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三十三章天雷符威


    三人出現在大陣外,彌漫的白霧遮住三人的身影。

    陣外的空地上,密密麻麻坐著三百位修者。

    三百位!

    林暮心中一緊,這個數字,令他覺得一陣恐怖。當初他從幾十位靈寂期修者手中逃出,也沒經曆過如此大的陣仗。

    那次他隻是逃跑,並未正麵對敵。現在想想,仍舊覺得一陣後怕。

    但是這次不一樣,他要主動出擊,對上這三百位修者。和上次相比,他的身上已經沒有大量的符篆,隻有一張珍貴的《天雷符》,還不能輕易『亂』用,情勢不容樂觀。

    林暮三人觀察一下藍海劍門的情況,開始思考對策。

    懷春此刻很安靜,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他也知道,這個時候,若是驚動藍海劍門之人,三人將死無葬身之地。

    距離自己的一位築基期修者,不過六十丈。這個距離,讓林暮一陣心驚肉跳。

    懷春取出一張《隔音符》,激發之後,一個淡藍『色』護罩,將三人護在其中。

    懷春望一眼二人,小聲道:“我們眼下該怎麼辦?”

    寧葉一臉凝重:“他們雖然都在打坐,但仍有幾人在環視四周,小心查探,生怕我們偷襲。隻要我們現在出去,便會立即受到數百位修者的圍擊。”

    懷春道:“難道我們就龜縮在這麼?”

    林暮道:“眼下的確進退兩難。上前一步,就是刀山火海。退後一步,就是掌門的責罵。”

    寧葉冷笑一聲:“千符子倒是好算計,讓我們三個出來打頭陣,自己龜縮在老巢中看好戲。”

    懷春道:“我們上前和他們拚了。”

    林暮攔住他道:“拚是一定要拚的。但要有個計劃,不能『亂』拚,我們總要想好退路。如若不然,上去就是死。”

    寧葉點頭道:“的確要想好退路。我們一旦上去,就分頭行事,分散他們的攻擊力。每人盡量多殺幾人,在關鍵時刻,不要吝惜手中的《天雷符》,要給他們一個痛擊。我們這次隻是試探,絕對無法取勝。用出《天雷符》之後,我們就立即趁『亂』回到這,讓千符子打開大陣,讓我們進去。之後是守是攻,等進去之後再商量。”

    林暮和懷春皆是點頭同意,懷春道:“不過我們不一定要身處險境時才用出《天雷符》,比如現在,這些人正在打坐,恰好是現成的靶子,我要轟死他們。”

    寧葉點頭道:“這樣也行。使用《天雷符》的時機自己把握,到時隻要我們三人全都用出天雷符之後,就立即來到此處匯合,隨後一起進入陣中。”

    懷春道:“事不宜遲,我們立即行動吧。”

    林暮也道:“已經過去半個時辰,我看他們快要從入定中醒來,不能再拖了。”

    寧葉回頭望一眼藍海劍門之人,冷聲道:“動手!”

    懷春立即撤去隔音罩,三人頓時暴『露』在空氣中。

    林暮心神一動,已是將自己的幾件法器祭出。

    踏雲靴出現在腳上,五行環飄在頭頂,玄龜盾護在胸前,一個灰『色』護罩將他護在其中,絕命無影針無影無形,在他身前遊弋。

    寧葉卻是沒有多少準備,僅僅祭出一柄金『色』上品飛劍。

    他是一個純正的劍修,隻有攻擊,沒有防禦。

    在他看來,威力最大的是攻擊,最好的防禦也是攻擊。

    這一柄劍,就是他的全部。

    懷春和二人相比,更是光棍。

    他一件法器也沒有祭出。

    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法器。

    作為一個純粹的符修,懷春最大的實力便是體現在符篆上。與人打鬥,全都是用符篆招呼。

    符修對修為的要求並不太高,他們最大的能力,便是賺取靈石的能力。因為他們花費靈石的速度,是普通修者的十倍甚至百倍。

    一個不能賺取大量靈石的符修,是不會長久的。

    每一場打鬥,都是相當於用靈石在拚。

    懷春對靈石並不在乎,因為他全身掛滿符篆。

    林暮目瞪口呆,懷春胸前竟然齊齊掛滿五排符篆,每排符篆都是整整一百張。

    五百張符篆!

    懷春竟然隨身攜帶五百張符篆。

    這些符篆按照品階高低,排得整整齊齊。

    下麵三排全都是低階符篆,都是《火彈符》、《冰彈符》之類。上麵兩排都是中階符篆,有林暮認識的《爆炎符》,還有一種符篆,林暮叫不出名字。

    三人還未飛出去,懷春便又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張符篆。

    正是那張《天雷符》!

    懷春猛然向符篆中輸入一道靈力,符篆頓時光芒閃爍,陣陣靈力波動散發開來。

    他隨手一指,符篆便飛快向藍海劍門之人最密集之地『射』去。

    轟!

    《天雷符》怦然炸裂,一道水桶粗的雷電憑空在半空產生,電光四『射』,呼嘯著向藍海劍門之人砸去。

    懷春哈哈笑道:“讓這些人嚐嚐《天雷符》的滋味。”說罷,當先向藍海劍門之人衝去。

    雷電狂舞,光芒『亂』閃,向人群中砸去。

    早已有人發現異常,忙出言提醒,並迅速向後躲避。

    但是作為高階符篆,催發的速度極快。

    懷春心念一動,雷電瞬間爆發。

    一道雪白的閃電從空中落下,原先坐在那打坐調息的七八名弟子一下被雷電擊中,身影瞬間化為虛無。

    地上隻留下一個焦黑的深坑,旁邊十幾位築基期弟子也被波及。

    有三個人被炸去手臂,兩個人下身全無,還有一人耳朵直接被炸飛,其餘人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

    這一個《天雷符》,至少讓二十位築基期修者喪失戰力。

    果然不愧是《高階符篆》!

