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二十一章千年靈乳


    林暮帶著父母和石頭三人,在火龍穀外圍遊玩了一圈。

    如今穀中隻有四人,和林暮上次進來相比,少了許多勾心鬥角,多了一份安逸。

    幾人將穀中美景看了遍,盡興而歸。

    來到碧淵潭邊,石頭突然道:“我餓了。”

    林暮詫異道:“辟穀丹吃完了麼?”

    一直以來,林父林母和石頭三人,都很少吃飯,平日全都用辟穀丹充饑。

    林母笑道:“昨日就沒有了,隻是沒和你說。”

    林暮『摸』『摸』石頭的頭,笑道:“靈草尚未成熟,還無法煉製辟穀丹,如今我們隻能生火做飯了。”

    石頭一聽笑了,他兩天沒吃東西,餓得不輕。

    林暮倒是無所謂,他如今半個月不吃東西,也不會覺得不適。

    隻是父母三人,修為尚淺,無法達到這個地步,三五天不吃東西就會覺得饑餓。

    石頭正在發育,對食物的需求更大。

    林暮將上次在煙滿城中購買的廚具拿出,架在潭邊,隨即吩咐石頭去小溪中捉幾條魚。

    石頭已經學過術法,《水箭術》和《金剛琢》已能熟練運用,捉魚自然不在話下。

    半個時辰,石頭就提著五條大魚,樂地跑回來了。

    在林母做主廚,林暮幫忙的情況下,半個時辰左右,一鍋鮮美的魚湯就做好了。

    林暮取出桌子和凳子,和石頭在潭邊擺好,林母給每人都盛了一大碗魚湯,石頭的碗更是多放了兩塊魚肉,一家四口人,坐在碧淵潭邊,飽餐一頓,其樂融融。

    吃飽喝足之後,林暮將石頭送去旋月空間休息,隨後和父母進行了一番徹夜長談。

    石頭的仇恨,讓三人心中都有擔憂。

    但這事因林暮而起,林暮對禦靈宗之人也是痛恨萬分,他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倒是林父林母,在淳樸的外表下,也藏著一股血『性』,兩人都要幫石頭報仇,讓林暮搖頭不已。

    林暮本打算在父母築基之後,找個安靜所在,讓兩人安享晚年,或者安逸靜修,不必像現在這般,如此拚命。

    但是令林暮無奈地是,父母均要繼續苦修,兩人竟然說都要修到金丹期,和林暮石頭一起,打上禦靈宗。

    這讓林暮一陣苦笑。

    林暮自己都不確定,能否修煉到金丹期,更別說沒有靈根的父母了。

    隻是父母一直順風順水,丹『藥』充足,沒有體會到其他修者進階的艱難,此刻反倒信心滿滿,仿佛修到金丹期,不過是一件平常小事。

    這一夜的談話,並未有什麼結果。

    倒是讓林父林母堅定了打倒禦靈宗的想法。

    林暮並不想讓父母涉險,這樣的事情,由他和石頭來做,便已足夠。

    隻是他苦勸半夜,卻無法說動原本老實巴交的父母,隻能作罷。

    天亮時分,林暮將父母二人也送到旋月空間休息。

    林暮將桌凳收起,望著平靜幽寒的碧淵潭,長呼一口氣,眼神變得堅定。

    林暮神識一動,踏雲靴一下出現在腳上,光芒一閃,林暮認準方向,向斑紋虎所在的洞『穴』飛去。

    林暮身影如流光,兩個時辰後,便來到斑紋虎所在的洞『穴』。

    飄在斑紋虎洞『穴』前麵,林暮並未立即進入。

    對於這隻執著的斑紋虎,林暮印象深刻。當初它追殺林暮,噴火噴到疲軟,仍舊沒有停歇,毅力比許多修者還強。

    林暮飄在洞外,向洞中望去,想要看看斑紋虎在不在洞中。

    如今他實力雖然比當初強上很多,但仍然不遠與斑紋虎正麵對抗,三級妖獸的實力,不容褻瀆。

    林暮視線剛剛看到洞中,入眼的景象,卻差點令他失笑出聲,幸好被他強行忍住,沒有驚動麵的斑紋虎。

    原來這隻執著的斑紋虎此刻正在修煉,它和人類一樣,裝模作樣地盤腿坐在地上,兩隻前爪在胸前虛抱,環成一圈,渾身紅白相間的皮『毛』,看上去『毛』茸茸的,斑紋虎大口微張,吐著舌頭正在努力吸納靈氣。

    林暮完全沒想法到,當日執著勇猛的斑紋虎,竟然也有如此可愛的一麵。

    更令林暮哭笑不得的是,斑紋虎修煉時,模仿人類修者的坐姿,兩隻後腿盤坐在地,『露』出中間紫茸茸的一塊肚皮。

    好有個『性』的一隻虎!

    林暮麵帶笑意,不忍上前打擾,索『性』在旁等待。

    隻是一天過去,斑紋虎仍舊盤腿坐在原地,一動未動。

    好勤奮的一隻虎!

    林暮雖然讚歎,但卻無法再等下去。

    萬一它要是苦修一月,林暮估計自己就要在外麵站成一塊石頭了。

    林暮祭出五行環和玄龜盾,撐起一個灰『色』護罩,將自己護在其中。隨即林暮用五行環施展出《赤火訣》,一個盆口大的白『色』火球向洞中飛去。

    斑紋虎正在修煉,猛然察覺到有人襲擊,眼睛一睜,見洞外有人,隨口吐出一個紫紅『色』火球。

    轟!

