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零二章病愈


    林暮對母親道:“娘,你去拿個碗來。”

    林母點頭道:“哎,我這就去。”

    說罷,人就走了出去,臉上帶著笑容。

    林暮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白『色』小瓶,這白『色』小瓶中正是林暮收集的百年靈『乳』。

    百年靈『乳』中的靈氣極為濃鬱,這些凡俗小病,在百年靈『乳』麵前,不值一提。

    林母很快拿了一個大碗過來,這碗用得太久,碗口已經有了缺口,林暮心下一酸,也不知父母這幾年是怎麼熬過來的。

    林暮接過碗,施展《碧水訣》,絲絲縷縷的清水從空中落下,全都落在碗中。

    林母驚奇地看著這一切,滿臉不可思議,這就是仙法啊,竟然憑空生出水來。林父躺在床上,黯淡的眼眸中也多了一些光彩。

    林暮打開白『色』小瓶,往碗中滴了一滴百年靈『乳』。

    靈『乳』進入水中就緩緩化開,濃鬱的靈氣四溢,芬香撲鼻。

    林父和林母都頓覺神清氣爽。

    這一滴靈『乳』在碗中化開,碗中的水也變得靈氣盎然。

    實在不是林暮吝嗇,僅僅隻用一滴,而是這靈『乳』中的靈氣太過濃鬱,僅僅一滴,還需用清水化開,不然以父親現在的狀態,若是直接飲用靈『乳』,不啻於飲下毒『藥』。

    林暮端著碗,拿過林母遞過來的湯勺,喂父親服下。

    林父一直沒有食欲,原先喝『藥』都是強忍著喝下,但麵前這碗清水,卻是入口甘甜,喝下之後,通體舒泰,神清氣爽,隻感覺自己又恢複了力氣。

    過不片刻,林暮便感覺腹中陣陣發熱,額頭也冒出滾滾汗珠。

    林母一看,心中大驚,忙問林暮道:“你爹這是怎麼了,怎麼老是出汗啊?”

    林暮知道這時靈『乳』已經被父親消化吸收的緣故,這靈『乳』中蘊含絲絲縷縷的鍾筍火,當初林暮煉氣十層的修為,飲下那麼多之後,也差點死去。

    是以林暮這次吸取上次的教訓,知道父親身體虛弱,禁不起折騰,用一碗水化開一滴靈『乳』,讓父親服用。

    但是這百年靈『乳』的『藥』效實在太好,僅僅隻是一滴,也是讓林父出了一身熱汗。

    過了一個時辰左右,身上的汗才稍稍止住,林父感覺自己渾身充滿力氣,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自己年輕力壯的時候。

    林父一用力,竟然自己坐起,就要下床走動。

    林母大驚,慌忙攔住林父:“你不要動,剛剛服下『藥』,身子還很虛弱。”

    雖然這樣說,麵上卻是帶著笑意,一年來,這是她第一次看到林父自己坐起。

    林暮卻扶起父親,笑道:“就讓爹下來走走吧。”

    林父在林暮的攙扶下,走下床來,在屋中走了十幾步,又來到院中,望著明媚的陽光,眼中激動地流下淚來。

    他以為自己這輩子再也見不到陽光了。

    卻沒想到兒子及時回來,不僅讓他見到了陽光,還治好了他的病。

    林父走了幾十步路,便又感覺渾身疲憊,他畢竟許久未曾好好吃過東西,身體底子薄。林暮忙扶起父親在床上躺下,再次化開一碗靈『乳』,喂父親服下。

    林父喝下之後,躺在床上靜靜休息,眼眸中的喜悅怎麼也無法止住。

    林暮回頭對母親和父親道:“娘,你在這陪父親說話,我去給爹做飯,好好補補身子。”