    藍海劍門掌門夏無風,立即從入定中醒來,飛在半空,麵『色』陰沉。

    但懷春卻並不給他反應的機會,直直衝上前去,一下甩出二百多張符篆。

    《火彈符》、《冰彈符》、《爆炎符》,一股腦向夏無風和十一位長老襲去。

    “我來拖住這些長老。”懷春急速道:“你們快去斬殺築基期弟子,能殺多少是多少。”

    林暮和寧葉早已飛出去,殺向一眾築基期修者。

    寧葉人未到,金吾劍早已飛到人群中,劍光閃爍,一劍劈下,便立即劈死一人。

    一連斬去三人,藍海劍門弟子頓時慌『亂』起來,忙聯合起來,向寧葉攻來。

    林暮絲毫不下於寧葉,五行環光芒一閃,《庚金訣》施展而出,林暮催動五行環中的《小五行陣》,金綠青紅灰五『色』光芒閃爍,隨後一下變成金『色』,一柄三丈餘長的金『色』大劍,從五行環中噴薄而出,向人群中『射』去。

    金『色』大劍帶著尖銳的呼嘯聲,飛入築基期修者中。

    這些築基期修者,忙祭出飛劍抵擋。

    但他們的法器,多是下品法器,中品法器鳳『毛』麟角,根本無力抵擋這攻擊力超強的金『色』大劍。

    轟!

    金『色』大劍轟入人群中,一下斬去三人。

    這三人的飛劍全都斷為兩截,掉落在地。

    威力無匹,無堅不摧,所向披靡。

    人群更加混『亂』,眾人眼中全是一陣驚駭。

    夏無風心中怒火交加,林暮三人突然出現,讓他措手不及。

    一個個門下弟子死去,讓夏無風心中悲痛莫名。

    更讓他覺得可恨的是,自己竟然無法脫身,隻能眼睜睜看著門下弟子被殺,任人宰割。

    這個胖胖的修者,夏無風認識他,他就是靈符門的懷春。

    懷春不停向他和十二位長老扔著符篆,讓他們根本無法脫身。

    十三位靈寂期修者,全都被懷春一人拖住,隻能祭出防禦法器,撐起護罩,苦苦支撐。

    在數量龐大的符篆下,他們根本無力反擊,毫無還手之力。

    每一波符篆過後,他們的防禦護罩就變得千瘡百孔,若不是他麼你修為強大,靈力深厚,迅速將護罩彌補,說不定早已身受重傷。

    懷春望著在自己的符篆流攻擊下,毫無還手之力的藍海劍門長老,哈哈笑道:“這下知道老子的厲害了吧,還敢大言不慚,想要將我們斬盡殺絕。在老子的符篆三波流下,你們這群老鬼就是個渣,不,連渣都不是。”

    夏無風目光幾要噴出火來,對門下弟子吼道:“你們團結起來,圍攻他們二人。這人的符篆必不持久,隻要我們脫開身,就立即前去救助你們。”

    聽到掌門吩咐,剩下的築基期修者頓時精神一震,分成兩撥,向林暮和寧葉圍去。

    一百位築基期修者立即團團將林暮圍住,藍海劍門雖然貧窮,但每人也至少擁有一柄下品飛劍,有十幾人擁有中品飛劍。

    一下上百道飛劍襲來,別說是林暮,就是寧葉,也無法承受。

    麵對如同雨點般飛來的飛劍,兩人仿佛是心有靈犀,齊齊甩出《天雷符》。

    轟!

    轟!

    兩道雷電,不分先後,憑空產生,水桶粗的雷電一下向人群中砸去。

    這些人聚攏在一起,恰好成了兩股雷電的靶子。

    許多人連慘叫都未來得及發出,便被雷電轟到渣都不剩。

    更多的人,受到雷電的波及,重傷倒地。

    飛劍如同下雨般,嘩嘩掉了一地。

    兩道《天雷符過後》,至少死去三十餘人,重傷二十餘人。

    短短幾個呼吸時間,林暮和寧葉便殺死藍海劍門四十餘人,重傷二三十人,加上懷春開始殺死之人,藍海劍門的實力,一下被三人消滅三分之一!

    受到如此重創,剩下的一百多築基期修者,個個怒火升騰,『操』縱著飛劍,怒吼著向兩人撲來。

    寧葉目光冰冷,望一眼一片狼藉的人群,寒聲道:“撤。”

    林暮再次施展出《赤火訣》,一個直徑超過兩丈的巨大火球,從五行環中發出,向人群中飛去。

    三品鍾筍火,威力超群。

    又有五六人被火球吞沒,再也沒有出來。

    林暮和寧葉匯合,忙向大陣邊緣處飛去。

    懷春再次從儲物袋中取出二百多張符篆,向藍海劍門長老們扔去。

    這短短幾個呼吸時間,他至少用去七百張符篆,原先掛滿全身的符篆,早已一張不剩。

    將這些符篆扔出,懷春跟在林暮和寧葉後麵,向大陣邊緣處飛去。

    來到大陣邊緣處,三人齊聲焦急喊道:“快打開大陣,讓我們進去。”

    但令三人意外的是,白霧一片平靜,沒有任何反應。

    

Snap Time:2018-01-18 10:03:08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