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一十五章交換


    對於符篆,林暮一直都抱有信心。

    當初殺死任虹,符篆功不可沒。

    林暮想來這千符店瞧瞧,看看能否淘到一些寶貝。

    靈符門以製符為生,製符的水平在天霄界沒有任何一個門派可以與之相比。

    隻是靈符門中的金丹期長輩都已死絕,門派已經開始沒落。

    盡管如此,靈符門的實力依然不容小覷,這幾十年來,靈符門仍舊屹立在天霄界,沒有被其他門派吞並或者消滅,這本身就代表著一種實力。

    符篆是一個很燒錢的行業,也同樣是一個很賺錢的行業。

    進出千符店之人,個個氣宇軒昂,衣著華貴。

    站在店外,林暮就聽到麵傳出一陣聲音。

    “給我來一百張《火球符》!”

    “好的,您稍等。”

    “多少靈石?”

    “一共是四百塊。”

    ……

    林暮麵『色』平靜走進店中,看見一個年輕人將一打紙符裝入儲物袋中,隨即轉身離開小店,從林暮身邊經過,立即傲慢地扭過頭去,看也未看林暮,出了小店,揚長而去。

    林暮心中暗暗覺得好笑,這人如此傲慢,到底是為哪般?

    他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難道有錢人都這樣?

    搖搖頭,林暮走進店中。

    店主忙迎上來,笑道:“客官想要點什麼,本店出售各種低階符篆,中階符篆也向外出售。”

    林暮也不羅嗦,直接道出此行目的:“我最近在學習製符之術,想購買一些製作中階符篆的玉簡。”

    店主頓時一愣,上下打量著林暮,心中暗道,這人莫不是來搶生意的吧?

    店主麵『色』隨即恢複正常,但笑容已經斂去,平靜道:“小店隻出售符篆,不出售玉簡。”

    林暮早知如此,他剛剛在妙『藥』坊同樣碰到這個問題。

    人之所以不願答應別人一件事情,主要在於那人所給予的利益不夠。

    明白這點,林暮這次自然是輕車熟路,笑道:“你莫要生氣,我並不是要來和你搶生意。我隻是從此路過,很快就會離開。我需要大量符篆,想自己學著煉製,還望你諒解。”

    這兩句話說出,店主的麵『色』稍稍緩和一些,靜靜等待林暮下文。

    見店主麵『色』緩和,林暮笑道:“我知你不想泄『露』這種製符之術,但你要知道,我不會白白從你這得到符篆製作之術。隻要你開口,不論是靈石,還是其他東西,隻要在我承受範圍內,我都可以接受的。”

    店主聽林暮如此說,點點頭道:“既然你如此說,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隻是你想拿什麼來打動我呢?”

    林暮麵上帶著淡淡笑意,知道店主已經動心。

    林暮也不說話,直接從儲物袋中取出三千塊靈石,放在櫃台之上。

    這些靈石,多是林暮從禦靈宗弟子身上搜刮而來。

    幾十位禦靈宗弟子,身上的靈石加起來也才這個數,煉氣期弟子的身家真是貧瘠。

    店主是經營符篆之人,平日見過的靈石數目,比這還大的也有不少,此刻倒並沒有『露』出任何表情,仍舊平靜望著林暮。

    意思就是,這些靈石仍舊不夠。

    林暮明白他的意思,一咬牙,從儲物袋中取出兩瓶百年靈『乳』,放在櫃台上。

    店主打開瓶塞,一陣香味便彌漫開來,濃鬱的靈氣令人神清氣爽。

    “這似乎是百年靈『乳』!”店主驚呼道,饒是他見多識廣,此刻也有些激動。

    “不錯。”林暮點頭道:“這百年靈『乳』是我偶然間獲得,極其珍稀,這靈『乳』中靈氣盎然,用來衝破瓶頸是再合適不過,我看你已是築基後期,這兩瓶靈『乳』可助你修煉到靈寂期。”

    “效果竟會如此之好?”店主有些不信。

    他雖然聽說過百年靈『乳』,但具體如何,從未見過,也從未嚐過。

    林暮笑道:“不止如此,這靈『乳』中還蘊含淡淡的鍾筍火,若是運氣超好,服用這百年靈『乳』,可以在體內自行產生一種三品靈火,鍾筍火。”

    店主的懷疑未曾消減:“你怎麼知道?”

