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一十二章關平之恨


    林暮站在旋月空間的靈田,眼神中有一絲疲憊。

    禦靈宗弟子太多,林暮若想擊垮禦靈宗,殺死這些人不過是杯水車薪。

    但林暮卻不想再繼續殺下去。

    一個門派的根本在於什麼?

    這是林暮這兩日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是低階弟子的數量麼?

    林暮以前以為是,但他現在不這樣認為。

    低階弟子是門派的未來,但不是現在。

    他即便殺死再多的禦靈宗弟子,也難以動搖禦靈宗的根本。因為在他殺死這些弟子之後,禦靈宗可以再繼續招收更多的弟子。禦靈宗轄下有四大王朝,人口數量比千羽劍門還多,隻要這些凡人根基還在,禦靈宗就不愁沒有弟子。

    是築基、靈寂這些中層弟子的數量麼?

    林暮覺得似乎是,但又很快否決。

    中層弟子和低階弟子一樣,他們的綻放將屬於未來,不是現在。

    現在!

    什麼代表著禦靈宗的現在?

    這是林暮覺得最棘手的問題。

    禦靈宗現在的核心和根本,就是門中金丹期長老的數目。

    頂尖戰力才是最重要的。

    有了這些金丹期長老,禦靈宗可以掠奪更多的資源,占領更多的礦脈,獲得更多的靈『藥』。

    這些資源全都具備了,還愁沒有低階弟子麼,培養出中階弟子也不是難事。若是運氣極好,培養出一位金丹,門中實力將會更強。

    林暮現在也突然想明白,時未寒為何會拋棄自己。

    一件法寶,就意味著千羽劍門極有可能培養出一位有實力的金丹期高手。

    林暮雖然潛力很大,但若想結成金丹,一般來說,至少要二百年以後。

    二百年後,時未寒都不確定自己能否結成元嬰,到時說不定早已塵歸塵,土歸土。

    這對野心勃勃,想要稱霸天霄界的時未寒來說,這個時間太長,他等不起,也等不及。

    林暮如今隻是煉氣期,根本無法對禦靈宗金丹期修者做出什麼重創。

    殺死的這些禦靈宗弟子,雖然會令禦靈宗長老們心疼一番,但之後卻依然如故。

    雖然想通這點,但林暮並不為之前的行為後悔。

    如果再來一次,他仍然會毫不猶豫殺掉那些人。

    這些人早已喪失最基本的天良,渾身上下都洋溢著罪惡,死不足惜。

    他們的死去並不能洗刷之前所造的孽,隻能是給活著的人一些安慰。

    那個一頭撞死的女子,臨死前所說之話,仍縈繞在耳畔。

    這令林暮一想起就覺得心痛,他無意做什麼英雄,但是看到這樣至剛至烈的女子,聽到如此至情至『性』的話語,他心中仍舊會覺得憤怒。

    憤怒的代價,就是禦靈宗幾十位弟子的『性』命。

    殺死這些煉氣期弟子,和一位築基期弟子,想必能夠對禦靈宗造成一些威懾,以後作惡也會少點。

    林暮無意再與這些人糾纏,對他來說,築基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

    隻是在築基之前,林暮仍然有事要做。

    林暮想再去一次火龍穀!

    這絕不是一時頭腦頭發熱,林暮早在從火龍穀出來後,就有再探火龍穀的想法。

    火龍穀中,地域廣大,寶物眾多,穀中許多地方,林暮都沒有前去。一些極深之地,更是無人敢前往,麵是否有更高拚接的靈『藥』,無人得知。

    林暮如今實力已然在煉氣期無敵,他想再進去探尋一次。

    即便無法找到其他高階靈『藥』,林暮也想將麵的百年靈『乳』全都取出。

    如今父母和石頭三人,都踏上修真之途,對資源的需求更大。

    百年靈『乳』的珍稀,甚至要超過許多三品丹『藥』。

    林暮想要在築基之前,去將那剩下的四分之一靈『乳』取出。

    去取靈『乳』,必然要經過斑紋虎所居的洞『穴』。那隻斑紋虎實力超強,可以媲美築基後期修者,一般的煉氣期弟子進去就是找死。也隻有像林暮這樣,擁有旋月佩的人,才能靠著這個優勢,與之周旋,進入麵的山洞之中。

    林暮本打算讓父母或者石頭,以後進去取出。但這個想法很快便被他放棄。

    火龍穀五十年方開啟一次,平日周圍都有人看守,很難混入。若是等到五十年後再進去的話,那是的競爭勢必更加激烈,林暮也無法保證,可以獲得進去的名額。

    不如趁著現在尚未築基,借著旋月佩的優勢,混入其中,隻要取出靈『乳』,這次冒險也比較劃得來。

    火龍穀屬於禁地,平日由各個門派派出門下靈寂期弟子前去看守,防止有一些散修和小型門派進入。

    由於天網禁的存在,火龍穀中,隻能由煉氣期弟子進入。

    林暮決定暫時先不築基,等取出靈『乳』之後再說。

    在原地打坐片刻,林暮靈力精神全都恢複飽滿。

    父母和石頭早已從入定中醒來,見林暮從地上站起,三人忙出聲詢問林暮這幾日的情況。

    林暮並未隱瞞,將這兩三日之事,一五一十說出。

    三人聽後,石頭麵上『露』出一絲笑容,心也覺得一陣痛快,他恨不得殺死那些禦靈宗弟子的不是師傅,而是自己。

    林父林母二人,麵上卻是一陣憂慮,林暮如此做,定然是要和禦靈宗不死不休,隻是憑借四人的實力,和禦靈宗抗衡,無異於以卵擊石,隻怕是凶多吉少。

    林暮見父母麵上一陣憂愁,知道兩人心中所想,笑道:“爹娘不必擔心,如今我們在這旋月佩中,禦靈宗之人根本無法找到我們,隻要我們不主動去招惹他們,安全倒不必擔心。”

