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零六章血濺五步


    兩位家主麵麵相覷。

    千羽劍門的反應令兩人始料未及。

    這其中必定有貓膩。

    但兩人誰也沒有心思去查探,這樣的事情,是門派金丹巨頭決定,他們根本無力去改變,也不想改變。

    兩人都活了一百多歲,自然知道該如何做。

    兩位家主都迅速吩咐下去,讓家族內的後輩子弟,這段時間全都躲在族中苦修,不得出門。

    禦靈宗之事,更是不要『插』手過問。

    這個時候,明哲保身方為上策。

    在兩個修仙家族的默許下,來到煙滿城的禦靈宗弟子變得肆無忌憚。

    煙滿城的每一寸土地,都在禦靈宗弟子的監視下,連一隻蚊蟲都無法躲過。

    許多戶人家,都被禦靈宗弟子搜過查過,城中人心惶惶,不可終日。

    這些禦靈宗弟子,不僅在白天會以拜訪的名義,上門查探。晚上更是不會放過,在別人熟睡之際,悄悄溜進別人家中。

    這些弟子在白天時,個個謙遜有禮,對人禮貌有加。但到了晚上,真實麵目開始顯『露』出來,變得肆無忌憚。

    許多人家的家傳財寶無故丟失,私藏之物,全被翻過一遍。

    這些丟失的隻是外物,還算是輕的。若是家中有年輕貌美的女眷,更是無一幸免,全都遭到禦靈宗弟子的褻瀆。許多年輕女子無故失身,徹夜流淚,痛不欲生。隻有一些長相醜陋的女子,方幸免於難,沒有遭到荼毒。

    整個煙滿城都陷入一陣黑暗之中,不見天日。

    原本,各大門派都有約定,不得對其他門派轄下的凡人動手。

    隻是這個約定,在一件法寶的誘『惑』下,變得千瘡百孔。

    煙滿城的所有人,不過是時未寒利益的犧牲品。

    兩個修仙家族更是對此不聞不問,悶頭在族中苦修。

    但是禦靈宗的弟子在搜尋過後,悲哀地發現,依然沒有找到林暮的身影。

    城中見過林暮的幾個商販,全都被禦靈宗弟子審訊一遍,幾個商販隻知道林暮在此買過東西,但無人知道林暮的去向。

    眾位禦靈宗弟子都變得束手無策,飛劍傳書向門派求援。

    禦靈宗掌門任梁接到飛劍傳書,暴跳如雷,破口大罵:“廢物,一群廢物。”

    隻是在付出這麼多之後,任梁如何肯甘心放棄?

    在長老申仁的陪同下,任梁再次來到千羽劍門,向時未寒詢問林暮的下落。

    時未寒聽到禦靈宗至今尚未找到林暮的蹤影,心底暗暗偷笑,但麵上一本正經:“任掌門,我們可是說好,我隻負責將林暮送出門派,至於能否抓住他,那就看你自己門派的本事了。如今你們抓不到林暮,除了說明你門下弟子無能外,再也找不出其他理由。你且回吧,我不會告訴你的。”

    任梁麵『色』頓時紅如豬肝,恨恨看時未寒一眼,一句話也不說,轉身離去。

    時未寒望著任梁遠去的身影,麵上『露』出一抹冷笑。

    任梁怒氣衝衝回到門派,立即對門下弟子下令:“不惜一切代價,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林暮。”

    如今,他真的是對林暮恨之入骨。

    禦靈宗弟子得到消息,開始向煙滿城的村莊搜去。

    每一個村莊都有兩三名弟子前往,這次禦靈宗的弟子徹底撕下臉皮,即便是白天,也是麵『露』凶容,厲聲『逼』問,有時甚至不惜殺害幾人,以儆效尤。

    林暮所在的村子,雖然隻有五六戶人家,但依然有兩位煉氣期弟子前來盤查。

    兩位禦靈宗弟子,很快將五六戶人家的子弟全都集結起來,『逼』問林暮下落。

    對這兩人來說,這不過是例行公事,本不抱有希望。

    但偏偏在兩人無故殺死一位村民後,許多村民麵『露』驚容,一位村莊的老人,戰戰兢兢道:“我知道他的下落。”

    兩人頓時大喜,忙問道:“他如今在何處,隻要消息屬實,我保你一世榮華富貴,若有欺瞞,你全村人口都將死於非命,一個不留。”

    老人心更是害怕,剛剛慘死之人正是他的大兒子,他不願再看到身後的兒孫有人再死去。他顫抖著,兩手抖得尤為厲害,正要說話,一個聲音打斷他。

    “福伯,不可如此。”說話之人,正是胖槐。

    胖槐一臉焦急,深怕福伯說出林暮的下落。

    一位胖胖的禦靈宗弟子立即狠狠瞪一眼胖槐,抓過福伯身後的一個半大孩童,厲聲道:“你若不實話實說,這個孩子立即就會死去。”

    福伯忙道:“別,別,我說,我說。您一定要高抬貴手,留我孫兒一條『性』命。”

    胖胖的弟子笑道:“你孫子的『性』命就掌握在你自己手中,他能否活命,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福伯無奈地看一眼胖槐,回過頭來,低聲道:“我也不知道他的具體下落,隻知道在四個月前,他曾回到村中一次,他回來之後,在村中停留幾日,就帶著自己的父母離去了。”

    胖弟子身邊的另一位瘦高弟子忙問道:“那你可知他往哪去了?”

