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一十八章出手

  
  兩人一攻一守,烏新處於被動,姚遠氣勢如虹。
  青波劍連連擊中金元盾形成的金『色』護罩,金『色』護罩漣漪陣陣。
  這時候,修為的巨大優勢體現出來。
  青波劍殘影令人眼花繚『亂』,速度越來越快,但金元盾形成的金『色』護罩,光芒卻是越來越黯淡。
  烏新額頭冒出陣陣冷汗,靈力瘋狂向金元盾中湧入。
  隻要這金元盾的護罩被打破,他也就離敗亡不遠。
  但他的靈力修為要比姚遠低上許多,靈力漸漸不支。
  金『色』護罩光芒猛然一亮,隨即黯淡下去。
  噗!
  金『色』護罩一下被青波劍刺破,如同刺破一個柔軟的氣囊。
  烏新頓時麵『色』大變,望向姚遠的目光充滿驚恐。
  姚遠麵上微微一喜,對攻良久,他終於打破金元盾的防禦,取下烏新『性』命不過是兩劍之事。
  青波劍餘勢不減,繼續向烏新襲去。
  叮!
  青波劍一下擊在金元盾上,發出一聲清鳴。
  隻是金元盾的變化笨拙,護罩已被打破,此刻不過是垂死掙紮。
  青波劍急速變換方向,從另一個刁鑽的角度襲向烏新。
  這一次,速度又快又急。
  烏新完全無法躲閃!
  林暮麵上『露』出一絲喜意,姚遠即將殺死烏新,這場打鬥也便要結束。
  林暮站起身來,準備離去。
  就在這時,場上卻突然風雲變幻。
  青波劍並未擊中烏新的要害,在金元盾的防護下,僅僅刺穿烏新的大腿,鮮血頓時噴灑一地。
  青波劍刺傷烏新,姚遠已經完全占據上風。
  取下烏新『性』命不過是早晚之事。
  但是這時,形勢急轉直下。
  青波劍並未繼續向烏新襲去,卻是一下軟綿綿從空中掉落在地。
  林暮一陣詫異,忙向姚遠望去。
  隻見姚遠捂著喉嚨,眼中全是難以置信,一手指著烏新,張開嘴,卻是一點聲音也未發出。
  一陣鮮血順著姚遠的指間留下,姚遠望著烏新,目光中滿是遺憾,緩緩向後倒下。
  在倒下的那一瞬間,姚遠的目光和林暮的目光相遇。
  林暮頓時心中一凜,姚遠的眼神中卻是恢複一絲神采,目光直直望向林暮,有乞求,有期待,也有感激。
  這是一個瀕死之人,留在世間的最後一個目光。
  簡單而又複雜。
  林暮點點頭,對他『露』出一個笑意。
  姚遠臉上的不甘消失,麵『色』平靜地倒下。
  姚遠倒下了,林暮心中卻充滿疑『惑』,為他明明占據上風,卻突然被烏新殺死。
  這實在太蹊蹺!
  烏新這時,捂著大腿上的傷口,哈哈笑道:“不自量力的家夥,竟敢與我作對。你萬萬沒想到吧,在即將殺死我的時候,卻反過來被我殺死。其實你死得一點也不冤,之前我的驚慌也全都是裝給你看的,為的就是讓你興奮,讓你隻顧進攻,不顧防守。”
  烏新倒吸一口冷氣,腿上的傷口,疼徹心扉,但他卻在疼痛之餘,也多了一份暢快。
  “你至死也不知道,是什麼將你殺死。”烏新此時隻想與人分享自己的喜悅,哪怕躺在自己麵前的是一位死人。
  “其實很簡單,不過是一件上品法器而起。”烏新手中捏著一件物事,笑道:“這絕命無影針是我爺爺親手為我煉製,是我最後一道防線,我從未動用過,你是第一個。雖然你被我殺死,但也足以自傲了。”
  烏新雖然隻是在說著無心之話,卻沒想到,大石後麵竟然躲著一人,他這番話,全都落在林暮耳中。
  林暮眯著眼,向烏新手中望去,卻什麼也沒有看到。
  絕命無影針?
  林暮心中充滿疑『惑』,卻並未放出神識查探,深怕被烏新發覺。
  林暮忙把身子縮回大石後麵,施展《隱身術》,隱去身形。
  對付烏新,林暮原先有九成把握,雖然烏新同樣是一身上品法器,身具數百張符篆,但和林暮比起來,還是差上很多。
  但林暮此刻並未頭腦發熱,貿然行事。
  姚遠的實力,原比烏新要強,殺死烏新也不過是時間長短之事。卻因為一時大意,被烏新用絕命無影針偷襲得手,死於非命。
  絕命無影針!
  林暮心中一陣小心,若是沒有這件法器,林暮有九成把握殺死烏新。
  但若是添上這件法器,林暮的把握隻剩六成。
  絕命無影針無影無形,若不是烏新自己透『露』,林暮甚至都不知道姚遠為何慘死。
  倘若自己貿然上前,很有可能會落得和姚遠一樣的下場。
  林暮沉思片刻,便又探頭向烏新望去。
  烏新這時卻看也未看姚遠一眼,顧不得自己的傷勢,忙上前彎腰去撿姚遠的青波劍。
  “這柄青波劍倒是個好東西,可以賣個好價錢,三千塊靈石是跑不了的。”烏新撿起青波劍,笑道。
  隨即又向姚遠屍身走去,彎腰拾起落在地上的金元盾,隨後又要動手去解掛在姚遠腰間的儲物袋。
  就是現在!林暮眼中『露』出一抹精光。
  五行環從儲物袋中飛出,林暮瘋狂向媬擗J靈力,《庚金訣》施展而出,一柄三丈長的金『色』巨劍直飛而出,向烏新背後襲去。
  兩人相隔不過十丈,金『色』巨劍帶著尖銳的呼嘯聲,直奔烏新後心而去。
  烏新頓時警醒,忙回頭望去,入眼卻是一柄令人驚駭的巨劍襲來。
  心下一凜,烏新想也不想,立即祭出金元盾,拚命向媬擗J靈力。
  金『色』護罩剛剛形成,尚未穩固,金『色』巨劍便一下砸在護罩上麵。
  轟!