    林父林母二人互望一眼,隻得點頭,隻是麵『色』並未放鬆多少。

    林暮轉身看著石頭,麵上『露』出一抹笑意:“石頭資質真是不錯,這才幾日功夫,已經完成周天運轉不說,修為竟也達到煉氣一層的巔峰,都快要進階到煉氣二層了。”

    林父這時方『露』出笑容:“石頭雖然隻是個孩子,但努力程度不輸我和你娘,每日和我們一起打坐苦修,從沒有叫苦叫累。”

    林暮點點頭,讚道:“不錯,你們先努力修煉,等到煉氣六層之後,就可學習術法。我們如今處在風口浪尖,許多雙眼睛都在盯著,一旦出去,就會被人發現,但又不可能永遠呆在這旋月空間中。學習術法之後,出去至少有自保之力。”

    林父林母點頭答應,石頭聽說可以學習術法,實力可以增強,麵上『露』出久違的笑容。

    林暮將自己想要前往火龍穀之事向父母稟明,林父林母曾聽林暮說過火龍穀,知道麵異常危險。

    如今林暮說要去再探火龍穀,兩人都是心中一驚,齊聲反對道:“不可。”

    林母更是苦口婆心勸道:“火龍穀麵太過危險,我們如今在這旋月空間修煉即可,這麵的靈田可以種植靈『藥』,丹『藥』不愁,一直可以修煉到築基期。”

    林暮麵帶微笑道:“娘說得沒錯,在築基之前,都不用擔心丹『藥』的問題,但築基之後呢,該如何繼續?”

    林父林母頓時啞口無言。

    林暮笑著安慰道:“你們不必擔心,這次前往火龍穀,我有八成把握安全歸來。”

    林父奇道:“你難道想一個人去?”

    林暮點點頭,麵太過危險,他並不想讓父母前去冒險。

    林母忙道:“我和你爹也要前去,麵危險,我們就躲在旋月空間之中,我不想再看到一家人分離。”

    林暮知道父母是擔心自己再無故冒險,心下沉『吟』片刻,也便答應下來。

    他也擔心將父母和石頭放在外麵,會遇到危險,被禦靈宗之人所害。

    三人剛剛踏入修真界,實力不足,不足以應對危險。

    和父母商量妥當之後,林暮便從旋月空間退出,穿上踏雲靴,向火龍穀方向飛去。

    ……

    禦靈宗,靈獸堂。

    申仁長老麵『色』一陣陰沉,不遜於當日的任梁。

    關平神情忐忑,跪在大殿之下,他剛剛向掌門和幾位長老說完煙滿城之事。

    看掌門和長老的臉『色』,關平知道,自己這次是栽了,栽在一位煉氣期修者手中。

    任梁一陣惱怒,自己付出一件法寶,派遣數千弟子出去查尋,最終卻換來數十位煉氣期弟子和一位築基期弟子慘死的結果。

    這如何能令他不憤怒?

    申仁長老的怒氣卻一點也不比任梁小。

    自己寄予厚望的表侄孫申興,竟然也被林暮殺死。其他幾十位弟子的死亡,他並不太放在心上,隻是這位表侄孫平日破的厚愛,更是自己姐姐的親孫。姐姐當年慘死的情景仍舊曆曆在目,他曾答應姐姐,定會照料好她的後人。

    隻是如今申興卻被林暮殺死,唯一比其他弟子幸運的是,他還有個屍身,未曾被林暮一把火焚成灰燼。

    他一想起當日姐姐的囑托,心中便一陣難過,暗歎不該讓申興出去。

    隻是如今門下死去數十人,卻僅僅看到林暮的一個影子,連真實麵貌都未看出,這實在是令他覺得羞恥,為自己教導出的弟子羞恥。

    申仁嘴唇一陣哆嗦,指著關平道:“你去後山閉關吧,五十年不得出來,這五十年,一顆丹『藥』也不會給你,算是對你小小地懲戒。”

    關平心中一陣暗恨,是掌門非要為任虹報仇,派遣弟子前去捉拿林暮,如今弟子被人殺死,黑鍋卻要讓他來背,實在令他恨意難平。

    關平雖有怨氣,但不得不強行忍住,低聲道:“弟子遵命。”

    說罷,轉身離開靈獸堂,向後山飛去。

    走出靈獸堂的大門,關平麵上一陣陰沉,眼中似要噴出火來。

    

Snap Time:2018-01-17 01:00:51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