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二十六章築基之地


    歸有年收去一個古鍾形防禦法器,麵『色』一陣鐵青。

    這一次,他敗得非常徹底,顏麵掃地。

    和數十位靈寂期修者一起圍追堵截,竟然被一位煉氣期弟子安然逃脫。

    更讓他無法容忍的是,那位煉氣期期弟子不但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反而讓這一群靈寂期弟子損傷慘重。

    這絕對是一種恥辱!

    歸有年仰頭望著天外,幾朵白雲悠悠飄過。

    地上一片焦黑,黑得有些刺眼。

    如此黑白分明的景象,讓歸有年心中一陣難受。

    原本他應該是悠然飄在天空的白雲,但造化弄人,一個煉氣期弟子輕易將他打落下來,和地上焦黑的土地無異。

    歸有年難過片刻,便迅速調整過來。

    他開始沉思這次失敗的原因。

    半晌之後,他麵上浮起一絲笑意,有點苦澀。

    他最大的失誤就是輕敵。

    這是一個沉痛的教訓,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人,哪怕他僅僅是一位煉氣期修者。

    他根本沒有想到,這位煉氣期弟子身上會攜帶數量如此龐大的符篆,也未想到他一身上品法器,每一件法器,和自己的相比,都毫不遜『色』,甚至還要強上三分。

    正是這些符篆和法器,將他打倒。

    若是他一開始小心行事,采納魚政的建議,提前布下《縛龍陣》,想必結果將會截然不同。

    輕敵是一種罪,不可饒恕。歸有年狠狠對自己道。

    許多時候,修為並不能決定一切。

    站在這個角度,他甚至有些欣賞這位安然逃逸的煉氣期弟子。

    以弱小十倍百倍的實力,給強大的敵人狠狠一擊。

    能夠做到這個地步,這位煉氣期弟子足以自傲。

    不論是本身實力,財力,還是魄力,這位煉氣期弟子在天霄界都算拔尖。

    一身上品法器,足以證明他的身家和實力,可以沒有任何猶豫,用出近千張符篆,這人的魄力也是少有人及。要知道,這近千張符篆,差不多要上萬塊下品靈石。

    一次打鬥,花費上萬塊下品靈石!

    即便是金丹期修者,恐怕不會輕易如此。

    這樣的事情,一位煉氣期弟子做來,卻是那麼隨意,輕描淡寫。

    歸有年深刻感受到自己和這位煉氣期弟子的差距,不僅是身家上有差距,就是做人上,也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和心『性』,想要成為天霄界實力最強門派的掌門,無異於癡人說夢。

    未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這個迎頭痛擊,一下將他從夢中驚醒,現實遠比想象得要殘酷,一切都不如想象得那麼美好。

    他原先以為,隻要擊敗門中那幾位競爭對手,成為掌門並非難事。

    但是此刻,他卻並不這樣想。

    自己如今連一位煉氣期弟子都不如,有何資格去做掌門?那幾位競爭對手更加沒有資格!

    歸有年望著天空飄著的幾朵閑雲,看也不看身後重傷慘叫的靈寂期修者,踏上飛劍,往無雙劍門方向飛去。

    他決定回去努力修煉,不到金丹期,絕不出來。

    歸有年麵帶笑意,突然離開,讓剩下的幾十位靈寂期修者一陣錯愕。

    他該不是被人炸傻了吧?許多人都在心中想道。

    歸有年禦劍飛行,速度很快,很快變成一個黑點,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之外。

    ……

    一道驚鴻從天空掠過。

    林暮腳踩踏雲靴,速度迅捷無比,向遠處飛去。

    從數十位靈寂期修者的包圍中,安然逃出,林暮麵上並未有太多興奮之『色』。

    這一次,他差點身陷重圍,死於非命。

    其中凶險,讓他現在想想,仍舊覺得一陣後怕。

    林暮有些慶幸,自己幸好在進入火龍穀之前,做了萬全準備,方幸免於難。

    製作符篆和祭煉絕命無影針,現在看來,當初的這兩個決定,絕對是明智之舉。

    林暮稍稍有點遺憾的就是,所有符篆都被他一下耗光,現在身上除了幾張《遁地符》之外,再無其他符篆。

    這些符篆雖然無比貴重,價值很高,但和『性』命相比,還是不值一提。

    再說,林暮並未真正將這些損失放在心上。

    旋月空間中靈田充足,隻要他願意,可以再次種植幾畝七星草。如今他擁有符模,符筆,製作紙箋唯一的消耗就是朱砂紫砂之類,若他有心,不出一年,又能製作出上千張符篆。

    林暮身形在空中一陣搖晃,踏雲靴光芒一黯,林暮險些落下地來。

    這一通極速飛行,他的靈力幾乎耗盡。

    林暮落下地來,閃身進入旋月空間。

    父母和石頭仍舊在小屋之中苦修,三人雖然都已是煉氣十層,但和林暮相比,差距仍然不小。三人如此拚命,就是為了增加築基的可能。

    林暮不忍打擾他們,來到屋外,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張蒲團,在靈田邊盤膝坐下。

    靜息凝神,默運《五行心法》,絲絲縷縷的靈力瘋狂湧入林暮體內。

    林暮頓時覺得體內一片清涼,舒爽無比。

    旋月空間的靈田進階之後,這麵的靈氣也更加濃鬱,和外麵相比,修煉起來,事半功倍。

    兩個多時辰後,林暮體內靈力便恢複原樣。

    從地上站起,林暮向小屋中走去。

    林父林母和石頭三人,恰好從入定中醒來。

    見林暮進來,林父忙問道:“從火龍穀出來了?”

