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一十七章觀戰


    這些符篆製作出來,林暮心安不少。

    隨即林暮讓父母和石頭三人繼續修煉,自己也開始拿出那柄桃木劍,讓五行環煉化。

    林暮隨手一招,五行環便飄在頭頂,光芒閃爍,金、綠、青、紅、灰,五『色』光芒變幻,隻是和木係對應的綠『色』光芒,卻是比其他四種光芒黯淡許多。

    林暮將桃木劍丟進五行環中,五行環光芒一閃,桃木劍頓時消失不見。

    兩個時辰後,五行環發出一聲悠揚的清鳴,光芒大盛,金、綠、青、紅、灰五『色』光芒急劇變幻。

    驀然!

    五『色』光芒消失,五行環從半空落下。

    林暮伸手接住五行環,麵上充滿喜『色』。

    完整地中品五行環!

    五行環徹底進階後,相比之前,至少有兩個好處。一是可以繼續煉化上品法器,使五行環再度進階成上品法器。二是五行環的威能大增,雖然隻是中品法器級別,但威力已經不遜於一般的上品法器。

    更令林暮期待地是,五行環進階成中品法器級別,林暮就可以動用五行環中所刻的一個厲害陣法《小五行陣》。

    林暮拿著五行環,身形一下退出旋月空間。

    外麵是一處空曠地帶,四野無人,雜草叢生,是個試驗法器威力的好場地。

    林暮施展《禦物術》,五行環一下從手中飛出,飄在半空。

    林暮隨即雙手掐訣,《庚金訣》施展而出,隻是這次和以往不同,金『色』巨劍要比從前出現得慢上一些。

    五行環光芒連續變幻,青變綠,綠變紅,紅變灰,灰變金,最後五行環通體變成金『色』,金『色』光芒閃爍,耀眼奪目。

    這對應著五行相生相克,水生木, 木生火,,火生土, 土生金。

    隨後,一個巨大到令人驚訝地金『色』大劍從五行環中噴薄而出。

    巨劍長大三丈有餘,寬約二尺,璀璨的金光照耀得周圍金燦燦一片,令人睜不開眼睛。

    五係靈力全都轉化為金係靈力,威力夠然夠強。

    林暮伸手一指,金『色』巨劍帶著尖銳的轟鳴聲,直奔前的山坡而去。

    轟!

    一聲巨響過後,塵煙四起,漫天灰塵令人視線一片模糊。

    良久之後,塵煙散去。

    林暮上前一看,驚訝地合不攏嘴。

    威力竟然強悍若斯!

    一個深達七八丈,方圓兩丈多的巨大深坑,出現在林暮眼前。

    站在洞口,林暮向下望去,黑乎乎的洞口,很難看到底部。

    這就是五行環的威力麼?林暮心中一陣驚歎。

    如法炮製,林暮利用五行環再次施展出《赤火訣》,一陣光芒變換後,五行環變得通體赤紅,一個足有三丈大的白『色』火球,從五行環中飄出。

    火球剛一出現,周圍的溫度頓時猛升一截,雜草竟然無火自燃。

    整個山坡的雜草都被引燃,火勢如海,令人不敢『逼』近。

    林暮望著飄在麵前的白『色』火球,眼睛微眯,心中充滿喜悅,這火球散發的熾熱高溫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林暮隨手一揮,火球消散在空中。

    麵上帶著笑意,林暮點點頭,將五行環收入儲物袋中,隨後祭出踏雲靴,認準方向,向火龍穀飛去。

    林暮離開不到半個時辰,就有三道人影從不同方向飛來。

    這三人似是極有默契,相互也都認識,來到此地,隻是微微點頭,便開始查看。

    這三人皆是附近門派的掌門,修為都已是靈寂後期,距離金丹僅有一步之遙。

    若是林暮在此,定會驚訝發現,其中一位恰是和他交換百年靈『乳』的千符店店主!

    三人也是感覺到此地劇烈的靈氣波動,以為有人在此打鬥,忙飛過來查看。

    隻是三人趕到時,林暮早已離去多時。

    地上隻留下漫山的灰燼,在山坡之上,一個深達八丈的大坑,讓三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這人究竟是誰?

    修為不下於靈寂後期,不輸於三人中的任何一個!

    難不成又有人想要在這開宗立派?

    三人心中各有猜測,麵『色』變幻不定。

    靈符門掌門,千符子麵『色』很快恢複平靜。

    這片地域原先本是靈符門獨有,隻是後來靈符門沒落,才被煉器宗和妙『藥』門趁虛而入,三分天下。

    如今即使再有其他門派入侵,千符子也不會像當初那樣,費力驅趕了。

    他深深明白,沒有那樣的實力,就不要占據那樣的資源,不然隻會帶來災難。

    誰會有這麼強的實力呢?

    煉器宗掌門鐵岩絞盡腦汁,也沒想出個所以然。

    妙『藥』門的掌門花千倒是將目光放在地上的灰燼上。

    周圍天地中仍舊彌漫著淡淡的火係靈力,這是隻有三品靈火才能發出的波動。

    妙『藥』門以煉丹為生,對火焰是再熟悉不過。

    這位靈寂期高手和人打鬥如此激烈,想來是碰到了高手。

    這打鬥的兩人,實力都深不可測。

    一人一劍劈出一個深坑,一人用火焚盡整個山坡。

    自己門派要嚴加防範了,防止有人趁虛而入,花千這樣想道。

    三人探查一番,想法各不相同。

    相互對視一眼,也不打招呼,便又駕起遁光離去。

    林暮卻不知,他隨手試驗的兩個術法,竟引來此地三個大門派掌門的圍觀。

    林暮剛剛飛行五十地左右,便覺得渾身一陣虛弱,靈力不繼,他忙停下來,落在地上。

    剛剛的兩個術法,雖然威力巨大,但卻一下耗去他九層左右靈力。

    這樣的招數,不到萬不得已,輕易不能動用。

    林暮查看一番,四周無人,便找個安靜角落,盤膝坐在一塊大石後麵,打坐靜修,慢慢恢複靈力。

    一個時辰後,林暮靈力剛剛恢複六成左右,卻忽然聽到兩人的說話聲從大石前麵傳來。

    林暮忙凝神細聽。

    “烏新,今日我定要取你『性』命,為我妹妹報仇。”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傳來,滿腔憤怒。

