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三十章四人築基


    五『色』光輪靜靜飄在夜空,光芒璀璨,可與星月爭輝。

    方圓數百之地,仰頭就能看到如此奇景。

    這麼大的動靜,根本不似一般築基之人所能製造出來。

    通常來說,築基產生的天象,都是純粹的一種光芒,由於靈根的資質優劣不同,光芒璀璨程度不一。

    但是此刻飄在夜空的巨輪,卻是遠遠勝過一般修者築基時的景象。五『色』光華不斷流轉,氤氳『迷』離,美不勝收。

    整個靈符門地界,幾乎所有修者全到半空觀看,這其中,尤其以靈寂期修者居多。

    這樣的築基天象,太過奇特,即便是靈寂期修者,也無法說出所以然。

    難道是五行靈根?

    妙『藥』門中,花千滿臉疑『惑』,喃喃自語道。

    不!這不可能!

    花千很快否定自己的猜測。

    五行靈根資質太差,築基天象的光芒比四係靈根還弱。

    但是這飄在夜空的五『色』巨輪,璀璨程度不下於單靈根修者。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是誰在築基?靈符門有這樣的弟子麼?

    一連串的疑問在花千腦中閃過。

    和花千有著一樣疑問的,還有煉器宗掌門鐵岩,他也無法理解這樣的天象是何意義。

    五行靈根築基之人,在天霄界雖然很少,但並不是沒有。

    鐵岩在年輕時,就親眼見過門中一位五行靈根的師兄築基成功。

    但是那位師兄的築基天象太過平靜,光芒黯淡,毫不起眼。

    一百多年後,那位築基期師兄終究沒有抵過歲月的侵蝕,衝擊靈寂期失敗,含恨死去。

    靈根越差,往後的路便越艱難。

    但是這樣的築基天象,鐵岩根本猜測不出,築基之人資質到底如何。

    這是一個謎團。

    和妙『藥』門掌門花千,煉器宗掌門鐵岩一樣,千符子也是大『惑』不解。

    比那兩位掌門幸運的是,千符子早已知道林暮是五行靈根。

    正是因為知道,所以才會震驚。

    五行靈根會有這麼大的動靜?

    這到底是為什麼?

    千符子又驚又奇。

    旁邊的五位長老也是一臉驚歎,仰頭望著五『色』巨輪,神『色』激動。

    懷春歎道:“真他娘的漂亮,老子當年築基也沒有這樣的景象。林兄弟真是與眾不同,令人刮目相看。”

    衡樂長老也道:“林長老雖是五行靈根,但看這築基的天象,和一般的五行靈根,不可同日而語。”

    懷春在旁口無遮攔:“這是最拉風的五行靈根,單靈根在他麵前,就是個渣,不,連渣都不是。”

    景舒麵帶喜『色』道:“如今這林暮成為我門長老,實在是靈符門之福。”

    沙行在旁點頭讚同:“不錯。掌門師兄慧眼如炬,魄力非凡,令我等望塵莫及。林暮剛進入門中時,我還心存三分輕視,以為他不過就是一個煉氣期弟子,仗著幾件上好法器,才能實力遠超尋常之人。如今看來,是我當初莽撞了。萬幸我當日賣了掌門一個麵子,沒有出言嘲諷,否則,定會引起林長老的嫉恨,為日後留下禍根。”

    衡樂長老和杜寧長老都深深點頭,當日他們何嚐沒有這樣的想法。

    一個煉氣期弟子,突然進入門中,成為和他們一樣的存在,有幾人能忍氣吞聲?

    三人都感到一陣慶幸,對千符子也更多了一分敬重。

    杜寧長老唏噓道:“之前我以為,是林暮占了便宜,又能在門中築基,又能得到利益。如今看來,反而是我們撿了個大便宜。”

    千符子望著五『色』巨輪,笑眯眯道:“以林暮的潛力,我靈符門崛起指日可待。有朝一日,恢複到門中之前的盛況,也不是沒有可能。”

    景舒,衡樂等幾位長老都麵帶喜『色』,懷春更是手舞足蹈,不亦樂乎,嚷道:“等林兄弟強大之後,咱們不僅要將藍海劍門趕出去,妙『藥』門和煉器宗占領的洞天福地,咱們也要收回來。”

    千符子和四位長老,皆是重重點頭,目光變得凝重。

    霧隱峰。

    林暮盤膝坐在靜室中,體會著築基之後,身上的每一分變化。

    體內靈力全都變為『液』體在經脈內緩緩流動,和之前相比,如今的靈力在數量上甚至不如從前的十分之一,隻是一股靈力細流,在經脈內流動著。但是在質上,卻是遠超從前,靈力變得更加凝實敦厚。