    兩個火球碰撞,在洞口處炸裂,洞壁被炸碎不少,石屑紛飛。

    斑紋虎一下看到灰『色』護罩麵的林暮,它頓時大怒。

    上次就是這個人,屢次調戲自己。

    那一次,它差點耗盡本源靈火,一個月都無法吐出火球。

    那一個月,它都沒敢出去覓食,一直躲在洞中。

    這對於在此地稱王稱霸的它來說,是一種莫大恥辱。

    此刻再次見到林暮,它分外憤怒。

    斑紋虎一個縱躍,從洞中跳出,虎軀尚未出來,已是一個紫『色』火球飛來。

    林暮見斑紋虎出來,麵上『露』出淡淡笑意。

    這隻虎不僅勤奮,記『性』竟然也一點不差。

    此刻看它憤怒的樣子,顯然是還記得自己。

    林暮微微一笑,猛然向踏雲靴中輸入靈力,踏雲靴頓時光芒一亮,林暮身影如同一道流星,迅速向洞中衝去。

    在洞口和斑紋虎擦肩而過,林暮卻並未出手傷它,『操』縱五行環,施展出《庚金訣》,小心控製著靈力,一柄一丈餘長的金『色』巨劍一下飛出,擊在林暮原先進入的位置。

    轟!

    一陣石屑翻飛後,一個三尺多寬的洞口出現眼前。

    與此同時,斑紋虎也回過身來,見林暮這次不再懼怕自己,竟然無視自己的存在,還膽大包天毀壞自己的洞府。

    它頓時怒不可遏,張口一吐,一個盆口大的紫『色』火球直直向林暮襲來。

    林暮卻毫不在乎飛來的紫『色』火球,猛然向玄龜盾中輸入一股靈力,灰『色』護罩頓時光芒大盛。

    紫『色』火球擊在灰『色』護罩上,僅僅『蕩』起一陣漣漪,灰『色』護罩便將紫『色』火球彈落在地。

    林暮身影一閃,一下從小洞內飛到麵的石洞中。

    隻留給斑紋虎一個瀟灑的後腦勺。

    斑紋虎來到小洞洞口,一頭探進,身子卻被卡在外麵,無法進入。

    它兩隻爪子扒著洞口,可憐巴巴望著進入洞中的林暮,咆哮不已。

    林暮進入洞中,身影卻是不停,飛速向麵的天然石室飛去。

    飛行一刻鍾,左拐右拐,林暮終於來到石室。

    尚未進入,林暮便聞到濃鬱的靈『乳』香味。

    林暮收去法器,落下身形。

    來到石台邊,林木一下向麵的凹陷處望去。

    一年過去,這麵的靈『乳』又增加不少。

    上次被林暮收取很多,隻是因為林暮的瓶子不夠,還留下四分之一,約有二百瓶左右。

    這二百瓶靈『乳』,若是全都用來修煉,足以催生出一位築基期高手。

    林暮麵帶喜『色』,忙拿出小勺,向自己早就準備好的小瓶中裝去。

    一邊裝取靈『乳』,林暮一邊想,若是這靈『乳』能再多些,他也讓父母和石頭三人,飽飲一頓,也在體內產生鍾筍火。

    鍾筍火的強大威力,林暮是深有體會。

    若真能如此,林暮也不必擔心以後父母會攻擊力不足,不能出門了。

    隻是這不過是一種幻想而已,無法當真。

    這個石室不知道形成多少年代了,產生的所有靈『乳』都已被自己取走,這已經是天大的機緣。

    別人是羨慕不來的。

    隨著林暮裝取的靈『乳』越來越多,石台中的靈『乳』越來越少,原先的凹陷處已經漸漸『露』底。

    林暮將所有靈『乳』都裝在瓶中,一共裝了二百一十六瓶。

    林暮將最後大半瓶靈『乳』也蓋上瓶塞,正要起身離去,一轉眼,卻忽然發現,在凹陷處的下方,還有一個細小孔洞。

    這個孔洞極小,比針眼大不了多少,若不是林暮眼尖,根本無法發現。

    林暮頓時被吸引,想要知道這孔洞下麵藏著什麼。

    他忙放出神識,透過孔洞向麵探去。

    神識剛一進入孔洞之中,林暮便呆立原地。

    這細小孔洞下麵,竟然還有一處凹陷!

    這處凹陷竟然比上麵的那處凹陷還要深,還要闊。

    這凹陷如同一個小池。

    池中竟然蓄滿大半池靈『乳』!

    和上麵一層的靈『乳』相比,這的靈『乳』,更純淨,『色』澤更清新,香味更濃鬱,靈氣更盎然。

    這是千年靈『乳』!

    林暮發出一陣驚歎。

    千年靈『乳』!

    那許多的百年靈『乳』,已是讓林暮興奮不已。

    這數量比上麵百年靈『乳』還要多的千年靈『乳』,讓林暮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機緣!這就是機緣!

    修仙之人,沒有機緣,休想有大成就。

    林暮沒有想到,自己也有這樣的氣運,在無意中,竟然發現了這樣一處大機緣。

    自己千辛萬苦,奔波四月,來到這火龍穀中,已是苦累不堪。

    這一切苦累,在見到這些千年靈『乳』後,全都煙消雲散。

    

Snap Time:2018-01-20 23:13:27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