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三十二章藍海劍門

  
  七日後。
  靈符門外。
  光芒閃爍,劍氣縱橫,數百位人影禦劍飛來。
  這些人,個個修為超強,修為最低的也有築基初期,人數在三百人左右。
  飛在前麵的十三人,更是個個都已邁入靈寂期。
  藍海劍門傾巢而出!
  來到靈符門外,在護山大陣前,夏無風猛然止住身形,手向後一揮,數百位修者頓時齊刷刷停在空中。
  夏無風望著麵前的白霧,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這次他對靈符門是誌在必得。
  眼前這護山大陣根本無法阻擋他,誰也不能。
  隻要拿下靈符門這個四品洞天福地,藍海劍門的崛起指日可待。
  夏無風倏然轉身,對身後十二位長老道:“原地休息,一柱香後,就給我攻打靈符門。這座護山大陣,我要讓他千瘡百孔。”
  數百為修者齊齊盤膝坐在原地,開始打坐調息。
  靈符門中。
  千符子和九位長老站在護山大陣媊恁A個個麵『色』凝重。
  他們早已在此等候多時,身後一百多位築基期弟子也是整裝待發。
  這座《天岩陣》,是個四品陣法,乃是靈符門祖師所創,足以抵擋一般金丹期修者的攻襲。
  林暮和懷春站在一起,身處《天岩陣》中,凝聚在山中的白霧仿若不存在般,林暮可以輕易看到山外藍海劍門之人。
  數百位修者齊齊在原地打坐調息,這個場麵有些宏大。
  林暮再回頭望望身後的一百多位築基期修者,覺得形勢不容樂觀。
  在人數上,藍海劍門占據壓倒『性』優勢。
  在實力上,藍海劍門十三位金丹也要勝過靈符門的十位。
  望著藍海劍門之人,身後的幾位長老和一百多位築基期修者,全都義憤填膺,眼中噴出仇恨的光芒。
  杜寧長老恨恨道:“藍海劍門欺人太甚,我們不如趁他們現在靈力不繼,殺將出去,給他們一個迎頭痛擊。”
  和他站在一起的沙行長老和景舒長老也忙點頭,沙行道:“這是一個好機會,不然等他們恢複過來,我們將要陷入被動。”
  衡樂長老卻不讚同:“不妥,我們守在這《天岩陣》中,藍海劍門雖然占據人數優勢,也不見得就能攻破這座大陣。”
  安順長老和裴融長老支持衡樂長老的看法,裴融長老道:“我們隻需死守就行,藍海劍門久攻不下,自會退去。”
  景舒長老搖搖頭,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倘若《天岩陣》真被攻破,我們將會處在絕對下風,若是此刻主動出擊,情況將會大為改觀。”
  六位長老分成兩邊,各持己見,相持不下。
  林暮,寧葉,和懷春都不言語,靜靜等著千符子做決斷。
  林暮有些意外,這個時刻,懷春竟然不發一言,異常平靜。
  千符子冷喝道:“不必再吵了。你們幾人所說皆有道理。我們取個折中的方法,派出一些實力高強之人,出去痛擊他們,剩餘之人都在此處看守,這座《天岩陣》就是我們的依靠。”
  六位長老點點頭,都同意下來。
  衡樂卻是問道:“該派誰去呢?”
  安順長老也道:“外麵之人數量眾多,出去之後,受到的必定是鋪天蓋地的攻擊。”說罷,他看著杜寧長老。
  剛剛主張主動出擊的正是他。
  杜寧長老已是靈寂中期修為,但是讓一下他麵對如此多的修者,也是沒有那個膽量。他張張嘴,卻是沒有說出自己前去的話。
  沙行長老忙幫他解圍:“這《天岩陣》共需七人把守,方能完全運轉。杜寧師兄對這《天岩陣》頗有研究,他自然要留下。”
  裴融長老冷笑道:“紙上談兵誰都會,但真正以身犯險,有幾人敢上前?”
  眼看還未開始打鬥,門派就要陷入內鬥,千符子咳嗽一聲,道:“幾位長老說得都有道理。這《天岩陣》需要七人催動,我們共有十人,可以派出三人出去。”
  衡樂道:“哪三位前去呢?”
