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零八章反客為主


    禦靈宗是一個龐然大物。

    以林暮如今煉氣十層的實力,想要撼動整個禦靈宗,隻怕比登天還難。

    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林暮擁有旋月佩,至少自保還是綽綽有餘。若是能夠一點點蠶食掉禦靈宗門下弟子,積少成多,同樣能夠對禦靈宗造成巨大打擊。

    這也是林暮目前對付禦靈宗唯一的辦法。

    林暮對千羽劍門已經不再抱有任何希望,這樣的境況完全是時未寒默許。否則,禦靈宗不敢在千羽劍門轄下如此猖狂。

    胖槐的死,罪魁禍首是禦靈宗之人,但和時未寒同樣有著很大關係,他難逃其咎。

    胖槐夫『婦』死後,隻留下石頭孤零零一人。

    原先還活潑好動的孩童,如今變得沉默寡言,麵上終日陰沉似水,沒有其他表情,真的如同一塊冷冰冰的石頭。

    林暮心中一陣難受,和父母二人商量後,開始教石頭修真。

    經過一番查探,林暮驚喜地發現,石頭竟然擁有修仙的靈根,資質遠超父母二人,甚至比自己還要強上一點。

    石頭是金水火土四係靈根,雖然無法和那些天才媲美,但若是聚靈丹供應充足,築基的希望極大。

    這對林暮來說,並不是問題。林暮啥都缺,就是不缺丹『藥』,尤其是聚靈丹。

    上次辛苦半年,煉製出四千多瓶聚靈丹,父母二人苦修半年,也不過用去四百多瓶,僅僅用去十分之一。

    如今加上石頭,數量龐大的聚靈丹,依然可以供應充足。

    前期消耗的丹『藥』並不多,主要在於後期。到時若是丹『藥』不足,林暮依然可以繼續在旋月空間麵種植。

    旋月空間中的六畝靈田,如今有四畝都種上了七星草,七星草離成熟已經不遠。其餘二畝靈田,林暮種植業一些二品靈草,這些靈草多半都是煉製築基丹的靈『藥』。林暮打算靈『藥』收獲之後,就開始嚐試煉製築基丹。

    旋月佩如今已是深青『色』,林暮估計,要不了多久,旋月空間麵的靈田就能再次進階。

    四品靈田種植出的靈草,煉製成的丹『藥』,想必效果更佳。

    丹『藥』方麵無慮,林暮開始為石頭選擇心法。

    《九方心法》品階太低,第一個被放棄。《幻靈心法》高達四品,倒是個不錯的選擇,隻是林暮一想到石頭和禦靈宗的血海深仇,便立即放棄這個想法。

    索『性』讓石頭和自己一家三人一樣,修煉《五行心法》。石頭是四係靈根,修煉《五行心法》也算不錯,至少在煉氣期是個很好的選擇,若是築基以後有更好的選擇,自然可以另行改修其他心法。

    這兩方麵無虞,接下來的事情也便順理成章。

    林暮將《五行心法》的口訣告訴石頭,並教他一些最基本的修真常識,可謂是十分用心。

    石頭年紀雖小,記『性』倒是極好,學得很快。

    林暮讓父母帶著石頭在小屋中靜修,自己身影一閃,卻已是從旋月空間退出。

    父母和石頭三人,如今實力低微,對付禦靈宗方麵,有心無力。出於安全考慮,林暮並不希望三人『插』手。

    最近幾個月,林暮一直在旋月空間麵靜修,旋月佩一直無法吸收月光,進階遙遙無期。林暮從旋月空間出來,一方麵是打擊禦靈宗,一方麵是讓旋月佩吸收月光,爭取將麵的靈田盡早進階到四品。

    林暮身影一閃,身形在一株大樹後麵出現,顧目四望,四下無人。林暮默運靈力,施展出《縮骨術》,一陣劈啪爆響之後,林暮的身形麵貌瞬間大變,從一個年輕人變為一個身材適中的中年人。

    林暮查看一番自己的身體,自信再也無人能夠認出自己,哪怕是熟悉之人也不能。這半年時間,林暮在《縮骨術》方麵,進境頗多,雖然尚未做到改變聲音,但至少可以隨意改變外貌。

