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二十五章突圍


    劍氣縱橫,流光熠熠,塵土飛揚。

    數十柄飛劍,個個都是上品,威力深不可測。

    經曆最初的混『亂』之後,數十位靈寂期修者迅速調整策略。

    三十柄飛劍圍成一圈,團團將穀口圍住。剩餘十幾柄飛劍,則在飛劍圍成的小圈內,不停探索。

    這些人確信,林暮並未遠去。

    他們不敢想象,若是在眾人的包圍下,還被一位煉氣期弟子安然逃走。別說這其中所要受的懲罰,就是這個臉,他們也丟不起!

    歸有年此刻卻遇事不『亂』,指揮若度,很有一派掌門的風範。

    早在林暮消失的那一瞬間,歸有年就讓身邊擅長術法之人,迅速施展土係術法《石岩術》。

    《石岩術》是高階術法,即便是許多靈寂期修者,也不一定能夠學會。

    這個術法的最大功用,就是可以讓方圓半之地的土地全都變成堅硬無比的岩石。

    在這種情況下,《土遁術》根本施展不出,哪怕是符篆也不行。

    這個術法可以有效防止一些土係修者借著自己術法的特殊,從地下逃跑。

    為保萬無一失,歸有年和另外三位弟子,控製著飛劍,在半空不斷徘徊,防止林暮從空中逃跑。

    天羅地網之下,他相信,林暮將無路可逃!

    穀口處,兩道人影來回奔波,穿梭於劍影之間。

    這兩人正是夏承和薑英,在歸有年的命令下,兩人負責布置陣法。

    這個任務落在兩人頭上,兩人自然無法推卸。

    對於陣法,他們兩人都頗有研究,稍一合計,兩人便決定布置一個三品陣法《縛龍陣》。

    《縛龍陣》作為少見的三品陣法,攻擊力幾乎為零,但並不妨礙陣法師對它的喜愛。

    雖然攻擊力不足,但在防禦上,《縛龍陣》堪稱極品。

    隻要這個陣法布成,即使是十位靈寂期修者同時祭出飛劍轟擊,也無法動搖分毫。

    誰若是被困在陣中,沒有陣法師放行,休想出來。

    隻是這個三品大型陣法,布置極為複雜,即便是以兩人的布陣水平,也需要一段時間。

    兩人不停在穀口處飛奔,手中陣符,陣盤不要錢般,拚命丟出去,陣符落下的位置早已被兩人預算好,陣符剛剛落地,便立即隱去形跡,如同透明般,消失在空氣中。

    夏承不斷丟出陣符,隨著丟出去的陣符越來越多,他麵上的笑意便越來越濃。

    這《縛龍陣》共有三百六個陣符,十八個陣盤,布置手法極為複雜,許多陣法師雖然喜歡這個陣法,但真正能布置出來的,在天霄界,不超過十個。

    他恰恰便是其中之一!

    夏承隨手丟出手中最後一個陣符,隻要這個陣符落在最後一個空缺處,這個《縛龍陣》便算布置成功。

    到時他隻需向陣中輸入靈力,啟動陣法,這陣中之人全都要受他掌控,『插』翅難逃。

    夏承額頭冒出細密的汗珠,這一番奔波,他累得不輕。

    但這一切值得,因為最後一塊陣符已經幾乎落在地上!

    就在這時!

    毫無征兆地,那塊陣符莫名炸裂,落在地上,破碎一地。

    這個陣符被破壞,牽一發動全身,原先隱藏在空氣中的三百五十九塊陣符,全都一下顯『露』出來,密密麻麻,包圍了整個穀口。

    是誰?

    夏承心中怒火升騰,麵『色』憋得通紅,眼看隻差一步,《縛龍陣》就要布成。

    但是這一步,是至關重要的一步,決定了一切。

    是誰這麼不長眼,打碎了這無比重要的陣符。

    他忙向場中望去,這一看,他頓時一驚。

    場中站著一位年輕人,這人無聲無息,突然出現在原處,讓數十位靈寂期修者全都一陣錯愕。

    這人正是林暮無疑!

