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二十七章客卿長老


    林暮在坊市中落下身形,直奔千符子的千符店而去。

    剛一進入店中,千符子便親自迎出,麵上帶著和煦笑容。

    此刻見到林暮,千符子確信自己當日的猜測沒錯,林暮仍然活著。

    兩人寒暄一番,都說起一年之前的那場交換。

    那場交換,林暮從中收益匪淺。當初能從數十位靈寂期修者的包圍中逃出,符篆的作用很大。

    千符子何嚐不是,他將四瓶百年靈『乳』服下之後,雖然修為並未增加多少,仍然在靈寂後期,但卻在體內產生一縷鍾筍火的火苗。經過這一年多的溫養,火苗已經壯大不少,如今施展出來,威力也是不凡,成為他的又一殺手。

    客套過後,千符子望著林暮笑道:“我觀小友修為還停留在煉氣期,如今一年過去,怎麼還未築基?”

    林暮正不知如何開口,千符子主動提起,他頓覺一陣輕鬆,忙笑道:“這一年來,一直在為築基做準備,如今準備已經妥當,但卻尚未找到合適的洞天福地。”

    千符子眼前一亮,已經猜出林暮此行的目的,但仍不動聲『色』問道:“我見你身家豐厚,不似散修,怎麼不回門派之中修煉?”

    林暮知道若想獲得他人信任,必要先透『露』出一些實情,裝作無奈道:“哎,此事一言難盡。”

    千符子好整以暇道:“你可慢慢細說,反正閑著也是無事。”

    林暮歎口氣道:“我是五行靈根,資質不算上乘,已被門派驅逐出來,如今也算是個散修。但卻找不到合適的築基之地,正在苦惱。”

    這一番話,透『露』出的東西並不多,林暮故意如此。

    千符子神『色』一動,問道:“你實力尚可,為何會被門派驅逐出去,你之前是在哪個門派?願聞其詳。”

    見成功勾起千符子興趣,林暮知道這事八成能成,心中不由一喜,麵上卻浮起一陣悲憤之『色』:“我是千羽劍門中人,曾去火龍穀中采『藥』,因在穀中有人發生爭鬥,將禦靈宗掌門親孫殺死。禦靈宗掌門震怒無比,用一件法寶換取我的『性』命,千羽劍門掌門時未寒見利忘義,答應下來,隨即便把我驅逐出門派,讓禦靈宗弟子追殺。幸好上天庇佑,讓我撿回一命,逃過一劫。”

    『綠『色』小說網』,千符子麵上表情不斷變化,最後化成喜悅,但又迅速斂去,麵『色』恢複平靜。

    他聽說過那場沸沸揚揚的追殺,千羽劍門弟子林暮,一人連斬數十位禦靈宗弟子,這件事在天霄界早已傳開。

    千符子曾經對林暮還心生敬佩,林暮以煉氣期的修為竟敢挑戰禦靈宗整個門派,不像自己,隻能龜縮在此,就連門中先輩傳下的基業也無法守住。他對林暮的敬佩是由心而發,但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此刻站在自己麵前的就是林暮。

    一兩年前,他們還進行了一場交換。

    這可真是一場緣分。千符子心中暗道。

    千符子心中諸多想法閃過,麵上卻是平靜,安慰林暮道:“我早聽說過小友的大名,卻沒想到早在一兩年前,便已經和小友遇到過。”

    林暮點點頭,略帶歉意道:“當時正在逃避追殺,不便透漏姓名,還望前輩見諒。”

    千符子忙道:“萬萬不可如此稱呼,我不過比你癡長幾歲,當不得前輩這個稱呼。”

    他早就看出林暮實力不凡,當得知他的事跡後,更是不敢托大。

    這人雖然還在煉氣期,但實力卻對非同小可。禦靈宗派出四十位靈寂期弟子,都無法傷到他,可見他必定有過人之處。

    千符子寧願和林暮平輩論交,如果可能,他甚至想以師兄弟來稱呼彼此。

    一想到最近所遇到的麻煩,千符子便感到一陣頭痛。

    林暮笑笑,點頭答應,猶豫一下,他索『性』開門見山道:“我的遭遇,你也已知道。我正想找個築基之地,路經此地,想起和你有過一番際遇,想來碰碰運氣,不知可否?”

    千符子沉『吟』半晌,卻不言語,也不答應,也不拒絕。

    林暮見此,知道他定是有所求,忙道:“我隻是借用一下你門中洞天福地,有何要求,你盡管提,隻要我能滿足,定當努力爭取。不論是靈石,還是法器,都好商量。”

    林暮已經做好被宰的準備,千符子精明無比,定會抓住這個機會,向自己大肆索求。

    但令他詫異的是,千符子笑著道:“我不要靈石,也不要法器,並且還會努力幫你築基成功。”

    林暮一愣,心中一陣納悶,會有這樣的好事?

    這其中一定有詐!