    “哈哈,真是笑話。姚遠,你別作夢了。”喚作烏新的年輕人不屑道:“你妹妹是『自殺』,和我無關。再說,即使是我將她殺死,你又能奈我何?”

    姚遠怒道:“若不是你欺騙我妹妹地感情,她怎會『自殺』?你這個無恥之徒,竟然同時和十七個女修雙修,實在罪該萬死。”

    林暮心思一動,暗道,這個烏新真不是東西。

    林暮悄悄從大石後麵『露』出一雙眼睛,向大石前麵望去。

    距離大石五丈遠處,兩個年輕男子相對而立。

    一人滿臉怒火,眼睛瞪著對麵那人,似要噴出火來。這人想來就是姚遠。

    對麵的年輕人自然是烏新無疑。烏新麵上掛著不屑般的笑意,一臉傲慢。

    林暮看清這烏新的麵貌,卻是大吃一驚,這人竟然是他在千符店中所遇到的那位傲慢年輕人。

    這人上次一下購買了一百張符篆,也算是小有身家。

    烏新對姚遠的話絲毫不放在心上,冷笑道:“我已和你說過許多遍,你妹妹是『自殺』,你還總來糾纏我,今日我就如你所願,和你決鬥一番,隻是刀劍不長眼,你若是不幸死在我劍下,可別怪我無情。”

    姚遠怒道:“我恨不能早沒殺你,我妹妹也不會落到那樣的下場。”

    “真是聒噪。”烏新冷哼道:“和你說了不下百遍了,那些女修全都是自願與我雙修,你說我該怎麼辦,我難道還要將人拒之於外麼?是你妹妹太脆弱了,竟然還相信愛情,實在無法理喻。”

    烏新內心一陣冷笑,這姚遠屢次挑釁與他,他對姚遠已經產生殺機,一心想要將之除去,免得以後麻煩。

    姚遠不再說話,伸手一招,祭出一柄青『色』飛劍。

    這青『色』飛劍名為青波劍,是一件上品法器,姚遠準備許久,就是要用這柄青波劍為妹妹報仇。

    林暮頓時眼前一亮,這姚遠不僅修為已是築基初期,就連飛劍也是上品飛劍,實力不可小覷。

    反觀烏新,卻隻是煉氣十層巔峰而已。若是旁人,一定以為烏新必敗無疑,但林暮卻知道,這場打鬥,勝負難料。烏新雖然修為不如姚遠,但他身家豐厚,靈石眾多,身上的符篆也是不少,不一定會比姚遠遜『色』。

    果不其然。

    麵對姚遠的上品飛劍,烏新也祭出一柄金『色』飛劍,與之針鋒相對。

    這柄金『色』飛劍,名為震金劍,是難得的上品法器,品質甚至要勝過姚遠的青波劍一籌。

    一金一青兩柄飛劍在空中相撞,鬥個旗鼓相當。

    但半柱香後,烏新便靈力不支,震金劍開始慢慢後退,光芒也變得黯淡。

    烏新這時卻依然心平氣和,使出自己的殺招,伸手往儲物袋一拍,便立即飛出數十張符篆,符篆被激發之後,化成一個個火球,直奔姚遠而去。

    這數十個火球,姚遠定然無法全都躲過,隻要被火球打中,便會落入被動,離敗亡也就不遠。

    林暮心中一緊,正要跳出去幫忙,卻見姚遠也是麵不改『色』,一拍儲物袋,祭出一麵灰『色』盾牌。

    又是一件上品法器!

    一個灰『色』的護罩將姚遠護在下麵,火球啪啪打在護罩上,隻是泛起一陣漣漪。

    數十張個火球全都消失後,護罩才轟然破裂。

    姚遠在下麵安然無恙!

    烏新卻是一陣驚慌失措,驚道:“你怎麼會有上品玄龜盾?”

    姚遠這才『露』出一個冷酷笑容:“我早知你賣了許多符篆,為了對付你,我舍棄所有,買來這麵盾牌,就是防止你的符篆太猛,我無法躲避。如今你的符篆流已被我破解,就納命來吧。”

    說罷,青波劍再次向烏新襲去。

    林暮麵上『露』出一個笑容,這場打鬥,姚遠已經必勝無疑。

    上品玄龜盾的防禦實在太強,低階符篆根本無法打破它的防禦。

    果然和林暮預料的一樣,烏新的震金劍節節敗退。

    叮!

    兩劍再次相撞,震金劍被一下打落在地。

    青波劍卻是餘勢不減,直直向烏新襲去。

    烏新大驚,忙再次拍向儲物袋,一個金『色』的盾牌飛出,光芒一閃,一個金『色』護罩將烏新整個罩住。

    青波劍一下擊中護罩,金『色』護罩隻是泛起一層漣漪,並未受到損傷。

    這麵金元盾,防禦力不下於姚遠的玄龜盾。

    兩人的法器都是極品!

    

Snap Time:2018-04-27 16:50:46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