    認準方向,林暮施展《禦風術》,向煙滿城飛去。

    來到城中,林暮在一家客棧住下,上次的銀子還剩下不少,住宿倒是不用擔心。

    傍晚時分,林暮離開客棧,開始出去打探消息。

    身上的一百多兩銀子,被他花得精光,幾家客棧的小二因此獲利不少。

    回到自己住的客棧,林暮關上房門,麵『色』變得一陣陰沉。

    根據他打聽到的消息,煙滿城中的情況,不容樂觀。

    尤其是他聽到許多慘劇,不堪入耳,那些被傷害的人,全都是禦靈宗弟子所為。

    許多村莊都有人死在禦靈宗弟子手中,和胖槐一樣,他們死得很冤。

    對於這樣的慘劇,千羽劍門竟然無動於衷,絲毫沒有加以製止,隨著時間的流逝,這樣的事情反而愈演愈烈。

    林暮有心阻止這件事情,但他『綠『色』小說網』,讓這些人不要再傷害這些凡人。

    他隻能做到在保全自己的情況下,盡量遏製慘劇的發生。

    唯今之計,隻有兩條路可走。一是林暮現身,把禦靈宗弟子引開煙滿城;二是以殺止殺,殺到禦靈宗弟子膽寒,讓禦靈宗弟子不敢再輕易下手。

    林暮思慮片刻,便放棄第一個想法。

    天霄界雖大,但林暮卻無路可逃,無論到了何處,都會給當地的凡人帶來災難。

    林暮唯有選擇以殺止殺。

    夜晚時分,林暮離開客棧而去。

    和禦靈宗弟子一樣,在城中遊弋,身影在各個院落見出現。

    許多人都在睡夢中,並未有人發現林暮的身影。

    直到在一戶高宅大院內,林暮發現目標。

    一位女子的閣樓中,兩個禦靈宗弟子正要強行做喪盡天良之事。

    女子極力掙紮,眼看就要被人侮辱。

    林暮眼中冒出一陣怒火,五行環直飛而出,一道金『色』巨劍直直將一位禦靈宗弟子的頭顱削去,與此同時,林暮進入閣樓,輕輕擊昏那年輕女子,轉過身來,對著第二位弟子,再次『射』出一道金『色』巨劍。

