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三十一章三月之約


    築基成是四人期盼已久的事,如今築基成功,自然是萬分欣喜。

    林父感歎道:“苦修五年有餘,今日終得築基,其中艱辛,實在是難以言表。”

    林母早已淚流滿麵:“這幾年過得太艱難了,真是苦了林暮和石頭了。”

    林暮回想這幾年之事,也是一陣唏噓。

    石頭卻是一臉堅毅,問林暮道:“咱們可以去禦靈宗了麼?”他對此一直念念不忘。

    林暮麵『色』一正,望著石頭,鄭重道:“我們如今實力太過低微,雖然四人全部築基成功,比之以往,是強上很多,但和禦靈宗相比,仍舊是蚍蜉撼樹,不值一曬。我們還需忍耐,不到金丹期,休要再提此事。如若不然,貿然前去,也不過和送死無異。以卵擊石,結局早預料之中。你父母離去較早,我知你心中悲痛,我何嚐不是。但人活著,總要學會忍耐。可以輕易達成的事情,都是不必放在心上的事。你日夜想著報仇,這事不會輕易就能成功。你安心修煉,時候一到,我自會和你一起,殺上禦靈宗,為你爹娘報仇。”

    石頭麵上一陣掙紮,半晌之後,終於重重點頭,艱難道:“是。”

    “以後的路還很長,將會更加艱辛。”林暮對三人道:“禦靈宗是龐然大物,整個千羽劍門都不敢與之正麵為敵,我們四人又能掀起多大風浪呢?即便是掀起一些風浪,但風浪中就是風浪,時間一過,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幾人麵『色』凝重,皆是默然不語。

    半晌後,林父笑道:“反正時日還長,我們如今已經築基,我和你娘又多出一百多年的壽元,以後有的是機會。”

    林母也摟過石頭,安慰道:“石頭,不用急,反正你現在還小。等時機一到,我們和你師傅一起陪你去。”

    石頭麵『色』緩和下來,堅定道:“我會等下去的,充滿耐心地等下去。”

    林暮麵上『露』出笑容:“石頭懂事就好。”

    和父母對望一眼,三人眼中都是一陣擔憂。

    石頭如今年紀尚小,林暮可以壓製下來。但若是再過幾年,他年紀再大些,林暮也沒有把握可以壓住他。

    仇恨是一種力量,可以使人強大,也同樣能讓人覆滅。

    石頭若真一意孤行,貿然行事,結果會如何,林暮不用想也能知道。

    林暮對父母二人笑道:“你們剛剛築基,還需穩固境界,就在這洞府中靜修吧,石頭也努力修煉,想報仇,就必須要忍受常人不能忍。”

    林母問道:“你要去幹嘛?”

    林暮道:“靈符門遇到一點麻煩,需要我幫忙解決。這是當初說好的事,我已經答應千符子。”

    “那有沒有危險?”林母最關心的是這個。

    “沒有。”林暮笑道:“我擁有旋月佩和踏雲靴,之前在煉氣期時,雖然不能與靈寂期期修者正麵對敵,但自保是綽綽有餘;如今我已築基,應該可以與靈寂期修者正麵抗衡。你們不用擔心,這事雖然有點麻煩,但並不會對我造成多大危險。”林暮不想讓父母擔心,安慰道。

    林父道:“去吧,但是不要故意惹事。做人要留一步,不可做得太絕。”

    林暮點點頭:“我知道了。”

    說罷,打開禁製,從洞府中走了出去。

    來到洞外,林暮施展《禦風術》,向靈符大殿飛去。

    靈符大殿中。

    千符子端坐殿首,八位長老分坐兩旁。

    千符子麵『色』凝重道:“距離三月之約隻有幾天時間,藍海劍門這次來勢洶洶,你們準備得如何了?”說罷望著左麵的兩位長老。

    這兩位長老和之前五位不同。

    一位是安順,一位是裴融。他們平日很少在門中出現,一位負責製作紙箋,一位負責製符。

    千符子忙於打理千符店,製符的重任全都落在安順和裴融身上。

    掌門問話,裴融忙道:“這次準備還算充分,共製出中階符篆五百張,高階符篆十五張。”

    千符子麵『色』舒緩不少:“還算不錯。隻是我們實力不濟,全都要靠符篆取勝,不能持久。這次和藍海劍門的對戰,不容樂觀。即便是第一次能夠取勝,之後怕是也很艱難。每一次與人打鬥就是在燒靈石,我們沒有那麼多靈石浪費。上次從蒼雲劍門購買十枚築基丹,就花去五百塊中品靈石。如今門中已經捉襟見肘,這次打鬥,隻許勝,不許負。否則我們便隻能跑路了,靈符門也就完了。”

    景舒長老點頭道:“門中本就陷入困境,藍海劍門又來挑釁尋事,真是雪上加霜。”