    千符子見林暮麵『露』懷疑之『色』,麵上笑容依舊,話鋒一轉,道:“但我要你答應我一個要求,若你答應,我便助你築基;若不答應,便就此分開,就當彼此從未見過。”

    林暮點點頭,問道:“什麼要求?隻要不太過分,我都會盡量滿足。”

    千符子笑道:“一點也不過分,這事對你來說簡單至極。我想請你做靈符門的客卿長老。”

    “客卿長老?”林暮驚道:“你莫要說笑,我不過是煉氣期,如何做你門派長老,這如何使得?”

    千符子麵帶笑容道:“你現在雖是煉氣期,但築基不過是最近之事,等你築基之後,誰還敢在背後議論?再說以你的實力,就是不築基,實力也不比靈寂期修者差。”

    林暮心思轉動,開始考慮此事的可行『性』,麵上笑道:“掌門抬舉了,我自己實力如何,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隻是不知這客卿長老需要做點什麼?我閑暇時間並不太多,可沒太多功夫去指導弟子修煉之類。”

    築基雖然重要,但林暮可不想被困在這。

    千符子笑道:“不會的,平日你什麼事也不用做,門派也不會限製你的自由,你可隨意來去。但若門派遇到危險,你需前來幫忙。如果你答應,我不但幫你築基成功,靈符門還會每年發放五十塊中品靈石給你。”

    五十塊中品靈石!

    這可不是個小數目,至少相當於五千塊下品靈石。

    什麼都不用做,還很自由,還有靈石可拿。天下還有比這更好地事情麼?

    林暮突然覺得有些不真實,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千符子為何會這樣做?

    林暮沉『吟』片刻道:“這我自然可以答應。你既然如此說,想必是遇到麻煩,不妨直說,我看看能否幫忙。若是不能,我趁早離開,不耽誤彼此的時間。若是可以,別說是客卿長老,做正式長老又何妨。”

    千符子見林暮猜出自己想法,也不隱瞞,開口道:“我靈符門原先獨占此地數百年,門下共有兩大王朝,凡人數千萬。但造化弄人,靈符門金丹期修者全都老去,門派沒落,其他門派眼紅,紛紛來此開宗立派,搶占地域。這片地域,如今已有三大門派,靈符門,妙『藥』門,煉器宗,無法再容下其他門派,但藍海劍門之人,卻挑釁上門,要和我們三派平分此地。”

    千符子停頓一下,見林暮麵『色』平靜,接著道:“藍海劍門實力強大,共有十三位靈寂期修者,要勝過我門中的九位,妙『藥』門的七位,煉器宗的六位,我們三派無法,隻得答應。但藍海劍門得寸進尺,想要占領我靈符門洞天福地,給出我們三月時間搬遷,若我們不答應,到時就要血洗我靈符門。”說道這,千符子麵上閃過一絲悲憤。

    “所以,你想請我幫忙。”林暮沉『吟』一下,正『色』道:“十三位靈寂期修者就如此張狂,這藍海劍門實在可惡。你放心,到時他若真打上門來,我必竭盡全力,和你們一起,將他們擊退。”

    千符子大喜,忙道:“如此甚好。三月已經過去一半,還有月餘,藍海劍門便要打上門來。有你相助,我也放心不少。”

    林暮也是麵帶喜『色』,笑道:“我必不負所托,讓他們有來無回。”

    兩人交談一番,林暮便答應下來,做靈符門客卿長老,千符子答應幫林暮築基,兩人相談甚歡,一拍即合。

    千符子麵上帶著笑意,對林暮道:“你現在就和我回門,衝擊築基,到時也能多出幾分把握。”

    林暮點點頭:“我正有此意。但去之前,還請你稍候片刻,我父母還在坊市外麵等待,我去將他們接來。”

    千符子一愣,旋即笑道:“沒想到你父母也來了,那你快去。”

    林暮告辭一聲,便祭出踏雲靴向坊市外麵飛去。

    千符子望著林暮腳上穿的上品踏雲靴,麵上『露』出一陣滿意之『色』,『露』出淡淡笑意。

    林暮來到坊市外麵,在一處無人角落停下,將父母和石頭從旋月空間移出。

    林父林母和石頭三人,身形剛剛落地,林暮便笑道:“洞天福地,我已找到,我們隻需過去衝擊築基就成。”

    林父林母剛剛出來,就聽到這個消息,麵上都帶有喜『色』,石頭更是歡呼雀躍,興奮不已。

    林暮笑著望著三人,叮囑道:“我已答應靈符門掌門,做他門中客卿長老,你們三人切莫泄『露』旋月佩的任何情況,不然會引來殺身之禍。”

    三人忙點頭答應,麵上卻掩飾不住喜『色』。

    林暮再三交代一番,方和三人一起,施展《禦風術》,向坊市中飛去。

    四人來到千符店中,千符子忙出來熱情寒暄。

    見林父林母和石頭全都是煉氣十層巔峰,千符子麵『露』驚訝。尤其是他發現林父林母還都是沒有靈根的凡人,對林暮的身家和手段更是多出幾分讚歎。

    千符子誇讚一番石頭,便麵帶笑容,帶著林暮四人,向靈符門飛去。

    

Snap Time:2018-06-24 20:24:23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