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一十九章闖入


    數十人來到此處,這早已一片焦黑。

    剛剛離去的三位掌門,相互對視一眼,這的景象和剛剛三人所見,完全一模一樣。

    這用出火係術法之人,實力著實強橫。

    兩處打鬥之地不過相隔幾十,但聲勢卻極為浩大。

    千符子望著那仍舊在燃燒的樹木雜草,心中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猜測。

    會不會是他?那位和自己交換百年靈『乳』之人。

    這空氣中的靈力波動雖然紊『亂』,但千符子對《火彈符》和《冰彈符》極為熟悉,剛剛一定有人在此用過符篆,而且數量還不少。

    隻是不知道這場打鬥結果如何,若真是那位少年,這人定是被人追殺。

    第一處打鬥的地方,那個巨大深坑,說明追殺少年之人,是一位靈寂期修者。或許被少年僥幸逃脫,又在此地發生一番劇鬥。

    隻是不知這次,少年是否安然無恙。

    這一地的灰燼,也足以證明少年實力的強橫,和靈寂期修者也敢硬碰硬對著幹。

    他又想起少年和自己交換時,所顯『露』出的聰明氣度,比自己也是毫不遜『色』,想來應該不會輕易就死。

    千符子目光閃動幾次,麵『色』平靜,對周圍相熟之人一拱手,駕起遁光離去。

    妙『藥』門掌門華千緊隨其後,也是迅速離去。

    別人如何,與他無關。隻要這件事不要牽扯到妙『藥』門,他連熱鬧都懶得看。

    煉器宗掌門鐵岩,麵『色』如水,看不出心在想些什麼,探查無果,他也迅速離去。

    剩下的數十位靈寂期修者,在原地議論半天,猜測紛紛,但都沒得出令人信服的結論。

    眾人各執一詞,據理力爭,但誰的話也不能令旁人信服,最後怒目而視,不歡而散。

    天黑之後,林暮的身影出現在原地。

    觀察一下四周,早已無人。

    林暮麵上『露』出淡淡笑意,心思一動,踏雲靴出現在腳上,林暮身影如同一抹驚虹,迅速向火龍穀飛去。

    這一次,林暮在路上並未停留,隻是在靈力不繼時稍稍休息片刻,然後又繼續飛行。

    一路奔波,披星戴月。

    兩個月後,林暮終於抵達火龍穀外圍。

    火龍穀之前,一片平靜,隻有穀口處,白霧終年凝聚不散。

    林暮藏身一株大樹後,隱去身形,顧目四望,火龍穀外圍,一個不顯眼處,正並排坐著兩位靈寂期修者,兩人正在閑聊,絲毫沒有發現林暮的身影。

    這火龍穀之前,終年都有靈寂期弟子把守,就是防止一些散修和小門派弟子,偷偷進去。

    數十個大門派,每個門派都至少派出一位靈寂期弟子,這數十位靈寂期弟子,輪流把守。隻要發現有人圖謀不軌,一聲呼喊過後,數十位靈寂期弟子齊齊出來,來的即便是金丹期修者,也要飲恨而退。

    這些靈寂期修者的神識極其敏銳,稍有風吹草動,便能立即發現異常。

    在沒打探清楚之前,林暮不敢輕舉妄動。

    林暮一直在此徘徊三天,時刻注意著穀口前的動靜。

    但令他失望的是,這兩人始終守在穀口,未曾離開半步。

    唯一的喜訊就是,也沒有其他弟子前來接班。

    兩個人!兩個靈寂期修者!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林暮倒不介意強行闖入。

    隻要在其他修者趕來之前,進入白霧之中,這些靈寂期修者即使數量再多,也無法奈何與他。

    在此之前,林暮決定先做好一番準備。

    祭煉絕命無影針,可以讓這次火龍穀之行再多出一些把握。

    林暮閃身進入旋月空間。

    旋月空間中,林父林母和石頭三人,正在忙著采集靈草。

    林暮在路上兩月,旋月空間中四月已經過去,那些一品靈草和二品靈草都已成熟。

    這十二畝靈田,全都種植用來煉製聚靈丹的那七八種靈草。

    見林暮進來,三人都麵帶笑容。

    林父將采集好的靈草擺放整齊,對林暮笑道:“這次的收獲真多,足夠我和你娘還有石頭三人修煉所用。之後,就可以種植三品靈草了。”

    林暮笑著點頭:“這次差不多能配製出兩千多份材料,又可以煉製出兩千瓶聚靈丹左右,加上現在剩餘的兩千瓶聚靈丹,倒是可以供你們修煉到煉氣十層左右。”