    林暮笑笑,也不說話,雙手直接掐訣,《赤火訣》施展而出,一團淡白『色』火焰驟然出現在林暮指尖,淡白『色』火焰看上去非常安靜,但整個店中的溫度卻是猛然升高許多。

    店主心中一凜,他離鍾筍火極近,清楚地感受到這火焰的威力。他看出林暮雖是煉氣期,但若是用出這鍾筍火和自己對敵,實力絕不下於自己。

    這人到底是誰?店中心中已經開始猜測林暮的來曆。

    難不成是某個門派掌門的後人?

    這一定是個大派!店主迅速在心中給林暮做了定位。

    剛剛和林暮擦肩而過的那位傲慢青年,是煉器宗一位長老的孫子,身上卻也不過隻有幾百塊靈石而已。

    但他見林暮拿出三千塊靈石,麵不改『色』,依然平靜如初,顯然是對這些靈石並不放在心上。

    更讓他吃驚地是,一位煉氣期修者,竟然擁有他從未見過的百年靈『乳』。

    這絕對不正常!

    林暮的談吐和氣度也令他折服,完全和他的年紀不相稱。

    三品鍾筍火在安靜地燃燒,林暮法訣一收,撤去靈力,火焰頓時消散。

    店主回過神來,笑道:“這些東西雖好,但卻想換我門中的獨門絕技,仍是不夠。”

    “這百年靈『乳』你還有麼?如果再多幾瓶的話,或許我可以考慮一番。”店主望著兩瓶靈『乳』,笑道。

    聽到店主如此說,林暮心中暗喜,知道這次交易多半能夠成功。

    但他麵上仍舊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這百年靈『乳』太過珍稀,我當初也隻獲得六瓶,被我服下一瓶,如今隻剩下五瓶。現在給你兩瓶已是我能承受的最大極限,剩下的三瓶我準備留著築基期服用。”

    店主一聽林暮還剩下三瓶,眼神頓時變得熱切,他也隻是隨口一問,並未抱有多少希望,假如林暮實在沒有,他也願意和林暮交換,隻是交換的東西要差點。如今聽說林暮還有三瓶,若他願意交換,自己倒不介意給他一些好東西。

    “,還有三瓶呢。”店主笑道:“也不是我心貪,我實在對你的鍾筍火大為羨慕,擔心兩瓶靈『乳』無法讓我擁有鍾筍火,你若是舍得,就再多給兩瓶,我必不負你,肯定會拿出等價的東西來換。”

    林暮裝作猶豫一番,方問道:“這可真讓我為難,你有什麼東西,能否讓我一觀?”

    店主麵上『露』出一個笑容,心想,看他對符篆如此喜愛,這東西必定能夠打動他。

    店主伸手一招,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簡,遞給林暮道:“這枚玉簡中記載有十幾種中階符篆的製作方法。包括一些威力巨大的符篆,比如《爆炎符》,《飛天符》,《金剛符》,《水劍符》,都是非常不錯的的符篆。”

    林暮聽後卻是不動聲『色』,這玉簡中符篆中記載符篆中類雖多,但卻並不值得他再多出兩瓶百年靈『乳』。

    店主見林暮麵無表情,知道單憑這枚玉簡,絕對無法打動林暮。

    店主麵帶笑意,伸手一招,又是一件物事從儲物袋中飛出,落在地上。

    林暮眼光不由一眯,這件器物倒是很大,三尺高,四方形,外形如同鼎狀,四隻腳支撐。隻是和一般的銅鼎不同,一塊光滑的青銅版麵連在銅鼎的四隻腳上,形成一個整體。

    這是什麼物事?林暮從未見過。

    見林暮一臉疑『惑』,店主笑著解釋道:“這件法器,想必你沒有見過吧。這是一件上品符模,專門用來製作紙箋。”

    符模?這倒是個新鮮玩意。

    林暮平日製作符篆全都是在店中購買紙箋,若是用這符模可以製作出紙箋,那自己種植的那幾畝七星草,豈不是有了用武之地?