    在這位禦靈宗弟子驚恐的眼神中,金『色』巨劍直直刺入他的心髒,他頓時捂著心口倒地,氣絕身亡。

    林暮冷哼一聲,兩位煉氣五層的弟子,也敢出來行凶。

    林暮迅速抹去閣樓中打鬥的痕跡,連血跡也被清洗幹淨。

    隨後,林暮將禦靈宗兩人,帶到一偏僻角落處,施展出《赤火訣》,將兩人付之一炬。

    在鍾筍火強大的威力下,兩人很快化為一堆灰燼,隨風飄散。

    林暮身影不停,繼續在城中遊『蕩』。

    在一個富戶人家,林暮聞到一陣血腥味,林暮忙施展《禦風術》,輕輕飄進院中。

    透過窗戶,林暮看到一位禦靈宗弟子,正在屋中胡『亂』翻找,花瓶之類碎了一地,地上躺著幾位普通人的屍體,血跡尚未凝固。

    一隻全身斑點的豹子趴在屋中,看上去人畜無害,非常安靜溫順。

    但林暮一眼看出,有兩人脖間的血洞,正是這隻豹子所為。

    這是一隻一級靈獸。

    根據林暮對禦靈宗弟子的的了解,大多數禦靈宗弟子,本身實力並不強。他們主要靠自己豢養的靈獸,來幫助自己。這些人和靈獸心意相通,靈獸實力越強,他們的實力也就越強。

    許多禦靈宗弟子,還未有豢養靈獸的資格,就跑出來查尋林暮的蹤跡,真是膽大包天。

    這位弟子,和那些白癡弟子不同,他已是煉氣八層的高手,也有自己豢養的靈獸。

    但遇到林暮,這樣的實力,不值一提,同樣難逃一死。

    林暮『操』縱五行環,《赤火訣》瞬間發出,一個一人多高的巨大白『色』火球,從門中直飛而入,砸向那隻滿身斑點的豹子,豹子頓時一驚,猛然立起,一個縱躍,就要跳窗而出。

    林暮冷哼一聲,再次施展出一個《庚金訣》,一柄金『色』巨劍從窗外向豹子『射』去。

    火球和金『色』巨劍,一前一後,將豹子夾擊在窗中。

    一聲淒厲地野獸慘叫過後,豹子被火球吞沒,兩息過後,便化為一堆灰燼。

    早在火球襲向豹子時,那位禦靈宗弟子便察覺到危險。那巨大的火球,令他心中一顫,他顧不得再搜尋寶物,忙從另一邊窗戶逃出。

    林暮眼睛關注著豹子,心思卻放在禦靈宗弟子身上。

    見禦靈宗弟子想要逃跑,林暮神識一動,猛然發動《神識刺》。

    禦靈宗弟子頓時心神失守,頭腦一陣眩暈,從窗戶上摔落下來。

    林暮這次連五行環都未動用,直接用低階術法,《庚金訣》三連發齊齊『射』出,從這人心口穿過,這位禦靈宗弟子頓時斃命。

    上前取下這位禦靈宗弟子的儲物袋,林暮查看一下,發現麵隻有一些玉簡,和三十幾塊下品靈石,真是窮得可憐。將儲物袋收好,林暮放出一團火焰,這位弟子也步入他前兩位同門的後塵,化為一堆灰燼。

    林暮從這戶人家取出一些財寶,身影不停,繼續向其他地方掠去。

    中間躲過幾波靈寂期的弟子,林暮專找煉氣期弟子下手。

    在一處破落的院子中,林暮看到一件令他目中噴火的事情。

    這座院落,多是無家可歸之人的聚居處,這些可憐之人,今日卻遭受無妄之災。

    兩位禦靈宗弟子驅使著自己豢養的靈獸,正在收割著這些人的『性』命,陣陣笑聲從兩人口中發出。

    這兩人竟然在殺人取樂。

    人命在他們眼中,早已不值一提。

    一條大蛇已經吞下兩人的身體,這兩人全都葬身蛇腹。一隻黑狼正在撕咬著一位老人的身體,老人早已氣絕多時。

    院角,三個孩童緊緊抱在一起,瑟瑟發抖。

    兩位禦靈宗弟子大笑之後,便又指揮各自靈獸,向三個孩童撲去。

    林暮怒火如『潮』,五行環直飛而出,在空中漲大數倍,一下圈住大蛇,隨即從環中發出一道巨大火球,向黑狼襲去。

    五行環圈住大蛇後,立即縮小,蛇身頓時凹陷一截。

    在林暮靈力的『操』控下,五行環急劇縮小,直到一聲巨響,蛇身再也承受不住壓力,怦然炸裂。

    黑狼在快速移動,躲避著火球,但在林暮的『操』控下,火球靈活多變,黑狼很快被火球追上。黑狼嗚咽一聲,便立即葬身火海。

    這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兩位禦靈宗弟子正在行樂取笑,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等到他們察覺過來,兩隻豢養的靈獸全都死於非命。

    兩人表現各不相同,一人心痛靈獸慘死,大叫一聲向林暮撲來,一人看出實力不敵,迅速逃跑。

    林暮卻是心分兩用,五行環直奔逃跑弟子而去,自己隻身迎上撲來的弟子。

    《赤火訣》四連發直飛而出,四個拳頭大的白『色』火球,團團將撲來的弟子圍住,令其無法躲閃。

    三品鍾筍火,雖然隻有拳頭大,但威力卻是不凡。

    火球打在這位弟子身上,就立即燒出一個大洞,連骨頭都不剩,四個火球將這位弟子活活燒死。

    五行環的動作比林暮更快,直直從那人脖間滾過一圈,那人頓時頭顱落地,撲倒氣絕。

    這兩人以人命取樂,林暮恨不得將其挫骨揚灰,將兩個儲物袋收起,林暮放出火球,將兩隻靈獸和兩位弟子焚燒為灰燼。

    林暮望向在牆角發抖的三個孩童,暗歎一聲,從儲物袋中取出一些金銀財寶,丟給三人,隨即再次向遠處飛去。

    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Snap Time:2018-01-23 00:25:59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