    林父林母和石頭三人,皆是麵帶微笑。

    三人在旋月空間又度過四月,這四月時間,三人的變化都挺大。

    林父林母的修為已經達到煉氣六層巔峰,突破到煉氣七層也不過就是最近幾日之事。

    兩人的修為進境已經遠超一般修者許多,和天才相比,也不遑多讓。

    林暮覺得,如果父母和天才相當,那石頭就是天才中的天才。

    在大量的聚靈丹供應下,石頭的修為如同大海漲『潮』般,一層高過一層,如今已是煉氣七層。

    這前後不過一年左右,石頭的修為就已到煉氣七層。

    要知道,石頭如今也不過九歲,這要是說出去,將會令多少年過半百,卻仍在煉氣五層,煉氣六層掙紮徘徊的人,捶胸頓足,無地自容。

    但是達到這樣的成就,石頭卻沒有一點驕傲之心。

    在耳濡目染之下,他知道自己的仇人究竟有多麼強大,那都是築基期,靈寂期,甚至是金丹期的對手。

    林暮從儲物袋中取出兩枚玉簡,遞給父親,一枚是《靈『藥』圖譜》,一枚是《煉丹初要》,讓父親在采集好靈草之後,照著聚靈丹的丹方,將材料配製出來。

    隨後,林暮又拿出三個品質較好的儲物袋,分別送給三人。

    每個儲物袋中,都放有幾枚玉簡,共三人學習所用。

    林父林母沒有靈根,學習五行術法,也隻是浪費時間。以兩人對天地靈氣微弱的感應力,施展《火球術》估計隻能產生一縷火苗,根本無法對敵,還不如不學。

    林暮隻給兩人留下幾枚通用術法,比如《禦物術》,《禦風術》,《隱身術》,《天眼術》,《縮骨術》,這些都是最基本的術法,正好適合兩人。

    對於石頭,林暮卻沒有藏私。

    石頭是四係靈根,除去木係術法之外,林暮將自己擁有的大部分玉簡都抄錄了一份,放在石頭的儲物袋中。

    林暮殺死禦靈宗弟子數十人,得到的儲物袋不少,這些儲物袋中,一般都是裝有聚靈丹和辟穀丹之類,靈石反而不多。

    三人在旋月空間將近一年,辟穀丹已經所剩不多。

    林暮準備在這十二畝靈田中,專門空出一畝,用來種植煉製辟穀丹的一品靈草。

    聚靈丹方麵,剩餘也是不多,如今堪堪還有兩千瓶左右,隻夠三人修煉五個月左右。

    林暮準備進入火龍穀中之後,就動手煉製聚靈丹,全力助三人衝擊煉氣十層。

    在三人的修煉方麵,林暮暫時隻讓三人修煉術法,法器之類,並未讓三人祭煉。

    三人現在修為太低,祭煉法器花費的時間太久,影響修煉。

    林暮打算等三人都到煉氣十層之後,再讓三人祭煉法器,他的儲物袋中,上品法器可是有許多。

    交代好這些,林暮盤膝坐定,開始祭煉絕命無影針。

    一個月後,林暮從地上站起。

    這一個月,林暮不僅將絕命無影針祭煉成功,還將上品法器玄龜盾祭煉成功。

    地羅傘隻是中品法器,防禦力完全無法和玄龜盾相比,林暮索『性』放棄地羅傘,祭煉玄龜盾。

    有了玄龜盾,林暮的自保能力又強上不少。

    林暮伸手一招,一支細長無形針落在手中,這針通體透明,眼睛根本無法看到,必須放出神識小心查看,方能察覺。在打鬥中,若是突然用出,定能讓對手措手不及。

    林暮稍稍試驗一番,在他的『操』控下,絕命無影針向麵前的木桌上紮去。

    雖然看不到針影,但一個個細小空洞莫名出現,威力不可小覷。

    林暮麵帶笑意,將絕命無影針收入儲物袋中。

    和父母招呼一聲,林暮退出旋月空間。

    身影在火龍穀外圍出現,林暮望著穀口安靜的白霧,眼中閃過一絲渴望。

    坐在穀口看守的兩人,早已不是一月前的那兩人。

    林暮立即明白,這看守是一月兩人,輪流看守。

    這兩人坐在穀口,阻住林暮的去路。

    林暮隻是想進入穀中,並不想與這兩人為敵,如果可能,他不願出手傷害這兩人。

    雖然他修為剛剛煉氣十層,但真若和這些靈寂期修者拚起命來,還真沒有幾人能夠攔住他。

    林暮一拍儲物袋,踏雲靴出現在腳上,五行環飛在頭頂,玄龜盾形成一個灰『色』護罩,將林暮護在其中。

    與此同時,林暮也一下取出數十張《爆炎符》。

    這些《爆炎符》可是正宗的中階符篆,威力不比中階術法差。

    為防萬一,林暮又變幻容貌,變成一位青年人。

    做好這些準備,林暮猛然催動靈力,踏雲靴光芒一閃,林暮身影如同閃電,飛速向穀口白霧『射』去。

    正坐在穀口談笑的兩位靈寂期修者,猛然察覺到一陣強烈的靈力波動,卻是看到一道幻影如同驚虹般,向自己襲來。

    兩人皆是大驚,忙祭出各自飛劍,向林暮『射』去。

    他們在此地安逸很久,已經好久沒人強行闖火龍穀了。

    敢於犯戒之人,全都被他們一劍劈死。

    林早已想過兩人的反應,甚至連應對策略也早已在腦海中閃過數遍。此刻見到兩人攻來,林暮並不心慌,靈力一催,數十張符篆一下被激發。在林暮的控製下,襲來的兩柄飛劍,每柄飛劍都被十個《爆炎符》包圍。

    剩餘的三十餘張《爆炎符》,卻是分頭向下麵的兩位修者襲去。

    轟!

    轟!

    轟!

    《爆炎符》在空中炸裂,火光四起,整個天空都被映得一片通紅。

    下麵的兩人一下措手不及,忙祭出各自的防禦法器,抵擋這無盡的火海。

    林暮『露』出一抹微笑,身影卻是不停,迅速奔到白霧跟前。

    神識一動,所有法器立即被收入儲物袋中。

    在天網禁中,這些法器不僅不能成為助力,反而會成為阻礙。

    林暮身形不停,一下進入霧中。

    火光散去,地上兩位靈寂期修者狼狽不堪,全身焦黑。

    望著翻湧的白霧,兩人麵麵相覷。

    自始至終,他們連來人的麵貌都沒看清。

    遠處,有數十位靈寂期修者迅速飛來。

    

Snap Time:2018-04-23 00:16:38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