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一十章影子殺手


    旋月空間。

    林暮盤膝坐在蒲團之上,努力吸納著周圍的靈氣。

    這一夜奔波,連殺二十四人,對他的靈力消耗極大。

    兩日時間,禦靈宗共損失四十二人。

    殺死這四十二人,林暮心中連一絲愧疚都沒有。

    在他看來,這四十二人,都是該死之人,無一不是十惡不赦之輩。每一個人,在林暮殺死他們之時,都正在做著壞事,或者已經做過壞事。

    這兩日來,林暮見過太多的慘劇,每殺死一人,便意味著一個慘劇被遏製,或者被彌補。

    林暮殺人的過程中,心思極為冷靜,這些禦靈宗弟子並未引起他太多情緒上的波動。

    剛開始的憤怒過後,剩下的隻是麻木,殺人到後來也成為一種麻木。

    但是仍有一些事,令林暮內心覺得震撼,甚至淚流滿麵。

    在一個富家女子的閣樓上,林暮趕到之後,發現那女子已被一位禦靈宗弟子玷汙。林暮頓時心頭火起,一劍將那位禦靈宗弟子斬殺。

    當他救下那位女子,本以為女子會痛哭流涕,或者感激之類,但令他沒想到的是,這位女子極其貞烈,一頭撞在牆上,活活撞死。

    女子臨死之前隻留下一句話:“這個世界太肮髒,令我感到可恥,包括我自己。”

    林暮站在女子房中,默默站了半個時辰,方才離去。

    之後,林暮對待禦靈宗弟子,出手更加狠辣。

    每碰上一個禦靈宗弟子,林暮都是毫不留情,也不與之周旋,上來就用全力,還是用攻擊力最強的《庚金訣》,金『色』巨劍收割著一條條罪惡的生命,在鮮血的曆練下,金『色』巨劍的光芒更加閃耀、璀璨、純粹。

    短暫地休息過後,林暮再次從旋月空間退出。

    這一次,他要在白天,在光天化日之下,做晚上時做的事。

    一味地殺人並不能解決問題,林暮無意殺掉禦靈宗所有人,他的目的隻是震懾。

    讓這些人心生害怕,心中膽寒,不敢再為非作歹。

    身影剛在一個偏僻角落出現,林暮立即施展《隱身術》,身影猛然從原地消失。

    白天的煙滿城,和晚上相比,要光明許多。

    街道上,人流如織,每個人麵上的表情不同,過著各自的生活。

    林暮並不關心這些,他的目光放在那些禦靈宗弟子身上。

    禦靈宗的弟子,經曆過晚上的夢魘之後,都決定以後不在晚上出門,全都在白天出來行事。

    而且,許多人的行動也收斂許多。

    無人再敢明目張膽做壞事,深怕晚上遭到報應。

    但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即便是在白天,也有人無緣無故慘死。

    在街道拐角處,一位禦靈宗在酒樓吃完飯後,也不付賬,打傷三人之後,大搖大擺離去。

    但他剛剛走到街角,就猛然覺得脖間一疼,隨即捂著喉嚨倒下,斃命身亡。

    林暮殺死這人之後,迅速離去。

    同時,身上的《隱身術》並未撤去。林暮如今施展《隱身術》,至少可以保持三個時辰。

    隻要對方沒有修煉過《天眼術》,或者修煉過《天眼術》,但修為不如他,這兩者都無法看出林暮的身形。

    林暮如同虛幻的一般,在煙滿城中遊『蕩』。

    身影出現在一個個禦靈宗弟子身後,每一次出手,便會帶走一條『性』命。

    整個煙滿城頓時充滿血腥,人人恐慌。

    光天化日之下,有許多禦靈宗弟子無故死亡,甚至有人親眼看見禦靈宗弟子在自己身邊倒下,但沒有人看見殺死禦靈宗弟子之人。

    這一切太詭異,所有人都心中駭然。

    但當林暮連續殺死十名禦靈宗弟子後,煙滿城中的居民都反應過來。

    死去之人皆是禦靈宗的弟子,沒有一個煙滿城本身的居民。這些禦靈宗弟子平日作惡多端,如今莫名被人殺死,城中百姓全都額手稱慶,大呼痛快。

    酒樓中,茶館,全都是歡笑聲,城中居民都在讚歎,有仙人相助,出來懲戒惡人。

    這些議論之人雖然聲音很高,但一看到禦靈宗弟子出現,便又立即偃旗息鼓,閉口不言。

    關平得知這個消息,怒火升騰。

    這人竟然如此猖狂,晚上殺死禦靈宗弟子,還隻能算作偷襲。但是白天,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張膽地殺害禦靈宗弟子,分別是對禦靈宗的蔑視和侮辱。

    這些蔑視和侮辱,並不能讓關平感到憤怒。

    他憤怒的原因是,一下死去這麼多人,他的責任必然不小。若是回到門派,以後的丹『藥』供應別想再跟上其他靈寂期弟子,隻能苦苦在其他人後麵追趕。

    這對他來說,比殺了他還要難受,若是不能結成金丹,這二百多年的苦修,就將化為泡影,在年華的流逝中,慢慢老死。

    這是他無論如何也不願接受的。

    關平立即吩咐下麵的十幾位築基期師弟,走上街頭,查尋凶手。

    對於凶手,關平心中其實已經有了猜測。

    煙滿城中,如此痛恨禦靈宗之人,又有能力做到這個地步的,隻有一人。

    這人定是林暮。

    隻是他想不通,林暮的實力為何會強橫到如此地步,煉氣期高手在他麵前竟然難以支撐三個回合。

    就連門中的天才申興,也在兩息之間,被林暮迅速殺死。

    煉氣期無敵?

