,早已在困住夏無風和長老們時用盡,此刻剩下的都是低階符篆。

    低階符篆的威力和低階術法相差無幾,根本無法對築基期修者造成太大傷害。

    尤其是五十位築基修者,分散開來,懷春身上的符篆很快被耗光。

    懷春扔出最後一張《火彈符》,一屁股坐倒在地。

    他已用盡全力,身上符篆用光,他再無還手之力,隻能任人宰割了。

    五十位築基期修者,有五人喪失戰力,被炸得麵目全非,其餘四十多位修者,見懷春坐倒在地,放棄抵抗,個個麵帶喜『色』,嗷嗷叫著控製飛劍,向懷春『射』來,想要將他『射』成肉醬。

    一個聲音突然攔住他們:“留著他的『性』命。”

    數十柄飛劍立即在半空停住,有一柄中品飛劍,甚至已經抵在懷春的心口。

    一位藍海劍門的長老,將懷春控製下來,禁錮住他的修為,讓這四十餘位修者看住他。

    這位長老調轉身形,加入到夏無風的行列,五位靈寂期修者一齊圍攻寧葉。

    寧葉在夏無風和四位長老的圍攻下,早已捉襟見肘,此刻不過是在苦苦支撐。

    他的金吾劍飛劍威力無匹,殺傷力極大,但奈何架不住藍海劍門人多,五柄上品飛劍死死纏住他的金吾劍。

    金吾劍光芒越來越黯淡,眼看就要被打落在地。

    林暮此刻躲在旋月空間中,望著外麵的景象,心中又驚又怒。

    千符子如此做,分明是要將三人置於死地。

    當初他築基之時,還對千符子心存三分感激。此刻,他的感激『蕩』然無存,早已隨著藍海劍門之人的劍光,隨風遠去。

    林暮現在最後悔的就是沒有將父母和石頭帶進旋月空間,而是將他們留在霧隱峰靜修。

    這個漩渦,水太深。

    他錯誤地相信千符子,若是父母和石頭三人,因此有什麼閃失,他後悔也來不及。

    外麵,懷春已被藍海劍門之人控製住,寧葉也不過是苦苦掙紮,落敗隻是遲早之事。

    林暮極力壓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他想出去救下懷春,但又感到一陣無力。

    他的實力不足以應付這麼多的修者,若是暴『露』出旋月佩,隻怕會更糟。

    懷春或許會因此得救,但是外麵的景象,千符子在陣中看得清清楚楚。

    到時,他若是以父母和石頭三人,要挾自己,奪取旋月佩,自己將無能為力。

    此刻,他隻能眼睜睜看著懷春被擒,看著寧葉落敗。

    一切都已注定,一切都在千符子掌握之中。

    一位藍海劍門長老,帶著懷春來到《天岩陣》前,高聲喊道:“千符子,你快點打開大陣。不然懷春長老將要死在我的劍下,寧葉長老也不會例外。”

    陣中一片沉默,千符子無動於衷,白霧一片平靜。

    藍海劍門長老獰笑一聲道:“我看你能龜縮到幾時,你不打開大陣,我就折磨你門中長老,直到你打開為止。”

    懷春被禁錮住全身靈力,此刻和一個凡人無異,任人宰割。

    藍海劍門長老祭出飛劍,一劍斬下懷春左臂。

    懷春發出一聲慘叫,滿地打滾,鮮血橫流,地上血跡模糊。

    白霧一片平靜,沒有任何動靜。

    藍海劍門長老麵『露』獰笑,又是一劍下去,懷春的右臂也不翼而飛。

    白霧仍舊沒有任何動靜。

    林暮在旋月空間中,雙拳緊握,指甲深深陷進肉,鮮血汩汩流出,也毫無感覺。

    他雙眼通紅,早已淚流滿麵。

    懷春被斬去兩臂,痛徹心扉,早已無法忍受,咬牙道:“我恨,恨!恨!恨!”

    說罷,一頭栽倒在地,一陣鮮血從他口中流出。

    他已咬舌自盡。

    白霧依然平靜如初,沒有任何反應。

    

Snap Time:2018-08-17 16:56:24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