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二十章石頭立誌


    “剛剛發生了什麼?”歸有年麵『色』凝重,望著兩個全身焦黑的靈寂期修者道。

    他是無雙劍門派來,在這群靈寂期修者中,有著很高的威望。

    此刻他問出這句話來,同樣代表著身後幾十位靈寂期修者的疑問。

    兩位全身焦黑的靈寂期修者,麵『色』發苦,兩人對視一眼,皆是沉默不語。

    因為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剛剛兩人正在談論百花門的哪個女弟子最好看,談得興起,早已忘記外物如何。

    兩人在最高興的時候,卻發現一道人影隱在一個灰『色』護罩中,迅速向穀口襲來。

    兩人大驚,忙祭出飛劍阻攔。

    但是令兩人意外的是,來人並未與兩人正麵對決,手一抖,便是數十張《爆炎符》炸裂開來,頓時火光漫天。不僅兩人的飛劍被《爆炎符》包圍,無法控製,就是兩人自己,也陷入被動之中,身周炙熱的高溫,讓兩人難受異常。

    一切發生得太突然!

    兩人根本來不及做出其他反應,忙祭出自己的防禦法器。

    隻是《爆炎符》太多,火球一個個炸裂,威力巨大無比,兩人的防禦法器全都被攻破。

    等到火光散去之後,兩人灰頭土臉,全身烏黑。

    剛剛那人卻不見了蹤影。

    這樣的事情,讓兩人如何說起?

    見兩人相視無言,歸有年麵『色』更加陰沉,指著左麵一位靈寂期修者道:“許飛,你來說。”

    被歸有年指名道姓點出,許飛望了對麵的魚政一眼,苦澀道:“剛剛我們二人正在此地守候,卻不知從何處突然飛來數十張《爆炎符》,《爆炎符》的數量太多,一下在空中炸裂,我們措手不及,並未看清發生什麼。”

    這個說法,不痛不癢,完全將兩人看守失責的罪名開脫出去。

    歸有年眉頭一皺:“說重點,你可見到來人長什麼模樣?是否認識?是其他小門派的掌門麼?”

    一連三個問題,讓許飛和魚政兩人心驚肉跳。

    兩人對視一眼,許飛小心回道:“沒看清,不認識,不知道。”

    九個字,回答三個問題,幹脆利落簡潔。

    這個回答是兩人的真實想法,但周圍的數十位靈寂期修者卻都認為兩人在推卸責任,不肯說出實情。

    歸有年強壓下怒火,冷聲道:“那你們是否看清,他進入到穀中去了麼?”

    兩人又連連搖頭,齊聲回道:“不知道。”

    兩人回答完之後,立即明白這個說法會引起眾怒。

    果不其然。

    望著周圍之人噴火的目光,魚政小心道:“興許沒有吧,他或許隻是過來玩玩。一個惡作劇而已,『綠『色』小說網』不定。”

    魚政如此說,歸有年這時反而看不出怒意,對兩人親切道:“嗯,隨他去吧。你們二人受傷沒有?剛剛的《爆炎符》數量多麼?”

    兩人連忙搖頭,許飛道:“隻是皮肉傷,並不嚴重。剛剛的《爆炎符》,數量實在太多,至少不下於五十張。”

    魚政為推卸責任,在旁添油加醋道:“恐怕不止,我估計至少有八十張。”

    兩人說完,對視一眼,眼中都帶有一絲輕鬆。

    歸有年卻麵『色』一變,冷聲道:“你當我們都是小孩子麼?”

    他一手指著仍在翻湧的白霧,怒道:“這白霧終年平靜,此刻波動如此劇烈,定是有人進入其中。能進入這麵的,全都是煉氣期修者,修為比你們要差得遠了。”

    “還有。”歸有年怒意更盛,指著魚政道:“你說那人隻是來玩玩,並未進去,但你二人又說那人至少用出五十張《爆炎符》。據我所知,《爆炎符》是中階符篆,製作極其複雜,若是從靈符門購買,至少要二十塊下品靈石一張,五十張就是一千塊下品靈石。”

    歸有年怒道:“難道那人和你們一樣蠢麼!用一千塊下品靈石鬧著玩?!”

    許飛和魚政忙低下頭去,不敢再說半句話。

    兩人心中都道,這下慘了。

    責任若真落到兩人頭上,足夠兩人喝一壺的。

    周圍的數十人,此刻反倒平靜下來。

    若真有人進入穀中,而且還是一位煉氣期修者,這若是被各大門派掌門知曉,不僅是許飛和魚政兩人,即便是他們,也要擔上不少責任。

    數十位靈寂期修者,頓時心中惴惴不安。

    歸有年怒火稍稍平息,緩聲道:“這事不可聲張,定不能掌門和長老們知道,不然我們全都要受罰。誰若是敢聲張,我定不饒他。這穀口看守人數,以後就加到四人,嚴加防範,隻要麵那人出來,立即出手攔截,我不信四位靈寂期修者還攔不下一位煉氣期弟子。”