    其中一位修者心中的震撼,同樣不小。因為他的飛劍剛剛才從林暮所立之處飛過,在他的探查下,原處並無任何東西。

    林暮的這次出現,讓他對自己產生懷疑。

    難道是我神識有問題?他一陣困『惑』。

    但他很快調整過來,恢複自信,他已是靈寂期,神識極度敏銳,絕不會出錯。

    隻是自己的飛劍剛剛的確是沒有碰到他啊!這位修者內心一陣呻『吟』。

    他是如何做到的?

    他百思不得其解。

    林暮猛然從旋月空間出來,周圍之人全都有一瞬間的愣神。

    林暮卻是早有準備,他知道,若想從這層層包圍之中突圍出去,難比登天。

    但無論如何,他都要盡力一搏。

    剛一從旋月空間出來,林暮就立即『操』縱絕命無影針,向最後一塊陣符襲去。

    絕命無影針,無形無形,甚至飛行時,連聲音都未曾發出。

    眾人毫無知覺的情況下,林暮輕鬆破壞掉夏承和薑英兩人即將布置成功的《縛龍陣》。

    數百個陣符同時從空中顯現出來,光芒一陣閃爍。

    數十位靈寂期修者一下全都回過神來,忙『操』縱飛劍向林暮『射』來。

    林暮早有準備,玄龜盾護在胸前,一個灰『色』護罩撐起,將他緊緊護在其中。

    林暮手一伸,就立即從儲物袋中取出數十張《爆炎符》,靈力一催,《爆炎符》四散開去,向數十位靈寂期修者襲去。

    頓時火光衝天,火球炸裂的聲音響徹天地,整片天空都變得一片通紅。

    與此同時,林暮腳下不停,踏雲靴光芒閃爍,林暮身形如電,迅速離開原地。

    數十柄飛劍頓時撲空,眾人忙努力調轉飛劍,想要再次朝林暮襲來。

    林暮望著迅速襲來的數十柄飛劍,眼中『露』出一絲寒芒,這些飛劍,任何一柄擊在自己身上,自己都休想活命。

    這個時候,不能逃,一旦向外飛去,就會成為數十柄飛劍的靶子,到時定然死無葬身之地。

    此刻,唯有用攻擊,用鋪天蓋地的攻擊,來阻住這些飛劍的去勢,換得瞬間的喘息之機,方能順利逃出。

    林暮望著數十位靈寂期修者,眼中閃過一絲狠意。

    腳下踏雲靴光芒一閃,林暮身影如同幻影,不停變換位置。

    與之相對,林暮的雙手亦是毫不停歇,迅速從儲物袋中取出大量符篆,一抬手就是數十張符篆飛出去。

    《火彈符》形成的火球,《冰彈符》形成的冰彈,向眾位靈寂期修者身上砸去。

    如果這些低階符篆的攻擊力,還不放在靈寂期修者眼中的話,那緊隨其後的《爆炎符》絕對讓眾人心中一陣大驚。

    《爆炎符》閃爍著濃濃火光,向眾位修者砸去。

    眾人大驚,有防禦法器的忙祭出法器自保,沒有防禦法器的忙召回飛劍自救。

    瞬間有二十柄左右飛劍倒退而回,林暮身上的壓力減輕不少。

    但他此刻的情況也不樂觀。

    雖然他速度很快,但仍有幾柄飛劍,速度迅捷,出劍刁鑽,齊齊『射』在護罩之上。

    灰『色』護罩受到撞擊,頓時一陣變幻,光芒黯淡大半,眼看無法再繼續維持下去。

    林暮一咬牙,猛然向玄龜盾中輸入靈力,護罩稍稍穩定一些,光芒恢複不少。

    林暮望著這幾柄飛劍,心中一陣發狠。

    伸手一招,又是數十張符篆從儲物袋中飛出。

    這次全是《爆炎符》!

