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零九章驚恐


    黎明的曙光劃破黑暗,天『色』微亮。

    林暮來到一僻靜角落,身影在一株大樹後消失不見。

    煙滿城。

    一座華美高貴的院落內。

    “查,給我立即去查。”關平望著身後的一群師弟,氣急敗壞道。

    一夜之間,禦靈宗無故失蹤十八人。

    即便關平如今已是靈寂期的真傳弟子,但若是這個消息傳回門派,長老和掌門怪罪下來,他也擔待不起。

    立即有十幾人越門而出,去城中四處查探。

    這十八人平白無故失蹤,無聲無息。

    許多人心中都已產生不好的猜測,但是由於一直未曾找到這十八人的下落,誰也無法肯定這些人到底是死是活。

    一層陰影已經密布在禦靈宗弟子心頭,眾人心中都惴惴不安。

    隻是築基期的弟子出去查看一天,一無所獲。

    誰也不知道,失蹤的弟子到了何處,若是被人殺死的話,總歸要有個屍體,但是十幾個築基期弟子連屍體都未曾發現。

    詭異!

    煙滿城中,誰有這麼強的實力?

    難道是兩個修仙家族所為?

    但是關平前往兩個修仙家族拜訪後,得到的消息卻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因為這兩個家族之人,今日全都未曾出門。

    禦靈宗弟子失蹤,和他們自然沒有半分瓜葛。

    那究竟是誰?

    這種來自未知的恐懼,讓禦靈宗弟子心中難安。

    夜晚再一次降臨。

    這一夜,禦靈宗弟子收斂許多,許多人都未曾出去。在許多禦靈宗弟子看來,和凡塵的而這些寶物相比,自己的『性』命要更加重要。許多人都閉門不出,靜靜等待事態的發展。期望這隻是一次意外,以後還能繼續為非作歹。

    但也有不少人,膽大妄為,不顧身邊朋友的勸阻,繼續出去行凶。

    這些人久在門派修煉,一入塵世,就『迷』醉在燈紅酒綠之中,美妙女子的吸引力,令他們難以抗拒。

    這些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夜『色』中,向一個個女子的閣樓奔去。

    與此同時,有十幾位築基期弟子也跟著出去,想要查探出一些蛛絲馬跡出來。

    關平和兩位靈寂期師弟,也未曾打坐靜修,而是相對默默坐在房中,等待著消息。如今煙滿城中共有三位靈寂期弟子,這在所有城市中,是數量最多的。

    天霄界太大,四十位靈寂期弟子分頭出去尋找,這故唐國一下就來了八人。

    隻是眾人心中也並不抱有太大希望。

    林暮的身影曾在幾個月前出現,時間過去這麼久,隻怕他早已逃到其他地方。

    關平對尋找林暮並不如何上心,對他來說,修煉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可能,他寧願敷衍過去。別人如何,都與他無關,哪怕是掌門親孫死亡,也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影響。雖然他在掌門的命令下,不得不前來查詢,但隻要能夠結成金丹,他又何必再看掌門任梁的臉『色』行事?

    隻是如今驟然失蹤十八人,讓他心中稍稍不舒服,若是掌門因此怪罪,在丹『藥』方麵克扣自己,豈不是無故蒙冤。

    他自然不願如此。

    這一夜,他都在等待,等待築基期師弟帶回消息。

    天亮時分,十幾位築基期弟子陸續歸來。

    隻是這次的結果,讓關平更加驚怒。

    這一夜的損失,比之前還要慘烈。

    共有二十三人無故失蹤,未曾發現任何痕跡。

    但十幾位築基期弟子出去探查一夜,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獲。

    在半夜時分,他們聽到一聲慘叫,叫聲和門中一位熟悉的弟子很像。同行的三位築基期弟子互視一眼,立即向慘叫處飛去。

    這一次,他們總算有些收獲。

    他們趕到一處女子居住的閣樓,破窗而入後,隻發現昏『迷』在床上的妙齡女子,地上躺著一位本門的師弟。

    三位築基期弟子立即倒吸一口冷氣,眼中全是驚駭。

    這位師弟名為申興,乃是申仁長老的一位遠房表侄孫,天賦很高,申仁長老對其頗寄厚望,不論是心法、丹『藥』、靈獸,全都是竭盡所能給予。申興的實力也是非同小可,雖然剛剛煉氣九層,但一般的煉氣十層高手,根本無法與之匹敵。

    隻是令三人驚駭的是,這位門中的天才,竟然被人一劍穿心而過,仰麵倒在地上,兩隻眼睛都快要鼓出眼眶之外,眼中全都不解,是難以置信。

    申興師弟旁邊,一隻花虎被一劍斬成兩截,和主人一同死去。

    除此之外,兩人再未發現其他線索。

    關平聽完兩人的敘述,麵上平靜道:“你們帶我前去看看。”