    眾人忙點頭答應,許飛和魚政對視一眼,知道逃過一劫,此刻全都放鬆下來。

    歸有年回頭看了許飛和魚政一眼,麵無表情離去。

    離去的路上,歸有年心中也是一陣忐忑。他來這火龍穀,隻是想曆練一番,作為門中少見的天才,他很有希望接班掌門之位,執掌無雙劍門。

    這次曆練本可以為他增加幾分把握,但若是這件事傳到門中,他的幾位競爭對手,定會不遺餘力借這件事打擊自己,這是他無論如何也不想看到的。

    這個汙點,必須要抹去。

    這次進入火龍穀中之人,若是死在麵還好,若是活著出來,他絕不會放過。

    歸有年離去之後,剩下的幾十位修者也跟著離去,穀口隻留下四人在此看守。

    白霧湧動片刻之後,便又恢複平靜。

    林暮在白霧中穿行良久,終於從霧中走出。

    剛一進入穀中,林暮便大口喘氣。

    他全身衣襟都被汗透,熱氣騰騰。

    這一次進入,可比之前那次艱難許多。

    他如今修為是煉氣期的巔峰,在霧中所遇的阻力越來越大,若不是他咬牙堅持,差點無法進來 。

    在原地打坐片刻後,林暮感覺靈力稍稍恢複,跑到碧淵潭清洗一番,林暮換身幹淨衣服。

    風一吹,頓時神清氣爽。

    林暮心思一動,將父母和石頭從旋月空間移出。

    這一個多月,其實在旋月空間是兩個多月。兩個多月,三人的修為又有進境。

    林父林母全都進階到煉氣七層,石頭更是修煉到煉氣七層巔峰,距離煉氣八層不過一步之遙。

    越到後麵,進階需要的是時間越長。

    這兩個月,三人也不過進階一層,消耗的聚靈丹卻是一點不比從前的少,兩千瓶聚靈丹,如今隻剩下一千瓶。

    而且,三人服用聚靈丹太多,聚靈丹的效果已經有所減弱。

    越往後,需要的聚靈丹會更多。

    林暮甚至有些擔心,那剩下的兩千多份材料,是否夠三人修煉所用。

    旋月空間的十二畝靈田,如今全都種植上靈草。

    一畝種植辟穀丹的靈草,一畝種植築基丹所需的二品靈草,剩下的十畝種植煉製歸靈丹的三品靈草。

    三人剛剛落地,顧目四望,全都滿臉驚奇。

    周圍花草遍地,流水潺潺,景『色』美不勝收。

    這是三人一年多來,第一次從旋月空間出來。剛一出來就見到如此美景,三人頓時欣喜萬分。

    林母驚奇道:“這就是火龍穀麼,比我們村子可好看多了。”

    林暮笑著點頭:“這就是火龍穀,如今這隻有我們四人,其他人都無法進來。”

    石頭卻突然問道:“師傅,那這是不是歸我們所有了?”

    林暮一愣,旋即笑道:“我們隻是偷偷進來,這不歸我們所有,歸那些大門派所有。”

    石頭問道:“那些大門派不準我們進來麼?”

    林暮點點頭:“嗯。他們實力強,一切由他們說了算,實力差的永遠都無法進來。”

    石頭聽後,眨眨眼,再次問道:“禦靈宗就是那樣的大門派麼?”

    林暮麵『色』一陣沉重,想起胖槐的慘死,心中一陣難過,沉聲道:“是的,禦靈宗的實力很強,在天霄界都能排進前五,是很大很大的門派。”

    石頭目光中閃過一絲神采,語出驚人:“我要滅了禦靈宗,打倒那些大門派。”

    林暮心中一驚,石頭的誌向竟然比自己還要遠大,真是後生可畏。

    自己也不過是想給予禦靈宗重創而已,石頭卻直接想要滅了禦靈宗。

    這樣的話,從一個年僅十歲的孩童口中說出,任誰都會吃驚。

    當初親眼看著父母在自己麵前死去,石頭心中的仇恨要比林暮強上十倍,百倍。

    林暮平靜道:“大門派是強者,小門派是弱者。強者製定規則,資源也都掌握在強者手,弱者隻會被欺淩,被奴役。”

    石頭麵『色』變得凝重,小小的麵容上,一臉堅毅,一字一句道:“我要打敗強者,殺光禦靈宗。”

    林暮心中一顫,石頭剛剛十歲,也不知這樣巨大的仇恨,會不會毀了他。

    但是殺父之仇,恨意滔天,林暮無法勸解,也不想勸解。

    如果可能,他何嚐不想滅了禦靈宗。

    隻是這一切,希望太過渺茫。

    但是林暮看到石頭堅毅的麵容,心中又升起希望,不到十歲,修為已快到煉氣八層,誰又能說,石頭絕對無法成功呢?

    林暮和父母對視一眼,三人望著石頭,皆是重重點頭。

    

Snap Time:2018-04-21 14:06:20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