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一十一章幹掉築基


    林暮身影出現在旋月空間中。

    剛剛情況萬分危急,三位靈寂期高手一齊出手,任誰也無法抵擋。

    他唯有躲進旋月空間之中。

    這三位靈寂期修者出手,林暮心中是又驚又喜。

    驚的是這三人的實力太強,稍有不慎,就會殞命當場;喜的是自己兩日來的努力沒有白費,已經對禦靈宗造成重創。連靈寂期弟子都無法忍耐,誓要出來抓住自己。

    林暮盤膝坐下,打坐片刻,靈力恢複如初。

    放出神識,林暮查探著旋月佩周圍三丈左右的情況。

    外麵的靈寂期弟子見林暮突然消失,以為他施展土遁逃跑,三人分頭追出去。

    林暮心思一動,立即從旋月空間出來,剛一出來就施展《隱身術》隱去身形,隨即向角落行去。

    角落處,一位煉氣期弟子正要往一處大院走去。

    林暮悄悄潛到這位弟子身後,身影猛然顯『露』出來,與此同時,一柄金『色』巨劍從這位弟子後心穿過。一陣鮮血灑過,這位弟子撲倒在地,斃命身亡。

    靳慶本在街上巡邏,但他突然察覺到一陣微弱的靈力波動,似是金係靈力。他修為雖然剛到築基初期,但神識卻極為敏銳。這種感應絕不會錯,不遠處一定有人在打鬥。

    金係靈力?

    “不好!”他似猛然想起什麼,拔腿向街角奔去。

    來到街角,他頓時一驚,果然和自己想象的一樣。

    一位煉氣期師弟倒在地上,鮮血流了一地。

    可惡!

    靳慶一陣惱怒,這林暮隻敢對煉氣期弟子出手,還經常使用偷襲手段,趁人不備,突然將人殺死。實力雖然在煉氣期中無敵,卻不敢對築基期修者出手,真是懦弱。

    “有本事衝著我來!”靳慶惱怒道。

    “如你所願。”一道聲音猛然從身後傳來。

    與此同時,靳慶察覺到一陣熱浪襲來,熾熱的氣息令他很不舒服。

    有危險!

    靳慶忙施展《禦風術》衝天而起,轉過身來,卻是發現一個巨大的白『色』火球,調轉方向,從下麵直衝而上,向他襲來。

    這是什麼?難道是《火球術》?

    靳慶一陣無力,這樣的術法水平,真的是一位煉氣期弟子發出麼?

    靳慶築基不久,身上還未有法器,隻學習過一些術法,個人實力並不算強。他最驕傲的是,自己擁有一隻二級靈獸紅尾狐,這隻靈獸的實力極強,一般的築基中期修者都不是它的對手。隻是他前兩日剛剛在這煙滿城尋到一塊熾火石,紅尾狐吞下之後,這幾日一直都在沉睡。

    這種情況,靳慶很熟悉,紅尾狐每一次沉睡,都意味著它將要進階,上一次它就是從一級靈獸進階到二級靈獸。那一次它沉睡了一個月,雖然時間有點長,但和實力的提升相比,還是頗為劃算的。

    這一次,他不知道紅尾狐會沉睡多久。

    但他知道,自己今天遇到麻煩了。

    一位中年人站在角落的陰影,容貌模模糊糊,但仔細辨認仍能看出。

    這就是掌門要抓的林暮麼?容貌變化怎麼如此之大?

    靳慶很快明白,林暮定是學過《縮骨術》之類的易容之法。

    這人就是林暮!

    幾日來,禦靈宗弟子苦尋林暮不得,今日終於被他碰見。

    但靳慶臉上卻沒有一點喜『色』,相反,他的臉『色』極為凝重,如臨大敵。

    原因無他,因為這個巨大的白『色』火球陰魂不散,緊緊跟隨著他。

    中階術法?

    煉氣期弟子施展中階術法?

    這不是笑話麼!

    隻是此刻,靳慶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巨大的白『色』火球迅速向他『逼』近,靳慶相信,隻要被火球打中,自己定會被燒的渣都不剩。

    靳慶麵『色』凝重,迅速施展法訣,一柄白『色』巨劍直『射』出去。

    中階術法《水劍術》!

    《水劍術》和低階水係術法《水箭術》不同。《水劍術》的威力要更加強大,不論是水劍的凝實程度上,還是對術法的控製力上,《水劍術》都遠勝《水箭術》。

    白『色』巨劍和白『色』火球相撞。

    轟!

    水火不容。

    一聲巨響之後,火球砰然炸裂。

    林暮站在牆角,望著飛在半空的靳慶,眼中閃過一道光芒。

    剛剛殺死那位煉氣期弟子之後,他就立即進入旋月空間,等到靳慶來到此處之後,他又突然從旋月空間出來。

    這也是剛開始靳慶沒有發現林暮的原因。

    林暮這次出來,並不是莽撞,他決定全力一搏。

    殺死煉氣期修者,或許隻會讓禦靈宗弟子心中恐慌,但若是能夠殺死一位築基期修者,定能讓禦靈宗弟子膽寒。

    這樣所造成的效果,比殺死十位煉氣期弟子都要強。

    《赤火訣》放出的火球被打散,並未讓林暮氣餒。

    剛剛隻不過是他的一個試探而已,真正的殺招還在後麵。

    林暮『操』縱著五行環,直直向靳慶『射』去。

    五行環飛速旋轉著,鋒銳的嘯聲讓靳慶心中一顫。

    靳慶暗歎一聲,隻得再次施展出《水劍術》。

    他的攻擊術法中,唯有《水劍術》尚可與人一搏,其餘術法都純屬雞肋,難堪大用。

    叮!