    林暮笑著點點頭,故作輕鬆道:“那群靈寂期修者,準備不足,被我用符篆轟得七零八落。”

    林母關切道:“那些人實力比你高,人數也多,你沒受傷吧?”

    林暮笑著在母親身前轉了一圈,笑道:“安然無恙,一根頭發都沒少。”

    林母麵上『露』出笑容:“那就好,那就好。”

    石頭卻在一旁問道:“師傅,我們可以衝擊築基了麼?”

    他對築基可是一直念念不忘,想要築基的願望甚至比林暮還強。

    林暮回身對石頭笑道:“如今我們四人修為皆是煉氣十層,自然可以衝擊築基。”

    石頭頓時麵『露』喜『色』,喜不自勝。

    林暮轉頭對父母道:“築基的準備,我們已做得非常充足。不論是修為還是築基丹,都已做到現在所能做的極限。隻需找到一個靈氣充沛的洞天福地,就可嚐試築基。”

    林母道:“何必那麼麻煩,這旋月空間中,靈氣如此充沛,在這築基不是更好麼?”

    林暮笑道:“也未嚐不可,隻是這旋月空間中的靈氣,全是旋月佩吸收月之精華所致。若是我們四人在這築基,肯定會消耗大量的靈氣,就怕萬一靈氣消耗過巨,這麵的靈田會因此倒退成三品靈田。旋月佩進階不易,上次用去三年多時間,才從三品靈田進階到四品靈田。若真是會讓靈田倒退,我們反倒不如去尋個洞天福地築基方便。”

    林父在旁點頭:“說的不錯。這旋月佩進階不易,我們不能做殺雞取卵之事,還是去找一處洞天福地吧。”

    林母也道:“是我大意了,靈田中的靈草如今長勢喜人,若是靈田突然倒退成三品靈田,隻怕會影響靈草的長勢。”

    見父母都能明白自己的意思,林暮略鬆口氣:“這事也不是完全不能。我們先去努力尋找,半年為期,若找不到合適的地方,也隻能在這旋月空間中築基了。”

    林父林母都笑著點頭:“這樣也好。”

    林暮招呼一聲,便讓父母和石頭繼續靜修,自己閃身退出旋月空間。

    祭出踏雲靴,林暮身影一動,向遠處飛去。

    尋找築基之地,並不輕鬆。

    天霄界雖大,但大大小小的洞天福地,幾乎都被各大門派占據,很少有無人的洞天福地。

    即便是有,也是異常凶險之處,等閑人根本無法近前。

    洞天福地所在之處,靈氣要比普通地方濃鬱許多,在這築基的可能會增大許多。

    林暮一直飛行半月,停留過不少地方,但都未找到合適的洞天福地。

    唯一遇到的一處低等洞天福地,還被一個小門派占據。

    這個門派中修為最高之人,也不過是靈寂初期。

    以林暮的實力,完全可以將這門派之人驅走,將這洞天福地據為己有。

    但他並未如此做,這洞天福地之人,雖然對他態度惡劣,但行事有度,沒有做過傷天害理之事。

    林暮雖然不再如從前那般善良,但也不會濫殺無辜。

    這個門派之人不允許,林暮也沒有辦法,隻得遠遁,繼續尋找。

    隻是又過去半月,林暮還是一無所獲。

    這期間,林暮曾有回到千羽劍門築基的想法。

    但這個想法,很快被他否決。

    千羽劍門深不可測,時未寒心機狠辣,利益至上,林暮之前就做過他的一次棋子。

    這樣的經曆,林暮不想再有第二次。

    他不準備再回到門派。

    門派雖然培養他不少,但他也一樣對門派回報不少。

    不論是火龍穀采『藥』,還是幫時未寒換取那件飛劍法寶,林暮自問不再虧欠千羽劍門。

    早在時未寒將他送出門派的時候,千羽劍門就已將他放棄。

    林暮在離去時,就沒打算再回去。

    時未寒的所作所為,他深深記在心中,終有一天,要還回來。

    林暮不停飛行,不斷尋找。

    兩月之後。

    林暮來到靈符門所在地界,前方那座坊市出現眼前。

    想起當日和千符子的交換,林暮心中一亮,麵帶笑意,向前飛去。

    

Snap Time:2018-08-16 22:36:01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