    林母忙攔下林暮,非要自己去做飯。

    林暮勸阻好久,林母無奈,隻得留下。

    林暮帶著笑容,直奔廚房。

    廚房中的景象令林暮心中一陣酸楚,除去二斤大米,幾棵青菜以外,竟再也沒有別的東西。

    林暮忍住眼淚,走出廚房,施展《禦風術》向附近的一條小溪飛去。

    來到小溪邊,林暮使用《庚金訣》,輕易捉到幾條鮮活肥美的大魚,提著大魚,林暮飛了回來。

    飛快地去鱗,清洗內髒後,林暮將魚放入鍋中,施展《碧水訣》,注入半鍋清水。第四層的《碧水訣》,水中蘊含絲絲縷縷的靈氣,和一般清水相比,用來煮湯,對身體更為有益。

    林暮手一招,一個火球便在鍋底燒起。

    這時,胖槐提著一隻殺好的雞,高興地走了進來。

    見林暮正在廚房做飯,憨厚笑道:“你倒是勤快,剛回來就忙著做飯,看我給帶什麼來了?”說罷,揚揚手中的雞。

    林暮笑道:“先放下吧,別走了,我燉了魚湯,等會留下來吃魚。”

    胖槐笑道:“早吃過了,我讓媳『婦』殺了隻雞,已經洗幹淨了,可以直接做了。”

    林暮走過來,接過雞,放在廚案上,轉身對胖槐道:“這幾年可要多謝你了,要不是你,可能我就無法見到我爹娘了。”

    胖槐撓撓頭,不好意思道:“說啥呢,你父親畢竟是我三叔,這是應該的。我回來之後,才知道父親他們弟兄五個已經餓死三個了,隻有我爹和你爹還活著,其餘人都餓死了,村莊原先有十幾戶人家的,現在隻有五六戶了。”

    林暮神情一黯:“天災人禍,由不得人,好在一切都過去了。”

    胖槐笑道:“你剛回來,和三叔三嬸說說話,晚上到我家來坐。”

    林暮點頭道:“好的,晚上我就去。”

    胖槐笑笑,跑到屋中和林父林母閑聊片刻,便回家去了。

    半個時辰左右,鍋中便有一陣魚香飄出,林暮放入少許作料,舀出一些魚湯,品嚐一番,味道還算不錯。

    林暮盛了三大碗魚湯,每人碗中兩條大魚,端到屋中,放在桌上。

    林父在林母的攙扶下,也走下床來,坐在桌旁,一家人圍在一起,喝著魚湯,其樂融融。

    倒是林暮的母親,幾次落淚,皆被林父攔住。

    一家人吃完飯後,林暮再次讓父親喝下一碗清水稀釋過的靈『乳』,林父感覺身上力氣恢複不少,已能在院中慢慢走動。

    望著家徒四壁的場景,林暮心中一陣不忍,便對父母二人道:“家中缺少許多東西,如今既然我已回來,就添置些必須的生活用品吧。”

    林母忙道:“這又要花費許多銀子,如今家中是再也沒錢了。”

    林暮笑道:“你們放心,我回來時,門中掌門厚愛,給了我不少銀子,買些生活用品還是足夠。”

    說罷,離開家去,直接向煙滿城飛去。

    來到城中,林暮去城中最老的一家珠寶鋪中,拿出兩塊下品靈石,道:“我想換點銀子出來。”

    鋪中的掌櫃似乎認識修仙者,對靈石竟也不陌生,愛不釋手拿著兩塊靈石道:“一塊靈石五十兩銀子如何?”

    林暮點頭道:“行,那給我換四塊靈石。”說罷,又從儲物袋中拿出兩塊下品靈石。

    掌櫃笑得合不攏嘴,接過四塊靈石,忙從櫃中取出二百兩銀子,包成一個大包裹,遞給林暮。

    林暮接過包裹,直接放入儲物袋中,掌櫃的見怪不怪,似乎對修真者了解不少。

    林暮對掌櫃的笑笑告辭離去。

    來到城中,林暮在城中購買了許多生活用品,米麵肉類,蔬菜水果,就連桌椅,床鋪,被褥等等也都重新買了新的。

    林暮想起母親穿的打滿補丁的衣服,心思一動,便有跑去製衣店鋪中,買了幾身衣服,也順便幫父親買了幾身。

    這些東西,密密麻麻在儲物袋中堆了許多。

    買完所有東西,也不過花去五十兩銀子,還剩下一百五十兩。

    林暮檢查一遍儲物袋中,發現需要的東西都已買了,便施展《禦風術》,放心離去。

    在林暮離開珠寶鋪後,掌櫃的邊拿著靈石向城中一處幽深大院奔去。

    來到大院門前,掌櫃也不敲門,直接推門進入。

    一個老者坐在房中,看著掌櫃急匆匆而來,問道:“為何如此慌張?”