    林暮頓時大感興趣:“這符模我倒是第一次見,你能否說說用途?”

    店主也來了興致,帶著笑容解釋道:“製符師若想製作出效果良好的符篆,就必須選用做工精良的符紙。符紙的品質如何,主要和這幾方麵有關。一是製作紙箋所采用的靈草,品階如何;二是采用的符模品階如何;三是看製作紙箋之人,水平如何。”

    “這件符模是一件上品法器,用它製作出的紙箋絕對光滑平整,沒有一絲褶皺。這樣的紙箋用來製符,非常適合,可以大大提高製符的成功率。”店主解釋道。

    林暮點點頭,道:“不錯,這符模雖好,但並不能抵得過兩瓶百年靈『乳』。你是否再添些什麼呢?”

    店主聽後,麵『色』平靜,心中卻暗道,原先隻以為我自己貪心,原來兩人貪到一塊去了。

    “比如你可以再免費送我些符筆?”見店主沒有反應,林暮出言提醒。

    店主苦笑一下,隻得再次出血,從儲物袋中取出三支符筆,供林暮挑選。

    這三支符筆,一支和林暮現在擁有的一樣,是下品法器金竹筆。另外兩支,一支是青『色』符筆,還有一支是白『色』符筆,林暮都叫不出名字。

    店主解釋道:“這支青『色』符筆是中品法器級別,名為丹青筆。這支白『色』符筆,名為雲煙筆,通體潔白晶瑩,筆杆采用的是珍稀材料水煙玉,筆尖是由三級靈獸雲中鶴的羽『毛』製成,是罕見的符筆。雖然和這支丹青筆一樣,都是中品法器級別,但無論是品質,還是製符的成功率,雲煙筆都要高上許多。”

    林暮也不知店主也說是真是假,索『性』厚著臉皮道:“除去那支金竹筆外,這兩支符筆我都要了。”

    店主麵『色』一陣變化,正要開口拒絕,林暮卻已從儲物袋中取出兩瓶百年靈『乳』,遞過去道:“你若是願意,我們現在就交換,若不願意,我立即帶著這四瓶靈『乳』和靈石,轉頭就走。”

    店主考慮一番,望著四瓶靈『乳』,心想不就是多出一件中品法器麼,點頭答應下來。

    林暮卻是又對店主道:“我身上已經沒有靈石,但製符肯定需要朱砂之類,中階符篆更是需要紫砂。你能否再給我來十瓶朱砂,十瓶紫砂?”

    “當然,我不會讓你吃虧。”林暮見店主麵『色』一變,忙道:“我這有一百瓶聚靈丹,雖然對你已經沒有效果,但可供你門下弟子修煉所用,不知如何?”

    店主臉『色』緩和許多,沉『吟』一下,笑道:“行,反正都交換這麼多了。”

    林暮忙從儲物袋中又取出一百零聚靈丹,放在櫃台上。

    店主也同時取出十瓶朱砂,十瓶紫砂,放在兩支符筆旁邊。

    “這些東西都歸你了。”店主將靈石,丹『藥』和靈『乳』收起,對林暮笑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林暮笑道。

    說罷,玉簡、符模、兩支符筆,還有十瓶朱砂,十瓶紫砂,全都裝入儲物袋中。

    笑著和店主告辭,林暮出了店門,施展《禦風術》離去。

    

Snap Time:2018-01-23 12:22:13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