    數十張《爆炎符》一下將幾柄飛劍團團圍住,用出飛劍的幾人,頓時大驚失『色』,自己的飛劍若真是被數量如此眾多的《爆炎符》擊中,恐怕要損傷不小。飛劍因此毀去也大有可能。

    幾人忙『操』縱飛劍暫時退避。

    但數量眾多的《爆炎符》,卻得理不饒人,迅速向幾柄飛劍追去。

    林暮麵『色』如冰,手上幻影連連,符篆不停從他手中傾瀉飛出,向周圍之人『射』去。

    《火彈符》!《冰彈符》!《爆炎符》!

    凡是眼前能看見之人,林暮都毫不客氣,一下就是十幾張符篆砸過去。

    這些符篆,即便是最低等的《火彈符》,也要五塊下品靈石一張,《爆炎符》每張更是要二十塊靈石以上。

    每次扔出去一把符篆,就是扔出去一大堆靈石。

    在林暮瘋狂地手速下,七百張多張低階符篆,一百多張中階符篆《爆炎符》,全都被他扔出去,砸向這數十位靈寂期修者。

    火龍穀穀口,一下被火球淹沒,火光衝天,不時有爆裂聲傳來。

    數百張符篆一齊綻放,如同花朵般,在空中盛開,比煙花還要絢爛。

    整個穀口,一下成為火焰的海洋。

    數十位靈寂期修者,一下被如此數量的符篆打懵。

    有的人來得及祭出防禦法器,但有些人卻沒有防禦法器,隻能召回飛劍自救。

    但令他們絕望的是,陪伴自己數十年的飛劍,此刻竟然再無感應。

    這些飛劍早已被《爆炎符》炸裂,喪失靈『性』,掉落在地。

    沒有防禦法器,也沒有飛劍護身,一些人頓時陷入險境。

    在《爆炎符》、《火彈符》、《冰彈符》的輪番攻擊下,很快有人承受不住,身上被炸出許多傷口,鮮血橫流。

    嚴重者,四肢被炸飛,也不在少數。

    魚政還算幸運,他有一件中品地羅傘,此刻,他躲在地羅傘下苦苦支撐。

    身邊炸裂的《爆炎符》,每一次轟然巨響,都令他心中一顫。

    像是過了五百年,《爆炎符》炸裂的響聲終於停止。

    魚政小心從傘下鑽出,隻是他的地羅傘,如今隻剩下傘骨,傘麵早已被炸成碎屑,傘骨上隻剩下幾個布條掛在上麵。

    魚政一陣心痛,但所幸並未受傷,他忙向四周望去。

    火龍穀穀口處,地上一片焦黑,無比狼藉。

    飛劍掉落一地,破碎的防禦法器更是慘不忍睹,不少人被炸成重傷,有人甚至被炸去四肢。

    這其中,就包括之前奚落過他的喬山。

    喬山被炸去一條右腿,此刻正在地上滿地打滾掙紮,哀嚎不斷。

    魚政聽著喬山的哀嚎聲,心中感到一陣快意,特別解氣。

    此刻,他突然發覺,自己不再那麼痛恨那位年輕人,甚至還產生一種淡淡的感激之情。

    這讓他覺得一陣奇怪。

    更讓他覺得奇怪的是,造成這一切的元凶,那位煉氣期修者,早已消失在原地,不見蹤影。

    林暮的確和魚政觀察的一樣,早在扔出所有符篆之後,林暮就在這漫天的火光之中,從容離去。

    腳踩踏雲靴,林暮拚命催動靈力,踏雲靴光芒閃耀,林暮身影如同一抹流光,迅速消失在天際。

    隻留下地上一群狼狽的靈寂期修者,麵麵相覷。

    

Snap Time:2018-07-23 00:24:45  ExecTime: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