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零七章胖槐的堅持

  
  林暮枯坐在旋月空間之中,絲絲縷縷的靈力從全身百脈湧入他的體內。
  自從改修《五行心法》之後,林暮發覺自己體內的靈力又增益不少,靈力要比之前更加濃鬱,丹田處的靈力氣團已有半霧化的跡象。
  這甚至讓林暮產生一種錯覺,不服用築基丹也能築基成功。
  當然,這隻是錯覺。
  自行築基的人,在天霄界異常少見,無一不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天才。這樣的好事,林暮並不抱有任何希望。
  林暮繼續修煉,打算再等三日,就服用築基丹,衝擊築基。
  正在這時,一陣孩童的哭聲從旋月空間外麵傳來。
  哭聲悲切,似有極大地傷心之事。
  是石頭!
  林暮一下聽出這哭聲就是石頭的聲音。
  林暮雖在旋月空間之中,但神識已經比從前更勝幾分,隻要發生在旋月空間三丈之內的事情,林暮都能輕易查探到。石頭洪亮的哭聲,更是一下傳入林暮耳中。
  發生什麼事了?林暮心中一陣疑問。
  望一眼無知無覺,仍在小屋媊悜W修的父母,林暮身形一動,從旋月空間退出。
  身形剛在房中出現,林暮就聽到院中石頭的哭聲。
  這次,林暮比在旋月空間聽得還要清晰,的確是石頭沒錯。
  林暮忙從屋中走出,來到院中,對石頭道:“石頭,別哭,發生什麼事了?”
  石頭看見林暮,哭聲更加響亮,一下撲到林暮懷中,啜泣道:“叔叔快去救救我爹吧,我爹和人打架了,鬆子的爹被人殺死了,哇,哇。”
  石頭說完,又放聲大哭。
  林暮頓時心中一凜,心下焦急,踏雲靴瞬間出現在腳上,他忙抱著石頭,向外麵飛去。
  村頭的空地上,站著一群人。
  地上一位青年早已死去,林暮一眼認出,這人正是鬆子的爹。
  林暮心中一陣愧疚,自己躲在旋月空間苦修,以為萬無一失,卻沒想到禍水殃及池魚,村中逢此大變,原因全在於自己。
  在青年不遠處,躺著一位煉氣期弟子,林暮一下看出,這位弟子隻是昏『迷』過去,並未死去。
  村中有人可以打倒煉氣期弟子!
  林暮頓時一驚,心中也略微安慰一些,隻要有人能夠抗衡,傷亡就不會太大。
  但當他一眼看到場中的兩人時,林暮心媢y時一沉,再也無法保持樂觀。
  胖槐正雙手死死地抱住一位胖胖的弟子的大腿,地上一灘血跡。
  胖弟子想要努力掙脫胖槐的懷抱,拚命用拳捶打著胖槐的背部,每一拳打下去,胖槐就會吐出一口鮮血。
  胖槐整個人因失血過多,麵『色』早已變得慘白,整個人幾要昏『迷』過去。
  但強大的意誌支撐著他,不能倒下,千萬不能倒下。
  哪怕死,也不能倒下。
  因為一倒下,所有人都會死,包括自己的媳『婦』,還有石頭。
  他死死堅持著,兩眼已經冒出金星,周圍天旋地轉,一切都變得模糊。
  但他努力睜大雙眼,不敢讓自己就此睡去。
  他頭向下聳拉著,入眼全都是紅『色』,斑駁的血跡在地上都快凝固。
  這滿目的血紅,全都是他一人流出。
  胖槐拚命地支撐著,落在他背上的拳頭,一下比一下重,但他已經失去知覺,感覺不到疼痛,背部早已麻木,血肉模糊,鮮血淋漓。
  胖槐已經完全麻木,他拚命積蓄力氣,準備再迎接對方的一拳,但他猛然發現,拳頭並未如想象中那般,砸在他的背上。
  胖槐努力抬起頭來,看見一隻胳膊從半空掉落,胖弟子發出一聲慘叫,向後倒去。
  遠處,林暮從天空迅速飛來,懷堜窱菪衈Y。
  胖槐拚命站起身來,挺直脊梁,全身搖搖晃晃,他望著飛來的林暮,『露』出一個笑容。他嘴角的血跡,看上去有些刺眼。
  胖槐卻覺得,這是他一生中最燦爛的的一個笑容。
  胖槐腰杆挺得筆直,深深望一眼石頭,再扭過頭來,望著自己的媳『婦』,臉上的笑意更濃,如同蓮花綻放。
  “石頭,爹去了,爹沒有能力保護好你們娘倆,但爹會拚命,爹不會讓你們受到傷害,哪怕是死,爹做到了。”這是胖槐心中的最後一個想法,他張開口,想要說出一句話,但千言萬語如鯁在喉,喉頭再次冒出一股鮮血,他一句話也未說出,直直向後倒去。
  砰!