    沙行長老冷笑道:“說不定他就是因為咱們處在困境,才來滋事。夏無風做事最是陰險狠毒,實在令人氣惱。”

    杜寧長老接道:“何止是夏無風,藍海劍門,那又有幾個好人?個個唯利是圖,見到便宜,便如同蒼蠅見到血一哄而上。”

    衡樂長老沒有再繼續指責藍海劍門,笑望著坐在千符子下首一人,道:“不管藍海劍門如何,隻要我們自身實力強大,便無需怕他。寧葉師弟閉關半年,出來之後已是靈寂後期巔峰,即便是對上夏無風,怕是也有七成勝算。”

    其餘幾人全都齊刷刷望向寧葉長老,寧葉長老看上去四十上下,其實已經一百六十多歲。

    寧葉長老和其餘靈符門之人不同,他從不使用符篆,也不學習符篆方麵的知識,他最感興趣的是修劍。

    準確點說,他是一個劍修。和幾位長老這樣的符修全然不同。

    千符子點頭笑道:“不錯。寧葉師弟這次閉關,效果顯著,結成金丹,指日可待。我靈符門未來大有希望。”

    寧葉長老一點也不自傲,平靜道:“這次本想直接衝擊金丹,但門派有難,我不能坐視不理。這次擊退藍海劍門之後,我便要再次閉關,衝擊金丹。”

    這幾人一直在說著門中之事,懷春對此『插』不上話,索『性』躺在座位上,呼呼大睡。

    這時,林暮在靈符大殿前停下。

    千符子眼尖,一下看到林暮,忙起身迎到殿外:“林師弟,你可算出關了,我們幾人可是望眼欲穿,快點進來坐下。”

    其他七位長老,也忙起身跟著千符子來到殿外相迎,個個麵上帶著笑意。

    林暮跟在千符子之後,走進殿中。

    懷春聽到動靜,從夢中驚醒,睜眼一看,見是林暮進來,眼前一亮,笑道:“這一覺睡得正爽,被人吵醒,本想開口大罵,卻沒想到是林兄弟來了,快快坐下說話。”說話很是客氣。

    千符子讚許地笑笑,之前的一番苦心交代沒有白費。

    幾人如此熱情,自然是希望林暮到時能多出力。

    他們就怕所有努力被懷春搞砸,但沒想到,懷春做事雖然一向不靠譜,但在這件事上,卻是很聽話,對林暮很客氣。

    林暮見幾位長老早已排好座次,便聽從懷春之言,在他身旁坐下。

    千符子站起來,對寧葉、安順、裴融三人道:“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林暮師弟,想必你們都已知道。”

    三人都對林暮行禮,林暮連忙低頭還禮。

    說罷,轉過身來,對林暮道:“這三位是你之前沒有見過的長老。這位是安順長老,擅長製作紙箋;這位是裴融長老,擅長製符;這位是寧葉長老,是位劍修,實力很強。”

    每介紹一人,林暮便行禮一番,那人也微笑還禮。

    林暮特意多看了寧葉長老一眼。

    這位寧葉長老修為已是靈寂後期巔峰,竟然快要結成金丹,實力實在不可小覷。

    更讓林暮覺得費解的是,這人還竟然是個劍修。

    不過他很快釋然,自己門派雖然是劍修門派,寒冰仙子不也一樣是煉丹師,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幾人客套一番,千符子便招呼眾人落座。

    千符子端坐大殿之上,對林暮道:“藍海劍門不出七日,便要前來尋事,這次大戰,林師弟你可要多多幫忙。”

    林暮微微欠起身子,笑道:“掌門說得哪話,如今我也算是靈符門之人,那藍海劍門欺上門來,我自然不會手軟,定要給他狠狠一擊。”

    懷春在旁喝彩道:“還是林兄弟說話爽快,有你在,咱們還怕個鳥。那藍海劍門就是個渣,不,連渣都不是。”

    林暮麵『色』一紅:“懷春師兄謬讚了,師弟實在不敢當。”

    懷春正要勸解林暮,千符子咳嗽一聲,打住懷春,搶先道:“林師弟做事小心謹慎,是個可以依賴之人,我相信你。”

    其他幾位長老也一同道:“我們也相信你。”

    懷春反應慢了半怕,幾人話音落下之後,才嚷道:“老子也相信你。”

    林暮內心不為所動,這一番話,太過虛情假意,幾人說話的語氣全都一樣,似是之前練習過似地。

    心中如此想,林暮卻不會表現出來,麵上現出一陣激動:“承蒙眾位厚待,師弟不勝感激,定當肝腦塗地,不負所托。”

    千符子滿意地點點頭,笑道:“這幾日,我們要好好準備,定要讓藍海劍門有來無回。”

    “對,讓他們有來無回。”八位長老聲音整齊劃一。

    林暮麵『色』平靜,跟著八位長老一起道:“讓他們有來無回。”

    

Snap Time:2018-07-22 12:53:11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