    劍環相撞,發出一聲清鳴。

    五行環安然無恙,水劍卻一下被撞碎。

    林暮頓時心中一喜,暗歎自己運氣不錯,碰到的這位築基期弟子竟然沒有法器,就連靈獸也未曾放出。

    林暮『操』縱五行環一連試探兩次,靳慶都是用《水劍術》應對。

    這樣的結果,讓林暮心中詫異,但他並未多想,決定用出全力,速戰速決,不然等下其他築基期弟子趕到,就會前功盡棄。

    心神一動,踏雲靴出現在腳上,林暮同樣衝天飛起。

    與此同時,林暮施展出《庚金訣》,一柄巨大的金『色』飛劍直直向靳慶『射』去。

    五行環和金『色』飛劍一前一後,一左一右,將靳慶圍住。

    靳慶頓時一陣慌『亂』,連忙施展出《水劍術》,隻是他施展術法的速度並不算快,第一柄水劍和金『色』飛劍相撞,金『色』飛劍安然無恙,水劍卻是被一下撞碎,靳慶努力施展出的第二柄水劍和五行環在半空相遇,結果卻是如出一轍,水劍又再次破碎。

    他根本無法抵擋自己的攻擊。林暮一眼看出虛實。

    正在這時,遠處有幾道身影迅速向這飛來。

    本來心中大驚的靳慶,一下放心不少,隻要堅持到同門師兄前來,林暮定然『插』翅難飛。

    林暮頓時心中大急,踏雲靴光芒一閃,林暮直衝靳慶而去。

    金『色』巨劍和五行環更是已經快要來到靳慶身邊。

    林暮身影未到,已是連連施展出《庚金訣》三連發,三道金『色』飛劍也向靳慶『射』去。

    靳慶一下被重重包圍。

    遠處共有五人飛來,其中兩人速度很快,距離林暮已不足三十丈。

    見靳慶陷入危險,兩人忙祭出各自法器,襲向林暮。

    林暮冷哼一聲,並未召回五行環自救,而是猛然催動靈力,又是一個巨大火球從五行環中飛出,目標依然是靳慶。

    五行環、金『色』巨劍、三道金『色』小劍、一個巨大火球,這樣的攻擊力,即便是靳慶也無法抵擋。

    金『色』巨劍一下從他心口穿過,三道金『色』小劍也刺在他的身上,火球隨後趕到,一下將靳慶吞沒。

    五行環卻並未再去補上一記,而是迅速向林暮手中倒飛而回。

    趕來的五位築基期修者,眼見靳慶被火球吞沒,心中大驚,頓速更快,五件法器齊齊向林暮襲來。

    沒人再去管靳慶如何,隻要能抓住林暮,死了他一個也不算什麼。

    十萬塊下品靈石的獎勵,對築基期修者來說,同樣是一筆橫財。有了這些靈石,衝擊靈寂都不算難事。

    林暮伸手抓住五行環,回頭望一眼飛來的幾件法器,『露』出一抹笑容,腳下踏雲靴光芒一閃,人迅速遠去,如同一抹驚虹,很快消失不見。

    五人的法器根本無法追上,飛出百丈之後,全都掉落在地。

    煙滿城中,三位靈寂期弟子迅速追了出去,三人剛剛去城外搜尋片刻無果,回來後猛然察覺到靈力波動,但沒想到還是慢了半拍,又被林暮安然逃脫。

    三道遁光速度奇快,和林暮越來越近。

    林暮一回頭,同樣看到這個結果。

    林暮立即全力催動靈力,體內靈力瘋狂運轉,踏雲靴光芒更盛,速度頓時猛增一截,和三位靈寂期修者的距離再度拉開。

    這踏雲靴果然不愧是上品法器,遁速奇快,林暮全力施展之下,竟然比靈寂期修者飛行還快。

    林暮很快將關平三人遠遠甩開,在一處叢林前落下身形,林暮身影一晃,進入旋月空間之中。叢林前恢複平靜,好像從未有人來過。

    關平三人追到這,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三人搜尋一番無果,隻得悻悻離去。

    三人回到原先林暮和靳慶打鬥之處,發現五位築基期師弟站在原地,個個臉上都布滿悲傷。這悲傷有幾分真情,幾分假意,隻有自己明了。

    “靳慶呢?有沒有受傷?”關平沒有看到靳慶,出言問道。

    一位築基期弟子忍住悲傷,指著地上的一個儲物袋道:“在那。”

    關平忙向這位師弟所指之處望去。

    地上隻剩下一個孤零零的儲物袋,早已沒有靳慶的身影,風一吹,一陣灰燼飛起,隨風飄去。

    禦靈宗幾人站在原地,望著儲物袋,皆是默然不語。

    ps:今日第一更,下午還有,向各位書友求點鮮花,求點收藏。

    

Snap Time:2018-04-25 09:04:51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