    掌櫃忙將四塊靈石奉上,道:“今天有人來我鋪中用靈石兌換銀子,我一拿到靈石就給您送來了。”

    老者接過靈石,笑道:“四塊下品靈石,你做得不錯,有了這幾塊靈石,我的修為估計可以衝破瓶頸,達到煉氣三層。”

    這老者竟然是一位煉氣二層的修者。

    老者笑望著靈石,又對掌櫃道:“和你兌換靈石之人,修為如何,是何模樣,可還有靈石?如果有的話,你再和他兌換,一百兩銀子一塊也行。”

    掌櫃恭敬道:“那人隻是個年輕人,我也看不出修為如何,可能隻是附近修仙家族中的年輕弟子。我看他身上還有儲物袋,拿出四塊下品靈石,麵不改『色』,想來身上必定還有靈石。”

    老者沉『吟』片刻道:“儲物袋?這可是個貴重東西,我到現在連一枚儲物戒都買不起,這煙滿城中,修仙家族也不過兩三個,家主也不過有個儲物袋,沒聽說有什麼出類拔萃的後代。難道是外來修者?”

    “你再將那人外貌描述一遍,我想想是不是認識?”老者對掌櫃道。

    掌櫃努力回想片刻,便又對老者描述了一遍林暮的外貌。

    “不認識,我沒見過此人。”老者回想片刻後,搖搖頭道。但他似乎猛然想起什麼,忙從蒲團下拿出一張畫像,對掌櫃道:“那人和這人長相相似麼?”

    掌櫃看到畫像,忙道:“像,太像了,簡直是一個模子畫出來的。”

    老者激動道:“你再看看,仔細看看,別看錯了。”

    掌櫃又看一遍畫像,肯定道:“不會錯,那人和這畫像上之人一模一樣。難道你認識那人?”

    老者一下坐倒在蒲團上,喃喃道:“這下發了,這下發了。”

    老者前幾日接到一個不認識之人送來的畫像,說要留意此人,隻要能知道這人下落,就能獎勵一千塊下品靈石。

    當時他還不以為然,但又被一千塊靈石所吸引,心想留意一下也沒錯,浪費不了多少時間,但沒想到,今日竟真的被自己雇傭的掌櫃看到。

    一千塊靈石就要到手了。

    老者回過神來,忙對掌櫃道:“那人現在在哪,你快去查看,回來向我稟報。”

    掌櫃忙道:“那人拿了銀子,向城中走去了,想來是購買東西去了,不然也不會兌換銀子。我現在就派人去各個商行,和幾家客棧去查探一番。”

    老者囑咐道:“一切小心,切莫打草驚蛇,事成之後,我會重重賞你。”

    掌櫃恭敬道:“我定當竭力完成所托,不讓那人走丟。”

    一柱香後,掌櫃再次進入院中,向老者稟告:“那人買了許多生活用品後,出城離去了,隻是他飛行速度太快,很快失去蹤影。”

    老者沉『吟』道:“他既然買了許多生活用品,定然是想在附近久留,這事可成。”

    老者說罷起身離去,向城中一處客棧走去。

    客棧中住著三人,三人都是煉氣期修者,聽到老者的稟告,三人全都麵帶喜『色』。

    這三人正是禦靈宗之人,三人來到這煙滿城中,尋找林暮足跡,但一直沒有線索,索『性』將林暮畫像發給城中所有修真者,讓其幫忙留意,並許下承諾,事成之後,獎勵一千塊下品靈石。

    三人本不抱希望,但沒想到,老者卻在此刻帶來這個消息。

    這令三人有些欣喜若狂,若老者所說屬實,三人就可得到一萬塊下品靈石。

    三人忙發出傳音符,和門中築基期修者聯絡,讓他們加派人手,來這煙滿城中尋找。

    他們堅信,隻要門中高手來到,這林暮定然『插』翅難飛。

    一萬塊下品靈石也就穩穩當當到手了。

    

Snap Time:2018-01-23 05:44:23  ExecTime:0.371