    關平敢肯定,最近幾個月內,煙滿城絕對無人築基成功。

    但凡築基成功之人,都會產生天地異象,引發強烈的靈力波動。

    隻是,這樣的事情並未發生。

    原因隻有一個,林暮在煉氣期的實力,已經無人可以匹敵。

    若想對付他,煉氣期弟子上前,純粹是送死,隻能派出築基期弟子前去捉拿。

    隻是林暮表現出的實力,太過強橫,關平也不確定,築基期弟子能否將其打敗。

    十幾位築基期弟子在街上閑逛,目光遊移不定,不時觀察著四周。

    林暮藏在暗處,也已經發現危險來臨。

    但他並未因此退縮,相反,他的眸中冒出一陣精光。

    若是能在築基期眼皮底下,依然取下禦靈宗弟子『性』命,這樣所造成的震懾一定會更加巨大。

    林暮眸子閃過一絲狠意,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張符紙,往身上一貼,催動靈力,整個人一下鑽入地底,在地下快速移動。

    正是《遁地符》!

    林暮身形雖在地下,但神識卻是觀測者地上的情況。

    來到街道正中,林暮發現頭頂上方,恰好有一名禦靈宗弟子在調戲一名少女。

    林暮先是施展一個《隱身術》,隨後身形從地下鑽出,來到這位禦靈宗弟子之後。

    這位禦靈宗弟子修為不過煉氣五層,仍在自顧調笑著少女,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的『逼』近。

    “乖,過來讓哥哥親一個。”這位禦靈宗弟子一把摟過一個柔弱的少女,『淫』笑道。

    少女頓時麵上通紅,極力掙脫,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人輕薄,讓她感覺無地自容。她身體不住扭動,想要掙脫禦靈宗弟子的懷抱。

    禦靈宗弟子嬉笑道:“來吧,小臉通紅,還知道害……”

    “羞”字尚未出口,一柄金『色』巨劍猛然從他後心穿過,他心口頓時破出一個大洞,鮮血橫流。

    巨劍擦著少女的身子而過,並未傷害到她,但從禦靈宗弟子身上噴灑出的血跡卻是染紅了她一身白裙。

    少女驚嚇過度,一下向後昏倒過去。

    林暮輕輕將其扶躺在地,望著越聚越多的人群,迅速離去。

    不遠處顧目四望,不停搜尋的兩位築基期弟子,聽見動靜,慌忙本來。

    但等到他們趕到,林暮的身影早已從原地消失。

    他們連林暮的影子都未曾發現。

    這讓兩人一陣氣餒,讓人在自己身邊,殺死門中師弟,實在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但兩人也是內心無力,無可奈何。

    兩人剛剛將這位禦靈宗弟子的屍體送走,不遠處,又有動靜傳來。

    兩位築基期弟子頓時心中一緊,兩人互望一眼,都能從對方眼中看出一抹驚駭。

    兩人忙向動靜所在之處奔去,等到兩人趕到,那地方早被人圍得水泄不通。

    已經有另外兩位築基期的同門,先他們一步抵達。

    四人見麵,都同時搖頭。

    四人皆沒有發現林暮的身影。

    門派之人被人在鬧市中殺死,自己竟然無法找到凶手。就連圍觀的群眾,也無人看出,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隻有人大略說出一些梗概。

    他們隻是見過一柄金『色』巨劍出現,隨後禦靈宗弟子便被殺死。

    這個線索,對他們沒有任何幫助。

    他們想要知道更多的線索,比如那人的外貌,修為,法器之類,但是沒有人告訴他們這些。

    四位築基期弟子麵麵相覷,都覺得一陣崩潰。

    幾人立即返回大院,向關平稟報此事。

    關平聽後,怒火更是強烈三分。

    他招呼一聲兩位靈寂期師弟,三人一齊出馬,誓要抓住林暮。

    三人的出現,頓時讓林暮感覺到一陣壓力。

    林暮眼中的光芒更盛,依然肆無忌憚,收割著禦靈宗弟子的『性』命。

    隻是靈寂期弟子的神識何等敏銳,他剛剛殺死一人,關平和另外兩位靈寂期弟子便立即趕到。

    三人一眼看破林暮的《隱身術》,齊齊冷喝一聲,或施展出術法,或放出飛劍,向林暮襲來。

    隻是令三位靈寂期弟子意外的是,在飛劍和術法及體之前,林暮的身影瞬間從原地消失。

    從始至終,他們僅僅看到林暮的一個影子。

    

Snap Time:2018-04-19 19:35:54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