    福伯搖頭道:“我不知道。”

    瘦高弟子冷哼一聲,一把抓過那半大孩童的脖子,冷笑道:“你說不說,不說我立即掐死他。”

    福伯大急,忙跪在地上求道:“高抬貴手,高抬貴手啊。”

    說話間,兩行老淚嘩嘩流下。

    福伯顫聲道:“我不知道林暮的下落,或許他知道。”福伯指著胖槐。

    胖槐心中頓時一顫。

    “他和林暮走的很近,或許知道林暮的下落。”見兩位仙人麵『露』喜『色』,忙接著道。

    胖胖的弟子立即轉過臉來,問胖槐道:“他說你知道,你知道麼?”

    胖槐恨恨瞪一眼福伯,扭頭回道:“我也不知,他早已離去,並未告知我他的去向。”

    瘦高弟子笑道:“是麼,你沒說實話啊,看來要給你點顏『色』看看了。”

    說罷一把放過福伯的孫子,伸手就要來抓石頭。

    胖槐的媳『婦』大驚,忙上前攔住,被瘦高弟子一把推開,跌坐在地,張口吐出兩口鮮血。

    胖槐心中『露』出恨意,直奔瘦高弟子而去,一拳砸在瘦高弟子腦後。

    瘦高弟子推開胖槐媳『婦』之後,就要來抓石頭,他根本沒料到胖槐敢向自己出手。

    等他反應過來,一個榔頭大的拳頭,直直砸在他的後腦。

    他頓時感覺天旋地轉,一下昏『迷』在地,軟軟向後倒去。

    所有人都是一驚,沒想到胖槐竟然能一拳打昏仙人。

    旁邊的胖弟子也是大驚,眼前這位胖子,力氣驚人,令他側目。

    煉氣期修者除去體內靈力外,和凡人並無太大區別,身子一樣脆弱,被胖槐用鐵拳猛然擊中後腦,昏『迷』也並不意外。

    胖胖的弟子見師弟被胖槐打昏,忙向胖槐奔來,想要將胖槐置於死地。

    隻是他修為剛剛煉氣六層,不僅未曾學過任何術法,就連靈獸,也未曾豢養。

    此刻和胖槐對敵,他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但修者天生對凡人的蔑視,讓他鼓起許多勇氣。

    他忙運出靈力,出拳向胖槐砸去。

    胖槐打倒一人之後,對仙人的畏懼減少許多,身後的妻兒,更是讓他充滿鬥誌。

    胖槐凜然不懼,同樣是一拳迎上。

    這一次,麵對有備而來的煉氣期修者,胖槐並未占到優勢。

    砰!

    兩拳相撞,胖槐蹬蹬蹬向後退了三步。

    胖胖的禦靈宗弟子,卻僅僅隻是退了一步。

    兩人高下立分。

    胖弟子見胖槐無法抵擋自己的拳頭,再次催動靈力,出拳向胖槐砸來。

    胖槐猛一咬牙,同樣出拳對上。

    早在幾年前,胖槐曾在皇城腳下,給姑媽幫忙搬運糧食,練得一身好體力。

    此刻和胖弟子對敵,靠著一身蠻力,雖然無法占得下風,但勉強能支撐片刻。

    隻是這一拳對撞後,結果卻並不如胖槐想象得那麼樂觀。

    胖槐直直向後退了五步,方止住頹勢,嘴角『露』出一絲血跡。

    這一拳,已然讓他受了輕微內傷。

    胖槐咬緊牙,不等胖弟子再次襲來,這次他主動迎上,雙目赤紅,他麵『色』通紅,用盡全力向胖弟子砸去。

    麵對胖槐來勢洶洶的一拳,胖弟子不敢怠慢,猛然催動全身靈力,迎上胖槐的鐵拳。

    轟!

    兩拳相撞,一陣勁風刮過。

    胖弟子隻是向後退了三步,嘴角流出一絲血跡。

    胖槐卻是連連向後退了五步,口中鮮血噴灑一地,五步之後,胖槐再也無法控製住自己的身體,一下跌坐在地。

    胖槐的媳『婦』忙從地上爬過來,流著淚抱住胖槐,石頭在旁邊也是嚇得大哭。

    一家三口抱在一起,胖槐一臉堅毅,雖然一直在吐血,但望向胖弟子的眼神,恨意更濃。

    胖弟子見胖槐無力再反抗,冷笑一聲,緩步向三人走去,伸出手,一把就要抓住石頭。

    胖槐一把推開身邊的媳『婦』和石頭,對兩人道:“快跑。”

    石頭忙向遠處跑去,胖槐的媳『婦』卻是身受重傷,無法跑開。

    胖弟子也一眼看出,石頭對兩人的重要『性』,隻要抓住石頭,不愁這兩人不說出林暮的下落。

    他撇下胖槐,直直向石頭追去。

    腳步剛剛邁出,卻是無法再度前進。

    一隻有力的大手,如同鋼箍一般,緊緊抱住胖弟子的大腿。

    胖弟子大怒,想要一腳踢開胖槐,但是無論他如何抖動,雙拳如何捶打,胖槐都死死抱住他的腿,讓他無法行動自如。

    在胖槐的拚死爭取下,石頭的身影消失不見。

    胖弟子心頭更怒,拳頭如同雨點般,瘋狂向胖槐背上砸去。

    每落下一拳,胖槐都要吐出一口鮮血。

    即便是鐵打之人,在這樣的猛擊下,也難以活命。

    地上的鮮血越來越多,殷紅的鮮血滲透進腳下的土地中。

    胖槐感覺眼前一陣模糊,周圍他的事物離他越來越遠,仿佛要就此離去。

    

Snap Time:2018-07-16 18:57:01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