  一陣塵煙激起,胖槐重重倒在地上,臉上帶著燦爛笑容。
  “爹!”石頭發出一聲淒厲叫聲,兩行淚珠滾滾流下。
  “槐子!”胖槐的媳『婦』發出一聲長呼,掙紮著向胖槐爬去。
  林暮身形如同驚虹,迅速落下地來。
  腳剛落地,石頭便從林暮懷中,直直向胖槐身上撲去。
  母子二人伏在胖槐身上,痛哭失聲。
  林暮眼中一陣濕潤,他忙上前查看。
  手剛一搭在胖槐身上,林暮便流出兩行淚來。
  胖槐的心肺內髒之類,早已碎成數十塊,已然氣絕身亡。
  “他死了。”林暮哽咽道。
  胖槐的媳『婦』哭聲頓止,披頭散發,向禦靈宗的胖弟子撲去,狀如瘋婆,厲聲道:“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胖弟子被林暮一劍斷去一臂,此刻正在地上滿地打滾。
  胖槐媳『婦』伸手往胖弟子臉上抓去,胖弟子臉上頓時出現幾道深深血痕。隻是這些傷勢,並不致命。
  胖槐媳『婦』如同瘋魔般,狠抓半天,但仍然未曾殺死胖弟子。
  林暮心中一陣難過,看不下去,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柄飛劍,遞給胖槐媳『婦』。
  胖弟子頓時大驚,剛剛他之所以沒有反抗,任憑胖槐媳『婦』抓撓,主要是因為林暮再次,他不敢還手,還有就是,她的抓撓並不致命。
  但她此刻若是用飛劍刺他,他定然無法承受。
  飛劍的鋒利要勝過凡人刀劍太多,隻需一劍,他便會人頭落地。眼見胖槐媳『婦』拿劍刺來,他立即向旁邊躲去。
  林暮冷哼一聲,《神識刺》猛然發動,胖弟子頓時如遭雷擊,趴在地上,不再動彈。
  胖槐媳『婦』拿劍拚命往他身上刺去,一個個血洞出現,胖弟子身上頓時血如泉湧。
  三劍過後,胖弟子便喪命身亡。
  但胖槐媳『婦』人就沒有停手,拚命往他身上刺去。
  胖弟子身上很快變得千瘡百孔,如同一堆肉泥,再也看不出本來麵目。
  胖槐媳『婦』本是賢惠之人,此刻卻狀如瘋癲,直到再也沒有力氣,方停下來,眼中淚痕早已哭幹。
  望一眼林暮,又深深望一眼石頭,她和胖槐一樣『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隨即猛然揮劍向脖間抹去。
  林暮大驚,忙伸手阻攔。
  但是手尚未伸到,劍卻已從她脖間劃過,一抹細細的血痕出現。
  她笑著向後倒去,和胖槐倒在一起。
  林暮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麼,卻茫然若失,什麼也未抓到。
  石頭伏在爹娘身上,悲聲痛哭,聲音淒慘,令人聞之欲泣。
  一日之間,爹娘慘死,對一位七歲的孩童來說,實在難以接受。
  石頭哭到最後,淚水已經哭幹,眼睛哭出血來。
  周圍村中的人,都默不作聲,福伯更是渾身顫抖,一句話也說不出。
  林暮望一眼眾人,拿起飛劍,直接向禦靈宗那位昏『迷』弟子走去。
  林暮正待一劍了結此人『性』命,石頭的聲音卻從身後傳來。
  “叔叔,讓我來吧。”稚嫩的童聲,雖然聲音不大,但卻充滿堅定。
  林暮定定望著石頭,心中無法拒絕,隻得遞過飛劍。
  石頭接過飛劍,刷刷三劍,刺在那人脖間,那人登時斃命死去。
  石頭將飛劍丟在地上,看也不看自己殺死之人,倒頭向林暮拜去。
  “我要拜你為師,我要報仇,我要殺光這些人。”石頭堅定道。
  林暮點點頭,扶起石頭:“我和你一樣,不會放過這些人。”
  林暮望一眼村民,福伯的表現落在他的眼中,之前的事情他也已猜到幾分,但他一句話未說,這些人為了保命,即便透『露』出自己,也無可厚非。這場災難本就因自己而起,林暮一點也不怪他們。
  林暮抱起石頭,向遠處飛去。
  來到一個無人處,林暮落下身形,身影一閃,和石頭齊齊消失在原地,出現在旋月空間之中。
  林父林母二人已從入定中醒來,見到林暮將石頭也帶進旋月空間,正要開口詢問,卻一眼看到石頭身上的血跡。
  這些血跡有些是胖槐身上的,有些是石頭殺死的那位禦靈宗弟子身上的,有些是自己哭出來的血淚。
  林暮語氣悲痛,向父母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當說到胖槐夫妻全都死去時,林暮再次流下淚來。
  林母更是哭得不行,緊緊抱住石頭,淚流滿麵,林父麵上也是難掩悲『色』,眼角流出兩行濁淚。
  事已至此,林暮無法再對父母隱瞞自己在門中的遭遇。
  他將自己被時未寒出賣,被禦靈宗追殺之事,一五一十,全盤說出。
  林父林母二人聽後,心頭一陣沉重,默然不語。
  良久之後,林父打破沉默:“胖槐不能白死,當初他救過我的命。我們要好好將石頭帶大,為胖槐報仇。”
  林暮點點頭,眼中『露』出一抹精光:“血債血償,禦靈宗弟子,我不會放過他們。”
  

Snap Time:2018-10-17 06:58:35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