    隨著三人來到那女子閣樓,關平一下感受到強烈的金係靈力波動。

    來到申興屍身旁邊,關平查看一番,肯定道:“申興師弟和這隻靈獸,皆是被金力殺死。若我猜測不錯,來人所用應該是金係術法《庚金訣》。”

    “隻是這《庚金訣》隻是低階金係術法,威力一般,如何能夠傷害到申興師弟?但據我觀測,這強烈的金係靈力波動,至少是《庚金訣》的數十倍,《庚金訣》隻是低階術法,即便是我親自來施展《庚金訣》,也達不到如此效果。”關平一臉疑『惑』。

    旁邊幾人一時默然。

    關平師兄都無法探查出究竟,反而更加疑『惑』,也讓這件事情更加撲朔『迷』離,無從下手。

    關平吩咐一聲,立即有人將昨夜昏『迷』的女子帶來。

    女子不過二十上下,麵容姣好,昨夜似是哭過,雙目通紅。

    關平和顏悅『色』問道:“請問姑娘芳名,昨天你可曾看到什麼,這人如何死亡,你可知曉?”

    女子聽聞關平如此說,似是想起昨夜之事,自己差點因此失身,不由一陣難過,淚水再次湧出,梨花帶雨。

    關平眉頭一皺,這女子真是麻煩,哭哭啼啼,但他仍舊強忍著笑問:“你且如實回答,我必保你安全,以後也不會有人再來傷害與你。”

    女子哭聲漸漸止住,啜泣道:“小女子名為鶯鶯,昨夜睡夢中,突然發現有人闖入房中,正要開口呼救,卻被那人一掌打昏,此後的事情一概不知,等醒來過後,卻發現那人已被旁人殺死。這三位神仙站在小女子房中,和你一樣,詢問我昨夜之事。”女子指著那三位築基期弟子道。

    關平望向三位築基期師弟,三人忙連連點頭,一位弟子上前道:“不錯,昨夜她的確如此說,未曾看見其他人的蹤影。”

    關平一陣氣苦,若是那十八位弟子失蹤,他還能推卸責任,自圓其說。隻是申興是被申仁長老看中之人,如今他也死去,自己無論如何也無法推脫責任了。

    關平一陣暗罵,這申興死了也不虧,自己動手將女子打昏,以致女子沒有看出來人麵目,被人殺了也找不到仇人是誰,活該如此。

    關平出言安慰一番鶯鶯,命三位師弟帶著申興和花虎的屍身離去。

    幾人走後,鶯鶯一下坐倒在地,後心全是冷汗。

    剛剛她並未實話實說,昨夜的事,她記得清清楚楚。

    當時她正在睡夢中,被申興弄醒,申興想要輕薄與她,她努力掙紮,但都無法躲過。

    在最緊要關頭,一位中年人猛然從門後出現,兩道金『色』劍光過後,申興和那隻花虎皆被殺死,她因此幸免於難。

    她從未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麵,差點昏厥過去。

    中年人出言安慰道:“姑娘別怕,我已將此人殺死,你且離開這座煙滿城,到別處去吧。”

    話音剛落,中年人似是聽到什麼,身形一動,就要破窗離去,但又想起什麼,突然回身,一掌將她打昏。

    醒來之後,她就發現中年人已經不知去向,三個年輕弟子站在房中,詢問她事情的原委。

    中年人救了她,她自然不會說出他的麵貌,她推說自己昏『迷』過去,什麼也不知道。

    或許她看上去嬌柔懦弱,三人竟然不疑有他,全都相信她所說之話。

    今日又被人帶來詢問,她仍舊如此說。

    那位中年人將她從水火之中解救出來,她自然希望他能平安無事。

    煙滿城如今人心惶惶,她準備明日就和父母離開此地,到外地躲避一段時間。

    關平帶著師弟回到原先的院落,弟子們看到申興的屍身,全都是一陣驚駭。

    當聽說申興是在行凶時,被人所殺,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凜。

    許多以前作惡之人,心中顫抖,深怕也會和申興一樣,被人殺死。

    申興的實力如何,眾人心知肚明。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殺死他,並在築基期師兄趕到之前,安然離開,殺死申興之人,實力可見一斑。

    兩日時間,共有四十一人無故失蹤,一人死亡。

    失蹤之人全都是煉氣期修者,實力比申興還要不如,申興都被殺死,這些失蹤之人的下場也就不言而喻。

    一陣恐慌的情緒開始在禦靈宗弟子之中蔓延,許多煉氣期弟子都心中惴惴,終日無法安心。

    夜晚再次降臨。

    這次再也無人敢輕易出門,和享受相比,這些煉氣期弟子更加看重『性』命。

    誰也無法保證,出去之後,是否還能活著回來。

    眾人心中皆被驚恐占據。

    ps:今日第二更,晚上還有一章,求鮮花,求收藏。

    

Snap Time:2018-04-21 14:05:13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