    林暮相信,如今施展術法,威力定要比從前高上許多。

    築基之後的變化,不僅僅在靈力上,神識的變化同樣明顯。

    識海中,那道銀亮的細絲至少變粗十倍,橫亙在識海之中,如同一條銀橋。

    林暮無法確定自己如今的神識修為如何,但是在築基之前,他的神識已經可以和築基中期修者媲美,如今又增加十倍,怕是要和靈寂初期修者相差無幾了。

    神識變得更加浩瀚,也更加敏銳,對天地靈力的感應要勝過之前幾籌不止。

    林暮默運《五行心法》,體內靈力緩緩運轉,周圍天地靈氣一下從四麵八方匯聚而來,湧向他的體內。

    林暮頓時覺得渾身一陣清涼,舒服無比。

    如此一來,修煉速度也勝過之前許多。

    隻是築基期修者想要衝擊靈寂期,需要的靈力更多,更精純,想要進階靈寂,還需要一番努力和積累。

    林暮從蒲團上站起,麵帶笑意,推開靜室房門,輕輕走出。

    林父林母和石頭時刻在關注著靜室中的情況,見林暮出來,忙圍上來,齊聲問道:“成功了?”

    林暮笑著點頭:“非常幸運,一次就成功了。”

    林父林母皆是長出一口氣,放鬆下來。

    林暮築基雖然僅僅用去一天多的時間,但對他們來說,無時無刻不是一種煎熬。

    如今確信林暮築基成功,兩人皆是鬆了一口氣。

    林暮笑望著父母,從儲物袋中取出築基丹和百年靈『乳』遞給兩人。

    林暮上次一共煉製出六十一枚築基丹,石頭用去兩枚,還剩五十九枚。林暮留下九枚以備不測,將其餘五十枚均分給父母二人。

    百年靈『乳』林暮也沒有吝惜,父母二人每人三十瓶。

    每人二十五枚築基丹,三十瓶百年靈『乳』。

    這樣巨大的衝擊築基代價,想必是沒有任何一個門派願意承受。

    每一枚築基丹都貴重無比,何況是一下用出二十五枚。

    這若是被時未寒知道,不知要歎息多長時間。

    那些沒有資格進入火龍穀采『藥』的小門派某比如靈符門,比如妙『藥』門,比如煉器宗,隻能花費巨額靈石,從其他門派購買。

    每一枚築基丹都價值不菲,這些門派隻能將築基丹發放給那些最有天賦之人,爭取一次築基成功。

    即便是長老或者掌門的後人,想要得到第二枚築基丹,都難上加難。

    兩人一下用去五十枚,若是傳出去,定會引來沒有築基丹的眾多煉氣十層修者圍追堵殺。

    百年靈『乳』同樣珍稀無比,千符子當初付出那麼大代價,也不過從林暮手中換得四瓶。林父林母一下用去六十瓶,若是被千符子得知,怕是要呼天搶地了。

    林父林母拿著築基丹和百年靈『乳』進入靜室之中,開始衝擊築基。

    林暮和石頭坐在洞府中,一邊等待,一邊默默打坐用功,穩固境界。

    剛剛築基之人,體內靈力不穩,需要及時穩固境界。

    若是這時與人發生激烈打鬥,極有可能會倒退回煉氣期。

    下去容易,想要再升上來,可是要比之前難上許多。

    兩人在洞府中默默穩固境界,林父林母在靜室中努力衝擊築基。

    期間,聚靈陣兩次停止運轉,皆是因為中品靈石靈力耗盡。

    林暮每次都及時換上靈石,讓聚靈陣重新恢複運轉。這時候,聚靈陣聚集的靈氣越多,父母築基的可能便越大。

    千符子臨行前送給林暮五十塊下品靈石,此刻派上大用處,林暮心中對其感激不已。

    整整一個月,林父林母都呆在靜室中,未曾出來。

    林暮和石頭早已將境界穩固,即便與人發生打鬥,也不會掉落境界了。

    兩人不曾修煉,每日都眼巴巴望著靜室,希望父母兩人都早點出來。

    三十三天之後。

    “吱呀”一聲,靜室門被人輕輕推開。

    林父林母麵帶笑容,雙雙從中走出。

    林暮一陣激動,迎上前去,忙用《天眼術》查看,心中放心下來,麵上笑意更濃。

    兩人都已是築基期!

    隻是兩人都是沒有靈根的凡人,築基之時,並未產生任何天象。

    這也是林暮無法確信父母是否築基的原因。

    兩人衝擊築基,隻有靈力波動。

    每一次劇烈的靈力波動過後,林暮都以為父母會從中走出。

    但是,每一次靈力波動過後,林暮都是一陣失望。

    這讓林暮心中一直忐忑不安,七上八下。

    如今見父母築基出來,他麵上一直帶著淡淡笑意。

    林父遞過一個布袋,笑道:“我和你娘築基真是太不容易了,五十枚築基丹隻剩下五枚,六十瓶百年靈『乳』更是一瓶沒剩。”

    林暮接過布袋,看也不看,隨手丟進儲物袋中,連道:“能築基就好,能築基就好。這些東西並不重要。”

    如今四人全部築基,林暮和父母還有石頭,全都是一臉興奮之『色』。

    

Snap Time:2018-07-18 15:03:27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