  眾人頓時一陣沉默,場麵安靜地有些詭異。
  “老子去。”懷春突然打破沉寂:“老子對陣法狗屁不通,這個頭陣就交給我了。”
  千符子頓時麵『露』笑意:“還是懷春師弟知曉大義。”說罷,他轉身對身後一百多位築基期弟子道:“你們要多學學懷春師叔,在門派危亡之際,敢於舍生忘死,保護門派。”
  一百多位弟子齊齊跪下,高聲道:“謹遵掌門教誨,懷春師叔威武。”
  懷春大大咧咧道:“都起來吧,別拍馬屁了,老子不喜歡。師叔也就威武這一次,以後想威武也沒有機會了。”
  其他幾位長老,全都麵『色』一紅,羞愧難當。
  千符子又道:“這次出去,必定要給藍海劍門迎頭痛擊,懷春雖然實力不錯,但不算拔尖,恐怕效果不是很好,還需一位實力強勁之人前往。”
  眾位長老齊刷刷望向寧葉長老。
  寧葉長老望一眼千符子,麵無表情道:“既然掌門師兄如此說,我不得不去。”
  幾位長老全都鬆了口氣,如今剩下八人,隻要再選出一位即可。
  林暮麵『色』平靜,心中卻是翻起陣陣駭浪。
  這些人,臨危遇難,全都龜縮躲避,求全自保。
  懷春和寧葉,一位是大大咧咧,神經粗大。一位是在門中苦修,很少過問世事。和這些人老成精的長老比起心計,終究還是太嫩。
  外麵藍海劍門人數眾多,三位靈寂期修者,能造成的創傷能有多大?
  隻要出去,就和送死無異。
  千符子又道:“這留下之人,必須要熟悉《天岩陣》,《天岩陣》浩大繁複,運轉複雜,必須配合默契之人方能流暢運轉。”
  林暮內心冷笑一聲,千符子這下矛頭直指自己。
  剩下的八人中,隻有林暮對《天岩陣》沒有絲毫了解。
  林暮麵『色』平靜,望著剩餘之人虎視眈眈的目光,笑道:“掌門師兄說得是,這剩餘之人,唯有我對《天岩陣》不甚了解,就由我和懷春長老,寧葉長老三人,一同前去吧。”
  林暮話音剛落,其他幾位長老皆是麵上一鬆,笑容滿麵。
  沙行長老笑道:“還是林暮師弟知曉大義,雖然進入門中時間不長,但對門派絕對是沒有二心。”
  衡樂長老難得和他觀點一致:“林暮師弟不僅實力強大,膽量也比一些人要大得多。”
  沙行長老麵『色』一下變得難看,半晌說不出話來。
  千符子卻是鄭重道:“時間緊迫,你們三人準備一下,就立即前去。趁藍海劍門之人入定之際,沒有防備,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懷春哈哈笑道:“等下老子出去,定要打他們個落花流水,哭爹喊娘。”
  寧葉長老麵『色』平靜,卻是望著千符子道:“你就這樣讓我們出去麼?”
  千符子一愣,旋即反應過來,忙麵帶笑容,從儲物袋中取出三張符篆,分別交給三人:“我差點忘了,你們這次出去,主要目的就是重創他們。這張符篆乃是高階符篆《天雷符》,珍稀異常,整個門派也就隻有五張。這《天雷符》威力強大,激發之後,靈寂期修者,猝不及防之下,也會身受重傷,甚至因此殞命。”
  林暮和懷春,寧葉三人,每人接過一張。
  千符子又交代道:“你們要在合適的時候,用出這張《天雷符》,如果不能殺死靈寂期長老,多殺一些築基期弟子也是好的。”
  林暮三人將《天雷符》收起,皆是重重點頭。
  裴融長老道:“這《天雷符》製作不易,我兩年時間才製出一張,你們在使用《天雷符》時,一定要小心慎重,爭取將威力發揮到最大,切莫胡『亂』使用。”
  懷春笑道:“囉嗦,我定要讓那些人嚐嚐天雷轟頂的滋味。”
  寧葉長老卻回頭望向千符子道:“我們衝出去之後,你們如何辦?”
  千符子道:“師弟擔心極是。你們衝出去後,若是《天雷符》收到奇效,重創藍海劍門,我和身後的一百多位弟子,都會衝殺出去,和你們一道,讓藍海劍門從此覆滅。”神『色』間,大有披靡之勢,林暮一陣側目。
  “若是藍海劍門早有防備。”千符子接著道:“他們定會將你們三人團團圍住,到時你們隻需一齊用出《天雷符》,隨後就向這護山大陣中飛來,我和幾位長老會及時打開大陣,將你們接進來。我們一同在陣中死守。”
  林暮點點頭,這個決定還算有些合理,不至於讓三人沒有退路。
  寧葉長老沉聲道:“事不宜遲,趁著他們尚未調息完畢,我們即刻前去。”
  千符子道:“如此甚好。”
  說罷,和身後幾位長老一齊催動大陣,在大陣邊緣處,一個隻能容下一人通過的細小缺口顯『露』出來。
  林暮跟在懷春和寧葉之後,向缺口走去。
  千符子鄭重道:“靈符門是死是活,全在你們三人手中。”
  三人身形一震,頭也不回,走向缺口,消失在白霧中。
  三人出去之後,千符子對其他六位長老道:“合陣。”
  幾人忙一起催動陣法,兩息之後,缺口消失,白霧複又合攏。
  

Snap Time:2018-10-22 04:58:08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