  一陣震天巨響過後,金光閃爍,破碎的金片四下飛散。
  兩股金力相撞,硬碰硬之下,損傷極大。
  林暮卻知道,這是最危險的時候,隻要烏新回過神來,祭出絕命無影針,自己定然很難防範,被其殺死也是很有可能之事。
  林暮繼續瘋狂輸入靈力,《赤火訣》施展而出。
  顧不得觀看金『色』巨劍是否一擊湊效,將烏新殺死,林暮忙將火球發出。
  一個直徑超過三丈的巨大白『色』火球,飛速向烏新所在之處砸去。
  周圍的溫度猛然提升一截,雜草全都被引燃,火勢衝天。
  轟!
  火球再次砸在烏新所在之處,一聲巨響過後,烏新一下被火球吞沒。
  林暮這時卻不敢大意,所有法器同時祭出,踏雲靴瞬間出現在腳上,地羅傘也飛在身前,形成一個黃『色』護罩,緊緊將林暮護在其中。林暮心中一動,身影如虹,迅速變換位置,已是飛到旁邊三十丈遠處。
  飛在半空,林暮定睛向烏新所在之處望去。
  原地一片焦黑,隻餘下一片灰燼,烏新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是死了還是逃了?林暮並未立即下去,麵『色』依然凝重。
  但當他看到地上有兩個儲物袋時,他心中稍稍放鬆下來。
  烏新終究是還沒抵得過自己的五行環和《小五行陣》。
  林暮落下身形,來到兩人原先所在之處。
  撿起兩人的儲物袋,林暮又撿起四件法器。
  青波劍,震金劍,全都是上品飛劍;玄龜盾,金元盾,也全都是上品法器。
  每一件,都價值不菲,至少能賣數千塊靈石。
  尤其是烏新的震金劍,品質極好,和當初任虹的青霜劍也不分上下。姚遠的青波劍倒是遜『色』許多,隻是一般的上品飛劍,不過五千塊靈石左右。但是在防禦法器上,姚遠的玄龜盾要勝過烏新的金元盾許多,土係法器擅長防禦,烏新的金元盾雖然材質很好,但畢竟不是土係,沒有土係法器的厚重和沉穩,防禦力要遜『色』一些。
  林暮將這四件法器都收入到自己的儲物袋中,隨即又抹去兩人儲物袋上的神識印記,略一查探,林暮麵上 便『露』出一絲笑意。
  姚遠的儲物袋內,寶貝不多。隻有十幾塊玉簡,十幾瓶歸靈丹,靈石也隻有數百塊。
  這些玉簡,多是姚遠修煉之法,林暮並未細細查看,倒是這十幾瓶歸靈丹,價值不菲,可以等到築基之後用來修煉。
  收起姚遠的儲物袋,林暮再次查看烏新的儲物袋。
  這一次,林暮臉上的笑意更濃。
  這烏新身家果然豐厚,林暮在他的儲物袋中找到一枚玉簡,略微查探一番,竟發現是煉器宗的修煉法門。
  這烏新果然和自己猜測的一樣,是煉器宗長老的孫子。
  林暮清點一番,發現烏新的儲物袋中,符篆共有二百多張,全都是低階符篆,《火彈符》和《冰彈符》。這二百張符篆價值要在一千塊靈石以上。
  除此之外,烏新的儲物袋中,還有三千多塊下品靈石。
  真是奢侈!
  隨身攜帶著三千多塊下品靈石,除了說明烏新身家豐厚外,也同樣說明他在煉器宗的地位不低。不然憑他煉氣期的修為,絕對無法擁有如此數量龐大的靈石。
  將兩人的儲物袋,全都查看一遍,林暮神情卻是一變。
  因為他並未發現烏新所說的絕命無影針。
  林暮再次拿出烏新的儲物袋,反複查找十餘遍,仍舊未曾發現絕命無影針的蹤影。
  林暮將儲物袋收起,心思一動,放出神識,在烏新原先所在之處搜尋,神識在灰燼中不斷查找。
  倏然!
  林暮眉『毛』一緊,麵上一陣緊張。
  林暮伸手扒開灰燼,從中撿起一件細長物件。
  這細長物件雖然捏在手中,但若不放出神識,細細查看,絕對無法發現它的存在。
  這是一件好東西!
  用來偷襲殺敵,絕對無往不利,百試不爽。
  林暮麵上『露』出一絲笑意,將絕命無影針收入儲物袋中。
  剛剛雖然僅僅施展兩次法訣,但林暮卻覺得渾身一陣虛弱,靈力已經耗去大半。
  這次打鬥,靈力波動極其劇烈,這又吸引來不少人前來查看。
  此地的靈寂期高手,有不少迅速向這堶落荂A其中就有煉器宗的掌門鐵岩。
  林暮望著遠處飛來的數十個身影,麵上『露』出一個笑容,身影頓時從原地消失不見。
  

Snap Time:2018-10-17 07:17:13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